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 各有算计
    ,精彩小说免费!

    “哥,真把虎头队拨给郑监军,这样会不会...出事?”回去的路上,黄长峰有些担心地说。

    虎头营战斗力是不错,可是纪律很松散,经常不服从命令,违纪、抗命、公然对抗上级是家常便饭,一个月前派了个新队正,可当天晚上就被人套着头胖揍一顿,然后扔在河边,查来查去都查不出是谁干的,然后经常有针对的事发生,不到十天,新队正自己跑了。

    就是强悍的战斗力,到了战场也是不安定因素,经常出工不出力,把注意力放在抢人头、抢战利品上,有点像三国时的丹阳兵,单兵作战一条龙,团体出击一条虫。

    很多作风强悍的军官都没管好虎头队,黄长峰自问也没这个能力,郑鹏一个文弱书生,能管理好吗?

    出了事怎么办?

    黄彪不以为然地说:“这是吕都护使的意思,天塌下来有上面顶着,反正我已经劝过郑副监,他自己坚持怨不得别人,刚才也卖了他一个人情。”

    要不是郑鹏拦着,黄彪刚刚就给虎头营来一剂狠药,郑鹏拦住了,于是顺水推舟给他一个面子,让他一上任就收买人心。

    说到这里,黄彪犹豫一下,很快吩咐:“长峰,有空多看着点,上面吩咐了,要保证郑副监的安全,至少,在虎营的范围内,不能让郑副监出事。”

    “明白。”

    黄彪率人离开,这边郑鹏站营地的空地上,打量着虎头队的将士。

    很快,郑鹏转头郭子仪说:“大哥,这里就交给你了。”

    带兵不比带队,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什么人带什么兵,郑鹏就是再自信,也没法镇住这班刺头,直接把他们交给郭子仪。

    正好看看这位文武双全的未来名将有什么表现。

    郭子仪闻言点点头,站出来有些随意打量了一下虎头队的人,很快说道:“吃得这么饱,也干不了什么,消消食吧,今天到这里,解散。”

    于是,曹奉、周权等人眼睁睁看着郑鹏一行人到原来属于队正居住的营房住下。

    “就这么...走了?”周权睁大眼睛,有些不解地说。

    这次闹得有些大,周权都作了在床上养一二个月伤的打算,没想到来得快去得更快,一会儿的功夫,烟消云散,什么事都没有。

    新官上任三把火,就是没行动也得训训话什么的,现在算什么意思,就打量几眼,然后宣布解散,有点邪乎。

    曹奉也皱着眉头说:“走就走,可那个郑监军什么意思?话也不说一句,还有他的那个私卫,一看到他的眼光就不爽,好像瞧不起我们,一脸嫌弃的样子,看到就不爽了。”

    “可不是吗”许山点头附和:“我也有种感觉,好像那个郑监军瞧不上我们,他算什么东西?”

    “好端端的排头兵,跑去给别人当护卫,晦气。”

    “想起来了,这个郑鹏,本是左教坊一个乐官,就是靠拍马屁才捞到一个官职,摇身一变,成了监军。”

    “不会吧?一将无能害死三军,把我们的性命交到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乐官手里,这不是拿我们的性命开玩笑吗?”

    “戏子也能挑大梁,真是笑话。”

    听到拨到一个原是乐官的监军身边做护卫,虎头队的将士马上不乐意了,就是郑鹏刚刚救了他们,也没一个人心怀感激。

    一把宝刀用成了杀鸡刀,没一个人会高兴。

    等人散去后,以周权、曹奉、许山、张平、白泽祥为首的几个人,跑到一边密谋起来。

    曹奉看了一下众人,压低声音说:“这事大伙怎么看?”

    “我最小,我先说”张平开口说:“依我看,这不是一件好事儿。”

    “张平,你小子最机灵,有话快说,别藏着掖着。”周权有些不满地说。

    “是,周头”张平连忙说:“第一点不用说了,一个乐官,不是将才,跟着他不会有作为;第二,郑鹏的身份是监军,不会冲锋陷阵,这样一来,就断了我们的财路,哪次打仗我们不是赚得盘满钵满的?当兵就是为了缴获、发点横财,要是做了郑鹏的护卫,行,就是他心情好,给点打赏,但绝对没我们缴获的多。”

    白泽祥搓搓手说:“不行,要是平日也算了,眼下吐蕃、大食在拨汗那肆乱,一开春就得打仗,听说他们在拨汗那刮了不少油水,一个个肥着呢,就等着发财,要是做了护卫,别说发财,就是凑热闹也凑不上。”

    张平接过话头:“白什长说得对,要是我们跟的人是张御史,就是发不了财,也可以拼一个前程,可明眼人都看得出,姓郑的就是来安西混些名声功劳,到时战争一停,他拍拍屁股回长安领封赏,咱们又得打回原形,啥也捞不着。”

    许山皱着眉说:“他可是京城派来的特使,保护好他是责任,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这样看来,这次任务可是一件苦差啊。”

    周权咬咬牙说:“那还商量什么,大伙找机会把他弄走。”

    当兵打仗,没有兵饷,还得自备武器马匹粮食,人吃马嚼开销可不小,就等着多些缴获、多些封赏,最好是能用战功谋个官职爵位,封妻荫子、光耀门楣。

    虎营的不仅是刺头,也是好战份子,难得一个好机会能拼一把,要是错过还真不甘心。

    曹奉冷笑地说:“这些京官,一个个养尊处忧,好说,一会我去弄几条蛇,扔到姓郑的营房,说不定晚上就哭着回京了。”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许山却摆摆手说:“不可。”

    “老许,为啥不可?”

    “这个郑鹏是副监军,京城来的,不仅有名气,还深得陛下宠信,他可不是军部那些人,真出了事,不仅是我们,就是安西都护府都担不起,说不定他还有先斩后奏的权利,弄不好得搭上兄弟,不能意气用事。”许山摇摇头说。

    张平补充道:“这个郑监军,看起来有些文弱,可是他的三个私卫可不简单,一看就是高手,不能轻视。”

    “这样不行,那样不行,张平,你说有什么法子?”周权直接问道。

    “出工不出力,让这位郑监军觉得我们成不了事,都不用我们开口,他都主动找吕都护使要求换人。”张平阴测测地说。

    曹奉、许山、周权等人相互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点了点头。

    就在众人商量怎么对付郑鹏时,郑鹏也在营房里商议怎么对付这一队刺头。

    “大哥,怎么这么快就解散了呢?”坐下后,郑鹏给二人倒上茶水后,有些奇怪地问道。

    刚刚替他们求了情,接任后,怎么也得训几句吧。

    郭子仪摇摇头说:“训是要训,但不是现在,先挫一下他们的锐气,然后再慢慢收服他们。”

    不等郑鹏发问,郭子仪主动解释说:“看一个人,看他的眼睛就行,虎头队的人,眼神都是桀骜不驯,像这种久经沙场的百战精兵,就像天上的鹰,不轻易认同,得熬,一旦得到他们的认同,绝对一股不错的助力。”

    “有一点很重要,这队人经验丰富、体格和素质都很好,看他们站姿就知道了,目光沉稳、下盘稳健有力,又是出自一个队,收服后就是磨合都不用,直接就能派上用场,所以说,我们不着急,先把他们放一放。”

    库罗在一旁点点头说:“我同意大哥的话,刚才黄营正宣布拨给三弟作护卫时,虎头队很多人的神色都不对,明显对这个命令抵触,要是猜得不错,他们肯定在商量怎么对付三弟,据我所知,这个队对不喜欢的上级,常会联手针对。”

    郑鹏淡然地说:“见识到了,那个叫姓陈的伙长,分明是被他们联手坑了,不过像他这种没义气的人,留着也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