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 郭可棠的商业触角
    ,精彩小说免费!

    酒过三巡,味过五番,吃得差不多了,郑鹏开门见山地说:“说个事,三宝号的份子,我作主给了高公公三成。”

    库罗楞了一下,有些惊讶地说:“这么快就有人盯上我们三宝号打秋风?”

    “没有的事,是他主动送给别人,还生怕别人不要呢。”兰朵有些鄙视地说。

    郭子仪闻言眼前一亮,连忙问道:“三弟,准备推出脚踏车了?”

    聪明人的脑筋就是转得快,都不用问,只是听到一个举动就把郑鹏的意图猜出来。

    “没错,准备推出脚踏车,为了防止被人掂记,先找好靠山,有高公公撑腰,不怕有人闹事。”

    郭子仪点点头说:“别说三成,能把高公公请来,就是给他一半也不过分,三成算少的了,老实说我和二弟就是跟着三弟后面沾沾光,三宝号的事三弟作主就行,不用特地告诉我们。”

    郑鹏一脸认真地说:“不行,说了有钱一起赚,自然是有事一起商量,这是我们三兄弟的产业,可不能什么事都我一人扛,你们想偷懒?没门!”

    “不会,不会,这不,三弟你一叫,我跟老二马上就赶来了。”郭子仪笑着说。

    “对,有事一起商量。”库罗面带笑容地说。

    郑鹏越不把他们当成外人,郭子仪和库罗越有被尊重的感觉,对三宝号也有越有归属感。

    一旁的兰朵看到这一幕,对郑鹏的目光中,又多了二分赞赏。

    “有高公公加入,三宝号就不怕有人掂记,这些天,郭七不断扩招人手,现在已初具规模,出售脚踏车只是时间的问题,三位,在推出前,有什么建议或要注意的事项吗?”郑鹏开口问道。

    兰朵有些不耐烦地说:“直接卖不就行了吗,哪有这么多事?”

    “三弟”库罗有些犹豫地说:“感觉脚踏车的构造有些简单,别人很容易学去,不夸张地说,只要把脚踏车拆了,只要几天时间,就是我也能仿造一辆,就怕推出去后被人抢生意。”

    跟兰朵不同,库罗来大唐的时间久很多,对大唐的能工巧匠很了解,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

    兰朵有些不以为然地说:“怕什么,不是有高公公吗,他的三成份子不能白拿,哪个敢跟咱们过不去,直接抓人封店不就没事了吗。”

    郑鹏摆摆手:“高公公入伙的事,我们四个知道就行,以他的身份地位,能不惊动,最好不要惊动。”

    大唐没有专利法,相互模仿不犯法,商场的事就以商场的方式解决,这些是不成文的规矩,随意破坏规矩,早晚被同行唾弃。

    “三弟的话,某赞成”郭子仪开口道:“我觉得,要做好买卖,不外乎八字真言,人无我有,人有我精,像做买卖,有的只经营几个月就关张,而有的老店可以经营百年甚至几百年,只要把口啤做好,何愁生意不来。”

    这话说到重点,郑鹏开口问道:“大哥,依你说,怎么把口啤做好?”

    二世为人,郑鹏早想好一套推行的方法,可他并不准备说出来,而是看看郭子仪、库罗他们能想出什么办法。

    郭子仪生于豪门,家中有少产业,耳染目濡之下,见识比普通人高多了,闻言思索片刻,很快说道:“要做好口碑不难,首先要保证质量,我觉得每一辆脚踏车,都打上我们三宝号的印记,最好是让客人们想买脚踏车时就想起三宝号。”

    “大哥的提议很好,我们一定要在质量上把关。”郑鹏高兴地说。

    把口碑做好,说明郭子仪已经有了品牌意识,这一点很重要。

    兰朵的眼珠子转了转,扭头问道:“郑公子,我能提个意见么?”

    “当然,郡主也是三宝号的一份子,欢迎提意见。”

    “能不能多设计一些款式,最好是有区别,例如有的适合男子用,有的适合女子用,最好是在价钱方面也有所区别,不少人好面子,不能有身份的人和普通人用一模一样的脚踏车吧?”兰朵小声地说。

    厉害啊。

    还真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郑鹏本想走过仪式,加强郭子仪和库罗的归属感,没想到他们竟然提出这么多办法。

    郑鹏还没开口,库罗不甘落后说:“三弟,我觉得,除了保证质量,就是卖了以后,最好提供一些维修,因为脚踏车是木制,容易磨损,记得你说过,踩着脚踏车从长安到洛阳,一个来回光轮胎就换了好几条,其余的部件也不少,总不能客人买回去后,因为一点损坏就搁置吧。”

    “同意,老二这个问题提得好”郭子仪点头表示同意:“我那辆脚踏车,不小心把脚踏弄坏了,要不是老胡帮我修好,现在得歇菜,很多商家卖个锅可以随时拿回去补,客人买得也放心。”

    郑鹏当场表示同意,又商量了一会,开口说道:“光是生产就耗费很多精力,我决定把销售让别人做。”

    郭子仪点点头说:“也对,我和二弟要为武举作准备,三弟也有官职在身,的确抽身不得,钱是赚不完的,让点红利出去拉拢一个可靠的帮手,百利无一害,要是猜得不错,三弟的合作对象是贵乡郭氏一族吧?”

    郑鹏和郭可棠的关系,早就不是秘密,郭子仪和库罗跟郭可棠也吃过几次饭。

    “前面合作得不错,准备继续合作。”郑鹏并没有否认。

    郭子仪和库罗对视一眼,很快表态:“买卖的事,三弟比我们精明多了,这些事三弟拿主意就行。”

    “对,能者多劳,我们这些不能者跟着分钱就行。”库罗笑嘻嘻地说。

    郑鹏故作无奈地说:“好吧,谁让我最小呢,就多让两位兄长欺负一下。”

    说话的时候,郑鹏皱着眉头、苦着脸,一脸委屈的样子把在场的人都惹笑了,郭子仪笑骂了二句,然后举起酒杯说:“这事就这样定了,其它的话以后再说,有这么好的兄弟,又有这么好的酒,不能辜负了这个美好的一刻,喝,今晚来个不醉无归。”

    “大哥说得太好了,难得二位兄弟不嫌弃,今晚一定要来个不醉无归。”库罗端起酒杯,一脸感触地说。

    兰朵不甘示弱地站起来:“你们能喝,我也能喝。”

    “那还等什么,喝。”连兰朵都这样说了,郑鹏能说什么,直接拿起酒杯,一脸豪迈地说。

    .......

    第二天,郑鹏睁开眼睛,一张眼就感到光线有些刺眼,连忙闭上眼,等到适应后,这才一边揉着有些发痛的脑袋一边打着呵欠起来。

    昨晚喝得有些嗨,喝完那坛御酒,还喝光了二坛上等的阿婆清,最后怎么倒下的都不记得。

    有婢女就是好,一觉睡醒,身上没有异味,衣服也换了,帐香被暧,郑鹏都有点喜欢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了。

    “少爷,你醒来了,没事吧。”坐在房间绣花的小香听到动静,马上放下手上的针线活走过来伺候郑鹏起床。

    郑鹏随口问道:“我大哥二哥他们呢,起床了没有?”

    “两位公子天刚亮就起床,连早饭都不吃就回去了,说要回去练武,郡主听说少爷还在宿酒,吃过早点,自己去了三宝号。”

    郭子仪的酒量很大,平日喝酒是一大碗一大碗的喝,库罗和兰朵,从小把马奶酒当水一样喝,酒量都比郑鹏大。

    郑鹏有些惭愧,最近自己有些懒惰,原来是一天三练,慢慢变成一天二练,有时就晚上练一会,阿军说了几次,看到没什么效果,现在都不跟郑鹏一起练武了。

    “对了,薰儿呢?”郑鹏突然想起林薰儿,开口问道。

    小香应道:“郭小姐来了,姐姐去陪郭小姐说话去了。”

    郭可棠来了?

    正好,自己正想找她谈呢。

    郑鹏洗漱完,还没有出到大厅,就听到二女有说有笑,不时发出银玲般的笑声。

    郭可棠很警觉,郑鹏一出现在大厅她就看到,笑着对郑鹏说:“郑公子总算起了,小女子没吵到你吧?”

    都是熟人,郑鹏哈哈一笑:“郭小姐的意思,是不是笑话我这宅子太小,以至让你说话都不痛快。”

    要是地方够大,大厅和后院相隔好几进几出,就是喊破喉咙也听不到。

    郭可棠笑着说:“哪敢笑话郑判官,不过这宅子确是有点寒碜,郑公子有必要换一个好一点的宅子。”

    “想换,就是囊中羞涩,郭小姐财大气粗,不如借点?”

    郑鹏本是开玩笑,没想到郭可棠一脸认真地说:“以我们的交情,说借就太见外了,今天小女子就是特地来送钱,就不知郑公子赏不赏面收了。”

    “哦,这话怎么说?”郑鹏一边说,一边自顾坐在上首的位置。

    看到郑鹏坐下,林薰儿忙站了起来,送上茶水和糕点。

    不用说,两人要谈正事了,郭可棠一大早就来,等了一个多时辰。

    林薰儿本想叫醒郑鹏,可郭可棠拉着,说让郑鹏好好睡,送上茶水糕点后,二女就坐在一起愉快地聊天,直至郑鹏出现。

    “高公公来过,拿了一辆脚踏车高高兴兴地走了,高公公一走,郑公子又把三宝号的几位东家召集一起商议,要是小女子猜得没错,脚踏车应快要推出,就怕郑公子贵人事忙,把小女子忘了,没办法,只好一大早送钱上门,看能不能跟着郑公子喝点剩汤。”郭可棠笑呵呵地说。

    消息还真灵通,自己这边刚打算推出,那边这么快就找上门,难怪郭府的产业在她手上,越发红火,光是这份商业触角,就该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