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7 投亲?
    ,精彩小说免费!

    清河崔氏?

    亲戚?

    张孝嵩一时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又有些释然。

    武则天登上帝位后,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不遗余力地打压氏族,氏族的势力日渐退减,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些名门望族无论是治家的理念还是底蕴,都比普通百姓优异太多,这种距离不能短期内得到扭转,所以氏族的影响依然强大。

    清河崔氏人口众多、人才辈出,有人进入直属皇帝的不良人组织也没什么例外。

    张孝嵩在猜测是清河崔氏哪个子弟得到皇帝重用,成为不良人中的一员时,远在长安的林薰儿,也一脸吃惊地说:“什么,少爷的亲戚?什么亲戚?”

    郑鹏和兰朵郡主走后,家里一下子变得静了很多,林薰儿的身份有些特殊,不好招摇过市,怕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就呆在家里弹弹曲、唱唱歌什么的。

    不去招惹麻烦,没想到麻烦主动找上了门。

    就在郑鹏出发后的第三天,林薰儿正在绣一幅鸳鸯戏水的手帕,小香一脸焦急地跑来,说有少爷的亲戚找上门。

    郑鹏算是在长安定居,可无论是升官还是调职,都没什么亲戚来往,林薰儿大概也知道郑鹏是什么情况,这种事林薰儿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郑鹏的家务事。

    想不到还有亲戚主动找上门。

    小香连忙说:“姐,来人一个自称是少爷的亲二叔,一个是少爷的族老,他们说有事找少爷。”

    林薰儿闻言马上放下手中的针线,连忙说:“是少爷的亲戚,那我们快点让他们进屋啊。”

    亲不亲,自家人,来人都是郑鹏的长辈,在注重孝道的大唐,可不能对长辈无礼,要不然传出去,对郑鹏的声名很不利。

    还有一点,来人是郑鹏的亲人,算起来还是自己的主家,林薰儿无名无份,要是怠慢,那可是“犯上”。

    “姐,慢着。”小香一下子拉着林薰儿。

    林薰儿有些奇怪地问道:“嗯,小香,怎么啦?”

    “姐,少爷出门前,说让我们看好大门,不随便让那些陌生人进来,少爷的那些长辈,我可从没见过,阿福和阿寿也没见过,因为少爷是被族人赶出家门,然后就是互不来往,也不知他们究竟是不是少爷的亲人,还有一点,也不知少爷想不想跟他们和好。”

    “偏偏少爷又出了远门,这下难办了。”林薰儿有些为难地说。

    主要是不知郑鹏对本家抱着什么态度,郑鹏出发前没交待这些,估计他也没想到本家有人会主动找上门,现在接待了不好,不接待也不好。

    两人正在商量时,门口的争吵声越来越大,有人大声斥骂着看门的阿福和阿寿。

    小香有些心急地说:“姐,现在怎么办,你快拿个主意。”

    林薰儿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主要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没人见过郑鹏的本家人,也不清楚郑鹏的心意怎么样。

    突然间,林薰儿眼前一亮,马上说道:“有了,小香,你让黄三快去把郭小姐请来,郭小姐认识少爷很久,与少爷的本家仅是一县之隔,她应该认识。”

    “对,对,对”小香恍然大悟说:“少爷说过,碰到难事,可以找郭小姐帮忙,找她最合适不过,姐,我马上去。”

    这个时候,林薰儿还真不适合出面,一来男女有别,二来身份有点尴尬,都不知怎么称呼好。

    林薰儿吩咐道:“让黄三从后门去。”

    大门外,族老郑家树坐在一张小马扎上,那是阿福给他搬来的,主要是看他年纪大,还很有可能是自家少爷的长辈,不敢怠慢,郑元业则暴跳如雷地斥责着。

    “你们家小郎君哪去了?”郑元业质问道。

    阿寿赔笑着说:“我家少爷离京执行公务去了。”

    “是吗?真是这么巧,我们一来就不在家?不是躲着我们吧?”

    “不会,不会,少爷真是三天前出发的,这件很多人知道,二位不信可以去吏部打听一下,对了,去左教坊打听也行。”

    郑元业哪敢去打的听,故意大咧咧地说:“他不在,我们在就行,某是你家少爷的二叔,亲二叔,这位是族中的长老,让开,他不在,我们就在家中等他。”

    “这个,恐怕不太妥当。”

    “什么不妥当”郑元业暴跳如雷地说:“不是说了吗,我是他亲二叔,过所也给他们看了,还要怎么样?”

    “少爷没有交待,再说...小的也没见过少爷的家人,所以...”阿福有些为难地说。

    要是普通人,早就把他赶走了,偏偏来的人自称是少爷的二叔,从“过所”上记载的信息,的确是来自魏州元城,问题是,阿福和阿寿都没见过郑元业和郑家树。

    别说见,就是听也没听过,因为郑鹏不喜欢说这些事,阿福和阿寿也不敢放陌生人进屋。

    阿寿有些为难地说:“二位有没有能证明二位身份的信物,例如族谱或我家少爷的信物?”

    郑元业闻言,一下子楞住了。

    出门就是为了找郑鹏,也没料到郑鹏会被派到外地,哪会有人带族谱在身上?

    至于信物,哪有什么信物?

    看着低声下气的阿福和阿寿,郑元业眼中厉光一闪,一扬手,“啪”的一声,一巴打在阿福的脸上,怒气冲冲地说:“放肆!你们不过是低贱的奴隶,算什么,别说是你,就是郑鹏那小畜生在这里,也得对我们恭恭敬敬,怎么,看到自家主人不在,还敢对主家不敬?”

    郑鹏是五品判官,来的时候,郑元业还有点畏畏缩缩,生怕这个侄子不认自己,给自己摆官威,为了把郑鹏拉回郑家,都准备扮可怜装孙子的,预想到多种可能,可就没想到郑鹏外出公干不在家。

    不知为什么,听到郑鹏不在家,郑元业的心情反而轻松起来。

    阿福和阿寿不能确认郑元业和郑家树的身份,对二人恭恭敬敬,郑元业的胆越来越大,善于见风使舵的他,突然出手。

    压一压这些家奴的气焰,要是压得住,在郑鹏回家前,掌管这里,说不定可以赚得大笔财货。

    料定这些下人不敢还手,郑元业毅然出手。

    “你,你...你怎么打人?”阿福被人,楞了一下,然后一脸不忿地问道。

    郑元业寒着脸说:“打的就是你这个势利小人,狗眼看人低,某就替我家侄儿教训一下你这个恶奴,怎么样?”

    “打得好”郑家树一跺脚,在一旁帮腔道:“元业是郑鹏的二叔,亲不亲,自家人,一家人就是有些争执,也是自家的人,你们只是郑鹏的家奴,哪有家奴为难主家的道理。”

    要是郑鹏在这里,有官服傍身,郑家树还忌惮一下,可郑鹏不在,只有他的家奴在,也就没了这份顾忌。

    在郑家树眼中,除了正主郑鹏,其他人都无足轻重。

    主家打奴隶,打就打了,还需要理由?

    有族老支持,郑元业气焰更盛,指着一脸不忿的阿福骂道:“看什么,小心把你眼珠子挖出来,还楞着干什么,开门啊,我们在这里等你家主人,到时他说不是,送我们见官也不晚,就看他敢不敢。”

    说话间,郑元业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阿福,准备推门进去,强行入住。

    越是有身份的人,就越注重脸面,郑元业和郑家树路上商量过了,来了就把事情搞大些,最好多些人知道,到时郑鹏想低调处理都不行。

    一个“孝”字,就把郑鹏压得死死的,连基本孝道都没有,看周围的人怎么声讨他,看朝廷会不会再用他?

    就当阿福心中大急,不知该不该阻挡时,突然有人大骂道:“什么人,停手!”

    阿福扭头一看,心中一喜,连忙叫道:“郭小姐。”

    太好了,关键时刻,郭可棠及时赶到。

    郑元业正想出言训斥,听到阿福叫郭小姐,心中一惊,扭头看到郭可棠,和儿子郑程描述贵乡郭府的郭小姐有几分相似,也不敢大声喝道,只是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这是我们郑家的家事,轮不到你管。”

    郭可棠冷笑地说:“本小姐与郑公子是朋友,郑公子临走前把这里托付我照料,自然有权力管理,你们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想强闯私宅不成?”

    郑元业一听急了,马上把自己的身份和郑家树的身份介绍了一下,又拿出自己的过所和印信让郭可棠检查,完了一脸正色地说:“某与族叔来长安找鹏儿,就是谈一些家务事,现在我们的盘缠不多,来自家侄子家中安身很正常,我们住下,又不走,要是我侄儿回来,说我们是假昌的,到时要打要杀或要送官,悉随尊便。”

    “对,对”郑家树在一旁附和道:“至亲来投,要是闭门不入,传出去对鹏儿的名声不好,我们也是为了鹏儿的名声着想。”

    郭可棠冷笑地说:“二位没有信物,郑公子临走前也没留下口信,这样还想强闯,人人都像你们这下,天下岂不是乱了套?郑公子外出公干,不知多久才回来,你们二人住进去,要是发生什么意外,谁担当得起?”

    看过了二人的过所,阅人无数的郭可棠从二人的神色来判断,猜测二人所说的**不离十,不过她知道元城郑氏怎么对郑鹏,也派人查过,郑元业父子对郑鹏最差,有心跟他过意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