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 无奸不商
    ,精彩小说免费!

    “做生不如做熟,前面合作得那么愉快,哪能忘了郭小姐呢”郑鹏呵呵一笑:“刚刚谈妥,准备一会就找郭小姐商议,没想到郭小姐先找了上来,巧了。”

    郭可棠嫣然一笑,马上说:“既然我们都有意思合作,现在谈谈?”

    “可以”郑鹏一边吃着红豆糕,一边说道。

    “郑公子,在谈合作之前,小女子想问个问题,你是不是跟高公公达成了合作。”

    没必要的情况下,不跟外人说,郭可棠不是外人,也没必要隐瞒,郑鹏没说什么,随手把高力士送给自己那块玉佩解下来,轻轻放在郭可棠面前。

    郭可棠一上手,就知那玉佩不凡:极品古玉,触肉生暧,和很多刻着寓意的花纹不同,玉佩的正面以汉八刀的刀法刻了一座高山,廖廖数刀已经神韵俱备;玉佩的背面则刻着一串栩栩如生的荔枝。

    可以确认是高力士的信物无误。

    豪门大族比普通家庭好的地方,除了锦衣玉食,还有很多资源,包括信息资源,郭家有一本收集各大人物的信息的资料,是当年郭元振在京城做官时收集整理的,里面包括目标人物的家庭情况、喜好、仕途经历等情报,里面正好有高力士的详尽介绍,包括信物。

    很多人喜欢在玉佩上留下自己的名或字,高力士有些特别,信物正面刻着一座高山,那是高力士的高,背后刻着荔枝,是高力士思念家乡、怀念故土的表现。

    荔枝是岭南特有的佳果,高力士的老家在潘州,潘州的气候很适合荔枝生长,高力士年幼时很喜欢吃荔枝,荔枝是他童年的美好回忆之一,所以在信物上雕有一串诱人荔枝。

    虽说不清楚郑鹏怎么拿到这件信物,也不知郑鹏花了多少代价,可拉上了高力士,三宝号就没人敢打主意,有需要的时候,自己还可以拉郑鹏出头,来一个狐假虎威。

    郭可棠笑脸如花地说:“郑公子果然是办大事之人,小女子佩服,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商讨合作的事了,有什么要求郑公子但说无妨。”

    “三宝号负责生产,郭府负责销售,人情归人情,数目要分明,每次都要货钱两清。”

    郭可棠马上问道:“三宝号的货,只卖给我吗?”

    “没错,你们是总代理,别人就是找到上门,我也他们找郭小姐拿。”

    “同意。”

    “生产所需要的材料,郭小姐需要替我收集。”

    “没问题。”

    “鉴于脚踏车的易损的特性,郭小姐要提供维修服务,帮助客人维修有损坏的脚踏车。”

    “可以,还有什么要求?”郭可棠面带笑容地说。

    郑鹏想了想,摇摇头说:“大体的方面没有了。”

    “那好”郭可棠嘴角带着一丝自信的笑意:“郑公子说得对,在商言商,大体说完,那我们聊一些细节的方面的东西。”

    细节上的东西,也就是权利和义务方面的问题,交货的方式、残次品的处理、价格等方面,郑鹏和郭可棠都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二人合作这么久,早就有了默契和信任,谈起来很顺利,可谈到价格方面,有了一点小矛盾。

    郑鹏希望每辆脚踏车的售价五贯,而郭可棠认为偏高,原因是木材价值不高,她找人计算过,成本最多在二贯左右,郭可棠的意思是脚踏车比卤肉更容易模仿,要是利益太高,会刺激其它商家加入竞争,不如走薄利多销的路子,一开始就杜绝一大批潜在竞争者。

    二人把在商言商的精神发挥到极致,争论了好一会两人各退了一步,郭可棠同意从三贯加到四贯,而郑鹏只肯减300文。

    郭可棠努力说服郑鹏:“郑公子,四贯不少了,小女子知道脚踏车是新鲜物,可真不适宜卖高价,你想想,运输、人工、店面租金、过路费、入城费、税费等等,再加上打点,还得开维修点,按郑公子所说,售出一年内保修,只能收取材料费,不收工钱,算起来起码要翻一番才有利润,四贯翻一番就是八贯,都能买一匹驽马了。”

    “话不能这么说”郑鹏据理力争道:“无论是什么马,天天要喂料放养,一个月光是工钱和料钱就可观,脚踏车不用喂料,也不怕它生病、累坏,还干净卫生,多好。”

    说到这里,郑鹏继续说:“再说把高公公拉进来作靠山,这打点大了去,本来就赚得不多,分了大头出去,剩下要三个人分,不对,是四个人,要是赚得不多,那还不如不做,省点心,某辛辛苦苦做出来,总不能赚得比郭小姐还要少得多吧?”

    郭可棠滞了一下,很快苦笑地说:“郑公子说笑了,你的货,一转眼就出手,很快就把本金和利润装进口袋,可以说一本万利,不像我们这些负责售卖的,只要一天没回本,都存在风险,要是有突发情况,说不定本都捞不回,可能赚得还没郑公子零头多呢。”

    谈判陷进了僵局,郑鹏想了想,很快说道:“四贯和四贯七百文也就是相差七百文,也就是二成的样子,不如这样吧,就按四贯的价钱给郭小姐,郭小姐把卖脚踏车的二成利润分给我们,这就公平了。”

    “最多一成五,小女子也得照顾家人的情绪。”

    郑鹏打了一个响指,爽快地说:“成交,郭小姐真是一个爽快的人,某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人谈。”

    虽说契约还没立,郑鹏和郭可棠都知对方禀性,双方都把对方视为值得信任的人。

    谈拢,双方就不再更改。

    郭可棠嘴边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突然开口道:“郑公子,你说小女子大方,那小女子也想郑公子大方一次。”

    “嗯,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某没大方过?”郑鹏有些愤愤不平的说。

    郭可棠马上说:“郑公子一向很大方,小女子是想郑公子再大方一次,而这次大方,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一听到有好处,郑鹏的脸色缓了不少,开口说道:“郭小姐,说吧,对双方有什么好处?”

    郭可棠淡然一笑,然后径直说:“对商人来说,看到利润就像闻到臭味的苍蝇,到时肯定有很多人模仿,他们在同档次的斗不赢我们,肯定会在低档次的下功夫,例如我们一辆脚踏车卖六贯,他们会弄出只卖三贯、甚至更低。”

    “这笔钱让别人赚,还不如自己赚,把它当成绿叶,正好衬三宝号的红花,顺便还可以多分一笔,郑公子感觉怎么样?”

    尼玛,这个郭可棠,真是厉害,这都让她想到,从郭可棠嘴角那一抹神秘的微笑,郑鹏猜出郭可棠的如意算盘。

    都说大浪淘沙,最后留下的都是真金,可市场劣币逐良币的事也时有发生,郭可棠猜到以后肯定更便宜路线,于是她抢先走这步,一边圈钱一边为三宝号的脚踏车造势。

    试想一下,那些廉价的脚踏车,三头二天损坏,而三宝号出的脚踏车,质量好,踩起来舒服,比较之下高低立现。

    郭可棠可以做一批改一个名,不断推出圈钱,而三宝号的只有一个名字,质量一直都是杠杠的,给人们留下一个印象:要买质量好的,就买三宝号的产品。

    以后就是差的倒下也不要紧,反正钱圈了,三宝号的名头也打响。

    要是有人模仿三宝号的产品,郭可棠也可以山寨他的产品毁他的清誉,可以说一举多得。

    都说无奸不商,郑鹏这次算是服了。

    “五五分?”

    郭可棠一脸坚定地说:“对,五五分。”

    “我要做些什么?”

    “自然是提供图纸和技术支持。”

    郑鹏斩钉截铁地说:“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