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2 花式调整职务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郑鹏说到信字,人群中不少人的眼睛亮了。

    要是这位郑监军真有“信”,那补贴的事是岂不是有戏?

    郑鹏好像没注意到下面的神色,继续说道:“现在我知军中禁酒的意义了,因为就在昨晚喝酒喝糊涂后,我做了一件挺后悔的事。”

    不是以酒后胡言来推卸责任吧?

    就在众人心里暗暗腹诽时,郑鹏又说道:“今天一早,我的私卫告诉我,昨晚一高兴,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他们说这是酒后胡言,算不得真,现在我有点庆幸,一是庆幸有负责任的私卫,如实告诉我这件事,二是庆幸自己说胡话的时候,还能掌握分寸。”

    什么意思?

    在场的人都知郑鹏是酒后胡言,就是不当真也没人计较,要是郑鹏自己不提,昨晚占了便宜的将士也不会自讨无趣找郑鹏提,问题是,郑鹏自己提了出来。

    一会说人无信不立,一会说是酒后胡言,一会还说掌握分寸,众人都猜不出郑鹏葫芦里卖什么药。

    好在,郑鹏没让他们猜测太久,只是一个动作,不仅让众人停止了猜测,也让在场的虎头队将士的眼睛绿了。

    “哗哗...哗啦啦...”

    随着郑鹏一个手势,那三名私卫走近马车,很快,他们各自拖着一个大布袋出来,拖到众人面前,二话不说,解开就往地上倒,从布袋里倒出来的,全是一贯贯黄澄澄的铜钱。

    没一会的功夫,当所有布袋都倒完后,郑鹏的脚边已堆起一座钱山,名副其实的钱山。

    白的是雪,黄的是铜钱,显得泾渭分明,下面的将士看到,呼吸声都忍不住加重了。

    大唐有些日子没打大仗了,虎头队的人也没什么缴获,要是捞到足够的油水,也不会为了一顿羊肉公然挑战军纪。

    那么大的一堆钱,绝对超过一千贯,就是见过世面的陆进、钱二宝等人也怦然心动。

    郑鹏没有吊大伙的胃口,一脚踏在“钱山”上说:“虎头队有普通队员一百五十名,什长十五名,一共一百六十五人,这里是一千六百五十贯钱,实打实的一千六百五十贯,每一贯都是足陌,这是我昨晚的承诺,幸好说每人十贯,要是说多一点,说不定要跑路了。”

    真给?

    “郑监军真是大气。”

    “这是我见过最言而有信的人,郑监军,我服了你。”

    “天啊,这么多钱,难怪那马车的辙子压得那么深。”

    “放眼整个西域,俺最佩服就是郑监军。”

    “昨晚谁说跟郑监军没前途的?是谁,睁大你的狗眼看看。”

    都不用煽动,那堆“钱山”就像一堆火,把众人的眼睛都照亮了,一想到白白得到十贯钱的收入,不少士兵双眼都放着绿光。

    等躁动稍稍停下来后,郑鹏示意众人停下,开口说:“诸位不要高兴得太早,这可是有条件的。”

    有条件?

    众人笑容一滞,好像让人当场汤了一盆冷水,许山反应过来,连忙问道:“郑监军,不知有什么条件?”

    虎头队全员的目光都落在郑鹏身上,生怕郑鹏变卦。

    “先说明一点,这笔钱的每一文,都会花在虎头队改善伙食上,本人和私卫不会占用一毫一文,但这笔钱不会直接分到每个人手上,因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钱会换成各式肉食,通过训练结果和成绩,分发到大伙手上,这里一千六百五十贯,平均每个十贯,但能不能吃回属于自己的那十贯,那就看诸位的努力了。”郑鹏解释道。

    众人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

    没反悔就好,至于训练成果和成绩,努力就是,能进虎头队的,就没有怂货。

    曹奉拍手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话说得太有道理了,郑监军如此慷慨,我等也不能坐享其成,愿听郑监军的吩咐。”

    众人也纷纷表示支持郑鹏的决定。

    不能直接发到手里,有些遗憾,不过郑鹏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还承诺全部用在虎头队身上,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现在又吃又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就是郑鹏一点好处也不拿出来,众人不仅要尽心尽力保护,还得识趣点送上孝敬呢。

    此时,虎头队员心里有个想法:这个郑监军不仅大方,就是酒后胡话也兑现的诚信人,跟着这种人不会差,还有一点,对这位监军的话,不能轻视。

    郑鹏看到虎头队员的神色,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而跟在郑鹏后面的郭子仪,也用“儒子可教”的眼睛看着郑鹏。

    所谓的酒后“胡言”,其实是郑鹏一手策划。

    大唐对吐蕃、大食联军的军事行动,计划是在解冻后,可是西域上空一直弥漫着战争的气息,双方都为即将进行的战争作准备,郑鹏从吕休和张孝嵩处得到的信息,大食和吐蕃的行动一直没有停止,而大唐的细作,包括神秘的不良人,也空前活跃着。

    虽说解冰后有利于军事行动,但没说不解冻就不能行动,为了尽快把虎头队收为己用,郑鹏并不介意用上一些手段,让收服的过程变得更加简单。

    用钱最粗暴、有效。

    昨晚喝的是葡萄酒,葡萄酒的度数低,郑鹏事前也喝了解酒汤,哪能这么容易醉倒,说每人补助十贯,那是故意说的,花一千多贯就能收服一支精兵,太值了。

    主要是这笔钱,郑鹏掏得起。

    收心、立信,一举两得。

    郭子仪只是提议郑鹏立信,并没跟郑鹏说怎样立信,没想到郑鹏能举一反三,轻而易举就达到目标,对郑鹏也大加赞赏。

    示意众人再一次静下后,郑鹏开口道:“这笔钱怎么花,怎么用,你们推选几个代表来商量,制定一个公平可行的方案,今天暂时就不讨论,把大伙召集,除了兑现昨晚的话,还要解决一件事,就是虎头队的职务问题。”

    一说到职务,现场一下子变得安静。

    很明显,这位郑监军要调整职务,很多官员上任都会做这些,除了可以安插亲信外,也是一个敛财的手段。

    要是有机会,谁不想出人头地?谁不想更上一层楼?

    更何况,虎头队的队正之位悬空着,三个伙长的位置也没人,听到郑鹏说安排职务,一些有实力的人也有了想法。

    看到没人发言,郑鹏继续说:“大伙都知道,虎头队队正之位悬空将近半年,三大伙长只剩一个陈少云,不过陈伙长受了重伤,养伤起码要几个月,这事我跟吕都护使商议过,决定陈少云养好伤后,另调他用,也就是说,队正和三大伙长要挑选合适的人担任,就是十五名什长,也有可能变动。”

    话音一落,在场人一阵哗然。

    把空出的队正和三个伙长安排到位,这已经是很大的变动,可连十五个什长也变动,那是把虎头队撸一遍的节奏啊。

    一时间,有人自危,有人暗喜,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郑鹏身上。

    有了前面补贴一千六百五十贯的先例,没人认为郑鹏是危言耸听,也没人认为郑鹏是在开玩笑。

    周权大声问道:“敢问郑监军,这些职务如何调动安排,是不是已经有了人选?”

    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郑鹏乱点鸳鸯。

    郑鹏呵呵一笑,语出惊人地说:“不是我有人选,而是你们是不是心中有人选。”

    曹奉沉着地说:“我们心中的人选?属下愚昧,还请郑监军解释一下。”

    队中最大的是什长,没阶没品,任命不用都护府或吏部批准,提拨哪个,撤销哪个,全是郑鹏说了算,明明就是郑鹏的事,可他说是队员心中是否有人选。

    到底什么意思?

    “就是,请郑监军解惑。”陆进也在一旁附和。

    郑鹏打量了众人一眼,大声说道:“要想重用一个人,就要了解一个人,我到这里还不到半个月,肯定没你们对身边的战友了解,谁有什么特长?谁作战英勇?谁脑袋灵活?谁最重情义?想必你们心中也有数。”

    “选什长很简单,自由组合,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好,每个人都有机会,无论什么办法,只要你能拉拢或说服十个人听从你的指挥,即可自动晋升为什长,我劝诸多谨慎选择,以后分派任务,多会以什为单位,选中好的战友,对以后工作有很大帮助。”

    不会吧?这样也行?

    众人大吃一惊,不过很快就释然:这样挺好,大伙都是知根知底,和信任的人一起执行任务,不仅更能齐心协力,碰上危险,也更放心把后背或性命交给身边的战友。

    有人忍不住问道:“郑监军,要是找不齐或谁都不服谁,不能顺利结成一什的,怎么办?”

    “好办”郑鹏毫不犹豫地说:“军中最佩服的就是强者,剩下的就比个高低,强者上,大伙没有意见吧?”

    “没有!”众人异口同声地说。

    没有黑幕,也没有潜规则,全凭自己的人品魅力和实力,实在不能再公平了。

    军人以强为尊,凭实力上位众人也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