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 走进宫廷的铁板烧
    ,精彩小说免费!

    后世有一幅名为《五王归醉图》的画,拍了三亿多,当时让不少国人震惊,都上了报纸的头版头条,这幅画是元代任仁发的作品,任仁发用绘华丽唯美的画风,描绘玄宗李隆基与几兄弟寻欢作乐后各自归去的情景,很多人都说任仁发的画作,是模仿了唐代张萱的画风,甚至《五王归醉图》都是临摹张萱的作品。

    张萱是大唐开元年间一位很有名的宫廷画师,以善绘贵族仕女、宫苑鞍马著称,他的画结构匀称、布局精当,画中的每个细节都能各尽其态、各归其位,画风细腻流畅,意境深远悠长,历史上很多画家、名家都喜欢临摹他的作品。

    不夸张地说,张萱画风影响了晚唐五代。

    据文献记载,张萱的作品有《明皇斗鸡射鸟图》《明皇纳凉图》《明皇击梧桐图》《太真教鹦鹉图》《虢国夫人夜游图》《虢国夫人踏青图》《午后行从图》《贵公子夜游图》《宫中七夕乞巧图》《安乐仕女图》等,都是书画届难得一见的珍品。

    当然,现在他有很多名作还没画出来,不过从高力士说话的语气,现在的张萱已经证明了自己。

    没有过硬的的功底和天赋,也做不了宫廷画师,这里可不是来锻练的地方。

    前世郑鹏无意中看到这个新闻,心里还幻想要是自己也有一幅这样的画,到时要什么就有什么,一辈子吃喝都不用愁了,要是有张萱的真迹,那更了不得,能开创影响一个朝代和后世的画风,这叫开山鼻祖,画作肯定更值钱。

    一听到是张萱本人,郑鹏当场就心动了:要是弄一幅他的画,不对,多弄几幅,到时传承给后人,几幅画就是几个金库。

    原来他就是张萱,郑鹏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可不能轻易“放过”他。

    打定主意,郑鹏把注意力放回李隆基和他兄弟身上,没想到看到几个人已经能摇摇晃晃骑了起来,看样子再过一会就能熟练骑行,学习的速度还真快。

    听说李隆基和几兄弟都喜欢玩马球,平衡力肯定很不错,而男子学起东西也比女性快,看他们学习的速度比兰朵快多了。

    说是比赛,每个人都拿出了一件珍宝,可几个人都不看重输赢,边练边说笑,有时还相互分享经验,场面满满的基情,不对,应是兄弟情谊。

    感觉练得差不多了,申王李成义哈哈一笑:“兄弟们,那五件宝贝向我招手,先走了。”

    说完,骑着脚踏车向前走,李成器和李隆基看到,不甘落败的两人也赶紧骑上脚踏车向前赶,作为大哥的李成器,有心先拨头筹,加紧向前骑,不知是太紧张还是一时忘了,踩着踩着,只见他一手握着车把,一手猛地往后一拍,大叫一声“笃”。

    骑的是车,可李成器一急,把它当成马了,本来车技就不够好,突然乱了节奏,也就失去了平衡,一旁的高力士看到,连忙大声喊道:“快去扶王爷。”

    离李成器最近的侍卫也有几丈远,眼看李成器快要掉下来,说时慢那时快,一旁的李隆基猛地从车上跳下,眼疾手快扶住李成器。

    “皇兄,你没事吧?”李隆基焦急地问道。

    李成器回过神,在赶来侍卫的搀扶下了脚踏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事,有劳三皇弟了。”

    “这是哪的话,我们兄弟之间不用客气。”李隆基一脸直诚地说。

    “哈哈,皇兄,三皇兄,你们悠着点,我去追二皇兄,不能让他一个人专美。”

    “就是,二位皇兄,你们悠着点,我也要去追二皇兄了。”

    李隆业和李隆范一边笑,一边骑车在一旁走过。

    “三皇弟,不能让他们太得意,我们追。”李成器重新振作起来,不服输地说。

    “好,不能轻易让二皇兄把宝贝拿走。”李隆基闻言马上骑上脚踏车,准备去追,还没用力,那脚踏车突然向前猛地一动,然后快速地向前进。

    扭头一看,只见李成器正卖力向前推。

    “皇兄,你干什么,这可使不得。”李隆基一脸惊讶地说。

    李成器哈哈一笑:“没事,刚才说不用下人帮忙,可没说兄弟之间不能互助,三皇弟,我们二人合力,若是赚到宝贝,记得分我一份就行。”

    “就是全孝敬皇兄又如何。”李隆基一下来了兴趣,一边卖力地踩车前进。

    一场充满趣味性的比赛,好像把李家兄弟带回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虽说有李成器相助,可最后还是让李成义率先完成,一下子白赚了四件宝贝。

    比赛完,李成义高兴地拍着脚踏车说:“真不明白郑鹏那小子脑子怎么想的,竟然想出这么巧妙的办法,真是有意思。”

    体形有些虚胖的李隆范点头符和道:“骑脚踏车比骑马还累,一会儿的功夫,衣裳都让汗湿透了。”

    李成器笑骂道:“御医说多出汗好处多,五皇弟,说不定多骑脚踏车,可以让你强健筋骨呢。”

    众人一起大笑起来,李隆基接过高力士递过来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大方地说:“对,我们五个人,正好每人一辆脚踏车,都多抽时间锻炼身体,这天下的荣华富贵,还等着我们去享呢。”

    “谢陛下。”李成器等人闻言,连忙谢恩。

    兄弟归兄弟,有些时候可以不计较,但有些时候也要注意尊卑,李隆基这是赏赐加承诺,众人自然不敢无动于衷。

    得了一辆有趣的脚踏车,还有共享富贵的承诺,怎么也得表示一下感谢。

    李隆基忙把兄弟都扶起:“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多礼。”

    几兄弟又聊刚才的比赛,聊着聊着,李隆业的鼻翼动了动,然后一脸期待地说:“好诱人的肉香,要是猜得不错,是二皇兄所说的铁板烧吧,刚刚骑了那么久,肚子都有些饿了,正好品尝一下。”

    “是很香,闻着都流口水。”李隆业附和道。

    李隆基大手一挥:“那还等什么,一起去品尝一下二皇兄介绍的铁板烧。”

    众人闻言,把脚踏车各自交给自己的手下,简单洗洗手,然后径直向郑鹏所有的地方走去,当他们走到时,郑鹏把一盘刚刚做好、香气四溢的铁板烧端放在凉亭里的石桌上。

    比赛时,郑鹏一直在旁边看着,看到快要出胜负,马上把铁板架上,腌制过香料的肉类,在铁板的炙烤下,在很短时间内就能散发大量的香味,顺利把李隆基等人吸引来。

    “这就是铁板烧啊,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李隆范看到,咽了一下口水说。

    用铁烧刚刚煎好的肉,散着诱人的肉香,泛着好看的油花,看起来像闪着一片油光,对刚刚运动完的人来说,诱惑力非常大。

    李成器有些好奇地说:“有点像烤肉,但卖相比烤肉好很多。”

    郑鹏解释道:“王爷说的是,铁板烧的好处,就是不用直接接触到明火,避免烟薰,不让肉沾到过多的炭灰,在受热方面比较均匀,方便下调料。”

    “原来是这样,这法子很巧妙。”李成器高兴地说。

    一旁李成义看了看盘上泛着油花的食物,有些惊讶地说:“咦,郑判官,你这铁板烧,好像增加了不少花样。”

    第一次吃郑鹏的铁板烧时,只有猪下水和猪肉,可这次食物多了很多,有鸡肉、羊肉、鹿肉等食材。

    “回王爷的话,当日是条件限制,不能好好招持,其实铁板烧很好用,只要掌握其中技巧就行。”

    李成义没有说话,拿起一双象牙筷子,挟起一块猪大肠放在嘴里,只是嚼了二下,高兴地说:“不错,不错,鲜香可口,手艺比上次又有精进了,嗯,不错,某就喜欢这种味道。”

    说完,李成义对一旁的李隆基说:“三皇弟,你也试试这人间难得的美味。”

    李隆基哈哈一笑:“不光我一个人尝,都起筷,看看二皇兄说的美味有多好吃。”

    有了这句话,其他它人纷纷拿起象牙筷子,开始品尝。

    李隆基先是挟起一块鹿肉,放到嘴里,仔细品尝一下,很快眼前一亮,那肉切得很薄,薄得好像能透光一样,香味中带着一股异样的香味,外香内嫩,肥而不腻,这是一种从没试过的味道,让李隆基的味蕾有一种特别满足的感觉,就是尝遍山珍海味的李隆基,也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吃起来不仅香,还有一种很爽的感觉。

    李隆基忍不住又连挟了二块,一边嚼着一边说:“不错,果然是难得的美味。”

    肚子饿了,就是喝个白粥都香甜,铁板烧的风味独特,郑鹏在制作前,还提前处理好食材,味道自然更好。

    李成义指着一块肥肠,笑着对李隆基说:“三皇弟,尝尝这个,这个虽说是猪下水所制,可那风味可谓一绝。”

    吃贱肉?还是猪下水?

    李隆基本来有些抵触,可看到李成义一边说一边不断往嘴里塞,吃得满嘴流油,一脸享受的样子,忍不住挟了一块放到嘴里,很快李隆基的眼睛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