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 求画
    ,精彩小说免费!

    只要会处理,肥肠其实并不肥,在烹调前,需要把肥肠翻过来,清洗的同时,根据肠的油脂情况适当去掉一部分肥油,然后腌制一下,用葱蒜去掉膻腥味,也让肉质更加松软,用铁板烤的火候也要拿捏到好处。

    火候未到,肥肠夹生;火候过了,变得生硬,只要火候刚刚好,肠子变得滑中带脆,肉感十足又紧密弹牙,把“肥”和“韧”发挥到极点。

    没吃之前,李隆基有些嫌弃,可一放到嘴里,顿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果然美味,大伙多...”

    李隆基刚想招呼兄弟们吃,可一抬眼,只见李成器、李成义等人,一个个一边吹一边往嘴里塞,吃得不亦乐乎。

    哪里还用自己招呼。

    “不错,真是好吃,我都吃得不能停口了。”

    “这是贱肉?真想不出,贱肉这么好吃。”

    “五皇弟,说话注意,猪肉就是猪肉,那些说贱肉的人,是肤浅之人,当年高祖和太宗行军打仗时,也吃过这种肉,谁敢说它是贱肉。”

    “二皇兄教训甚是,受教了。”

    “皇兄,你别吃得太快,那些肥肠都快让你吃见底了。”

    “郑判官,快点,快吃完了,还没弄好?”

    ......

    要是有朝廷的大臣看到大唐最尊敬的几个人,一个皇帝和四人亲王,在抢着吃很多百姓都不屑食用的食材,估计会大跌眼镜,一些顽固不化的臣子,说不定还对皇帝的所作所为表示不解、心疼。

    现在是李隆基与兄弟团聚的时刻,算是私人时间,没有大臣在旁边,所以大臣们不用纠结,可现场也有人表示不解和郁闷。

    内教坊的乐官女伎,还有宫廷画师张萱。

    对乐官和女伎来说,每一次演出都是一个机会,要是得到皇帝和几位王爷的青睐,说不定一下子飞上枝头变凤凰,就是看不上,表演好了,李隆基的打赏也很丰厚,可让他们郁闷的是,来到后又是弹唱又是舞动,无论唱得多好听、舞得再卖力,可皇帝和他的几个兄弟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

    前面被脚踏车吸引,好不容易停下,又一窝蜂跑去吃一种叫铁板烧的食物,表演了这么久,正眼都没看过几次,更不说欣赏和鼓励。

    对表演者来说,最惨的就是感觉自己表演给空气看,就是表演都不得劲,偏偏没有李隆基的表态,谁也不敢停下来。

    张萱的郁闷,因为一个宦官,这个宦官高力士。

    高力士比张萱高二个头,站在他面前,完全挡着他的视线。

    作为宫廷画师,除了要画画给皇帝欣赏、用于赏赐,还要用画笔画下宫廷生活,本想好好观察皇帝做什么,挑一些有象征意义的情形画下来,留为存档,前面还没事,可到了用餐,高力士就挡在了前面。

    “高公公,你这是....”张萱有些不解地问道。

    “嘿嘿嘿”高力士打着哈哈说:“张画直这话真有意思,杂家就是随意走动一下,怎么,不合适?”

    按常规,负责绘画皇帝日常的画师,待遇跟起郎一样,可以在宫中跟着皇帝随意走动,皇帝不反对,其它人也不得阻拦,为后世留下皇帝留下最真实的一面,然而,高力士不想李隆基不雅的一面让宫廷画师看到,直接上前挡住张萱的视线。

    “不敢,高公公言重了。”张萱马上应道。

    深得皇帝信任的高力士,收拾张萱就像玩似的,哪敢挑战高力士的权威。

    在宫中,不开窍和死脑筋的,通常都活不长。

    张萱犹豫了一下,很快识趣地说:“高公公,某想起还有一副画作没完成,要是高公公没别的吩咐,那某先告辞了。”

    高力士的表现都这样明显了,再纠缠下去也不没有意义,还不如早点回去。

    “嘿嘿,张画直,去吧。”高力士笑呵呵地说。

    等张萱走后,高力士看看忙得不可开交的郑鹏,又看看围着等着的皇帝和四位亲王,心里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真有那么美味?陛下和几位王爷都有些失态了,也好,有空找郑鹏那小子,让他再做就行。”

    郑鹏不知自己被高力士掂记上,不过他知自己是累并快乐着。

    五个大男人,还是刚刚运动完的男人,食量很大,碰上喜欢的味道,更是胃口大开,家用铁板并不大,每次做好一放上石桌,很快就被李隆基等人风卷残云地吃完,一吃完就大声催,以至郑鹏都忙得团团转。

    都感觉自己像个“饲养员”了。

    其实小量多批地上菜,是郑鹏的一手策划,这样可以多点露脸,李隆基他们每次都说好吃,可每次都是很快吃完,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有良好的争抢气氛中,食物都变得美味起来,于是越吃越高兴。

    无形中,他们脑里也加深了对郑鹏的印象。

    要是一次就提拱足够的美食,估计早就打发走了,哪里还能像个“饲养员”一样,被这些王爷催着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口味,有的喜欢吃猪肠子、有的喜欢吃烤培根、有的喜欢吃烤鱼,有的喜欢咸点,有的喜欢淡的,郑鹏在做铁板烧时,被几位王爷支得团团转。

    一直忙了近一个时辰,郑鹏都不知自己做了多少铁板烧,这才把李隆基几兄弟“喂”得饱饱。

    这不,薛王李隆范摸着吃得滚圆的肚皮,满足得直哼哼。

    吃饱后,李隆基高兴地说:“郑爱卿。”

    听到李隆基叫自己,郑鹏连忙走上来行礼:“微臣在。”

    “这次辛苦你了,免礼。”

    “不敢,能伺候陛下和几位王爷,这是微臣的荣幸。”郑鹏一边站起,一边谦虚地说。

    李隆基点点头,好像对郑鹏的话表示满意,开口说:“朕一向赏罚分明,这次你进献脚踏车有功,还做了风味独特的铁板烧,几位王爷都说好,本想升你官,可是转而想想有些不妥,你刚由乐正升为判官,这么短时间再升怕惹人非议,算了,郑爱卿你想要什么?”

    又是这句话,郑鹏都不知说些什么。

    听起来很大方,前提是要求不能苛刻,注意好尺度,要不就给人不知进退、贪得无厌的印象,可要求得少,又白白浪费一个机会。

    郑鹏最想就是升官,有权就有实力,只要有压倒性的实力,到时也不怕崔源,自己和绿姝也能名正言顺地在一起,问题是,李隆基一开始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不到一年就由八品升到五品,这速度已经很厉害了,再破格提升就太出格,估计那些言官得发飚。

    官不能升,美女也不用想,因为李隆基刚赐了林薰儿给自己,这事流传得很广,听说梨园都在以这个为题材写戏了,再开口要美女不妥,估计李隆基也不乐意,让他的形象受损。

    金钱不用考虑,自己现在不缺钱,库房还有一大堆钱没动呢。

    至于田地,这年有钱,还怕买不到地吗?

    突然间,郑鹏眼前一亮,心中很快就有了主意:要画。

    皇宫中有不少书画,这些可是好东西,索官无望的情况下,不如要点实实在在、文雅的好处。

    “陛下,微臣斗胆求几张画。”郑鹏恭恭敬敬地说。

    李隆基以为郑鹏会要封赏或田地,没想到郑鹏开口要画,有些好奇地说:“哦,为什么要画,郑爱卿想要什么画?”

    郑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陛下,微臣写字还勉强,就是画画的水平太差,宫中收藏不少好画,也有很好画师,就想求几幅回去临摹,还请陛下恩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