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 一路向西
    ,精彩小说免费!

    都说患难见真情,现在还没到患难,可已经看到了真情,郑鹏一时都不知说些什么好。

    郭子仪是官二代,库罗也算是部落中地位很高的人,听到自己要上战场,劝说无效后,竟然要一起上战场,还是以私卫的身份,对他们来说,这是很大的付出。

    看到郑鹏的神色,郭子仪拍拍他的肩膀,一脸无所谓地说:“别忙着感动,我跟老二是去找个练兵场,历练一下,看能不能顺利发个小财,对了,虽说是私卫,可有了功劳,老三你可不能独吞,现在你可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到时可得替我们引荐一下。”

    “对,我可是挟了私心,三弟不用太过激动。”库罗也笑呵呵地说。

    郑鹏有些感动,举起酒杯,一脸感性地说:“那好,我们三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别的话不说了,都在酒中,干了这杯。”

    “干!”

    三人一起举起酒杯,相互一碰,然后一饮而尽。

    郭可棠有些惊讶地看了一下郭子仪和库罗,眼中也有些感动:郑鹏有那么好的资源,能搭上“大内总管”高力士,又和申王有交情,最重要得到皇帝的宠信,不知多少出身高贵的少年才俊想跟郑鹏走近,可郑鹏对其它人只是泛泛之交,偏偏对名不经传的郭子仪和库罗有青睐有加,不仅把三宝号的股份分给的二人,还结为异性兄弟。

    郑鹏要上战场,这二人能不计身份,以私卫陪行,这份情义倒是让郭可棠刮目相看。

    这样挺好,郭子仪和库罗都是练武的人,精通十八般武艺,特别是库罗,熟悉西域的情况,有他们帮助,郑鹏的安全又多了几分保证。

    在郭可棠眼中,郑鹏就是财神爷,很担心郑鹏的安危。

    兰朵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下郑鹏等人,眼珠子转了转,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三人干了一杯,郭可棠亲自给三人倒满了酒,一脸敬佩地说:“小女子敬三位公子一杯,祝三位公子旗开得胜,早日凯旋归来。”

    “这杯要喝,兄弟们,举起杯来。”郑鹏高兴地说。

    达成共识后,一桌人频频举杯,一直喝到日落西山才各自散去。

    郑鹏带着几分醉意,朦朦胧胧躺下的,也不知什么时候,郑鹏感到喉咙有些干,下意识地说:“渴,水,我要喝水。”

    话音刚落,马上有人柔声地说:“少爷,水来了,小心。”

    郑鹏睁开眼睛一看,楞了一下,只见林薰儿拿着一只水杯,笑意盈盈地站在床头。

    烛光下的林薰儿,穿着一件诱人的抹胸长裙,没有涂腮红,只是淡扫蛾眉,可天生丽质的她,清丽脱俗,反而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看着那张清丽可人面容,还有颈下的那一片雪白,一瞬间,郑鹏有种呼吸加重的感觉。

    林薰人好像没注意到郑鹏炙热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扶起郑鹏的头,把水送到郑鹏的唇边。

    郑鹏喝完水后,感到喉咙舒服多了,长长舒了一口气,随手抱着林薰儿地腰问道:“薰儿,现在是什么时辰?”

    “少爷,丑时的更刚刚敲过。”

    丑时?

    那是凌晨一点。

    “薰儿,这么晚了,你还没睡?”郑鹏有些惊讶地问道。

    林薰儿虽说出自青楼,可她从小就锦衣玉食,比很多大户的小姐还要讲究,例如她睡觉时,肯定换上一套舒适柔软后薄绸亵衣亵裤,相当于古代的睡衣才睡下,可她梳了一个新式发髻、化着淡妆,还穿着一袭诱人的新衣裳,肯定是没睡。

    喝酒后人会容易渴,自己一说口渴,林薰儿马上就送上,明显一直在旁边伺候着。

    “少爷喝了酒,就怕半夜口渴,奴家伺候少爷是应该的。”林薰儿扯着衣角,面色有些嫣红地说。

    郑鹏闻言有些感动,自己大约是傍晚六点多上的床,现在都凌晨一点了,也就是说,林薰儿静静坐在旁边,守了自己五六个小时。

    “真乖,那本少爷就好好奖励你。”郑鹏右手一拉,一下子把林薰儿拉到床上,一翻身,把这位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小妖精压在身下。

    要是平日,林薰儿肯定会惊叫一下,然后来个欲拒还迎,可这次有些不同,林薰儿没有半分逃避,反而双手抱住郑鹏的脖子,吐气如兰地说:“少爷,你明天就要踏上征程,奴家帮不了少爷什么,只能好好伺候少爷,今晚,少爷...想怎么...奴家都全听少爷的。”

    说到后面,林薰儿的声音越来越少,脸都红了。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行动是最实则的,郑鹏什么话也没说,一下子重重亲了上去.....

    第二天,郑鹏早上起床的时候,明显感到腿脚都有些发软的感觉。

    昨晚林薰儿对郑鹏百依百顺,以前一些太羞人的姿势也全力配合,用尽一切办法让郑鹏得到的欢愉和放松,郑鹏算过,自己一晚七度春风,可以说打光了身上的最后一发“子弹”。

    不夸张地说,昨晚前半夜是沉睡如猪,后半夜是“耕耘不止”,早上都不是醒来的,因为一直战斗到早上。

    好在年青人身壮力健,身体有点劳,可精神很好。

    不要紧,昨晚商量好了,前半程官路的路况好,几人乘马车出发,养精蓄锐,可以日夜兼程,到了后半程,特别是靠近西域,路况不好,坐车不如骑马快,到时再改骑马。

    时间太紧,骑自己的马去,得跑废,只能从驿站换马,到时到西域再想办法置几匹好马。

    这年头,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难事。

    “咦,郡主呢,还没起床吗?”郑鹏一边用着早饭,一边问道。

    约好了郭子仪、库罗,在灞桥汇合,得抓紧时间,幸好昨天准备饯行宴时,跟钱公公告了假,还开好了相关的通行文书。

    “不清楚,她一早带着婢女,说要去吃新鲜的胡饼,早早出门了。”阿福禀报道。

    黄三在一旁可怜巴巴地说:“少爷,这次真不带小的去吗?小的可以替少爷鞍前马后跑腿的。”

    听到郑鹏要到西域出任副监军一职,黄三很快上了心,死缠着想跟郑鹏去,可郑鹏昨天就明确拒绝。

    “不用”郑鹏很干脆地说:“这次阿军陪我去好了,本少爷不在,你们就听薰儿的,家里的事都是由她作主,要是碰上什么困难,解决不了就去找郭小姐,明白了没有?”

    众人连连称是。

    用完早饭,又交待了林薰儿几句,还把眼圈红红的小香拉到一旁安抚了好一会,郑鹏这才头也不回坐上阿军提前从驿站借来的马车,一骑绝尘直奔灞桥。

    到了灞桥,郑鹏看到,郭子仪和库罗已经驿亭处等着自己。

    除了郭子仪,还有提前出门,说要买新鲜胡饼的兰朵。

    “郡主,你怎么来了,是来给你库罗阿哈送别的吗?”郑鹏好奇地问道。

    兰朵摆摆手,有些无聊地说:“送什么别,本郡主答应过阿爸,库罗阿哈回去,我也得跟着回去,郑公子,这下你可以笑了,没人抢你房子了。”

    “郡主言重了,郡主能来,欢迎还来不及呢,哪能说什么抢。”

    “哼,你先别得意”兰朵咬着牙地说:“本郡主只是回家看看,属于我的那份分红还是要的,你想都别想要吞我的分红。”

    郑鹏抹抹额前的汗说:“当然,当然,哪能呢,少不了郡主的那一份,少不了。”

    西域兰朵可是地头蛇,还是先不要惹她为妙。

    回去也好,让她给自己弄几匹好马,在战场上,有一匹好马相当于多一条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