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6 西域不良
    ,精彩小说免费!

    “好,人齐了,我们出发吧。”郑鹏大手一挥,意气风发地说道。

    郭子仪出人意料地说:“不急,还有重要的人物没有出场呢。”

    重要的人物?

    就在郑鹏有些愕然时,突然间响起一段很熟悉的旋律,然后是悦耳的歌声: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随着清脆高亢中又带有悲凉之感的羌笛声响起,从一旁驿舍里,走出一群唱着歌的孩子,他们一边唱一边向郑鹏走近。

    歌声优美,旋律动人,感情丰富,特别是那一双双真挚的眼睛和一张张带着稚气的脸庞,给郑鹏很强列的心里冲击,一瞬间,郑鹏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是花芽堂的孩子。

    走在前面的,正是可爱的小恩,郑鹏和候思亮打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郑鹏要输,可郑鹏出人意料用春芽堂的孩子,硬是“咸鱼翻生”,不仅出了一口恶气,声名大振之余,还得到李隆基的赏识,也因一首《送别》,成为接待副使,从而有了后面一系列的升迁之路。

    不夸张地说,眼前这些孩子,都是郑鹏的功臣。

    看到孩子们唱着自己写的歌来送别自己,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郑鹏都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了。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一群孩子冲过来,边跑边叫“判官哥哥”“判官哥哥”。

    郑鹏对春芽堂的孩子很好,从不打骂,经常给他们带好吃的、好玩的,也不让别人欺负他们,有了郑鹏的庇护,春芽堂孩子的地位都高了很多。

    “好,好,都很乖”郑鹏摸摸这个的脸,又拍拍那个的肩膀,像孩子王一样被围在中间,最后一把抱起身边的小恩,用手轻轻划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你们怎么来了?”

    “是周都判官带我们来的。”小恩小声地说。

    话音刚落,左教坊新任都判官周子冲笑着走上前:“得知郑判官要出使西域,路途遥远,特带花芽堂的孩子们给郑判官送行,祝郑判官一路顺风,早日凯旋归来。”

    “太客气了,某感激不尽。”郑鹏有些感动地说。

    周都判官继续说:“钱公公有事不能来,托我祝郑判官一路顺风。”

    “代我向钱公公问好,也感谢周都判官的到来。”

    “不用谢”周都判官突然压低声音说:“郑判官到时带些西域的特产回来就行了。”

    郑鹏哈哈一笑:“西域的特产很多,周都判官喜欢哪种?”

    西域没中原繁华,可胜在地域广阔,物产丰富,像玉石、马匹、葡萄酒、甜瓜等。

    周子冲对郑鹏眨眨眼说:“听说西域盛产黄金和美女,随便带点就行。”

    这也行?

    郑鹏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新奇有趣的答案,闻言楞了一下,看着周子冲一眼,很快,两人相互大笑起来。

    平日没注意,没想到左教坊还有一个这么有趣的人。

    终于,郑鹏和送别人的在灞桥辞别,与郭子仪、库罗、兰朵等人,坐上马车,一路向西面的方向奔驰......

    郑鹏踏上向西的征途时,安西都护府内,现任安西都护吕休恭恭敬敬地向张孝嵩禀报:“张御史,吐蕃和大食的军队在拨汗那四处抢掠、肆虐,底下的将士天天请战,敢问张御史,我们什么时候出兵?”

    大唐一向注重收集情报,李隆基御案上绝大部分情报,都是经张孝嵩之手传上去,面对吐蕃和大食的行动,张孝嵩早就让手下备好粮草、磨好兵器、将士早早调集待命,就等一声令下就出击。

    张孝嵩是南阳人,进士及第,虽说是文人,可骨子里慷慨好兵,想的都是去边疆建功立业,由于他政绩卓越,而他又主动申请到条件相对艰苦的西域地区,被朝廷命为监察御史,奉命出使廓州,廓州地处西陲,是唐和吐蕃的前沿阵地,所以州境虽不大,却是唐朝边境重镇。张孝嵩在此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考察后,发现了很多急待解决的问题。

    回京后张孝嵩将自己所见所闻反映到唐玄宗那里,并请求去碛西(西域)考察军情。这一建议得到了唐玄宗同意,同时唐玄宗还允许他在关键时刻可以相机行事,机断专行,不必上奏朝廷。

    本有机断专行的权力,得知吐蕃大食的行动,张孝嵩已调集大军,准备火速支援拨汗那,可在最后一刻,被八百里急报叫停,说朝廷另有计划,让张孝嵩暂援军事行动。

    于是,调集好的军队在军营中待命。

    这次攻击拨汗那,大食和吐蕃各出一万人,加上分裂出去的突骑施部和阿了达召集的士兵,人数大约在三万之数,人数不多,张孝嵩决定征用西域的兵源,主要是北庭府兵和安西府兵,尤其是征用附属大唐少数民族的兵源。

    听到有仗打,底下的将士都很高兴,可集中后不出动,都心急得主动请战。

    别人听到打仗怕死,可西域将士听到有仗打,一个个主动请战,这与大唐的府兵制有关。

    大唐军制是兵农合一,平时为耕种土地的农民,农隙训练,战时从军打仗,参战武器和马匹自备,士兵没有兵饷,就靠封赏和缴获。

    战场上的杀敌立功,可以凭战功获得封赏,此外,战场上的一切缴获归自己所有,不过像兵器、护甲这类战略物资要按规定卖给军部。

    在战场上缴获一把好兵器或弄到一匹好马,比在家里种一年田还强。

    张孝嵩有些无奈地说:“眼看着战机不断失去,某心急如焚,可陛下的旨令是按兵不动,就是急也没有办法,可能是朝廷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吧。”

    朝廷严令不能轻举妄动,张孝嵩就是再急,也只能忍着。

    吕休闻言,只能叹一口气说:“西域问题,早就到了尾大不掉、到了下一剂重药的时候,朝廷越是沉得住气,越是可能要下重手,也好,让他们好好乱一乱,到时一起收拾。”

    “是要收拾”张孝嵩寒着脸说:“听说康居、大宛、罽宾等国,平日阳奉阴违、左右逢源就算了,在这次吐蕃和大食的战争中,给他们提供情报,提供粮草,哼,真要给他们来一次清算。”

    西域地广人稀,小国林立,但主要是吐蕃和大唐在角逐,除了这二个大国,那些夹在大唐和吐蕃中间的小国,为了生存,只能左右逢源,这边给大唐称臣纳贡,那边给吐蕃暗中送礼等,算是两不得罪。

    平日这样做,没关系,可在战时还这样做,简直就是作死。

    吕休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是该好好清算一下他们。”

    “对了,吕都护使,拨汗那现在什么情况,索图尔现在还安全吗?”张孝嵩好像想起什么,连忙开口问道。

    “据我所知道的情报,现在索图尔还是安全,带着人四处游走,不时给联军一个突袭,每次都不恋战,无论得不得手,一触就走。”

    “这就对了”张孝嵩点点头说:“本来就人少,硬拼不得,只要做点动作,让拨汗那的百姓知道还有人反抗就行,索图尔这一点做得很好。”

    顿了一下,张孝嵩开口问道:“对了,现在素图尔身边有谁?能确认他的身份吗?”

    吕休闻言,挥手让身边伺候的人全屏退下去,这才压低声音说:“协助守护渴塞城的黄冲将军,此外还有由不良人领导的精锐。”

    张孝嵩有些好奇地问道:“是那名代号西域不良的不良人吗?”

    不良人的身份很神秘,首领叫不良将,在不良将下面就是负责小队指挥的不良目,不良目下面就是不良人,在不同地方执行不同任务的不良人,都有一个代号,例如在吉州的不良人,代号为吉州不良;执行缉私的不良人,叫缉私不良,在西域行动的不良人,绰号是西域不良。

    别看不良人名声不显,人数不多,有的不良人手下还掌握大量的外围人员,例如是一个商号的东家或一个马帮的头目等等。

    皇帝直属的神秘组织,能量肯定不会小。

    “没错,这个代号西域不良的不良人,还真是一把好手,这次有关吐蕃和大食的绝大部分情报,就是他提供,也是他的密报,黄冲将军才能及时发现婆罗暗中投敌的阴谋,可以说,要是没有他,拨汗那王不可能逃得出去,他可是立了一大功。”

    说话间,吕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索图尔留守拨汗那,要是没有大唐提供的情报和庇护,早就被抓了,张孝嵩和吕休都相信,大唐是要整顿西域新秩序。

    张孝嵩有些八卦地问道:“看到不少西域不良的情报,但他本人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吕都护使,这位西域不良到底是什么人,能透露一下吗?”

    “西域不良很快去找张御史商量大计,早晚都会见到,是哪个就先卖个关子,他可是张御史关系匪浅哦”吕休一脸神秘地说。

    “什么,跟我有关系?”

    吕休面带微笑地说:“张御史有个小妾,不是出自清河崔氏吗,巧了,这位西域不良,也是出自清河崔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