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 流落民间的皇族宗亲?
    ,精彩小说免费!

    上一次调到鸿胪寺担任的职务是接待副使,这次却是副监军,好像跟“副”字很有缘分。

    千年老二的命。

    从皇城出来到回家,郑鹏的脸一直是涨红的。

    成功了,捞了一个副监军,不管能不能上战场,起码可以接近战场,战场瞬间即逝,只要抓住一二个机会,就有机会上位。

    有机会要上,没机会也要创造机会上。

    当天响午,郑鹏在家中设宴,把郭子仪、库罗还有郭可棠都请来。

    请一个未出闺的女子到家中作客,有点违背常规,不过郭可棠是女汉子的性格,还有兰朵在这里,倒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郑鹏和郭可棠的交情匪浅,现在到西域搏一把富,自然要知会她一声。

    “兰朵郡主,你好。”

    “郭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郭公子、库罗公子,小女子有礼。”

    库罗、兰朵、郭可棠还有郭子仪等人到达郑家后,发现郑鹏不仅请自己,还有其它亲近的人,相互间有些吃惊,不过都客气地相互打招呼。

    彼此之间都认识,就是感觉有些别扭。

    两男两女在这里,感觉有点像相亲,偏偏正主郑鹏却没有出现,想问他怎么回事也不行,而郑家的地方不大,还住了那么多人,想避开点却感觉有些太明显。

    郭可棠感到气氛有些尴尬,忍不住开口道:“郭公子,不知郑公子这次把我们都叫来,所为何事?”

    郑鹏只派人邀请,说有急事商议,没说是什么事,来到后,他本人不在,而郭子仪和库罗在,让郭可棠有些丈二脑袋摸不着头脑。

    不会想把自己介绍给他的二位兄弟吧?

    郭子仪同样想不明白,平日郑鹏请客,不是在酒楼就是在三宝号,可这次却在家里设宴,三兄弟一起就够了,加上住在这里的兰朵郡主也合理,可把郭可棠请来,很让人费解。

    “此事某也不知”郭子仪双手一摊:“三弟就让我们到这里集合,也没说什么事,对了,这事问兰朵郡主,郡主应该知道。”

    说是兄弟,可最近各有各忙,离开聚少,还不如跟郑鹏住在一起的兰朵。

    兰朵闻言,有些无奈地说:“我也不知发生什么事,没听郑公子说过,会不会是有关三宝号的事?”

    “有可能吧。”郭子仪闻言点点头。

    问题是,要是谈三宝号的事,没必要拉上郭可棠。

    众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难不成,郑鹏想把三宝号和昌隆行并合?

    郭子义的鼻翼动了动,突然开口道:“好香。”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纷纷下意识闻一下,果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诱人的肉香,是烤羊肉的香味。

    香味是从后院飘来,应是在后园烤着羊。

    烤羊是宴请的一道硬菜,无鸡不成宴,无羊不尽欢,不在饭点设宴,还烤上了羊,众的疑惑更深。

    郭子仪瞄了瞄兰朵,心想是不是郑鹏和兰朵相处久了生情,好事近了?

    不光是郭子仪,就是库罗和郭可棠,隐隐把目光落在兰朵身上,兰朵察觉后,精明的她很快想明白什怎么回事,连忙解释说:“此事我真不知,对了,郑公子好像进了宫,回来后就笑容满面,会不会是陛下给他什么赏赐?”

    就在众人半信半疑时,郑鹏笑呵呵地走进来,边走边说:“诸位真是好雅兴,在商量什么大事?”

    郭子仪一看到郑鹏,笑着擂了他肩膀一拳:“三弟,去哪了,把我们叫来,自己人都不知跑到哪里去。”

    “就是”兰朵有些不屑地说:“哪有让客人等主人的道理,郑公子,你的架子还真大。”

    郑鹏一侧身,指着后面一手提着两坛酒的黄三说:“冤枉啊,不是我架子大,而是最尊贵的客人了,自然去弄几坛好酒招待。”

    郭子仪眼前一亮,马上走过去,一手抢过一坛,看了封泥上字,很快笑逐颜开地说:“不错,御酒,还是十年陈酿,三弟,你可真有面子。”

    别人想搞一坛宫中御酒都难,郑鹏倒好,一下了搞了四坛,还不是第一次搞。

    郑鹏笑着说:“去左教坊讨来的,老脸都卖尽了。”

    库罗的性子耿直,径直问道:“三弟,又是烤羊又是搞御酒,今天是什么日子?”

    正在练习射箭,阿寿急匆匆赶来,说郑鹏有要事商量,让二人马上到郑家,库罗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中间一刻也不耽搁,没想到郑鹏在家中设宴,还做得挺隆重。

    一般重要的宴会,都设在晚上,此时大伙都有空,人齐,说话也方便,在古人眼中,晚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正餐,郑鹏倒是特别,响午设宴。

    “不急,我们一边吃,一边聊。”郑鹏笑容满面地说。

    说话间,林薰儿上来禀报,说饭菜准备好了,郑鹏连忙邀众人入席。

    看到准备好菜,众人更是惊讶:实在太丰盛了。

    除了平日常见的铁板烧、卤肉、红烧肘子等硬菜,像鹿肉、小黄鱼、熊掌等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可以说,这一顿极尽奢华。

    郑鹏不管众人的疑问,不断给众人倒酒、劝菜,众人吃了近半个时辰,一个个摸着吃得饱饱的肚皮,心满意足地喝着消食的茶水。

    酒席撤了下去,桌面上换上茶水糕点。

    兰朵最沉不住气,看了郑鹏一眼,径直问道:“郑公子,有什么事,说吧,别吊胃口了。”

    不知为什么,郑鹏回来后,总是一脸如沐春风的样子,好像出门被一大块金子砸中一样,整天都笑得很欠揍的样子。

    谁都看得出郑鹏心中有事,可偏偏吊着别人的胃口。

    “就是,有什么,快点说,别吊我们的胃口,弄得我吃饭也不得劲。”郭子仪也声援兰朵。

    郭可棠和库罗也一脸好奇地看着郑鹏,就等他揭晓。

    郑鹏也不好再隐瞒,笑着开口道:“今天这个宴,是饯行宴。”

    饯行?

    兰朵闻言脸色一变,马上寒着脸说:“郑鹏,你什么意思?这是变相要本郡主走?用得着这么小气吗?”

    什么意思,自己不走,就弄一个饯行宴,这是变相赶自己走?

    兰朵当场都有点暴走。

    “非也非也”看到其他人想帮腔,郑鹏连忙补充道:“郡主不要误会,这次宴会要饯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区区在下。”

    郭子仪吃惊地说:“三弟,你要走?”

    “对”郑鹏一脸认真地说:“明天一早,我会离开长安,奔赴战场,为国出力。”

    “什么?郑公子,你要...上战场?”郭可棠吃惊地说。

    差点以为自己听错。

    “对啊,三弟,你不是左教坊判官吗?乐官啊,怎么要上战场的?”郭子仪一脸疑惑地问道。

    朝廷派武将上战场,派御史上战场,派太监上战场,可没派乐官上战场的先例,派乐官上去干嘛,弹个曲敌人会投降?

    再说战场瞬息万变,那是刀口舔血、把脑袋挂在腰上的勾当,在郭子仪眼里,郑鹏就是一个书生,一才华横溢的才子,派个才子上战场,还是一个没有训练过、没有从军经历的才子上战场,这不是闹笑话吗?

    郑鹏一脸正色地说:“不是拿刀拿枪跟敌人拼命,陛下安排一个副监军的职务,到西域协助大军替拨汉那王阿了参夺回他的土地和权力。”

    郭可棠眼睛都瞪大了,有些惊讶看郑鹏:“郑公子,你说副监军?”

    “对啊,副监军,怎么,有问题吗?”

    “没有”郭可棠摇摇头,然后有些羡慕地说:“郑公子,小女子现在很怀疑一个事,你不会是流落民间的皇家宗亲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