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 人精高力士
    ,精彩小说免费!

    什么,没有?

    郑鹏有些惊讶地说:“不会吧,皇宫收藏的字画应该很多、很全才对,怎么会一幅也没有?”

    不仅没有像吴道子、薛嗣通、展子虔等名家的画,就是有点名气的画也找不到一幅,听到高力士说这里没有,郑鹏都不敢相信。

    怎么说也是富甲天下的皇帝,只要他稍稍暗示一下,臣子会争先恐后为他搜集,就是运气再不好,也不能没几幅好的吧?

    高力士看了看一脸惊讶的郑鹏,忍不住嘿嘿笑了几声,然后解释说:“陛下的收藏自然非常丰富,丰富到超出郑判官的想像,只是那些名画不存放在这里,所以这里也就找不到。”

    “那好的在哪?”郑鹏马上发问。

    “除了弘文馆,集贤院和御书房也存放很多字画,御书房收藏的珍品最多。”

    郑鹏一听,心里有些不爽,可脸上没表现出来,笑着走近高力士,一边把一块极品玉佩塞到高力士手里,一边小声地说:“某有今日,幸好有高公公提携,只是最近太忙,都没机会好好报答高公公,这块玉佩还不错,高公公先拿着玩。”

    好家伙,不给好处就给自己使绊子?

    都说姑娘爱俏太监爱财,以为高力士身处高位,对钱财这些早就看淡,郑鹏想不到他会在给自己下这种绊子。

    心里是不高兴,可郑鹏没有说出来,而是很适时送上好处,还暗示还有孝敬送上。

    同样是画,不同的画师就有不同的技巧,价值的相差很大,就以吴道子来说,他可是公认的画圣,说不定他一幅画的价值,就抵得上这里所有字画的总和。

    看到手里的玉佩,高力士楞了一下,很快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把玉佩塞回给郑鹏:“怎么,想用这块玉佩收买杂家?”

    “不,真不是,就是很久不见,像高公公这种人物,岂是钱财能收买的?这只是某的一点小心意,小心意。”郑鹏有些尴尬地说。

    高力士轻轻拍拍郑鹏的肩膀说:“郑判官,杂家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肯定觉得,有那么好的画不给你,而是带你来挑这些没甚名气的画,是不是认为杂家故意刁难你,又或是杂家为了索要好处,故意给你设绊子,对吗?”

    郑鹏心里说是,可嘴上不敢说出来,只是委婉地说:“也许是高公公觉得某画画的水平太低,一下子临摹太好的画会力不从心,于是就挑一些好临募的画作。”

    要是一口否认,太虚伪了,就是自己都不相信,还不如说得婉转一点。

    高力士嘿嘿一笑,挥挥手,示意侍候在一旁的小吏出去,等密室只剩二个人后,这才开口道:“郑判官还真会说话,相识一场,杂家也不瞒你,其实这是陛下的意思。”

    “陛下的意思?”郑鹏惊讶地说:“陛下明明说,让高公公挑几幅画给我,没说不给好的,难不成,中途陛下又改变主意?”

    “像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不仅要忠心实干,还得学会揣摩圣意,这可是一门大学问,算了,杂家心情好,就跟你说道说道。”

    高力士看到郑鹏一脸不解的样子,一下子想起刚入宫受到的欺凌,当年就是挨打还不知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当时的神情和郑鹏差不多,心一软,决定提点下郑鹏。

    有人肯提点,郑鹏求之不得,闻言恭恭敬敬地说:“还请高公公指点迷津。”

    高力士点点头,干咳了一下,这才说道:“郑判官,陛下是说,让杂家给你挑几张画,对吧?”

    “没错。”

    “问题就在这里”高力士分析道:“陛下让杂家给你挑,因为陛下知杂家办事有分寸,不会让你肆无忌惮地把好的都挑走,这是暗示要设槛;要是陛下开口让郑判官自己挑,那就是敞开给郑判官选,名家名作也能随便拿,明白了吗?”

    郑鹏眼睛都瞪大,闻言有些心悦诚服地点点头:“明白了,非常感激高公公的点拨。”

    这就是说话的艺术,郑鹏心里一边吐槽李隆基的小家子气,一边对高力士的七巧玲珑心表示敬佩,主仆之间太有默契了。

    李隆基就是小气,把一文当一金,自己前后吃了二次亏,那么辛苦给他送脚踏车、做铁板烧,就是几张普通宫廷画师的画打发自己?

    郑鹏忽然想起前世一件事,有一个一裁判为了钱财和讨好上级,在比赛中吹黑哨,后来审问他,这位裁判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比赛开始前,上级要是打招,就会给他发短信,如果短信是说“公平比赛”,那是暗示他要偏帮客队,因为比赛本来就是公平的,特别提到公平,那就是要打压主队;如果短信说“用心执法”,那是暗示要偏袒主队,原因是比赛为了照顾当地观众的情绪,多少有一点主场哨,用心执法是暗示多点吹主场哨,也就是给主队制造有利条件。

    这些短信就让人看到,谁也挑不出毛病,可他却领悟出。

    都说官场深似海,前面顺风顺水,郑鹏还不以为然,可经高力士这般一说,这才明白这话的哲理性。

    在高力士这位官场老油子面前,郑鹏感觉自己纯洁得就像一张白纸。

    “听高公公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受教了。”郑鹏一脸感激地对高力士行礼表示感谢。

    高力士嘿嘿一笑,打量了一下郑鹏,突然压低声音说:“外人都说郑判官淡泊名利、游戏人间,然而,在杂家看来,郑判官有不羁的眼神和不屈的心,其志绝不小。”

    不等郑鹏回应,高力士背着手,一边踱步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身怀才华,要追求功名可先参加科举,郑判官偏偏放着才华不用,而是由乐官入仕,这是官家大忌,因为出身非常重要,五品乐官还比不上七品文官,郑判官是一个聪明人,肯定知道这些,应该是有一些重大的变故,让郑判官作出急于求成的决定,杂家猜得可对?”

    尼妹,这个高力士,简直就是人精,不仅能揣摩圣意,还能看穿别人的心思。

    郑鹏一时都不知道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下,有些勉强地说:“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这是每个读书人的梦想,某也不能脱俗。”

    有点想让高力士帮忙的冲动,想跟高力士倾诉,想求高力士替自己出头,让绿姝回到自己的身边,想请高力士去教训狂妄的崔源,可这些念头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很快又放弃了。

    高力士是一个性格很复杂的人,他一生都忠于李隆基,这是后世把他评为千古第一宦的原因,史料上说高力士喜欢提携人,无论他跟其它人的感情有多好,就是最亲近的人,一旦被李隆基猜疑,他也会视若无睹,任由沉沦也不出手相救。

    博陵崔氏根深蒂固,也不知他们跟高力士的关系怎么样,以豪门世家的底蕴,肯定很多人帮他,就是高力士看重,他肯定不会因郑鹏的事动摇大唐的根基。

    再说了,郑鹏和高力士的交情只算一般,以他的个性,肯定不会贸然出头。

    “嘿嘿”高力士点点头说:“郑判官真是坦诚,很好,杂家很久没看到这般有趣的人,再给你一个忠告吧。”

    没进宫之前,高力士也是一个聪明、有抱负的人,可惜命运不济,成了宦官,不知为什么,从郑鹏身上看到自己昔日的影子,于是对郑鹏再三点拨。

    郑鹏心中一凛,连忙说道:“还请高公公赐教。”

    “若想有一番作为,去建功立业吧”高力士冷笑地说:“陛下喜好音律,手下乐官何止千人,郑判官又看到哪个乐官能出人头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