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 姚崇献计
    ,精彩小说免费!

    姚崇打开一看,很快,他的脸色变得凝重,看完后,轻轻把信放回御案上,神色也恢复了沉静:“陛下,吐蕃和大食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信里有大食、吐蕃密使互访,还有两**队的动向,就是西突厥作孽的最新情报也有记录。

    大唐有一套很高效收集情报方法,军队的情报系统、皇帝直属的不良人组织、各附属国、友邻为讨好大唐送来的情报,除此之外,无论任何人,都可以到大唐相关衙门、都护府提供情报,只要查实情报真实可靠,就会得到相关的奖赏和庇护。

    吐蕃在大食还没有行动,相关的密报已在兵部堆积如山,作为宰相,姚崇对这个情况早就有了准备,看到不良人表示最紧急的密报,知道大食和吐蕃已由接触、谈判变成实质行动。

    自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大唐和吐蕃有过一段蜜月期,吐蕃利用这段蜜月期,大力发展经济,增强国力,特别是利用文成公主带到吐蕃的匠师和各种书籍,大大促进吐蕃的国力,可惜天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看到大唐国力变弱,吐蕃马上伸出獠牙,做起了白眼狼。

    吐蕃和大唐,大战不多,小型冲突不断,每年入冬前都要“打草谷”,目标有时是大唐,有时周边国家或部落,没办法,吐蕃位处高原地带,产出不多,物资也不够丰富,没有足够的产出,也没有钱去购买,要想过得好,只能去抢。

    要说吐蕃打大唐的主意,情理之中,可一向对大唐毕恭毕敬、年年以臣子之礼进贡的大食,竟然也对大唐打起了主意,有点在意料之外。

    当年大食让西突厥欺负得够呛,是大唐把西突厥消灭,这才熬出了头,大食在河中四处征战,大唐对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想着让它们相互折腾、消耗实力,没想到大食舔好伤疤忘了打,竟然打起大唐的主意。

    除大唐和吐蕃,西突厥的作孽也参与其中。

    虽说这次的目标,并不是大唐领土,而是大唐的附属国拔汗那国。

    李隆基轻轻啜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说:“姚爱卿有何高见?”

    “打!”姚崇毫不犹豫地说。

    “说说你的想法。”

    姚崇毫不犹豫地说:“陛下,河中地区土地贫瘠,荒漠千里,不值得劳师远征,多年以来任由他们相互内耗,大食赶上了一个好时候,也识时势,波斯和西突厥两大强敌都由于不同的原因遭到极大削弱,让它慢慢坐大,以前大食是掠而不占,现在已吞并河中十余小国,不能再坐视不理。”

    “这事大唐还没找它清算,想不到它竟敢公然挑衅大唐的权威,正好给我们一个痛击它的绝佳理由,借此机会,可重振西域秩序。”

    李隆基点点头说:“朕当日登上大宝,大食还送来贺礼,态度甚恭,可第二年贡而不跪,还说什么只跪天神,不跪天子,想必当日已有不臣之心,依姚爱卿之意,出兵?”

    “陛下”姚崇拱拱手,嘴边露出一丝冷笑,然后面带笑容地说:“不急。”

    “哦,何解?”

    姚崇一脸睿智地说:“拔汗那这些年承受皇恩,国力增长得很快,听说拔汗那王还勤练兵马,也该给它一个机会,最好等它求援再出兵,不然师出无名,有损大唐的声誉,老臣觉得,应先静观事态发展,必要时再出兵。”

    顿了一下,姚崇继续补充道:“出征最忌劳师远征,从大唐抽兵有点难,可以从西域臣国借兵,给将士们一个表现的机会,大唐只需派人统领即可。”

    李隆基看了姚崇一眼,然后满意地点点头说:“此计甚妙,姚爱卿,你觉得,此次动荡,何人能担此重任?”

    姚崇胸有成竹地说:“此人不仅要智勇双全,熟悉西域地势,还要和西域各方势力有了解、有交情,老臣觉得,有监察御史张孝嵩与安西都护吕休,西域可无忧矣。”

    李隆基想了想,点点头说:“善,此二人的确是最佳选择,姚爱卿,此事就交给你处理,尽快与兵部商议,制定御敌之策和后备方案,免得到时忙中出乱。”

    聪明人说话,一点就明,姚崇的话里的意思,是借吐蕃和大食的军事行动,削弱、消耗拔汗那和西域各方势力的力量,有利于大唐在西域保持强大的影响力,到时西域诸国对大唐的依赖更强,可以说一石二鸟。

    “遵旨。”姚崇一边行礼一边大声领旨。

    姚崇退下后,李隆基拿起御案上的黑色密信看了看,突然叫道:“力士。”

    “老奴在。”高力士突然一个书架后走出,恭恭敬敬地向李隆基行礼。

    “这个情报是火鸦送上来的,谁是火鸦?”

    不良人组织非常严密,一旦入选,都是用代号不用真名,李隆基手中这封,就是代号为火鸦的不良人呈上。

    高力士的记忆力很好,事实上,这封密信是交到他手里,再转交到李隆基御案上,在上交之前,早就把相关的资料背熟,闻言马上应道:“陛下,火鸦是不良帅举荐的新人,年前才入职,主动申请到最危险的地方,火鸦就是清河崔氏的子弟,姓崔字希逸。”

    “崔希逸?嗯,这名字不错,给他记一大功。”李隆开口道。

    “老奴遵旨。”

    拔汗那国风起云涌,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可离大唐太远,影响不大,李隆基和姚崇合计后,那一丝波动很快消去,除了一个叫崔希逸的不良人受到嘉奖。

    郑鹏刚回到,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嘻笑声,隐隐还听到“郡主真是聪慧”等话语,一听到笑声,郑鹏就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不错,暴怒之下的兰朵,没放火烧了这里。

    “阿寿,家里没什么事吧?”郑鹏还没进门,主动问看门的阿寿。

    “没什么事”阿寿回忆道:“就是郡主回来时,情绪好像不太好,摔了几个茶碗,还让春红扎草垛,说要拿草垛练箭,还没扎好,黄三就扛着一辆脚踏车回来,也不知黄三那小子跟郡主说了什么,郡主很快就高兴起来,也不练箭了,很高兴在前院练完了脚踏车,少爷,你没事吧?”

    练箭随便找一个参照物就行,哪里需要扎什么草垛,要是没猜错,扎好后在上面写着“郑鹏”两个字,然后一边骂一边射吧。

    想想就有点心寒,幸好,好在有黄三提醒,把样车扛回来,当成礼物送给兰朵,这才让她消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