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 宴无好宴
    ,精彩小说免费!

    解决了护卫队的问题,作为东道主的吕休,在都护府内设宴给郑鹏洗尘。

    三人坐下后,相互敬酒,吃菜,说一些奇闻趣事,场面很是融洽,看到时机差不多,吕休开口道:“很多人都说我们武夫粗鄙,郑副监,你怎么看?”

    “也不尽然,有很多将军是文武双全的,例如张御史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楷模,出之为将入之为相。”郑鹏笑呵呵地说。

    “那是,像我们这些为将的,哪个没仔细研读兵书、推演历朝历代的各大战役,像《六韬》、《孙子兵法》、《兵法二十四篇》这些兵法,就是不能倒背如流,也是耳熟能详”说到这里,吕休话音一转,开口问道:“对了,郑副监,不知你喜欢看哪本兵书?”

    考验来了。

    郑鹏苦笑一下,很坦白地说:“吕都护使所说的兵书,都是前人兵家经典,一直没机会拜读,可惜,以后还请吕都护使多多指教。”

    很明显,吕休在测试自己的军事素养,这本来是一个容易出风头、获得吕休和张孝嵩赏识的机会,可郑鹏还是没抓住。

    想从军的念头是突然泛起,路上买本《孙子兵法》想恶补一下,可马车颠来颠去,眼睛一会儿就花,整个人也昏昏的,根本就看不下去。

    想蒙混过去不可能,吕休和张孝嵩都是沙场老将,随便出几个问题就能揭穿,到时更尴尬。

    反正一开始就说到这里是观察和体验,也不用藏着掖着。

    “好说,好说。”吕休呵呵一笑,对郑鹏的军事素养又多了一层了解。

    张孝嵩哈哈一笑道:“郑副监是一个才子,吕都护使考兵法,真是为难了,要考也考学识啊。”

    “好啊,那还请张御史出题考一下,让某也看看郑大才子的文才风流。”吕休微笑地说。

    “考就考,郑副监,你不会介意吧?”

    两人一唱一和,郑鹏都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好说道:“大才子都是虚名,不能当真,张御史考哪能介意,就怕我这个小乐官才疏学浅,不能让张御史满意。”

    不管两人是测试还是有意让自己难堪,这个洋相还真是出定了。

    胸有成竹才能应付自如,可论起真本事,还真是短板。

    早点把乐官这两个字提出来,就是答不上,也有台阶下。

    把姿态放低的好处是摔倒时,不会很痛。

    张孝嵩说了一声“过谦”,然后开口问道:“有征无战,道存制御之机;恶杀好生,化含亭育之理。顷塞垣夕版,战士晨炊,犹复城邑河源,北门未启;樵苏海畔,东郊不开。方议驱长毂而登陇,建高旗而指塞,天声一振,相吊俱焚。夫春雪偎阳,寒蓬易卷,今欲先驱诱谕,暂顿兵刑,书箭而下蕃臣,吹笳而还虏骑。眷言筹画,兹理何从?”

    郑鹏一听,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这段话的意思不难理解,大约是:两军交战,死亡很大,要是能做到战而屈人之兵,这才真正胜利者,最近国家边境多有外敌骚扰,朝廷正在讨论征伐之事。如果通过外交途径罢战息兵,使朝廷不发兵卒,不仅避免生灵涂炭,还能节约大量的国库开支,利国利民。对当下的问题,你能提出什么建议?

    意思郑鹏明白,可张考嵩是用策问的方式,这是大唐开科取士的一类的试题,郑鹏也不知用什么格式去回答。

    真是出人意表,郑鹏以为张孝嵩出一个命题,命自己作诗,心想大多是与边塞有关的诗句,都准备剽窃一首好诗,好歹挽回一点点颜面,没想到张孝嵩出乎意料,以科举策问的方式来考自己。

    张孝嵩这一招厉害,考题中文中有武,正好摸郑鹏的底牌,简直就一棍打在郑鹏的“七寸”上。

    郑鹏张张嘴,可什么也说不出来,整张脸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

    吕休看到,心中明了,主动举起酒杯说:“喝酒喝酒,难得有机会好好吃一顿,我们这些武夫最怕就是考这个验那个的,说得再多也没有杯中的酒更有意思,来,干了。”

    表面是在替郑鹏解困,心里已经作好了打算:这个郑鹏,文不成武不就,就是靠着陛下的宠信,跑到这里也不知是好奇,还是跑到这里为自己的履历增添光彩的一笔。

    以后安排工作,得安排好,在军事上别指望郑鹏能帮什么忙,没有帮倒忙就谢天谢地。

    张孝嵩用眼角的余光瞄了郑鹏一下,很快举起酒杯说:“我们三人能在这里相聚,也算是一种缘分,来,今天来个不醉无归。”

    “两位都是我的前辈,这一杯是我敬二位才对,先干为敬。”郑鹏头一仰,把琥珀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西域盛产葡萄陈年佳酿,口感爽畅、果香味浓郁,是一等一的好酒,可到了郑鹏嘴里,却变得有些苦涩。

    吕休和张孝嵩主动给自己台阶下,可郑鹏知道,自己在两人眼里,真的变成可有可无,有什么好的差事,也轮不到自己。

    虽说还是笑脸相对,可用屁股想也知是看在李隆基的份上:郑鹏可以面圣,直达圣听,吕休和张孝嵩也算是一方大员,久浸官场,是八面玲珑的官油子,就是不刻意讨好,也不会故意得罪。

    这顿洗尘宴,郑鹏吃得不是滋味,吃了没多久,三人很有默契地结束,张孝嵩有事要到北庭都护府,而郑鹏休息过后,也要到虎头队的驻地接收。

    安西都护府外,库罗和自己族人聚会去了,只有郭子仪和阿军在门外候着,两人一边啃着西域特有的大饼,一边聊着:

    “阿军,你家少爷进去,也有些时候了吧?”

    “超过二个时辰了。”

    郭子仪看了看手上干巴巴的大饼,又看看守卫森严的都护府大门,有些羡慕地说:“老三进去了那么久,他可是钦差大臣,说不定这家伙美酒喝着,美女搂着,也不想想我们在寒风中啃着冷冰冰的大饼,真是过份。”

    阿军看看都护府的大门,有些担忧地说:“西域六大都护府,其余五大都护有可能以礼相待,至于安西都护吕休,骨子耿直,就是有宴也不是好宴。”

    “咦,阿军,你认识这这位吕都护使?”郭子仪有些吃惊地说。

    “不认识,当年有幸在战场上看到他率兵冲锋陷阵。”阿军说话间,眼神有些迷离,好像在回忆着昔日的峥嵘岁月。

    郭子仪正想打听当年的情况,无意中看到都护府的府门大开,郑鹏脚步有些轻浮地走出,也顾不得打听,连忙走上去扶住,小声地说:“三弟,你没事吧?”

    “没事,上车再说。”郑鹏脚步有些飘,可头脑还是很清醒。

    葡萄酒的度数不高,对郑鹏作用不大。

    上了马车,阿军赶车,郭子仪看着郑鹏有些复杂的神色,忍不住问道:“进去了那么久,还以为你陷进了温柔窝,看你神色,这次拜访,好像不是很愉快啊。”

    “大哥,要是你被晾了一个时辰、尴尬半个时辰再虚伪半个时辰,就是你也不能保持情情愉快吧。”郑鹏自嘲地说。

    郭子仪一听,安慰地说:“不是一个圈子,很难在同一个锅里吃饭,张孝嵩和各都护使磨合得不错,朝廷突然派个副手来,换哪个也不高兴,对了,张御史说什么时候出兵?”

    要是看得起,早就让人把郭子仪等人也接进去,酒菜伺候,可作为郑鹏私卫的郭子仪和阿军,一直在门外吹着寒风,郭子仪早猜到郑鹏这行不会很畅顺。

    郑鹏也不隐瞒,把刚才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什么?”郭子仪吃惊地说:“虎头队?他们把虎头队派给三弟作护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