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4 同生共死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个小乐官,一下子由左教坊跑到鸿胪寺的,出任接待副使,这已经很破格,而现在郑鹏还跑到西域做监军,虽说是副监军,可也足以让人吃惊。

    郭可棠是前任兵部尚书郭元振的后人,对军部的设置很清楚,也知道监军所代表的意思,像一些监军,还有独断的能力,必要时不用得到朝廷的首肯就直接调动军队、发动战争。

    不知郑鹏副监军的地位有多高,可这个职位的出现,好像是为郑鹏而设一样,这得多大面子才能得到这种特别待遇,真怀疑郑鹏是不是流落在民间的皇家宗亲。

    郭子仪咬着牙说:“大食和吐蕃的狼子野心,诏然若揭,三弟,你怎么想到去西域的?战场很危险,吐蕃和大食的士兵都训练有素,不易对付,你此行很危险。”

    “大哥说得对”库罗点点头说:“吐蕃军队,装备是差点,可他们悍不畏死,以战死为荣;大食在吞并波斯和河中诸国后,实力大增,他们用镔锒铁打造的兵器非常锋利,实力不用小视,此次大食、吐蕃还有西突厥余部联合,其势不会小,三弟,此行可要小心。”

    葛罗禄族与吐蕃、大食都打过交通,有时会因一些小事产生摩擦,库罗对他们很有了解,他以为郑鹏以为是一个优差,连忙提醒。

    就是兰朵,也一脸好奇盯着郑鹏:“郑公子,放着好好的乐官不做,跑到西域做监军,你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郑鹏搭上高力士这条线,又得到李隆基器重,可以说前程似锦,有了三宝号,“钱”程也很不错,有前程又不差钱,实在没必要再跑到战场冒险。

    会不会是郑鹏得罪了什么人,故意派这么艰巨、危险的任务给郑鹏。

    郑鹏笑容可掬地说:“谢谢诸位的关心,请放心,没得罪什么人,我的宗旨是以和为贵、和气生财,没结什么仇家,再说这次是监军,又不是做大头兵,不仅不用去搏杀,高公公说了,除了可以自带私卫,到时还有一队人专职保护我的安全。”

    “还有一队人专职保护?郑公子,你的架子还真不小。”兰朵有些不敢相信地说。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郑鹏一脸骄傲地说:“某靠的可是真本事,怎么说呢,我是大唐的一块好铁,好铁都是用在刀刃上,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众人闻言,齐齐给郑鹏一个白眼。

    这么多人,只有郭子仪低头不说话,看他脸色,好像在犹豫着什么。

    郑鹏注意到郭子仪的异常,拍拍郭子仪的肩膀,大声笑着说:“怎么,大哥不说话,是不是舍不得我走?”

    郭子仪摆摆手说:“男儿志在四方,我一直以为,驰骋沙场是男儿最英勇的表现,马革裹尸是男儿最好的归宿,三弟此行是为国出力,做大哥的肯定支持你。”

    说到这里,郭子仪突然一脸豪气地说:“三弟,我决定加入你的私卫,随你一起赶赴西域,为国出力,也为自己赚取一份功勋。”

    话音一落,全场皆惊,郑鹏更是一脸不敢置信地看郭子仪。

    这家伙不是多喝了几杯,自己说什么都不知道吧。

    不像啊,郭子仪是有名的海量,这次有女生在,大伙喝得都有些节制,而郭子仪的表现很正常,眼神没有涣散,还是一如既往般炯炯有神。

    郑鹏吃惊地说:“大哥,你不是喝多了,跟我开玩笑?”

    “没有,我没醉,清醒得很,三弟,你也知我说正事的时候,从不开玩笑。”

    “不对啊,大哥,武举快要开始,你和二哥不是要一起参加武举吗?”

    郭子仪深思熟虑地说:“参加武举,是想为国出力,上战场,也是为国出力,某认为,大食和吐蕃此举,应是一次刺探,观看大唐的反应,战事肯定不会拖很久,应该不会影响武举。”

    “哦,何以见得?”郑鹏心中一动,连忙问道。

    郭子仪是文武兼备的奇人,出之为将,入之为相,是那种力挽狂澜的盖世英雄,仁义、才干、忠诚还有情商都是顶级的那种,历史对他的评价极高,郑鹏想知道像这种牛逼哄哄的人,对这场战争的看法。

    看看他的将才,是与天俱来还是后天培养。

    沉吟了一下,郭子仪分析道:“吐蕃是大唐的老冤家,与大唐的关系时好时坏,争斗了上百年,实际上在这么多年的战争中,吐蕃并没吃亏,可以看出它的实力,它是高原雄狮;大食也不简单,虽说有运气的成分,可它能吞并波斯、称霸河中,实力不容小视,是一匹斗志昂扬的饿狼。”

    “两个实力这么雄厚的国家,要对一个人口只有三四十万的小国拨汗那出手,不仅要拉上西突厥余孽,还要打着立阿了达为王的幌子,至于吗?事实上,拨汗那土地不够肥沃、物产不够丰富,就是把它全吞了,也满足不了吐蕃或大食的胃口,分明小题大作。”

    “很明显,就是它们想测试一下大唐的态度,要是大唐不管,他们会逐步吞并拨汗那,然后伺机扩展;要是大唐出兵,他们会先看看大唐的实力,打得过就打,要是打不过,那个阿了达就是他们的替罪羊。”

    说到这里,郭子仪一脸肯定地说:“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快要入冬,冬天不利作战,所以,某断定这次战争不会持久,离武举开始还有大半年,陪三弟走一趟来得及。”

    厉害啊,什么情报都没有,就靠朝廷贴出来的告示还有传出来消息,就能把整件事猜得**不离十,真不愧是未来的一代名将。

    郑鹏忍不住追问道:“万事无绝对,要是战事僵持,时间拖得久呢?”

    “那说明事态严重,朝廷肯定会调派大军,到时举国上下忙成一团,想必武举也不能顺利举行,肯定要延期,与其在长安干巴巴地等,还不如去西域找机会,战场才是最好的训练场,说不定走运立了大功,都不用参加武举就能飞黄腾达。”

    “对了”郭子仪补充道:“就是在战争期间,照常举行武举也不急,我是私卫的身份,可以随时离开,到时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几天就能赶回长安,怕什么?”

    当了兵,随便离开就是逃兵,可当了私卫不同,不登记进入作战序列,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考虑得真周到。

    郑鹏心生佩服,不过有些犹豫地说:“大哥,这事你要考虑清楚,你也说了,战场瞬息万变,谁也不知什么时候有危险,这些得找家人商量,再说要大哥做私卫,这事还真担不起。”

    “不会,这个时刻,要是不上战场反而家父斥责呢,至于什么担不起的话不要再说,我们是结拜兄弟,不分彼此,为大唐受点委屈又算什么。”郭子仪一脸正气凛然地说。

    刚想再劝一下郭子仪,没想到库罗大声说:“大哥说得对,好,我们兄弟三人共同进退,三弟,私卫的位置,给我留一个。”

    “二哥,不会吧,大哥胡闹,你跟着起什么哄?”郑鹏有些头痛地说。

    库罗一脸认真地说:“三弟,这不是起哄,大哥说得很有道理,我们兄弟三人应一起进退,要是有事各顾各,那还拜什么兄弟?”

    不待郑鹏反驳,库罗继续说:“说到底,这事也有一点私心,你们也知,我葛罗禄族与拨汗那相距不远,就怕有人趁火打劫,伤害我的家人和族人,正好趁机回去保护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