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1 大靠山
    ,精彩小说免费!

    骑了大约半个时辰后,高力士心满意足地下了脚踏车。

    “高公公,这脚踏车踩得还习惯吧?”郑鹏笑着迎了上去。

    “不错,这玩意挺有意思,想快就快,想慢就慢,比马还好使,就是踩久了有些累”高力士有些感概地说:“还是郑判官厉害,从长安到洛阳千里之遥,一连踩那么多天也没什么事。”

    郑鹏打了个哈哈,然后把高力士请到大厅内休息、喝茶、用点心。

    山泉泡的好茶,糕点是小香精制的,还有不少果品糕点,郑鹏还弄了一盘卤肉,高力士骑了半个多时辰,有些累,也有些饿,吃得很可口。

    “郑判官,你这小日子过得不错。”高力士突然有感而发道。

    郑鹏连忙解释道:“哪里,也就是瞎忙,郡主想玩脚踏车,某陪郡主到这里。”

    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好,郑鹏可不想别人知道自己无所事事,要是让自己以身作则,天天回左教坊点卯,那日子就难过了。

    高力士闻言,左右打量了一下:“郡主呢,杂家得向她行个礼。”

    兰朵听到高力士来,对他没什么兴趣,也不想跟他打交通,躲到后场工场,郑鹏解释道:“郡主说有些困了,回去睡觉,刚走,公公就到。”

    高力士嘿嘿一笑,也不在意,皇子公主看到他都得礼貌地叫一声阿翁,一个外蕃的郡主,算不了什么。

    郑鹏给高力士倒了一杯茶,开口问道:“高公公,那脚踏车感觉怎么样,要是哪里不好,一定要提出来。”

    “好,很好”高力士很满意地说:“杂家算是托了郑判官的福,要不然也踩不了这么精贵的东西。”

    “高公公这是说笑了,谁不知公公是陛下跟前的大红人,位高权重,贵不可言,要什么没有。”郑鹏一脸不相信地说。

    太监是封建社会的特殊产物,华夏几千年封建历史,出现了很多有名的宦官,但能善终并能青史留名的还真不多,而高力士就是其中之一,可以说玄宗辉煌的一生,也是高力士传奇的一生,以他的位置,想要什么没有?

    高力士呵呵一笑,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郑判官说得没错,以杂家的地位,想要什么,伸手就是,可站得越高就越多人盯着,有时这手可不好伸。”

    伺候皇帝,这只是高力士的其中一个理想,而利用手中的权力一展抱负,青史留名才是高力士的确终极理想,为此,高力士洁身自好,不营私结党、不贪赃敛财,做事兢兢业业,尽可能让自己的形象变光辉。

    看到郑鹏一脸吃惊,好像不相信一样,高力士忍不住开口道:“可能郑判官听到一些流言,杂家可以些说,一些简单的人情往来是不可避免的。”

    以高力士的地位,没必要跟郑鹏解释的必要。

    高力士跟在李隆基身边,有俸银,一年到头李隆基也没少打赏,按理说高力士只是孤身一人,衣食住行一文钱钱都不用花,可还有人情。

    像皇亲国戚的寿辰、红白喜事,宫中嫔妃的生辰、皇子公主的节日等等,这些都要花销,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在宫中多拉拢人也得花钱,只靠一份俸禄肯定不够,偶尔收些孝敬也很正常。

    郑鹏点点头说:“是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好一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高力士抚掌笑道:“郑判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看到时机成熟,郑鹏开口问道:“高公公,有句话,不知该不该问?”

    “和郑判官说话,甚是投机,有什么话,但说无妨。”高力士的心情不错,主要是觉得郑鹏的人还不错,就有谈下去的意愿。

    郑鹏小心地说:“现在很多官员、豪门大族,光靠俸禄或田地那点产出,不够开销,所有大多有身份地位的人,都会暗地经营一些买卖,只要经营得好,一间小店的利润比一个大田庄的产出还要丰厚,高公公要是不好伸手,为什么不效仿一下呢?”

    不等高力士回应,郑鹏很大方地承认:“不瞒高公公,三宝号就是某和朋友的产业,当然,抛头露面的事不做,找个可靠的人打理就行,要不然只靠那点俸禄,别说花天酒地,估计住处都是一个大问题。”

    商人的地位不高,郑鹏却劝高力士去经商,高力士心里有些认同,可脸上却不动声色,以为郑鹏想套自己的话,还没开口,郑鹏却先自曝自己经商的事,让他顿时对郑鹏的信任又多了一分。

    看得出,郑鹏是在关心自己,说心底话。

    其实,高力士早就知道三宝号是郑鹏的产业,就是郑鹏和贵乡郭府合作做卤肉的事也一清二楚。

    做为皇帝身边的得力助手,高力士一直有一种未雨绸缪的习惯,为了更好的为李隆基服务,凡是李隆基感兴趣的人,他都会派人细细收集他的相关信息,方便皇帝问的时候可以随时应答。

    至于郑鹏的老底,郑鹏还没进京,高力士就派出去打探了。

    高力士把一块豆糕扔进嘴里,有些兴趣索然地说:“找一个合适又能干的人不易,杂家还怕他们打着杂家的旗号胡作非为呢。”

    “高公公,如果人那个人是某呢?”郑鹏突然语出惊人地问道。

    “你?”高力士有些吃惊地看着郑鹏,眼里有些不确信。

    郑鹏眨眨眼说:“对,就是我,我想跟高公公合伙经营买卖,不知高公公有没有兴趣?”

    不等高力士表态,郑鹏抢着说:“高公公,说实话吧,我准备把脚踏车推广出去,让大唐百姓受益,而我可以趁机赚点辛苦钱,就是怕被人掂记,要是有高公公照料,那就高枕无忧。”

    “哦,原来郑判官怕怀壁其罪。”高力士在一旁笑着说。

    这表态有点暧昧,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郑鹏明白,高力士在等自己说下去。

    “脚踏车非常实用,成本不高,可售价不会很低,利润很可观,不瞒高公公,三宝号还有二个股东,都是某的好兄弟,要是高公公有意,某愿意把三成的份子奉上,公公不用抛头露面,也不用吩咐打点,要是有人对三宝号不利,我们三人应付不了,高公公伸出援手即可。”郑鹏一脸坦诚地说。

    特别强调三宝号有三个东家,另外二个是自己的好兄弟,避免高力士对另外二个下手,四个人分给他三成份子,已经很优待了。

    高力士想了想,轻轻敲了敲桌面:“脚踏车的好处,杂家也看到,推广对大唐百利而无一害,是好事杂家都会支持,份子就算了,要是赚多了,给杂家一个红包即可,这块玉佩留给你,若是有人为难,把它出示,相信多少会给杂家几份薄面。”

    对钱财高力士倒没太看重,在高力士心中,一间小店铺,利润多不到哪里去,他更看重是郑鹏的才华。

    郑鹏“怀壁其罪”,怕被别人掂记,这种事太常见了,在大唐上层早就不是什么秘密,高力士对郑鹏拉拢也不感到惊奇,反正只是举手之劳,只是稍稍思索一下,高力士很快就同意了。

    高力士这么爽快还有一个原因,他不怕郑鹏骗他,因为他有足够的底气和实力。

    “明白,谢公公成全。”郑鹏拿起高力士那块代表身份的玉佩,喜上眉梢的地说。

    说是不要,郑鹏明白,分红时那三成红利得一分不少送到高力士的手里。

    拉拢了高力士这个大老虎,三宝号就有了一座不倒的大靠山,不怕人掂记了。

    高力士摆摆手说:“不用急着谢,记住,若是让杂家知道你打着杂家的名号做不法之事,杂家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郑鹏一脸正色地说:“高公公放心,这事不可能发生。”

    两人相互望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算是各取所需,郑鹏找到一个大靠山,而高力士也找到一条财路。

    看到时辰差不多,生怕李隆基醒来找不到自己,高力士和郑鹏聊了一会,然后高高兴兴地骑着郑鹏送他脚踏车走了。

    郑鹏亲自把高力士送出门口,目睹他离开,这才转身回三宝号,没想到就在前院,就碰上嘟着嘴的兰朵。

    兰朵有些不高兴地说:“郑公子还真是大方,一张嘴,三成的份子就拱手相送。”

    锅里的肉就那么多,有人拿多,剩下的人自然就少了。

    这妞还真大胆,偷听自己和高力士的谈话。

    “人家同意就不错了,总不能我们拿大头,让高公公拿小头吧?”郑鹏安抚道:“很多商人投靠权贵,那是三七开,三成归自己,七成得上贡呢,我们算是不错的了,放心,就是剩下七成,那金额也会很可观。”

    兰朵知道郑鹏说的没错,闻言只好说:“希望如此,对了,郑公子,现在靠山找到了,那些车什么时候可卖钱?”

    说到卖钱,兰朵的眼睛都放光了。

    郑鹏摆摆手说:“不急,得和大哥、二哥商量一下,这样吧,今晚聚一下,也好商讨一下。”

    兰朵有些不以为然地说:“有什么好商量的,他们不是说你全权负责吗,他们还得练武呢。”

    相处得越久,兰朵对郑鹏越了解,她慢慢了解到,三宝号说是合伙,还不如说是郑鹏照顾那两个兄弟,不夸张地说,多了郭子仪和库罗,不见得有多少帮助,可没了郑鹏,这里立马玩不下去。

    郑鹏明明可以一个人吃独食,兰朵想不明白郑鹏为什么那么大方。

    “没事,就当聚一下”郑鹏笑着说:“练武需要一张一驰,偶尔放松一下有必要,正好商量一下三宝号的事。”

    把郭子仪和库罗拉进来,就是促进彼此的感情,有些事得让他们参与进来,这样可以让他们更有责任心,要不然,直接用钱砸他们更好。

    “好吧,你说了算。”兰朵摊摊手,表示同意。

    在三宝号,郑鹏的地位还没人敢挑战。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随着闭门的鼓声响起,长安各处城门、坊门依次关闭,热闹的长安开始变得安静,然而宜阳坊在鼓声响起后还是很热闹,因为有左教坊,女伎们有的练音器,有的招待那些买欢的官员,吹打弹打,好不热闹。

    然而,有一处地方好像比左教坊更热闹,那是郑鹏家。

    肥美的羊羔架在炭火上烤着,不时发出油花溅落炭火的滋滋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诱人的肉香,桌子上,各式山珍摆了满满一桌,光是闻着香味就让人垂涎三尺。

    郑鹏让阿福抱过来一坛酒,刚拍开封泥,一股浓郁的酒香一下子把郭子仪给吸引住了。

    郭子仪的鼻翼动了动,用力吸了一口空气中的酒香,然后一下子把那坛酒抱在自己跟前,深深吸了一口,一脸陶醉地说:“好酒,至少十年陈酿,三弟,你去哪里弄到这好的酒,一闻到这酒香,我肚子里的酒虫都动了。”

    都说酒色是一家,郭子仪最喜欢怜香惜玉,对酒也很喜欢。

    郑鹏指了指封泥说:“大哥,你看看封泥。”

    郭子仪有些疑惑地看郑鹏拍开的封泥,隐隐看到上面有个“御”字,一脸吃惊地说:“这是...宫中的御酒?”

    “对了”郑鹏打了一个响指:“陛下经常到教坊微服出巡,左教坊里存有不少陛下打赏的御酒,某怎么说也是一个五品判官,弄坛酒还是不难的,知道大哥喜欢喝酒,特地弄了一坛。”

    “好,这个好,三弟有空多弄点,某就好这一口。”郭子仪眉开眼笑地说。

    库罗看看郑鹏,又看看一旁笑脸如花的兰朵,有些奇怪地说:“三弟,今日有什么喜事,非得让我们过来,还准备得那么丰盛。”

    看到郑鹏笑容可掬,而兰朵笑得如沐春风,库罗还想问是不是二人好事近了,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种玩笑不能开,兰朵那小妮子的脾气可惹不得。

    这时烤羊已经烤好,阿福送上来:“少爷,菜齐了。”

    郑鹏哈哈一笑:“民以食为天,来,什么都别说,有事吃饱喝足再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