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8 蝴蝶效应初现
    ,精彩小说免费!

    郑元业有些傻眼,开口问道:“郭小姐,你知我家侄儿什么时候回来?”

    “外出公干,什么时候完成任务就什么时候回来,时间难定,少则三五个月,多则三五年,谁也说不好,二位不如还是回吧,有什么事留个口信,等郑公子回了看到,自然知晓。”郭可棠开口劝道。

    郭可棠阅人无数,一看郑元业,就知是那种滚刀肉一类的人,知道郑鹏对本家没好感,也同情郑鹏的遭遇,想帮郑鹏打发走。

    不是吧?回去?

    从元城到长安,千里迢迢,一路就是坐马车也吃了不少苦头,就这样回去,郑元业哪能甘心?

    再说盘缠也差不多花光了。

    郑家树没有说话,郑元业则是咬着牙说:“不必,我们不回去,也不进去,就在门口候着,郑鹏什么时候回来,验明正身,什么时候再堂堂正正地进去。”

    说完,郑元业也不理会郭可棠,径直坐在一旁的台阶上,耍起了无赖。

    就让长安的百姓看着,看看郑鹏怎样对自己的宗亲长辈。

    阿福一看,脸色更难看了,有些求饶地看着郭可棠。

    这事有点难办,要是接待,对两人底细不了解,怕好心办了坏事;若是不接待,要是这二人是真是自家少爷的亲人,到时少爷有什么反应不清楚,可坏了少爷声誉这件事,谁也担不起责。

    当日在贵乡时,郑程和郑元兴来过,并没见过这二个人,不过看起来,自称是少爷二叔的人,跟那个郑程眼里眉间很像,这是阿福和阿寿一直不敢动粗的原因。

    郭可棠犹豫一下,很快说道:“郑公子不在,很多事都难说清楚,做下人的也拿不了主意,依我看,两位就算不是郑公子亲朋也是戚友,从魏州来一趟长安不容易,不过郑公子不在,府上又有女眷,住进去不太方便。”

    说到这里,郭可棠看了看一脸盼望的郑元业,又看看一脸不知所措阿福阿寿等人,继续说道:“听说郑公子每个月留下二十贯,用作租房和各项开销,这样吧,拿出十贯给这二位还没确认身份的客人,作为在京的食宿开销,等到郑公子回来,到时一切都好办了。”

    黄三很精明,看到郭可棠在说话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打眼色,很快装着一脸为难地说:“郭小姐,这两人的身份还没确认,弄错了,就怕少爷回来怪罪,再说有这么大的家,要交房租,要喂养马匹、修耸房屋,衣食往行样样要钱,一个月只剩十贯,怕是...不够。”

    郑鹏把财务交给林薰儿,从没说过每个月开销的上限,主旨是不铺张浪费,也不吝啬小气,郭可棠说一个月只有二十贯,还主张拿一半给郑元业,看似大方,实际上限制郑元业打着郑鹏长辈的名义,有事没事跑到郑家要钱。

    这样一来,就是郑元业使尽浑身解数,一个月最多也就拿二十贯,就是他耗上一年,也就三四百贯,对郑鹏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郭可棠寒着脸说:“出了事,本小姐担着,若是他们敢骗本小姐,那可以肯定他们不会有好日子过,至于不够,你们这些做奴做婢的,省着点花,总不能让客人受委屈吧。”

    郑元业有大声地附和道:“就是,我可是郑鹏货真价实的亲二叔,算起来还算你们的主家,岂能是你们这些下人能相比的?笑话!”

    知道郑鹏身家丰厚,又身居五品,郑元业本想多拿一些好处,在他心目中,最好那二十贯都拿过来的享用,可一想有十贯总比没有强,真谈僵,十贯都没有,还真有在街上乞讨不成?

    在郭可棠的协调下,最终有了一个三方都相对满意的结果。

    得知最后结果后,林薰儿长长松了一口气,有些庆幸地说:“好在有郭小姐在,要不然,还真不好应付。”

    长安是大唐的京师,繁华、和平,处处充斥欢乐祥和的气氛,然而,远在千里的西域,气氛截然不同,因为空气中都散着硝烟的味道。

    虽说现在已经入冬,一些高峰顶上已是白雪覆盖,有种山舞银蛇的感觉。

    刀枪磨利,箭在弦上,就等朝廷一声令下,大军就会开拨。

    龟兹镇,是安西都护府的重心,也是都护府所在,这座因军事而闻名的军事重镇,城坚墙厚,里面驻扎着重兵,处处都流露着一种兵戎铁马的味道。

    虽说是安西都护府的中心,可龟兹镇的繁荣远远比不上中原地区,不夸张地说,中原一个普通的中州,也比这里更热闹、繁华。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郭孝恪击败龟兹国,把安西都护府迁至龟兹,此后大唐与吐蕃围绕着龟兹展开长达数百年的争夺,几经易手,谁也不知什么时候敌人会攻过来,谁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占领,这样一来,就是有能力,也不会花费太多资源去建设,免得易手的时候便宜外人。

    在长安、洛阳的街头,商铺以首饰、玉石、丝绸、文房四宝、古董珍玩等奢侈品为主,而在龟兹的街头,主要以武器、医馆、客栈、酒馆、青楼为主,因为它的主要客人是士兵。

    有条件有能力的,多搬到繁华安全的中原地区享受花花世界去了。

    “这里的铁匠铺,差不多和长安的青楼一样多。”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有个面带倦容的少年一脸感叹地说。

    感叹的少年正是从长安日夜兼程来的郑程。

    一路向西,离开长安时正值金秋,田野一片金黄,路上落叶纷纷,可越走天气越冷,有种向北行感觉,到龟兹后,已经进入寒冷的冬季。

    郑鹏感叹的,不是龟兹特有军事重镇的氛围,而是自己在无意间,拨动了蝴蝶效应。

    按照历史的轨迹,拨汗那王不是跑到长安向李隆基哭诉,而是跑到安西都护府向有专断大权的张孝嵩求助,张孝嵩看穿大食和吐蕃的狼子野心,当机立断调集重兵,以摧枯拉朽之势让大食和吐蕃的阴谋破产,让大唐的赫赫威名再一次震慑西域。

    然而,也不知什么原因,历史发生了偏差,拨汗那王直接到长安求援,张孝嵩不能行使专断的权利,就是马上出马讨伐,也得在冬季用兵。

    这是兵家大忌。

    经历近二个月的经营,也不知拨汗那国怎么样,吐蕃和大食是否站稳了阵脚。

    不过转而一想,郑鹏很快又释然,也好,人生就要有些未知的变数才精彩,要是每一步都按部就班、每一个情节都在已知的情况下像流水帐一样进行,那得多无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