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 兴师问罪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圣驾光临,老奴有失远迎,还请陛下恕罪。”钱公公看到李隆基,慌忙一边行礼一边请罪。

    李隆基到教坊消遣,大多会派人告知一下,让人提前做好准备,要是皇帝驾临,教坊却乱成一团,双方脸面都不好看。

    这次没有提前告知,得知消息已经进了坊门,应是临时起意。

    李隆基摆摆手说:“不知者不罪,平身吧。”

    “谢陛下。”

    待李隆基坐下后,钱公公亲自奉上茶水糕点,然后双手垂立站在一旁,等候李隆基的吩咐。

    高力士笑嘻嘻地说:“钱公公,几天不见,你又发福了。”

    “惭愧,让高将军见笑了。”钱公公楞了一下,也不敢反驳高力士,有些尴尬地说。

    最近没什么任务,也没竞赛,养尊处优,就是钱公公也觉得自己胖了不少。

    看到钱公公这般恭顺,高力士开口道:“陛下想看歌舞解解乏,钱公公,还不快把歌舞单拿来?”

    左教坊的任务就是歌舞表演,李隆基对音乐很喜爱,要不然也不会大肆扩展教坊规模,来这里十有**是奔着看歌舞,钱公公早有准备,闻言应了一声,恭恭敬敬把歌舞单奉上。

    歌舞单就是平日排练的歌舞,上面的节目主要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是新排演的节目,一部分是经典的节目,最后一部分皇帝喜欢、赞扬过的节目。

    李隆基打开歌舞单,开始浏览起上面的节目,很快,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啪”的一声,李隆基把歌舞单一扔,一脸不悦地说:“又是《太平乐》、又是《破阵乐》,又是《白雪》,又是平清瑟三调,钱教坊使,练来练去都是老曲新编,就没点新意吗?”

    歌舞单的节目,有些老掉牙了,像《白雪》,是周代的乐曲,平清瑟三调分别是《平调》、《清调》、《瑟调》,原是周代男女房中欢娱之曲,到了汉代谓之《三调》,像破阵乐这些,多是唐初所作,李隆基反复看过多遍,都有些的免疫了。

    最近西域有些不太平,就是一直执臣子之礼的大食对大唐的旨意听而不遵,越来越有迹象表明,大食最近跟吐蕃勾结在一起,意欲在西域挑战大唐的霸主地位,这让李隆基很不高兴。

    到教坊散散心,可一看歌单,认为手下做得不用心,李隆基都发飚了。

    一句话,心情不好时,看什么都不顺眼。

    “老奴无能,请陛下降罪。”钱公公吓得脸色一白,连忙跪下请罪。

    做得好不好,那是皇帝说了算,争辩那是想死得快一点。

    高力士有些奇怪地说:“钱公公,贵坊不是有郑判官吗,他可是有名的才子,在郑判官在,还怕没有新歌舞?”

    这个高力士,不是想落井下石吧?

    钱公公心里暗暗叫苦:郑鹏是自己拉进来不假,可他的那份俸禄,一直都是落到自己的口袋中,钱公公哪好意思指挥郑鹏工作?

    再说平日孝敬不断,前几天又送了二辆脚踏车,钱公公对郑鹏越来越满意,对郑鹏也就越来越放任。

    换作其它上司,大多会把锅甩给手下,钱公公倒有义气,主动替郑鹏开解:“高将军有所不知,突骑施的兰朵郡主,一直住在郑判官家,以至郑判官不能顺利卸下招待副使一职,所以最近没有新作品出现。”

    李隆基冷哼一声,开口问道:“郑鹏呢?”

    兰朵郡主的事,李隆基很清楚,当日鸿胪寺的王昌明,还特地为这件事进宫面圣,君臣商议后,一至认为这件事百利无而一害,于是就默许了。

    可李隆基此次来,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看歌舞。

    钱公公刚想解释,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太监的声音:“陛下,左教坊判官郑鹏,在门外求见。”

    一说曹操,曹操就到,李隆基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随即一脸严肃地说:“宣。”

    很快,郑鹏走进来行礼:“微臣拜见陛下。”

    按照往常,李隆基会让郑鹏平身,可这次李隆基却质问道:“郑鹏,兰朵郡主一个人出去游玩,不用你陪伴,左教坊距你住的地方不过一箭之遥,身为判官,也不想着怎么尽责,朕问你,你可知罪?”

    把把罪名说出来了,能不知吗?

    平日不见面,一见面就问责,这算是兴师问罪了。

    郑鹏只能苦着脸说:“微臣知罪。”

    一旁的钱公公看到眼都瞪大了,要知道郑鹏是李隆基很欣赏、也很看重的人,郑鹏能短时间升为五品判官,就是李隆基一手扶持铺路,怎么兴师问罪起来?

    钱公公用询问的目光看着高力士,高力士对他微微点点头。

    都不用说话,钱公公能读懂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知道陛下是在敲打郑鹏,也就定下心,把目光落郑鹏身上,看看郑鹏怎么回应。

    人才啊,郑鹏嘴上说知罪,可脸上却没多少惊惶的神色。

    李隆基冷哼一声:“知罪?朕看你一脸委屈,只怕是口服,心里不服吧?”

    要是别人,肯定吓得面无血色,立马磕头认错,而郑鹏却很率直地说:“不敢欺骗陛下,微臣是有一点点不服。”

    还真敢说啊,都说伴君如伴虎,稍有不稍就是大祸临头,钱公公都吓得快要跪下了,要是李隆基发怒,也不知会不会连累自己,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瞄了李隆基一眼,幸好,李隆基面色没有愠色,甚至有几分笑意。

    陛下对刘鹏,还真是与众不同。

    李隆基打量了郑鹏一眼,饶有兴趣地说:“有一点点不服?嗯,那就是有不服,说吧,哪里不服?”

    郑鹏一脸认真地说:“陛下是一国之君,每天要处理很多国家大事,对微臣有一点点误解很正常,微臣不敢对陛下心生埋怨,只是有一点点些不服。”

    “误解?那你给朕说一下,哪里误解?”李隆基故意板着脸说。

    “陛下,很多人都以为微臣不务正业,没有尽忠职守,其实是误会,其实微臣一直想着怎么报效朝廷,报效陛下,不过报效的努力他们看不到,原因很简单,微臣一直是用脑袋想,经过这段时间的冥思苦想,终于想到一个好主意。”

    不等李隆基发问,郑鹏继续说:“微臣一直在想,脚踏车虽说要人力踩动,短时间内的速度比不上马,不过它能跑赢一匹极品好马,肯定有用武之地,就想把原来的脚踏车作一些改动,以便更适合在大唐的官差、将士使用,昨晚才刚刚完成图纸,还想着怎么找机会进献,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陛下,可以亲手奉上。”

    说完,从袖袋取出一份图纸,双手恭恭敬敬地举过头顶。

    李隆基闻言心里一喜,都不等高力士去拿,一下子站起来,走近郑鹏,一手把设计图纸拿到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