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3 虎头队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郭子仪的表情,郑鹏有些不解地说:“怎么,这个虎头队有问题?吕休说它是最精锐的队。”

    郭子仪苦笑地说:“三弟,真想不明白,你来西域凑哪门子的热闹。”

    不熟兵书,没有从军经验,就是连西域最基本的调查都没有,贸贸然跑到这里,太儿戏了。

    看到郑鹏有些尴尬的脸,郭子仪也不忍心再寒碜郑鹏,主动解释道:“官员分三六九等,士兵也一样,三国时吕奉先手下有一支部队叫陷阵营,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是吕布手下大将高顺亲率,虽说人数不足千人,营中皆是装备精良的百战精兵,号称将从整齐,每战必克,关羽、张飞都吃过它的苦头。”

    三国时期,时势造成雄,出了太多英雄人物,像曹操、刘备、孙权、关羽、张飞、赵云、吕布、典韦等知名人物,也有不少士兵也很出彩的,像强悍的丹阳兵、精锐的虎豹营、陷阵营等。

    陷阵营在三国时期,相当于特种部队一样的存在。

    郭子仪点点头说:“说对了,在西域,虎营相当于陷阵营一样的存在。”

    “那还不错啊,把精锐派给我当护卫,看来吕休还是挺够意思。”

    “别高兴太早,我还没说完呢”郭子仪有些无语地说:“虎营的各队,以虎的各个部位命名,冲在最前面的人叫排头兵,需要冲锋时,虎营冲在前面,而虎头队会冲在最前面。”

    “按理说虎营的都是精锐之士,然而,军中有很多仗着自己能力强,不服管教,也有的仗着自己家势,成为兵霸,这些人,要么不舍得他的作战能力,要么不好得罪他们的背后势力,于是把他们全编一起。”

    郑鹏苦笑地说:“不是全编在虎头队吧?”

    郭子仪很认真地点点头,然后一脸睿智地说:“很多有经验的将军也管不好虎头队,张孝嵩把这个包袱丢给三弟,到时光是管理他们就头疼,哪里还有精力做监军的工作,他们倒是乐得轻松。”

    “排头兵啊,到时开战,他们不用上战场?”郑鹏有些不解地说。

    “三弟,这次拨汗那事件,朝廷都不用从关内调兵,把战事全交给巡察御史张孝嵩处置,从这里可以看出,规模肯定不会大,杀鸡焉用牛刀,这种战事多是练新兵,这种百战精兵不用上场。”

    郑鹏有些傻眼了,所谓的精锐虎头队,原来是问题队。

    郭子仪有些担心地说:“三弟,这虎头队不好管,特别是安西的虎头营,是出了名硬骨头,要不,去跟吕都护使说几句好话,他们跟你没怨没仇,想必不会为难你。”

    商行千里只为财,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机会,一行人从长安跑到西域趟这滩浑水,不是为财,可没点收获,就是郑鹏同意,郭子仪也不同意。

    “不用”郑鹏咬着牙说:“还没接手就低头,以后更让人看扁,一队人都搞不掂,以后还怎么混?”

    军队不比官场,讲什么尊卑资历,要人信服,得先拿出真本事,郑鹏立志在军队做一番成绩,自然不肯轻易认输。

    一队人满编也就150人,郑鹏还真不相信,自己连一个小队都收拾不了。

    看到郭子仪有担忧,郑鹏拍拍他的肩膀说:“要是只凭我一个,估计难收拾他们,可现在不是有大哥和二哥吗,我就不相信,凭我们还收拾不了这队兵痞。”

    郭子仪是难得一见的将帅之才,库罗能跟他称兄道弟,实力不会很差,再说郑鹏手下还有经验丰富、曾经担当过小头目的阿军,痞的怕恶的,恶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有这三个人帮手,还怕什么硬骨头?

    “对,要是太简单,也显示不出我们的能耐。”郭子仪闻言心中一动,磨拳擦掌地说。

    对立志投身军旅的人来,没什么比带兵更有趣的事。

    西域位于边垂,与回纥、靺鞨、铁勒、室韦、天竺、吐蕃等国相邻,是大唐与邻国接壤最多的地区,也是大唐最复杂的辖区,为了有效管理这片混乱之地,大唐设立安东、东夷、安北、单于、安西、北庭、昆陵、蒙池、安南九个都护府,到玄宗时,基于各方面的原因,只剩安西、安北、安东、安南、单于、北庭六大都护府。

    六大都护府都驻扎重兵,到了西域,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遍地的军事堡垒还有军营,大约离龟兹西面三十里处,就驻扎安西赫赫有名的虎营。

    虎营全由排头兵组成,排头兵是精锐中的精锐,按大唐军制虎营下设五队,分别是虎头队、虎腰队、虎背队、虎身队和虎爪队,都是以虎的身体部位命名。

    都说好钢用在好刀刃上,作为安西都护府的王牌营,和普通的营不同,虎营有很多有特权。

    最明显是体现在的补贴上。

    作为攻坚的王牌营,保持战斗力是最看重的事,进了虎营,武器装备能得到补贴,就是平日需要自己解决的伙食,也有补贴。

    大唐实施府兵制,简单点是国家给田地,附合上战场打仗的士兵,需要自备武器、马匹还有粮草,出门在外,能省则省,大部分都吃得很简单,为了让精锐部队保持战斗力,都护府会定期分拨一些肉食改善虎营的伙食。

    今天又是改善伙食的日子,一大早,整个营地都弥漫着一股香浓的羊肉汤香味。

    虎头队的营房内,一个名叫曹奉的什长深深吸了一口空中的肉香,高兴地说:“这羊肉汤,要得,闻到都流口水,早就打牙祭了。”

    “就是”旁边一个五大三粗、胡子拉碴的壮汉高兴地说:“老曹,我一想到香喷喷的羊肉,那心像猫抓似的。”

    一个身子有些单薄的汉子邀功似的说:“周头,我数了,这次有三十只羊,每只都肥膘体壮,够大伙好好撮一顿了。”

    名为周头的人,是一名叫周权的什长,他身高近二米,体格极为强壮,闻言拍拍手下的肩头:“行啊,张平,你眼线够长的,不错,三十只,就是平分,我们队也有六只羊,一伙人分二只,少是少了点,总比没有强。”

    说到吃肉,虎头队的人一下子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一个个说得口沫横飞。

    羊肉可不是贱肉,而西域的羊肉又是出了名的好,别人当兵要吃自己带的粮食,很多人就是馋了,才会凑钱买便宜的猪肉吃,可在虎营可以经常不花钱就能打牙祭,这是很多很多士兵挤破脑袋想进虎营的原因。

    说在说话间,一个穿着军官打扮的人从一旁走过,张平眼前一亮,连忙叫道:“陈伙长,今天送来三十只肥羊,什么时候去领肉?”

    陈伙长闻言,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一双双期望吃肉的眼睛,开口问道:“都想领肉打牙祭?”

    “想!”众人毫不犹豫地齐声应道。

    “屁”陈伙长啐了一口,冷笑地说:“还想领肉?军棍就有得领,你们这些家伙,操练懒散、营务不做,昨天还把营正的侍卫打掉了一颗牙,上面发话了,这次吃肉,虎头队没份。”

    曹奉闻言,马上就不高兴了:“这肉是朝廷给的,又是黄营正自家的肉,凭啥不让我们吃肉?想喝兵血?”

    “就是”另一个叫许山的什长大声附和道:“练个屁,做些不着调的训练,像个娘们似的有屁用,哪次冲锋不是我们虎头队的兄弟冲在最前面,缴获人头最多。”

    陈伙长把眼一瞪:“怎么,你们想造反?这是黄营正说的,又不关我的事。”

    周权一下子站起来,像尊铁塔一样站在陈伙长面前,嗡气嗡声地说:“陈少云,你嚷什么,你是伙长,就不会据理力争?怂货,没本事就不要做伙长,没让你多抢就不错了,连口肉都争不回,你还好意思回来?”

    “你,周权,我是你的伙长,说话客气点。”陈少云脸色一涨,大声骂道。

    “怎么,想练一练?”周权挽起一只手:“来,让你一只手,只要打赢我,啥都听你的。”

    陈少云脸色一白,下意识后退二步,转身就走:“懒得跟你胡闹,我还要去城里办事。”

    只是眨眼的功夫,一下子就走远了。

    跟周权较量?

    还是算了,周权是虎营有名的大力士,单手能拿起四尺高、重逾七十斤的盾牌,冲锋时一手持盾一手执刀,一盾砸去就能倒一片,就在半个月前,吐蕃有一队士兵打草谷,他一人一盾一刀,就斩首十一人,犹如杀神一般,有个吐蕃士兵是硬生生被他吓死。

    虽说走得快,陈少云还是听到后面响起一阵嘲笑声。

    放在别的营地,不服从上级,轻得打军棍,重则斩首,可在陈少云却一声不吭就落荒而逃,就当刚才的事没发生。

    虎营是安西都护府的王牌营,虎头队又是虎营的王牌,有凶的、有狠的、有又凶又有背景的,都是难以管教的刺头。

    要是只有几个刺头还好一点,可一队人都这个鸟样,还抱成一团。

    别说陈少云,就是虎营的营正黄彪也拿这伙人没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