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0 立信
    ,精彩小说免费!

    终于说服郑鹏,曹奉趁热打铁说:“郑监军,你来了这么久,兄弟们也没什么机会孝敬,属下的意思是,要不要见上一面,以后有事也好交流。”

    拨为郑鹏的护卫后,郑鹏没训过话,也没安排工作,这让虎头队的人心里很没底,趁这个机会,先把关系撸顺再说。

    被晾在一边是自在,可心里没底,就像一个没人要的孩子,感觉比训练还累。

    许山一咬牙,在一旁接过话头:“郑监军远道而来,我们作为下属,一直想给郑监军接风洗尘,要不今晚在营地里简单设个宴,大伙一起乐呵一下,也算是相互之间有个认识,不知郑监军意下如何?”

    “对,还望郑监军赏脸。”周权也在一旁发话。

    不能改变事实,但可以改善关系,官大一级压死人,曹奉等人做刺头这么久,也不是单靠胡搞蛮缠就成功,鬼主意也不少。

    准备来说,是刺头和滑头的综合体。

    “这个...”郑鹏没有一口答应,免得他们三人以为自己很期待。

    果然,话音一落,曹奉等人又紧张起来,生怕这个不谙军务的京城小乐官没兴趣,好在,这时有人开口了。

    郭子仪心明似镜,在一旁配合道:“少爷,应该见识一下,虎头队的队正、伙长欠缺,晚些要补上,以后要开展工作也要沟通,正好用这个机会认识一下。”

    郑鹏这才点点头:“也好,就今晚。”

    正当曹奉想感谢时,郑鹏补充道:“将士们离乡背井也不容易,光让你们出也不好,阿军,吕都护使不是派人送吃的来吗,都拿出来,算是凑个份子。”

    “是,少爷。”

    曹奉等人闻言眼前一喜,对郑鹏连声感谢。

    吕休昨晚派人送来八只肥羊、半边牛、还有很多酒水肉食,这些是曹奉等人接收的,心里很清楚,今晚设宴给郑鹏洗尘,还想着这份子怎么分摊,没想到郑鹏这么大方,差不多包圆了。

    算是意外之喜。

    等三人走后,郑鹏一脸敬佩地对郭子仪说:“大哥,你真神了,猜得分毫不差,佩服。”

    “那当然”库罗开口:“大哥从小就立志做大将军,不到十岁就把兵书倒背如流,小时候最喜欢就是住军营,将士们训练,他跟在后面似模似样跟着学,懂事不久,就把家中的护卫、家仆编队般指挥,这些只是小菜一碟。”

    郭子仪呵呵一笑:“将士的性子比较率直,只要摸清他们的脉门,对症下药就行,比做买卖简单多了,算不得什么本事。”

    郑鹏不耻下问地说:“大哥,这鹰算是熬完了,接下来怎么办?”

    有郭子仪在,郑鹏也懒得费脑筋了,放着一个天才将领在身边不用,简直就是浪费资源。

    郭子仪简单直接地说:“立信。”

    “立信?什么意思?”郑鹏有些疑惑地说。

    听说过立威,恩威并施,可很少听说立信。

    郭子仪侃侃而谈道:“说个故事吧,战国时期,秦国在诸候中实力偏弱,秦孝公为了增强秦国的实力,听从商鞅的建议实施变法,可最大的阻碍是朝廷威信力不足,与前面政令朝令夕改有关,以至百姓不相信朝廷。”

    “为了新法能顺利推行,商鞅让人在南门立了一条杆,声称谁能把它搬到北门就赏重金,开始时很多人不相信,以为是贵族士大夫戏弄平民,后来有人把杆搬到北门,真的得到许下的重金,老百姓明白这次朝廷是认真的,于是政令通明,秦国很快富强起来。”

    郑鹏一下子明白郭子仪什么意思。

    刚到虎头队,相互之间不了解,说话办事很难让人信服,要想短时间掌握这支护卫队,需要立信,让队员们相信自己跟着一个有前途、言而有信的上级。

    当兵的,有时不怕死,反而怕被骗、被自己人出卖。

    治兵需要恩威并施,可在恩威并施前,要让人相信,无论是恩还是威,都是得到实施的承诺。

    郑鹏没有再问怎么立信,而郭子仪也没再说,因为他相信,一向精明的郑鹏能很好地处理。

    当晚,天公作美,寒风小了,也没有雨雪,太阳还没有下山,虎头队的营地已经羊肉飘香、人声鼎沸。

    八只肥羊被架在八堆篝火上,滋滋泛着油花,营房前的空地上,一众将士围着篝火摆满了桌椅,桌上摆满了各种菜肴,有鱼有肉有菜,还有香醇的美酒。

    菜色比不起大户人家宴席丰盛,考虑到这里是安西,已经很不错了。

    郑鹏把吕休送来的肥羊还有各种食材都捐了出来,以曹奉为首的几个什长,也出了不少,那些士兵你出一块肉我出一只鸡,东拼西凑,份子钱都不用收就置了一顿不错的宴席。

    宴席还没开始,郑鹏就声明,这次宴席不谈公事,所有人尽情庆祝,一开场就连喝了三大碗葡萄酒,当场赢得满堂喝彩,以致气氛一开始就显得很和谐、热闹。

    宴席的主题是认人,虎头队一百多人,郑鹏很难一一记住,虎头队的队正和伙长都空缺,虎主力就是十五名什长。

    十五名什长,给郑鹏印象最深的是周权,身高近二米,天生神力,一面铁盾一柄大刀在战场上大发神威,可惜运气一般,立的都是小功,又喜欢替手下出头,常要功过相抵,以至从军五年了,还是一个什长。

    不过也不算很失败,在虎营担任一名什长,地位比普通营的伙长还高。

    除了周权,曹奉、许山、钱二宝、陆进、吕业进等人是虎头队的中坚力量。

    曹奉和许山是队中“老人”的代表,资格老、有能力,战功彪炳,不过他们很享受所在的位置和环境,经常用战功兑换赏金,或暗中把战功卖给别人,所以一直还是什长,听说曹奉曾升为伙长,因替部下出头,聚众闹事,不到一个月又打回原形。

    钱二宝和陆进是***的代表,自小就接受系统训练,技艺很精湛,战术素养很高,来军中主要是历练,不过年少轻狂,很少服别人,用得好是排头兵,用不好是刺头兵,就是闹事也不好对他下狠手,多少要忌惮他们背后的家族和人脉。

    此外,虎头营中还有神风耳张平、小医仙杜品贵、活地图马明等等,可以说人才济济。

    郑鹏没有端架子,谁敬酒都喝,逢喝必干,那豪爽的性格引得曹格等人的一致好感。

    很多人都认为,酒品好的人,人品差不多哪里去。

    当晚,却发生了一件考验郑鹏人品的事。

    郑鹏把吕休送来的肥羊、肉食和酒都贡献了出来,虎头队全员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个个好不快活。

    几碗酒下肚后,气氛更加热烈,一些士兵喝到兴致,一手抱着酒坛,一手拉着同僚,围着篝火又唱又跳起来。

    队中有不少西域少数民族的士兵,在他们的感染下,很多人在无聊时学会了跳舞。

    “郑监军,属下敬你一杯,太仗义了,那些当官的,都要下面的孝敬,这次我们虎头队都沾了郑监军的光”曹奉举起酒杯,找到郑鹏敬酒。

    郑鹏没有说话,和他轻轻一碰,喝完一杯酒后,这才开口:“曹什长,今晚感觉怎么样?”

    “太好了,就是大年夜也没吃得这么好,喝得这么尽兴。”曹奉很老实地说。

    “这叫好?很一般吧。”郑鹏坐在椅子上,微薰着眼,歪着头问道。

    感觉像是喝多了。

    “郑监军是讲究的人,又在长安繁华之地,自然很难体会我们这些军汉的苦处”曹奉有些感叹地说:“召令一出,我们就得带上武器粮食去报到,分配到哪里就去哪里,人吃马嚼每天开销可不小,家里少了一个劳动力,还要供养我们,压力可不小,特别是那些缺少壮丁的家庭,更是困难。”

    “最重要一点,战争不知时候结束,在这里一天,就要家里供养一天,像这次召集,都让家里寄了三次钱,为了减轻家里压力,能节俭一点是一点,很多士兵,一天就是二块蒸饼,我们虎营还算好,上头不时补贴一下,一个月怎么也打几次牙祭,有时还组队去打猎,不过像今晚敞开肚皮吃,很少。”

    郑鹏摆摆手说:“不...不行,太艰苦了,做我的属下,可不能过得这么苦,这...这样吧,本监军每人补偿十贯钱,好好改善一个伙食。”

    在一旁伺候的阿军闻言,急了,连忙说:“少爷,少爷,你喝多了。”

    库罗也吃惊地说:“...郑监军,你喝多了吧,快,扶郑监军回营房休息。”

    一人十贯,这里一百多人,动动嘴就不见一千多贯?再败家也不能这样。

    “大伙听着,郑监军说了,虎头队的有一个算一个,每人补贴十贯伙食费,还不快点谢谢郑监军?”张平正好听到郑鹏的话,生怕郑鹏反悔,连忙大声宣扬。

    十贯就是一万钱,这可是一大笔巨款,省点可以够半年的开销了,张平哪肯轻易放弃这个机会,马上坐实这句话,让郑鹏想反悔都不行。

    “谢郑监军!”虎头队的人闻言,一个个眼前一亮,马上大声感谢。

    送上门的好处,不要白不要,反正谢一声也没什么损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