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4 第一个挑战者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的话犹如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块石头,现场哄的一声热闹起来。

    打赢就能当伙长,能进虎头队的,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闻言一个个双眼放光,看着站在前面郭子仪、库罗和阿军的目光,就像一群饿狼看到三只美味的大肥羊。

    怎么也得拼一把,虽说看起来三人不像善类,可万一成功了呢?

    等众人情绪稍稍平缓后,郑鹏继续说:“差点忘了说明,这三位虽说是我的私卫,但都有军籍在身,担任伙长也得到吕都护使首肯,请诸位放心。”

    郭子仪的父亲是一地刺史,而他从小向往沙场,还没成年就在军营跟着训练,早就在军部登记在案,库罗是葛罗禄族人,葛罗禄族全民皆兵,可以说自带军籍,三人中就数阿军有点麻烦,因为他是私奴,郑鹏在都护府跟吕休提了一下,很快就登记在郑鹏的名下。

    副监军的这点面子要给,对吕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有机会争取伙长,对郭子仪等人是否是军籍的事,没人再在意,心急的周奉率先问道:“郑监军,此话当真?”

    “军中无戏言,当然当真。”郑鹏一脸肯定地说。

    得到郑鹏再一次肯定,现场的气氛再一次炙热起来:

    “我来,我要挑战左边那个。”

    “右边那个好像弱一点,我要挑战右边那个。”

    “都不要跟我争,中间那个归个。”

    “不会吧,我说何老倌,连我都打不过,你也想凑这份热闹?”

    生怕出声慢没了挑战机会一样,在场的争先恐后报名,一时营地犹如一个菜市场一样。

    许山看到有些乱,连忙示意众人静下,对郑鹏行了一个礼说:“郑监军,新上任的伙长只有三人,可在场想挑战的超过百人,要是车轮战,好像对三位伙长不公平吧?”

    一个人的力量,就是再大也有限,要是一个个轮着挑战,这三个伙长也有累的时候,就是赢了,也赢得不见彩。

    还有一点,很明显越晚挑战的人越占便宜,这样有失公允。

    “对了,比试时刀枪无眼,要是误伤了怎么办?”钱二宝补充道。

    一个伙长的诱惑太大,挑战者的眼睛都红了,在场上全力以赴,要是一时收手不及,误伤了怎么办?

    “这二个问题提得好”郑鹏大声地说:“许什长和钱什长想得很周到,这样吧,为了防止车轮战,为了安全,也为了挑战更具观赏性,对挑战者作出几点要求。”

    “第一是比试使用到武器时,要用军中训练的木制武器,不能故意伤人,要点到即止;第二为了防止有人频繁挑战,挑战者要出一贯钱作为挑战费,赢了可以退回,输了挑战费转入改善伙食资金中,每人仅限挑战三次,第一次挑战费为一贯,第二次挑战费为三贯,第三次挑战费升为八贯,请谨慎挑选;最后一点,被挑战的人,感到体力不继时,有权要求休息,等精力回复再接受挑战,大伙说这些条件合理不?”

    周权大声说道:“合理,郑监军说得很有道理,我支持。”

    “对,这样才算公平。”曹奉也开口表态。

    众人也纷纷表示赞同。

    郑鹏提的条件都很中肯,没有偏袒新任的伙长,对所有人都公平。

    至于挑战费,感觉出这笔钱有点肉痛,不过一想到这钱是输了才没有,赢了可以收回,而输掉的钱也是用在改善大伙的伙食上,心里也就释然了。

    技不如人还去挑战,输了活该。

    一些士兵还暗暗高兴:挑战失败,那钱相当于给自己加菜,何乐而不为?

    条件谈妥后,郑鹏让人用丈二长的长矛就地画了三个圈,让郭子仪、库罗还有阿军分别站在里面,说好出圈者也当输,又让人搬来桌椅,这才宣布开始接受挑战。

    “来,来,来,一贯钱挑战一次,哪个想当伙长的,交钱挑战。”郑鹏就像一个商人,大声吆喝起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想第一个出头。

    一贯钱不少了,最好让别人先出手,掂量一下这三位新任伙长有多少斤两。

    郑鹏翘起二郎腿,一边敲着桌面一边说:“人呢?刚才叫得那么响,没一个出头,都是光说不练的假把式?”

    就是泥人还有二分泥性呢,郑鹏的话音一落,马上有人大声说:“我来,稍等,先回去拿钱。”

    很快,一个孔武有力的壮汉把一贯钱放在郑鹏面前的桌上,大声地说:“我叫孙大虎,想挑战最左边那位库罗伙长。”

    郑鹏用一根小棍挑起那贯钱,啪的一声扔在脚边的竹筐,点点头说:“去吧。”

    郭子仪、阿军和库罗一字排开,其中郭子仪身形最壮实,一看就知实力强横;阿军当过兵,是从死人堆爬出来的人,浑身带着一股令人感到不舒服的煞气,看起来不好惹,和二人相比,看起来体格相对单薄一些的库罗,最好对付。

    “不错哟,大虎,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把他打倒,让他看看我们虎头队兄弟的厉害。”

    “打倒他,大虎,这个月的伙食我包了。”

    众人纷纷给第一个挑战的孙大虎鼓气,孙大虎则是很谦虚地说:“客气,我这是抛砖引玉,豁出去给兄弟们探探底。”

    孙大虎谦虚的时候,郭子仪压低声音对库罗说:“二弟,挑中你了,小心哦。”

    “大哥放心,我会给他一个惊喜的。”库罗面带冷笑地说。

    谁都知要挑战挑软的捏,三个人就挑中库罗,肯定是认为库罗的实力最弱,心高气傲的库罗,哪能乐意?

    孙大虎走入圈内,对库罗拱拱手,大声地说:“孙大虎!”

    “库罗!”库罗朗声地说。

    比试之前,先互通名字,免得对手叫什么都不知道。

    库罗打量了一下孙大虎,开口说:“你的武器呢?”

    “在这里”孙大虎扬扬紧握的拳头:“库罗兄可以挑选武器,我喜欢用拳头。”

    “我也喜欢拳头,来吧。”库罗有些挑衅地对孔大虎招了招手。

    孙大虎也不客气,叫了一声“看招”,便冲了过来。

    出招时看起来有点杂乱无章,可其中大有文章。

    在虎头队中,孙大虎也算一员好手,和普通士兵不同,他是带艺投军,孙家祖上传下一套虎拳,相传是模仿老虎扑食创立的一套拳法,大开大合,以刚猛显著。

    说出“看”字的时候,孙大虎已经迈开了步子,猛地向前窜,身向前倾,拳向前伸,两人相距的也就一丈左右,那个“招”字话音刚落,已经冲到库罗的身前。

    孙大虎不留力,一出手全力以赴,左拳护着上三路,右拳直捣库罗的面门,那拳头全力挥出时,拳头还没碰到库罗的身体,拳风就拂动库罗的头发。

    要是这一拳击中面门,就是不晕也得挂彩,眼看库罗就要击中,孙大虎眼前闪过一丝精光,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预祝胜利的微笑,突然间,原来以为自己一击即中的孙大虎面色一滞,眼里露出一丝络疑惑的神色,很快他的瞳孔猛地收缩,眼里露出一丝震惊。

    就在快要击中的一瞬间,好像眼前一花,接着以为必中的一拳落了空,打在空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就在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时,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突然感到脚下被人绊了一下,身子突然失去平衡,还没反应过来,感到被人猛地从侧身一撞,整个人顿时凌空飞起。

    “啪”一声,孙大虎摔了个狗啃泥,站起来正想反击时,一下子傻了眼,因为孙大虎发现自己已在圈外。

    输了......

    现场一阵哗然,谁也想不到,不到三个呼吸的功夫就分出了胜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