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1 又见故人
    ,精彩小说免费!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走,随着越走越近,郑鹏都听李隆基和几位兄弟爽朗的笑声了。

    郑鹏边走边好奇地打量着那几位号称空前绝后幸福的王爷,当郑鹏的目光落在一位圆脸大耳的人身上时,心里楞了一下,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忍不住瞪大双眼想看得再清楚一些。

    好像感受到郑鹏的注视,那个圆脸大耳的人转过头,看到是郑鹏,别有深意地笑了笑,很快又和一旁的李隆基谈笑风生。

    是他!

    这不是当日在贵乡看到的王申吗,他怎么在这里?难道他是亲王?

    等等,王申倒过来就是申王,当日自己还猜想他是太原王氏的子弟,感叹世家子弟的气场都那么强大,原来不是豪门子弟,而是大唐的王爷。

    如果他就是申王,那么一切都解释得能,据说申王有侠义之风,喜欢到处游阅,而他跟郭元振私交甚好,故人走了,去看望一下故人的家属很正常,而他身边强大的护卫团也解释得过去。

    真是笨,他赠送给自己一块写着“義”的令牌,就是李成义的标志。

    当然,这一切都是猜想,不过要确认真伪也简单,郑鹏小声地问道:“高公公,坐在陛下右边那位是?”

    “申王爷,他是陛下的二哥。”高力士随口应道。

    还真是他。

    郑鹏隐隐有些懊悔,当日为了找门路,不知花费了多少精力,硬生生把自己逼成平康坊第一点花手,还违心做了不少事,现在想想,那是拿着金碗讨饭呢。

    要是有申王帮忙,自己也不用由乐官入仕了。

    好在,自己的运气不错,还有苏禄可汗的“神助攻”,现在勉强算是混出了一点名堂。

    “陛下,郑鹏到。”高力士恭恭敬敬向李隆基禀报。

    郑鹏跟着行臣子之礼:“微臣拜见皇上。”

    李隆基的心情不错,摆摆手说:“郑爱卿,免礼。”

    郑鹏谢完恩,又在高力士的指点下,一一给在场的几位王爷行礼,最后一个行礼的申王李成义。

    “左教坊判官郑鹏,拜见申王。”郑鹏恭恭敬敬地说。

    李成义哈哈一笑,起身走过去,亲手把郑鹏扶起:“郑判官不必客气,古人有云,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没想到当日一个货郎,凭一己之力贵为五品判官,真是让人惊讶。”

    “当日不知是王爷,失敬。”郑鹏连忙赔礼。

    “不知者不罪,再说本王也想不起郑判官有哪里做得不周的地方。”李成义轻描淡写地说。

    李隆基有些吃惊地说:“二皇兄,你和郑爱卿是旧识?”

    “算是吧,去年经过魏州,就到贵乡转了转,看看郭家人过得怎么样,就在贵乡街上看到郑判官,当时的郑判官还是一个小货郎...”李成义倒也没有隐瞒,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说到最后,李成义有些动容地说:“让某动容的,不是郑判官做的东西好吃,而是他对食物的独特见解,大唐的百姓的日子好过了,但没好过到每个人都能锦衣玉食,在民间,很多百姓对百姓还存在偏见,像猪肉就是其中之一。”

    “很多人认为猪肉是贱肉,一些百姓购买时遮遮掩掩,一些百姓害怕别人的眼光,放着物美价廉的猪肉不食,改食价格相对昂贵的羊肉,有些地方不适合养羊,为了吃上羊肉强行放羊,破坏庄稼和林地,郑鹏说食物只要烹调得法就好吃,并没贵贱之分。”

    李成器有些动容地说:“这种说法某也听过,百姓说吃了猪肉会沾贱气,以后子孙都没好日子过,我亲眼目睹一名歧州小吏,放着便宜的猪肉不吃,举家食羊肉,由于羊肉贵,每天只能买少许,偏偏人口多,每交吃饭孩子都抢着吃,其它方面也得节省开销,一家人过得很紧巴。”

    “这事姚相也跟朕提过”李隆基开口道:“猪容易圈养,吃食也不挑,不像羊,需要放养,而大唐不少地方不适宜放养,要是远程运输,又让羊肉的价格飚升,不利民生,朝廷多次推行多食用猪鸡鸭鱼,效果不大,想不到郑爱卿用实则行动改变百姓对猪肉的看法,很好。”

    郑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当日只为生计,没想那么多,愧对陛下赞赏。”

    来进献脚踏车,想不到会碰到故人,更想不到这个故人还贵为亲王,最意想不到的是,李成义还当众把自己的那老底全说了出来。

    此时,郑鹏想的不是为做过小货郎羞愧,而是自己与郭府的相识,这位申王爷有没有从中出了力?

    当晚申王连夜离开,应是趁没人注意,去郭府看望故友的家属,会不会又在无意中提到自己,从而为自己与郭府合作提供一些契机?或者他无意中提过一嘴,从而让郭可棠注意到自己,提前为合作打下基础?

    如果真是这样,申王绝对是自己的贵人。

    就在郑鹏思如电转时,李成器饶有兴趣地说:“郑判官,虽说生计所迫,以为你才华可以做很多事,做商贩就不怕被人所耻笑吗?”

    “回王爷的话,微臣觉得,商人能调节有无、为朝廷纳税,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只要诚实经营,只要利国利民的事,那就是好事,其它的,就没想那么多。”郑鹏斟酌地说。

    这件事,很难瞒得过有心人,收着藏着也没用,还不如坦荡一些。

    事实上,郑鹏也没觉得有什么可的,像在座的这些王爷,哪个背后没经营买卖,听说春花楼还是申王李成义的产业呢。

    李隆基点点头说:“没错,利国利民的事,就是好事,这句话说得太好了。”

    郑鹏一听,心头一块大石顿时落地,有李隆基这句话,相当于给自己定性,以后就不怕有人拿这件事攻击自己,闻言连忙谢恩。

    “说了这么多,最让某心动就是二皇兄说那个铁板烧,听得口水都流了,三皇兄,不如让郑判官给我们弄一个铁板烧,让我等也尝一下二皇兄所说的人间美味吧。”李隆业是一个吃货,忍不住开口说道。

    “对,听二皇兄说得那么好,我也动心了。”李隆范附和道。

    二个弟弟都这样说,而李成义又说得那么美味,李隆基点点头说:“好,难得二位皇弟这么有兴趣,那就有劳郑爱卿了。”

    “不敢,这是微臣的荣幸。”郑鹏马上应道。

    都说李隆基对兄弟很好,能共苦,也能同甘,郑鹏看得出,李隆基对李成义所说的铁板烧的兴趣并不大,他毕竟贵为天子,总得注意形象,可他为了兄弟,最终还是同意,这种兄弟情谊真不是虚的。

    其实李隆基还真是发自真心,因为以他的地位,无须再演戏。

    李成器看了看郑鹏,突然笑着说:“某有一个主意。”

    “皇兄有什么主意,快快道来。”李隆基一听李成器发话,马上接了下来。

    不夸张地说,没有李成器的主动让位,在传长不传幼的年代,就是再有才干李隆基也不能坐上皇位,对这位皇兄,李隆基是发自内心的敬重。

    “郑判官不是献上新做的脚踏车吗,这可是比马还要厉害,五皇弟喜欢美食,二皇弟喜欢听新曲,不如一次全满足,何不让人在一边歌舞,我等听着歌,把玩着脚踏车,吃着二皇弟推荐的铁板烧,有听有玩有吃,绝对是一生一大快事。”李成器微笑着说。

    “还是皇兄想得周到,此计甚至妙。”李隆范拍着手叫好。

    李成义哈哈一笑:“某刚在犹豫着,是看车还是看戏,心中拿不定主意,还是皇兄想得周到。”

    “好,就这样办。”李隆基一锤定音,这事算是定了下来。

    高力士会意,笑着对郑鹏说:“郑判官,难得陛下和几位王爷这么高兴,辛苦你了。”

    “不敢,这是做臣子的荣幸。”郑鹏连忙说。

    到皇宫表演歌舞,那是内教坊和梨园的事,准备铁板烧也得工具和食材,食材可以随时准备,工具一时不好找,好在郑鹏在家里准备了一套,想吃的时候就到,让高力士派人取来就行。

    准备需要一些时间,正好,趁着这个时间把精心准备的脚踏车献上。

    李隆范有些期待地看着门口的方向,眼里露出期盼的光。

    紫电惊雷是李隆基最好的马,李隆范要了几次都舍不得,有多好李隆范很清楚,输给苏禄可汗的马后,还让突骑的人看轻,想不到郑鹏及时挺身而出,当郑鹏用口袋倒出一堆破木头时,李隆范差点没笑出来,心想大唐还有比自己还装逼的人。

    可比试的结果让李隆基大吃一惊,那辆脚踏车以无可争议的绝对优势取胜,当时喜欢新奇玩意的李隆范就动心了,现在听到郑鹏进献,非常心动,可他又有些担心。

    进贡的御用之物,肯定是归李隆基所有,以李隆基的个性,有好的会优先给大哥和二哥,自己则轮到最后.....

    然而,李隆范的脸色很快又高兴起来,因为他看到,五名大内侍卫各扛着一辆造形漂亮的脚踏车大步走来,而这里,正好是兄弟五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