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 饥饿营销
    ,精彩小说免费!

    场面哟变得有些失控。

    郭富田前面把脚踏车捧得那么高,众人以为价格要贵得没边,没想到经过一段让人瞪目结舌的开场白后,价格由千金跌到一两黄金。

    一两黄金也就十贯,十贯还不够去青楼痛快地喝一次花酒呢,大唐繁荣富饶,京师长安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

    光是能跑废马的名头,就不止值这点钱,再说昌隆行还承诺维修一年,每次只收工本费,值了。

    三百辆新推出的脚踏车,不到半个时辰就销售一空,后面那些买不到的,在郭富田的招呼下,交钱预订,排队的长龙有几百米长,都排到外面的朱雀大街。

    十贯钱一辆,那么多人排着队交钱,好像买一把青菜一样,把兰朵都看呆了。

    在突骑施,十贯钱够一家三口吃喝二三年,可在长安,好像十贯钱根本不是钱一样。

    兰朵有些感叹地说:“真是太富有了,一堆木头砌成的脚踏车,卖到十贯的高价也这么多人抢着要。”

    “是啊”库罗有些感叹地说:“听说光是长安,人口就达到百万之巨,一座城比我们整个部落的人口还要高几倍,而富庶的程度根本相提并论。”

    在大唐待得越久,二人就越觉得大唐的伟大。

    郭子仪有些自豪地说:“大唐建国不足百年,可我们的祖先却在这片土地耕耘了几千年,前赴后继,薪火相传,这是大唐较很多外邦优胜的地方。”

    库罗有些感触地说:“来大唐游历了那么久,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唐这么强盛富饶了。”

    “哦,二哥,你说说,为什么大唐强盛富饶。”郑鹏有些好奇地说。

    郭子仪也饶有兴趣地说:“二弟,某也想听听,你看出了什么。”

    兰朵也一脸好奇地看着库罗。

    库罗有些感概地说:“首先是勤俭,大唐上至官员,下至百姓,每天都很努力、用心地工作,举个例子,当一个人赚到的钱财,足够一家人开销了,他不会满足,会一直工作到做不动,钱多了就存下、买地置业,传承给子孙后代,不像我的部族,也就是葛罗禄族,很多人今天能不饿肚子就高兴,根本不考虑明天,得过且过。”

    “第二点是精明能干,大唐太多能工巧匠了,武器、铁器、衣服、粮食、各式工具等等,都可以自己打造,不像我们部落,不夸张地说,就是一口铁锅都打造不出,像盐巴、布匹、铁器这些都得用马牛羊跟外面的人交换。”

    “最后一点,也是最可怕的一点,无论朝代怎么交替、环境怎么变迁,可这块神奇的土地很少分裂,大多时候都能团结一致,齐心对外,他们对家乡和宗族的眷恋,是我看过最强烈的,正是这种稳定和热爱,一代代不断建设自己家园,所以越来越美好。”

    顿了一下,库罗有些苦笑地说:“我们游牧民族不一样,逐草而居,今天在这里,说不定明天又得迁移;今年这块牧地是我们的,说不定明年牧地就要易主,一年到头大小冲突不断,像改门换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说,谁会有耐心建设?”

    这番话说得入情入理,郭子仪、郑鹏还真无言反驳。

    说起来,最感谢的人应是秦始皇,以前能做一国之君就很了不起,要是能扩展一下势力范围,就无愧于先人和臣民,可秦始皇雄图大略,不满足一城一国一邦,而是要大一统,当秦朝的铁骑征服天下后,他由“王”升为“皇”,号称始皇帝。

    从此以后,无论哪个朝代,都是统一为目标,要不然也不好意思称皇,每一任皇帝都以统一为目标的,经过千百年的融合、交流,各地区、民族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融洽,从而为稳定和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没想到,库罗竟然有那么深刻地理解,把郑鹏和郭子仪都震住。

    少顷,郑鹏笑着说:“二哥,你说得很对,不过也不对。”

    “哦,为什么?”库罗有些好奇地问道。

    郑鹏一脸正色地说:“这个问题前面讨论过了,大唐和葛罗禄是一家,不分彼此,如果从手艺来说,没错,大唐有很多能工巧匠,比葛罗禄族的兄弟好多了,可换一种角度,要说骑马打仗,葛罗禄族的百姓比的大唐百姓善战多了,对吧?”

    顿了一下,郑鹏继续说:“好比一个家庭,有父有母有子,强壮的父主外,细心的母主内,至于儿子,则是用心学习,为光耀门楣而努力,如果把大唐和众多友邦看成的一个家庭,有的负责后勤,有的负责调度,有的负责上战场,各施其职,多好。”

    郭子仪对郑鹏投去赞赏的目光,然后有些调皮地说:“对,有句古话叫金无足赤,人没完人,葛罗族的勇士能征善战,不能对他们要求更多,就像二弟再优秀,也不能替代女人生孩子吧?”

    众人闻言都忍不住哈哈笑大笑起来。

    库罗笑完,有些意味深长地说:“三弟的比喻太贴切了,看来我们葛罗禄族要站对队才行,要不然,只会打斗没有生产和后勤,早晚得挨饿。”

    兰朵看着郑鹏,眼中若有所思,内心一直坚持的东西,好像有了一丝松动。

    郭子仪举起酒杯:“那些国家大事,暂时还轮不到我们忧心,今天脚踏车大卖,三宝号这次真要发财了,也就是我们都能大赚一笔,来,我们喝酒。”

    “喝酒喝酒,越喝越有。”郑鹏也笑呵呵地说。

    吃饱喝足,一行人才心满意足地各自回去,临走时,郭子仪提仪要不要去昌隆行看一看,郑鹏还是拒绝了。

    虽说很多人都猜得出三宝号跟郑鹏脱不了关系,可该避嫌还是避嫌。

    郑鹏以为郭可棠第二天才来找自己,没想到当天下午,郭可棠就出现在郑鹏的大厅。

    “郭小姐笑得如沐春风,难道是佳期有望,好事近了?”郑鹏调侃道。

    四贯拿货,转手就卖十贯,毛利突到六贯之多,一天进帐一千八贯之巨,换哪个都高兴。

    郭可棠淡然一笑道:“商场瞬息万变,现在好赚,不代表以后也好赚,要说高兴,最值得高兴就是郑公子,我们的契约一签,郑公子就旱涝保收,坐等着收钱即可。”

    低价拿下独家销售,代价也不小,除了要在净利润提成给三宝号外,还有一个包销协议,一年内昌隆行要保证销出一万辆脚踏车,数量不够就得自己购下,还得处以罚金,要是销售得好,分成和续约对昌隆行也有利。

    郑鹏和郭可棠的交情好,可对郭府的好感一般,郭可棠是女生,她的位置随时会被郭氏的子弟替代,起码她嫁出去后,得把手头的权力交接,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白纸黑纸分清楚。

    “郭小姐,不知登门有何贵干?”郑鹏一时高兴,喝得有点多,看到楚楚动人的林薰儿,早就有某种冲动,偏偏郭可棠这个时候找上门。

    还是少说客套话,开门见山。

    郭可棠也是一个爽脆的人,闻言马上说:“三百辆脚踏车已经卖完,估计现在登记购买的数量不低于五百辆,郑公子,你的三宝号需要扩招人手。”

    “没问题,这件事郭七已经做了。”

    “这次在数量上实行限购,每人最多购买三辆,本想扩大影响,可前面的人,大多是购买三辆,有人当场就加价转售,对了,我收到消息,有人高价收购了十多辆,准备运到洛阳加价销售,要不要把限购加大,例如每人只准购买一辆?”

    郑鹏摆摆手:“限是限,不过不是减少客人的购卖量,而是限制出货量,例如一天只卖出一百辆。”

    “我明天准备把剩下的五百辆全卖出去,你说限量出售?有钱不想赚?是不是生产跟不上?要不要替你找一些熟练的工匠?”郭可棠焦急地问道。

    “不是有钱不想赚”郑鹏解释说:“物以稀为贵的道理,相信郭小姐很清楚,让一些人有利可图,他们为了卖出去,会卖力地替脚踏车宣传,不仅提高脚踏车和昌隆行的知名度,也可以保证销量,对吧。”

    这种做法,有点类似后世一个科技公司实施的“饥饿营销”策略,由于出货量少,往往一推出很快被抢购一空,有很多人就是没有使用的需要,可依然守在电脑前抢货,就是为了拿到货后加价出售。

    为了卖多一点,就是对身边人说货有多好、多划算等等,不知不觉充当了义务推广。

    郭可棠很精明,稍加思索,很快就明白郑鹏的意思,闻言点点头说:“谢谢郑公子指点,小女子明白怎么做了,告辞。”

    “那好,正事要紧,郭小姐请慢行。”

    郭可棠刚走,林薰儿就端着新沏好的茶水进来,左右打量一下,好奇地问道:“少爷,郭小姐呢?”

    “啊,这么快?”

    “这里又不做她的饭,留在这里干什么?”

    林薰儿掩嘴一笑,放下茶壶,看着面带红晕的郑鹏,一脸关切地问道:“少爷,你怎么又喝那么多,不要紧吧?奴婢给你做一碗醒酒汤?”

    “不用做醒酒怕那么麻烦”郑鹏突然站起来,一下搂着林薰儿的纤纤细腰,面带暧昧地说:“薰儿陪本少爷睡一觉,发发汗就好。”

    林薰儿的俏脸一下子就红了......

    钱财能改变一个人的生活环境,也能改变一个人的心情,兰朵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刚到这里时,带着一点郡主的脾性,对郑鹏又有二分敌意,随着她强行从库罗哪里“抢”了份子后,心情越来越好,特别是看到郭七和郭富田签的契约,更是心花怒放。

    能不高兴吗,一辆脚踏车的净利润至少有两贯,经过调整和商量,高力士占三成,郑鹏占二成半,郭子仪占两成,库罗占一成半,后面加入的兰朵占一成,这是郑鹏和库罗相让的结果。

    就算只有一成,保底一万辆脚踏车的利润高达二万贯,一成也有二千贯之巨。

    还不包括凉得快和风来仪的分成,库罗答应给兰朵分一半作为酬劳的。

    其实是剥削,只是两人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心情大好的兰朵,看郑鹏也格外顺眼,不缠着郑鹏,也不和郑鹏斗气,有时看到郑鹏和林薰儿打情骂俏时,还会主动回房,让出空间。

    脚踏车的生产上了正轨,兰朵也不用怎么陪,郑鹏的小日子过得不错,练练拳,写写字,偶尔听林薰儿弹唱、跳舞,兴致来了又回房做些儿童不宜的事,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郑鹏的心情不错,和郑鹏同住在宜阳坊的钱公公,最近心情也很好。

    教坊使掌管着过千号人,有事交待下去就好,不用事事亲力亲为,自从把郑鹏招拢过来,左教坊最近出了不少风头,别的不说,很多人送别朋友,特地跑到左教坊花重金请那些孩子去唱《送别》,光这一项每月就进帐不少。

    更别说郑鹏送给的钱公公两辆崭新的脚踏车。

    那可是稀罕物,有钱也不容易抢到,当钱公公骑着脚踏车在昔日那些同僚跟前出现时,不知吸引了多少羡慕的眼光。

    这天钱公公正趴在案上小憩,刚有睡意,一个杂役连门都不敲,突然推门跑进来,边跑边叫道:“教坊使,教坊使。”

    “什么事?”钱公公瞪大眼,有些阴测测地盯着来人。

    最不喜欢睡觉时被人吵醒,钱公公的眼里都酝酿着火花。

    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好好教训这个毛毛燥燥的杂役。

    杂役被被钱公公瞪了一眼,脸色大变,有些焦急地说:“教坊使,快,陛下驾到,已经进了坊门。”

    什么?皇帝驾到?

    事前没一点风声啊,钱公公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回过神,马上站起来,高声喊道:“快,都随我去迎接圣驾。”

    报信的杂仆刚想跟着出去,钱公公好像想起什么,马上转头吩咐道:“从后门出去,快,把郑判官唤来,就说陛下到了。”

    杂役应了一声,飞快地往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