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6 接收虎头队
    ,精彩小说免费!

    黄彪伸脚踢了一下面前吃光的空桶,发出“咣当”的一声,冷笑地说:“行啊,不仅动作快,吃的速度也不慢,一个个饿死鬼投胎啊,才多久,一刻钟也没有,这么快就吃光抹净了。”

    曹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黄营正,属下平时训练得太艰苦,肚子没什么油水,吃得快了一点,这也是一种训练,以后在打仗时也可以节省时间。”

    “那是,我们虎头队的兄弟时刻在训练,只要营正一声令下,定当勇猛争先,为营正争光彩。”周权在一旁附和道。

    “够了!”黄彪怒不可恕地吼道:“你们什么货色,我都懒得说了,无论有没有手令,任何原因都不能成为在营区斗殴滋事的理由,黄长峰,你是风纪队长,说说怎么处罚他们。”

    黄长峰早就想好了,闻言马上大声说:“滋事斗殴,二十军棍;多拿多占,二十军棍,一共合打四十军棍,带头者和各头领,翻一番,八十军棍。”

    话音一落,现场不少人脸色都变了。

    别说八十军棍,就是四十军棍下来,屁股也得开花。

    陈少云一听,脸色吓得煞白,忙大声申诉:“黄营正,不关属下的事,都是他们自作主张,我是冤枉的。”

    简直冤死了,明明告诉他们没份,没想到这些家伙众口一词,陈少云那是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此刻他死死盯着曹奉和周权,恨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

    曹奉和周权相互对视一眼,彼此眼内都有坚毅的神色。

    很快,曹奉大声说:“黄营正,这件事是我的主意,与兄弟们无关,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好了。”

    “没错,此事是我跟曹奉商量的,觉得被人欺负,就让煽动虎头队的兄弟抢肉,除了我跟曹奉,其余兄弟们都不知情,要罚就罚我们两个吧。”周权大声地说。

    闹到这份上,肯定要有人出来抗,二人早就商量好,把责任抗起来,没必要让那么多兄弟跟着被打。

    “这事我也有份,请黄营正责罚。”

    “肉我有份吃,有事不能让曹头和周头二个人抗,请黄营正责罚。”

    “加上我一个。”

    “我也有份,要罚算上我。”

    虎头队的将士一个个站出来,没一会的功夫,场上站着的虎头队的将士,有一个算一个,全部站出来认罚。

    有福同享,有祸同当。

    现场有些讽刺,虎头队的人,一个个都主动承认责任,只有一个名为陈少云的伙长坚决撇清自己。

    郑鹏小声地问一旁的黄长峰:“黄队长,虎头队怎么只有一个伙长?队正和其余伙长呢?”

    一个队有三个伙,高层除了队正外,还有三个伙长才对,可闹到现在,只有陈少云一个伙长在这里。

    “是这样的,队正在年中一次突袭中不幸战死,新的人选迟迟不能决定,除了甲队的陈少云伙长,其余二个伙长,一个在养伤,一个告假回家丁忧。”

    原来是这样,郑鹏点点头,也不再说话。

    黄彪开始发飚了,指着虎头队的将士,高声吼道:“行啊,上下一条心是不?很好,本营正最喜欢看到你们团结,今天就满足你们的心愿,虎头队的有一个算一个,每人八十军棍,立即执行。”

    一声令下,风纪队马上出动,黄长峰亲自执了一棍红色的风纪棒,站在前面说:“那么团结?行,哪个先来受棍,先说了,我可不会棍下留情。”

    “我来,最近少动,身子骨都懒了,劳驾黄队长松一下。”许山率先站了出来。

    曹奉拦住他说:“老许,这事不用跟我争,上次让你抢了先,这次轮到我了。”

    “你们一边去”牛高马大的周权一下子当在两人面前,一脸霸气地说:“就你们两个小胳膊小腿的,小心给打折了,我皮粗肉厚,要松筋骨也是我先来。”

    看到还有人想站出来,黄长峰大声说:“不用争了,你们三个一起来,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说话间,还用力挥了挥手中的风纪棍,那棍子子在空中发出呼啸的声音。

    周权、曹奉还有许山相互一笑,然后很干脆地趴在地上,等着挨军棍。

    “兄弟们,一起领罚吧,说不定能吃上伤号饭呢。”张平嘻嘻一笑,也跟着趴在冰冷的地上。

    后面那一大群人,一个个嘻嘻哈哈地跟着趴上,面色都很从容,好像面临的不是军棍,而是有人免费替自己按摩一样。

    不怕骂、不怕打,抱成一团又嘻皮笑面,要是三五个人还好说,整个队都是这样,还真让人头痛。

    郑鹏突然自言自语地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要罚也是先罚带兵的啊。”

    黄彪一直在暗中观察着郑鹏的反应,要知道郑鹏的身份是监军,还是朝廷派来,有特殊使命,别说一一个小小的营正,就是都护使看到,也得礼让三分,发生这样的事,真不知怎么收场。

    听到郑鹏“自言自语”,黄彪马上大声说:“慢着,要打也先打大的。”

    黄长峰正想抽打,闻言应了一声,二话不说,一手把还跪在地上求饶的陈少云拖了过来,挥起风纪棍就往他的屁股打,在他打的时候,旁边还有人大声唱数:

    “一”

    “二”

    “三”

    .....

    现在天寒地冻,虽说穿得很厚,挨军棍时不用脱裤子,可是一棍打下,就是隔着两丈远都听到棍子打到肉的沉闷声,陈少云也算硬气,前面也不叫痛,只是叫冤枉,后来看到叫也没用,干脆不叫了。

    本是硬气的表现,要是平日黄长峰也敬佩这种硬汉,可陈少云挨打不吭声,黄长峰急了,一咬牙,越发用力,一棍接着一棍。

    都是一个营里的,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差不多就行了,可这次不同,监军就在旁边看着,陈少云吭也不吭一声,要是监军误会自己暗中放水怎么办?

    一发狠,陈少云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黄长峰,你疯了?往死...里打不是?”

    “嚷什么,这是军棍,军令面前没交情,少跟我扯。”黄长峰毫不客气地说。

    打到二十棍时,陈少云的裤子已经染了红,要到三十棍时,被打的陈少云已经脸色苍白,喉咙都已经嘶哑。

    “老许,今天不对劲啊,黄长峰今天怎么回事?往死里打啊,就是公报私仇也没这么狠。”周权压低声音说。

    许山面带忧色地说:“这样下去,不用八十棍,就是六十棍这个马屁精不死也残废。”

    “大伙自求多福吧”趴在三人身后的张平苦着脸说:“看到没,黄营正旁边站着一个人,那架势比黄营正还大,黄长峰打人时,我看到他起码有五次瞟着那个少年,这次下狠手,肯定是有他在,想徇私一下也不敢。”

    “这个人是谁?黄营正在他面前像个孙子一样。”

    “惨了,平日打军棍,多会留一手,真像打陈少云那样打,还能见到我耶娘吗?”

    “咱们虎头队,今天不会折在这个人手上吧?”

    就在人心惶惶时,突然有人开口说:“住手!”

    声音有点陌生,可打人打得快红眼的黄长峰闻言缓了一下,此时,虎营营正黄彪的声音及时响起来:“住手!”

    “郑监军,你的意思是...”黄彪小心翼翼地问道。

    郑鹏拱拱手说:“黄营正,某觉得这件事是有点胡闹,但性质并不严重,没必要闹大,点到即止就好。”

    顿了一下,郑鹏继续说:“好男儿就是流血,也应该在战场上流,这么团结有爱的将士,要是折在这里,太可惜了,吕都护使把这队人拨给我做护卫,这队就是我的人,还请黄营正给个面子,把此事揭过,你看如何?”

    别人觉得是刺头,可在郑鹏眼里,只要用得好,这些人不是刺头,而是刺刀。

    抢肉有勇有谋,有事又抢着抗,特别是壮得像肉山的周权,挥着那个大铁盾时简直威风八面的形象,给郑鹏留下深刻的印象,这队人只要用得好,绝对是一队精兵。

    自己跑到西域这种地方,就是为了拼一把前程,教训一下那个明显与底层官兵脱节的陈少云即可,郑鹏可舍不得这队刺头受伤。

    一队满编150人,看似不多,但只要用得好,也是一队奇兵。

    黄彪也舍不得真对虎头队下狠手,要知虎头队可是虎营的中坚力量,只是碍着郑鹏在场,只能把戏做足,就是郑鹏不开口,必要时也找理由轻罚,听到郑鹏终于开口,马上松口道:“郑监军开了口,这个脸面怎么也要给的,好,这队人就交给郑监军处理。”

    一旁打得屁股开花的陈少云闻言,气得差点没晕过去。

    招谁惹谁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关自己的事,可最后只有自己一个人挨打,那个郑监军,就是求情,怎么不早一点求?

    非得等到自己打到屁股开花才开口.....

    黄彪让风纪队的人退下,让人把打得半死的陈少云抬下去,命令虎头队的队员全部排好,然后大声训话道:“今天的事先记着,晚些再跟你们算帐,现在宣布一件重要的事,吕都护使有令,虎头队拨为郑监军护卫,从此刻起,虎头队听从郑监军指挥,不得有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