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1 训话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在私卫的搀扶下离开后,周权把手里啃得干净的羊腿一扔,抹了一下满是油的嘴,心满意足地说:“过瘾,这一顿算是吃个痛快了。”

    “是啊”曹奉拍拍鼓起的肚皮,高兴地说:“真没想到,郑监军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出手一点也不文弱,不花钱就混了一个肚皮圆,不错,不错。”

    张平笑嘻嘻地说:“这个副监军,也不知什么来头,一张口就把价值上百贯的肉食拿出来,还说给我们每人十贯钱补贴伙食呢。”

    人群中有人说道:“听说是出自荥阳郑氏。”

    “难怪财大气粗,对了,杜长河,这个郑监军是你娘子的本家人,有人罩着你,你小子撞了大运。”

    杜长河摇摇头说:“这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算起血缘远近,这位郑监军出自元城郑氏,比我娘子这个旁枝还要旁枝,这关照不敢当。”

    众人起哄了一会,很快把话题放在郑鹏所说的十贯补贴上。

    有人说郑鹏是大户子弟,这点小钱不会在意,有人说郑鹏是喝大了,睡醒后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哪会想得起自己说的话,议论来议论去,最后曹奉也听到烦了。

    “行了,差不多就行,新官上任不用你们孝敬,还得了这么多好处,没完了是不是?谁没个喝多大舌头的时候?回去睡觉,明早正常训练。”曹奉没好气地说。

    官大一级压死人,做下属的跟上级较真,这不是找死吗?

    跟一个朝廷派来的监军要一千多贯补贴,光是想想都可笑。

    众人也没当一回事,除了轮值的,一个个嘻嘻哈哈回营地睡觉。

    第二天一早,虎头队的营地热闹起来,以什为单位,各自操练起来。

    训练的时候,众人不时看着郑鹏所住的营房,一是想看看这位酒品还不错的监军什么时候起来,二来众人心里都抱着一丝侥幸,要是郑鹏醒来后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又兑现承诺呢?

    “老曹,你看,郑监军还没起床呢,不会宿醉没醒吧?”休息时,陆进找机会和曹奉碰了个头,饶有兴趣地说。

    “没准,谁让你们昨晚敬酒敬得太狠,车轮战一样灌,郑监军也豪气,喝了那么多,换作是我,也得倒下。”曹奉笑呵呵地说。

    一旁的张平笑嘻嘻地说:“会不会郑监军想起昨晚说的话,不好意思见我们了?”

    周权在张平头上敲一记:“你这个田舍奴,一天天都净想着什么,还掂记着这事?”

    “没,没,就开个玩笑。”张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许山在一旁接口:“别掂记了,虽说我也希望是真的。”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钱二宝突然插话道:“你们注意到没有,那个叫阿军的私卫,一大早就没了人影,听哨兵说一大早就出了营房,也不知去了哪里。”

    “哪有什么”曹奉摇摇头说:“郑监军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讲究,昨晚他的酒肉都让咱们吃光了,肯定要去置办一些,不然吃西北风不成?”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马的嘶叫声,有人大声说:“看,那个阿军回来了。”

    顺着马啼声看去,正好看到阿军赶着一辆马车往营房走,看车辙子的深度,马车的负重可不小,也不知购置了多少东西,一看就是大手笔。

    让人吃惊的是,阿军把马车赶回后,没有径直拉回营房,而是把马车停在营地前的空地上。

    正当所有人吃惊地时候,那个姓郭的私卫大步从营房里走出来,大声吼道:“虎头队集合,郑监军要训话。”

    终于要训话了,曹奉等人相互望了一眼,然后飞快地按队列集中。

    等众人都集中后,郑鹏这才施施然走出来。

    “见过郑监军!”排在最前面的十五名什长一边行军礼,一边大声地叫道。

    “见过郑监军!”

    跟在什长后面的士兵,也大声跟着行礼。

    一百多人异口同声,声音汇集成一股声浪,向四面扩散、直冲云霄,就是距队伍有二丈远的郑鹏,也感受到这股军队独有的气势。

    光是一个军礼,就体现出虎头队与众不同的精气神。

    郑鹏点点头,面无惧色地说:“免礼,都起来说话。”

    站起来时,曹奉和周权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眼内都有一丝惊讶。

    一百多精壮军汉突然发声,还是拼尽用力的叫喊,无论是声浪还是气势都很惊人,换作普通人,说不定受到惊吓、手足无措,可小乐官出身的郑鹏,就是眉头也不皱一下,坦然处之,显得很有大将风范。

    不仅郑鹏没被吓到,就是他身后的三名私卫,也沉着从容,别说怕,就是惊讶都没有。

    这和想像中郑鹏来蹭军功、变相增加履历有些出入。

    要是郑鹏知道曹奉等人的想法,肯定感到滑稽:自己可是出自左教坊,李隆基喜欢大型音乐,动辄就是千人级别的大合奏,这一百多人的声势和教坊的大合奏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至于郭子仪和库罗,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就是阿军,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物,哪能让这点动静惊着。

    等所有人都站起来后,郑鹏开口道:“问一个问题,做人最重要是什么,谁知道的?”

    不是训话吗?

    怎么问起问题来了,众人面面相觑,看到没人站出来,周权大声说:“我知道,是服从命令!”

    郑鹏拍拍手说:“周什长说得不错,不过并不全对,将士最重要是服从命令,我说的人,不是特指军队的人。”

    一个小兵举起手问:“郑监军,我能说吗?”

    “当然可以,任何人都可以回答。”郑鹏肯定地说。

    “是责任!”

    郑鹏拍拍手说:“说得不错,还有其它的答案吗?”

    “孝顺!”

    “忠君爱国!”

    “最重要是吃饱穿暧。”

    “俺说最重要是娶个惠贤的媳妇。”

    在郑鹏的鼓励下,众人纷纷说出自己的答案,答案可以说五花八门,有的大体、有的实在。

    等众人说得差不多了,郑鹏这才开口说:“都说得不错,不过我认为人最重要的是信,古语有云,人无信不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