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8 郭子仪的神算
    ,精彩小说免费!

    黄彪把虎头队交给郑鹏,表面派人给郑鹏送了不少崭新的被物、肉食就不再干涉,可有关虎头队的消息,却源源不断传到黄彪的耳中,毕竟是在同一个营区。

    第一天,郑鹏连话都不训,径直回营房休息,就是解散都是一名私卫宣布。

    第二天,一早郑鹏带着几名私卫出发到龟兹镇大肆采购,直到日薄西山才回。

    第三天,虎头队几名什长一起拜访,可郑鹏拒而不见,让他们自行训练。

    .....

    一连六天,郑鹏还没跟他的护卫队交流过。

    黄长峰吃惊地说:“哥,这个郑监军还真是奇怪,都五天了,没去其它都护府巡查,也不整顿护卫队,不知要干什么。”

    “算了”黄彪懒洋洋地说:“人家就是来这里玩玩的,那队人是给他当护卫,又不是给他练兵,至于巡逻,天寒地冻,没事谁喜欢到处走?不用管他了,把眼线叫回来,免得让他发现我们督视他,引起误会就不必要。”

    “知道了,哥。”

    龟兹镇的都护府内,吕休苦笑地张孝嵩说:“仲山,这个郑鹏还真是来增履历的,接管虎头队六天了,不见他练兵,也没看到他到哪里巡视,就是有将领拜访,他要么避而不见,要不匆匆说几句话就打发别人走,对了,昨天他到龟兹镇内吃饭购羊,还派人给我们送了两只肥羊。”

    张孝嵩掂着胡须笑道:“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有自知知明也不是坏事,他自己也说到这里为是了创作,由他折腾,对了,来者是客,我们就是不讨好他,也没必要开罪他,记得不要冷落这位副监军。”

    “这个自然”吕休开口道:“一应供给,都是超额供应,不时给他送吃食,对了,要不要给他送几个暧床的丫环?”

    “军中不能带女眷,现在还不能跟他交心,小心主动给他送把柄,要是他主动开口,那就另当别论。”张孝嵩考虑了一下,不急不徐地说。

    吕休认同地点点头。

    张孝嵩犹豫了一下,开口说:“不管这位郑副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他既然顶着副监军的头衔,有些事也不应瞒着他,除了三级绝密情报,其余的,给这位副监军抄一份。”

    作为监军御史,张孝嵩有专断大权,可专断不等于独揽,朝野中有人说自己是“西域王”,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再说不能对郑鹏的话全信,思来想去,决定把军情和密报跟郑鹏分享。

    “明白,我马上去办。”吕休一口应下。

    黄彪、吕休和张孝嵩对郑鹏失去耐心的时候,虎头队的将士的耐心也快消怠耗尽。

    一心想讨人嫌,出工不出力,没想到郑鹏根本当自己不存在,以至虎头队的人感到自己的拳头都打在棉花上,说不出的难受。

    就是想针对,可对方就是不肯接招。

    日子一天天过,春季一天天逼近,别的军营热火朝天、磨刀霍霍地为出击准备,可虎头队的军营一片静悄悄,没有一丁点动静,一众将士越来越急了。

    不用说,都护府的将军们正在制订和完善出击的方案,再不抓紧,就彻底掉出作战序列。

    战场上,收益和风险成正比,跟在后面别说肉,就是汤都喝不上。

    曹奉、周权等人经过多次商议后,决定去怂恿郑鹏,没办法,战机转眼即逝,跟这位京城来的监军耗不起。

    “少爷,什长周权、曹奉和许山求见。”阿军走进来,对正在玩叶子牌的郑鹏说。

    拨了虎头队作护卫,郑鹏不跟他们接触,也不想他们偷听到自己的谈话,只让他们负责外围,里面由阿军负责。

    阿军的职务是护卫兼传令兵。

    “大哥,见还是不见?”

    郭子仪点点头说:“火候差不多,是时候见见了。”

    郑鹏并不急着见,而是饶有兴趣地说:“大哥,依你看,这三人来求见,所为何事?”

    行行出状元,有的状元是天生异禀,有的是大器晚成,郑鹏对郭子仪能出人头地没有怀疑,但很想看看,连功名还没有取得的郭子仪,有多少能力。

    郭子仪知道郑鹏测试自己,并没有说破,而是一脸从容地分析:“战场上刀光剑影,可以说是在生死之间徘徊,在死亡面前,可以看到人生百态,士兵最常见的两种个性,一是悍不畏死,一是贪生怕死。”

    “有人当兵是为了发财、赚取军功,有人当兵是被官府选中,不能不来,像虎头队那些刺头,公然挑恤军法,从容面对惩罚,不用说,都是好勇斗狠的人,这种人一看到敌人就双眼发红,大道理他们不懂,在他们眼中,敌人就是一锭锭会跑的金元宝和一份份军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财可以奋不顾身。”

    “晾了他们这么些天,这些家伙哪里沉得住气?要是某猜得不错,先是试探能不能脱身,要是不能脱身,他们就是动之以情,晓以以利,怂恿三弟去战场捞上一笔。”

    郑鹏哈哈一笑,示意阿军把人请进来,然后对郭子仪说:“好,现在就验证一下,看看大哥猜中多少。”

    很快,曹奉、周权和许山三人穿着铠甲、大踏步走了过来。

    “虎头队什长曹奉”

    “虎头队什长周权”

    “虎头队什长许山,见过郑监军。”到了营房,三人恭恭敬敬地半膝跪下,郑重给郑鹏行了一个军礼。

    郑鹏摆摆手说:“免礼,三位什长,请起。”

    三人谢过后,脸色有些怪异地站在一旁。

    为了能参战,一干人等急得快上火了,这位乐官监军倒好,烤着炭火、喝着小酒、吃着糕点悠然自得地打着叶子牌,真是...看到都有气。

    主动拜访,可郑鹏还是无动于衷地玩着牌,三人面面相觑一下,最后曹奉硬着头皮说:“郑监军,属下有事禀报。”

    “讲。”郑鹏头也不抬地说。

    曹奉的老脸抽了抽,忍住发飚的冲动,有些讨好地说:“郑监军远道而来,路途辛苦,属下是粗人,也不知说什么好,这里有块玉佩,是兄弟们的一点心意,请郑监军笑纳。”

    这次是按捺不住,主动求郑鹏,三人也不好空着手,于是一百多人凑了点钱,给郑鹏买了一块还不错的玉佩。

    郑鹏接过,打量了一下,还放在手里随意抛了抛,随手放在桌面上,沉着脸说:“曹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特别的意思”曹奉马上说:“古人说玉能替主人挡灾,郑监军到西域监军,这一块玉是兄弟们对郑监军的良好祝愿,不值几个钱,只是一点小心意,还望郑监军不要嫌弃。”

    许山心里暗骂一句,笑着附和:“对,对,玉有灵,很多兄弟都戴着护身,请郑监军笑纳。”

    “原来是这样,有心。”郑鹏的脸色平和下来,语气也多了二分亲切。

    曹奉笑着说:“作为郑监军的护卫,我等深感荣幸,可能疏于沟通,最近一直没能好好履行护卫之职,黄营正骂了多次,郑监军别看这些天风平浪静,实则西域不是太平之地,主要是那些穷疯的吐蕃人,经常袭抢大唐百姓,为了郑监军的安全,下次出发,一定要带上我们,要不然有什么事,属下担当不起。”

    “对,对对”许山试探地说:“郑监军最近有什么打算,让我等也能提前准备。”

    先旁敲左击一下,这位郑监军要干什么,再想办法应对。

    郑鹏不紧不慢地说:“天寒地冻,出行不方便,暂时没什么计划,大伙好好猫完冬再说。”

    军人不比商人,做事目的性很强,郑鹏一眼就看出这三人有求而来,他们越急,自己就越放松。

    周权是一个急性子,看到郑鹏这样慢条斯理的样子急了,开口说道:“郑监军,其实我们这次来,是来请辞的。”

    戏肉来了,第一个猜测应验,郑鹏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郭子仪,郭子仪一如既往的从容淡定,好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

    郭子仪的父亲郭敬之,历任四地刺史,刺史可是掌控一地军政大权的大员,在耳濡目染之下,这些士兵的心理早就摸得一清二楚,简直就是按自己心中剧本走,也就波澜不惊了。

    “请辞?这是何解?”郑鹏故作吃惊地说。

    周权面无惧色地说:“当日的情形,郑监军也看到,不敢隐瞒郑监军,虎头队的士兵,大多是军中不服命令的刺头,说句不怕失礼的话,在安西也是臭名远扬,郑监军是陛下的亲信,又是国之栋梁,就怕那些不长进的家伙不能好好保护郑监军,所以厚着面皮请辞。”

    话说到这份上,曹奉和许山也齐声请辞,说手下顽劣难当大任,怕危及郑鹏的安全,希望郑鹏找更可靠的队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一个京城来的乐官,一个前途似锦的乐官,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

    郑鹏心明似镜,不过面上却装得毫不在意地说:“三位什长真是实诚,更难得是替某着想,在这里先谢了。”

    就在曹奉、周权和许山面露喜色,以为说动郑鹏时,郑鹏一句话就把他们打入无底深渊:“三位不用担心,某不打算上前线,所以安全方面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