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9 玩弄于鼓掌
    ,精彩小说免费!

    曹奉等人面色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这个郑鹏,跑来增加履历就算了,可连累自己发财却让人生厌,有心逃避,可就是主动请辞也没用,顿时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来找郑鹏之前,虎头队的“滚刀肉”没少往黄彪哪里跑,就是想调职,不再担任郑鹏的护卫,而是当回排头兵,可磨来磨去只有一句话:这是吕都护使的命令,除非吕都护使亲自改口,或郑鹏主动要求替换,要不然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去吕都护使讨价还价,曹奉等人可没这个胆量,想打郑鹏的主意,主动示弱,没想到郑鹏根本就不在乎。

    许山勉强笑了一下,准备作最后的努力:“我等也是为郑监军的安全考虑,西域情况有些复杂,吐蕃在这里混了不少细作,时有袭击要员事件发生,郑监军前程似锦,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话说得情真意切,许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郑鹏想也不想就摇头说:“不怕,有私卫还有一队人保护,这样还怕,要是传出来,脸面何在?要是传回长安,说我堂堂监军连一队人都管不好,没冲锋陷阵就算,还贪生怕死,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不妥,不妥。”

    又怕死又死要面子,许山感到自己也没词。

    真是活见鬼了。

    曹奉、许山和周权交换了一下眼色,决定拿出最后方案:怂恿郑鹏上前线。

    没机会只能创造机会,总不能看到一块大肥肉无动于衷吧。

    曹奉送上一记马屁:“郑监军是一介文官也上沙场为国出力,虽说比不上那些身经百战的将军,可也算是一条硬汉。”

    郑鹏瞄了一下自顾喝茶的郭子仪,心想第二个戏肉来了。

    军人就是军人,性格率真,就是恭维起来也不太自然,曹奉的话很好听,可一眼就看出不是发自真心,突然献殷勤,肯定有目的。

    “曹什长过誉了,我就是一个乐官,连文官都算不上,这次来是奉陛下之命,巡视一下军务,算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跟硬汉子沾不上边。”

    哟,戴高帽不要,还说出自己是乐官,也不是死要脸的人。

    开弓没有回头箭,曹奉继续试探:“郑监军,昨天有个平西将军给你孝敬,属下看到郑监军推了,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啊。”

    许山附和道:“说得难听一点,千里为官皆为财,偶尔孝敬一下,也是军中常例,郑监军没必要跟钱过不去啊。”

    郑鹏叹了一口气,然后有些感概地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是某不爱财,而是有些钱收不得,要不然,不仅这一身官袍,说不定脑袋都不保。”

    说话的时候,郑鹏还指了指脑袋,以示自己害怕。

    听到“君子爱财”四个字,曹奉暗暗松了一口气,闻言神秘地笑了笑,开口说道:“郑监军真是高风亮节,其实在这里,要光明正大发个财,又有何难?”

    “哦?光明正大地发财?怎么发?”郑鹏心中一动,很配合地问道。

    曹奉径直说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要想发财就得富贵险中求,就从战场上拿,只要有心,那可是想多少,有多少。”

    “你是说战场缴获吧,曹什长,可某只是监军,不参与冲锋。”郑鹏摆摆手说。

    许山接上话头:“这种事肯定不用郑监军亲自上阵,不是有私卫和护卫吗,看准时机冲上去就是,一个敌首至少五贯,一把好刀十多贯,一张宝弓五六十贯,一套好的铠甲上百贯,最好赚就是战马,打仗挑的都是好马,一匹战马是三十贯起步,要是弄好那种极品好马,几百贯都打不住,缴获到手,那就闪闪发光的金元宝,以前有个队正,离家还欠着打造武器的钱,可他运气好,缴获了一个马群,光卖马就赚了几千贯,回去就造了三进三出带池塘的大宅子,置田买地,娶妻纳妾,好不逍遥。”

    全猜中了,可以说分毫不差,郑鹏看了郭子仪一眼,眼里又多了二分敬佩。

    能勇夺武状元,足以证明郭子仪的能力,而他能把人心揣摩得这么透彻,在曹奉等人眼中,自己的计划很周全,可在郭子仪眼中不值一文,因为早就猜透了。

    这家伙,天生就是吃将军这碗饭。

    郑鹏心里思如电转,可脸上一点也没表现出来,有些犹豫地说:“将士有所缴获,也是自己用命拼回来的,不能抢吧。”

    看到郑鹏有些心动,曹奉马上说:“有差别,要是将士,缴获归个人所有,可护卫和私卫,有缴获上交一部分给所护卫的上级,这是不成文的规矩,要是郑监军挑选一个好的战场,又在适当时机介入,嘻嘻,收入肯定丰厚。”

    “对,对”周权附和道:“有些将领,官职不大,可身边又是随从又是私卫,在北庭都护所,有一个六品平沙将军,手下有五十私卫之多,除了平日保障安全外,关键时刻可以上战场捞一把,郑监军有监察之便,更好操作。”

    曹奉等人也想通了,在虎营当排头兵,分到哪里就是哪里,喝汤还是吃肉全凭运气,可跟着郑鹏不同,监军可以四处游走,也可以随时切入虞场,虽说上缴一些,可架不住油水足。

    郑鹏有些无言了,这一队兵痞,为了利益,还真是没立场,竟敢怂恿一个监军去发战争财,把人的本性发挥到淋漓尽致。

    用睁角瞄了郭子仪一眼,只见他低着头,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易的微笑。

    不用说,这几天“熬鹰”算是熬成功了。

    郑鹏有些为难地说:“这个建议挺好,可三位刚才不是说,虎头队臭名远扬,刺头多,很多不服从管教,到时一盘散沙各顾各,谁保卫本监军的安全?不妥,不妥。”

    曹奉等人一下傻眼,这可是自己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刚才为了让郑鹏放弃,故意把自己说得很差,现在又得填自己挖的坑。

    吐蕃和拨汗那国力一般,除了马匹,很少有值钱的武器装备,主要是两国打造工艺太差,又没有铁矿出产,吐蕃一些将领的铠甲比大唐普通士兵还差,可这次有大食加入,一下子诱惑力大增。

    大食吞并波斯后,实力大增,它的武器铠甲的工艺很高,价值不菲,要是弄到用镔锒铁打造的武器,那就发了。

    镔锒铁是一件珍贵的矿石,锻造时加一点就大幅提升武器的品质,唐初威震天下的陌刀,就是用镔锒铁打造而成,正是大食特有的矿产。

    很多大食的将领都有镔锒铁打造的武器。

    对当兵的人来,拥有一把好的武器是梦寐以求的事,就是自己不用,卖出去也能轻易得到一个高价。

    这是虎头队沉不住气的原因。

    周权大声地说:“那是以前,今非昔比,我可以性命担保,一定安份守己,听从郑监军的命令。”

    “对,对,虎头队可是安西都护府的精锐排头兵,战斗力很高,誓死保护郑监军周全。”许山跟着表态。

    “要是哪个敢不听郑监军的命令,我第一个不放过他。”曹奉也大声表忠心。

    一旁的库罗都快忍不住笑了,看看身边胸有成竹的郭子仪,又看看表情丰富的郑鹏,眼里露出敬佩的神色:服了。

    一个出谋划策,一个唱红白双脸,特别是郑鹏,表情神色都很到位,演得非常出色,安西赫赫有名的虎头队被二人玩弄于鼓掌之内,一步步踏入二人设的陷阱,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原来自己很担心驾御不了这一队刺头,现在看来,白担心了。

    郭子仪和郑鹏,远比自己想像中更精明、成熟。

    郑鹏心里暗笑,不过脸上还有一点犹豫地说:“这种穷乡僻壤,看起来油水也不多,曹什长说这里不比长安,危机四伏,我也不差钱,好像冒这么大的险,不好吧?”

    你不差钱,我们差钱啊!曹奉等人心里大声呼叫着,可不好明说出来,闻言劝说道:“也不是全为了钱,还有军功,大丈夫顶天立地,谁不想搏一点名声?郑监军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要是不立点功,怕是辜负陛下的期望,对吧?”

    “这话说得好,什么赞誉都比不上实打实的军功。”周权大声怂恿着。

    郑鹏看了一下眼前主动请战的三人,有些不太肯定地说:“我有监军的权力,的确有不少便利,想要拿点好处不难,问题你们真能服从命令?”

    曹奉斩钉截铁地说:“只要郑监军能带兄弟们建功立业、多有斩获,我们一定唯郑监军马首是瞻。”

    答应没错,曹奉精明地在前面加个前提,就是郑鹏能带他们赚取军功和在战场上捞到横财,要是郑鹏做不到,到时对郑鹏阳奉阴违也不算违背承诺。

    郑鹏哪里听不出曹奉话中有话,闻言毫不在意地说:“好,一言为定。”

    要是这一百多人都照顾不好,郑鹏感到自己也不用在这里混了。

    “一言为定。”生怕郑鹏反悔,曹奉、周权和许山马上异口同声地说。

    说罢,四人很有默契地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