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 下马威
    ,精彩小说免费!

    吕休看到,忍不住问道:“张御史,密信说什么,是坏消息?”

    “非也,是朝廷准许出兵的消息。”

    “太好啦,终于可以收拾这帮无法无法的龟孙了,这可是好消息,怎么说是坏消息呢?”

    张孝嵩苦笑一下,把手里刚收到的指令递给吕休。

    吕休接过来一看,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朝廷要对西域下重药,做法是让各落相互消耗,特别是先耗掉大食和吐蕃联名的锐气,然后坐收钓鱼台,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成果,密令中给予张孝嵩很大的专断权力,只是最后一项有些奇怪,增加一个副监军的位置,从京城派一个名叫郑鹏的人担任。

    “副监军?这可没先例,仲山(张孝嵩的字),陛下这是什么意思,给你专断之权,却又派一个副监军,真是让人费解。”吕休有些疑惑地说。

    以为张孝嵩心里不高兴,吕休表面是奇怪,实则是安抚,重点指出张孝嵩有专断之权。

    不夸张地说,有专断权的张孝嵩,可以看作是西域王。

    张孝嵩淡然一笑:“陛下的心思,我们这些做臣子哪能轻易能猜透的,不过这个郑鹏,我可多少有些了解。”

    “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熟悉,可一时就是想不起。”吕休皱着眉头苦想。

    “还记得苏禄可汗在长安吃亏没,就是倒在这位郑鹏手上,那匹百里追风都废了,没想到,郑鹏这个个小乐官,还有本事谋了个副监军的职位。”

    吕休皱着眉头说:“想起了,郑鹏就是左教坊的一个小乐官,写了一首歌,得到陛下的赏识,由乐官转为接待副使,这已经有些逾制,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摇身一变,由一个毫无经验的戏子变成副监军,真是......”

    本想说荒唐,想到这是皇帝的旨令,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回去。

    无论什么时候,皇帝都是对的,就是心有所想,可不能随便说出来,要不然真是祸从口出。

    前面李隆基为他谋了一个接待副使,现在又特地为他破例设一个副监军?

    终于明白张孝嵩为什么苦着脸,长唉苦叹,此刻,吕休也一脸愁容。

    让一个左教坊的乐官前来做监军,太儿戏了。

    不仅儿戏,还不把将士们的性命放在心上。

    一将无能,连累三军,特别是在战场上,突然间多了一个没有丝毫军事素养的人指手画脚,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虽说是只是副监军,密令里也指明,副监军的任务仅是观察和学习,不作指挥,可吕休还是有些不悦:从长安出来的官,特别是皇帝的宠臣,很多是见官高一级,要是他用告状来威胁将士,到时怎么办?

    再说了,就是这个郑鹏不乱指挥,配合工作,可硬是塞一个人来分薄军功,也让人很不爽。

    此外,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西域一向很稳定,有监军御史、有道巡察使,现在又多派一个副监军前来,是不是西域现状不满,还是对西域将领不信任?

    张孝嵩苦笑着说:“不仅设了副监军,还允许他带私卫,此外还要拨一个队去保护他的安全,陛下对这位张副监还挺爱护的。”

    作为整个西域的监军御史,手握专断大权,张孝嵩才有一个营的护卫,从这里可以看出李隆基对这个乐官的喜爱。

    说到这里,张孝嵩有些不忿地说:“陛下登基后,兢兢业业,国富民强,四海升平,是难得的明君,就是有时会让小人误导,像把教坊独立出来,把教坊的规模一扩再扩,内教坊、左右教坊、梨园再加宜春院,人数加起来逾万之巨,一年不知空费多少国库,现在还怂恿陛下,让一个乐官到西域监军,简直就是不知所谓,要是某在长安,一定狠狠参他一本。”

    想到皇帝遭到小人误导,戏子拿国家大事、将士性命开玩笑,张孝嵩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火起。

    皇帝是英明的,是不会有错的,就是有钱,也是小人作祟。

    吕休深有同感:“这个郑鹏,写过几首不错的诗,应是一个知书识礼的读书人,怎么做出这种事?”

    郑鹏是乐官,还是受到皇帝喜欢的乐官,没事肯定不会让他离开,不用说,肯定是郑鹏不知用什么手段迷惑陛下。

    “狗屁读书人”张孝嵩一脸鄙视地说:“仅是一个小秀才,没功名没出身,就靠几首旁末左道的诗就敢自称读书人?他还不配。”

    会做诗的人多了,但能称得上读书人,还是知书识礼的读书人,还真没几个。

    两人正在商议间,突然有手下在门外大声喊道:“报!”

    吕休看了张孝嵩一眼,然后大声说:“准!”

    大门被推开,一个传令兵进来行了个礼,大声地说:“将军,门外有个名为郑鹏的人,说自己是新到来的副监军,求见张御史和将军。”

    郑鹏?

    吕休和张孝嵩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有些吃惊,吃惊中又透着一丝不爽。

    刚刚在讨论郑鹏,没想到这么快他就主动求见,真是一说曹操,曹操就到。

    “张御史,你的意思是?”

    “呵呵,这里是安西都护府,吕都护使是主人家,某是客人,自然是客随主便。”张孝嵩微笑着说。

    吕休心中了然,转身对传令兵说:“让他到偏房待着,就说某没空,让他先等着。”

    张孝嵩要是想见,肯定说见,现在说什么“客随主便”,分明是想给这位新来的副监军一个下马威。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这里山高皇帝远,别以为拿着一纸调令就了不起,正好给他敲打一下,让他知道谁才是西域的老大。

    吕休和张孝嵩相交甚好,两人可以说互为欣赏,都不用明说出来就达成默契:给新来的郑鹏一个下马威,免得他气焰嚣张,飞扬跋扈。

    “是,将军!”传令兵应了一声,很快退了出去。

    传令兵走后,张孝嵩对吕休露出赞赏的目光,然后哈哈一笑:“吕都护使,来,我们继续商议有关拨汗那的军机大事。”

    “好,好,商议,商议。”

    两人说是商议,实则各自举起酒杯,在空中轻轻一碰,美滋滋地喝起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