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5 挑战与改编
    ,精彩小说免费!

    一时间,原来气氛热烈的校场针落可闻,不少人吃惊得眼睛都瞪得牛眼那么大,半天合不拢嘴巴。

    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孙大虎是虎头队的一位好手,众人猜想两人就是没大战三百回合,起码也能探探那个叫库罗的底,谁也没想到,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就被放倒在圈外,干净利索得让人以为是眼花。

    “高手啊”许山回过神,对一旁的曹奉说。

    曹奉点点头:“躲避的时机、身形的动作还有那一下精妙的撞击都恰到好处,整个过程有如野兽般敏捷,可偏偏又像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厉害。”

    一闪一绊一撞,看起来简单,可真正运用起来,需要丰富的经验和技巧,特别是那一下侧身撞击,把一个过百斤的汉子撞飞到二米多远的圈外,除了自己的力量外,还巧妙地运用到借力打力的技巧。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曹奉是识货的人,一下子就看出不凡。

    郑鹏看到,对库罗举起一个大拇指。

    郭子仪可是能从高手云集的好汉中勇夺武状元的人,武艺可想而知,库罗能成为他的陪练,差不到哪里去,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库罗出自游牧民族,从小就喜欢摔跤,经常参加族里举办摔跤比赛,听说库罗是族中少有的摔跤天才。

    孙大虎的招式,猛有余守不足,大开大合,在猝不及防下,一个照面就被放倒在圈外。

    输得自己也发愕。

    “咦,孙大虎,这么不小心?”

    “可惜,一贯钱没了,不过平分起来,那一贯报名费,我们每个也能分上几文呢。”

    有人婉惜,也有人幸灾乐祸,孙大虎回过神来,倒也看得开,对圈中的库罗拱拱手说:“好俊的身手,服了。”

    “承让。”库罗拱手回礼。

    孙大虎挑战过后,比赛的结果给有小心思的人泼了一盆冷水,很多跃跃欲试的人放弃了念头。

    一贯钱可不少,要碰运气的还是省省,再说自己知自己事,就是侥幸赢了,后面还得接受队友的挑战,能有几次侥幸。

    要是什长,还可以拼一下,因为十五个位置,机会大很多,可伙长的位置只有三个,这个位置绝对没有任何侥幸的成份。

    于是,虎头队的人把目光放在队中公认最强的三个人身上:曹奉、周权和陆进。

    曹奉身经百战,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是虎头队公认的好手;

    周权天生神力,使用的铁盾和大刀加起来近百斤,是虎头队力量最大的人;

    陆进是将门的代表,除了有家传的武艺,还请了名师指导,别看年纪不大,战斗力非常强悍。

    很快,作为老大哥的曹奉,率先站出来,把一贯钱放到郑鹏面前后,走到阿军面前拱拱手说:“曹奉!”

    “阿军”

    没有姓,只有一个名字,不用说肯定是郑鹏的亲随。

    曹奉没急着动手,上下打量了一下阿军,突然开口道:“我们见过吗?不知为什么,看到兄台,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阿军闻言心中一动,原来波澜不惊的脸色闪过一丝异色,很快淡然地说:“以前在西域打过仗,不过只是无名小卒,曹什长记不起也正常。”

    上一次到西域,阿军的身份也是私卫,不过当时的主人不是郑鹏,前任主人对阿军也不错,可惜在官场受到牵连,好在,现在找到一个更好的主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曹奉闻言,心中恍然大悟,难怪阿军身上散发着一种与军人相似的气息,原来也是一个老兵,闻言拿过一根包住枪头的长枪,在手里抖了一个枪花:“我的武器是长枪,你的武器呢?”

    阿军没有说话,从武器架上抽出一把木制长刀。

    两人行是用武器碰了一下,然后开始比试起来。

    长枪可以远攻近守,变化莫测,而刀沉猛有力,两人枪来刀往,打得好不热闹。

    这才是真正较量,在场的人刚开始还是替曹奉加油助威,可到了后面都忘了支持哪一个,只要有精妙的招式,都给予热烈的掌声。

    二人交手没一会,随着“卡嚓”的一声脆响,长枪和木刀在对撞中双双折断。

    阿军和曹奉都是军中好手,每一招的力度都很大,木制的武器承受不住他们的力量,折断只是时间问题。

    看到武器折断,打得兴起的曹奉也不在乎,把断枪一扔,空手冲了上来,阿军看到,也把断刀随手一掷,赤手跟曹奉较量起来,只见二人拳来脚往,很快打得难分难解。

    “周头,这个阿军什么来历?他的招式,和曹什长有些相似啊。”张平看了一会,有些疑惑地说。

    “是相似”周权想了想,很快说道:“老曹的招式,是从战场上领悟来,阿军说在西域打过仗,看到的招式简单直接,也应是把打仗中的领悟融入自己的招式中,所以两人的招式有相似之处。”

    张平点点头说:“这下好了,曹什长可是找了一个好对手。”

    两人正在说话间,曹奉和阿军突然相互扣着,僵持了一会,双双倒在雪地上扭打成一团。

    “这,这又是什么招式?”张平眼睛都瞪大了。

    曹奉和阿军的打法,好像两个互不服输的孩子一般,在场人的眼睛都瞪得老大。

    钱二宝嘻嘻一笑:“这叫市井招,不管什么招,打赢就行。”

    “这个阿军,简直就是一头小牛犊,要知老曹可是有曹疯子的绰号,阿军比老曹还要疯,打起来丝毫不退缩,老曹得加把劲,拖下去不利。”许山面带忧色地说。

    这场比试,许山肯定希望自己的老战友胜出,可他发现,胜利的天秤正在逐步向阿军偏移。

    在场人纷纷为曹奉加油助威,曹奉也很希望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更进一步,可惜最后还是因体力不支,被阿军的打败。

    拳怕少壮,曹奉已经年近四十,身体正在走下坡路,而阿军只有二十五岁左右,正值人一生最年富力强的时候,二人缠斗了二刻多钟,最后还是年轻的阿军笑到了最后。

    曹奉输了后,站起来心悦诚服地说:“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承让。”阿军惜字如金地说了二个字,很快退到一旁。

    郑鹏一脸满意地看了看阿军,眼里露出大赚特赚的神色:没想到在人市捡到宝,已经觉得阿军很超值的了,这次较量后,感觉自己人品爆发,捡了一个大漏。

    “比试结束,还有人挑战没?”郑鹏高兴地说:“也不用一个一个上,画了三个比试圈,可以同时上啊。”

    郑鹏说完,自言自语地说:“半天才收到二贯钱,太少了。”

    实力排在前五的曹奉杀羽而归,剩下的人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在场还有斗心的,只有周权和陆进。

    周权哈哈一笑:“陆什长,不如一起上吧。”

    “好!”陆进爽快地说。

    两人各交了一贯挑战费后,周权率先说:“陆什长,某比你先进虎营,资格比你老,我先挑对手,这个壮壮实实的让给我,如何?”

    陆进有些感激地说:“一切就依周什长。”

    周权挑的是郭子仪。

    郭子仪在三位伙长中,无论身高、体重、气势都突出,一看就是三人中最强的,就是静静站在哪里,纹丝不动,犹如一棵不畏风寒的松树,给人一种霸气外露的感觉,周权是那种很吃身体的人,和郭子仪正好有得一拼。

    至于一旁的库罗,动作很灵敏,应该是家族传承,刚好和陆进匹配。

    “周头,加油,赢了你就是伙长了。”

    “陆什长,加把劲,你不是说要威风给你的兄弟看吗?”

    “两位什长加油,给我们虎头队的争光。”

    “胜了,酒席我小医仙包了。”

    虎头队的队员大声为两位挑战者加油打气。

    要知道,虎头队可是精英,能在虎头队当上什长的,那是精英中的精英,做军人没几个不爱面子的,看到孙大虎和曹奉相继落败,于是拼命给新上场的周权和陆进助威。

    理想很丰满,可现实却很骨感。

    不到二刻钟,二场比试都在叹息中结束。

    陆进和库罗打得难分难解,可库罗的经验更丰富,抓住一个破绽把木刀架在陆进的脖子上,再一次笑到最后。

    最让人意外的,是郭子仪和周权的这一场比试。

    所有人都以为,郭子仪会想办法,避开力大无穷周权的锋芒,把周权的力量消耗得差不多时再出手,原因很简单,周权比郭子仪足足高出一个头,体形也明显壮硕很多。

    谁也没想到,郭子仪没有躲避,一开始就跟周权正面交锋,两人每一招都用尽全力,在场人都吃惊地看到,看似比周权瘦弱的郭子仪,在对抗时丝毫不落下风,一开始就与周权平分秋色。

    郭子仪的力量不逊于周权,在武艺和灵活,比周权高出不止一个层次,经过简单的试探后,简直就是各种吊打周权,最后还在全队人吃惊的目光下,把周权拿住举起,大步扔出图外。

    曹奉等人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心里都冒起二个字:战神。

    一时间,虎头队将士不仅崇拜的目光看着武艺超群的三位伙长,就是看郑鹏的目光都不同了。

    军中崇拜强者,一下子出现三位高手,让人意外,可最让人感到意外,是一开始就不显眼的郑鹏。

    小乐官转战沙场,一开始时所有人都看不起他,以为郑鹏是靠拍马屁上位,跑到这里折腾,没想到他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一鸣惊人。

    什么都不用说,能把三个武艺这么高强的人召集在身边做私卫,这就是本事。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能斗量。

    跟在有本事的人,也不算辱没。

    看到一众将士异样的目光,郑鹏内心暗暗得意,为了严肃点,还是装作没事人一样,轻敲着桌面说:“打赢就可以当伙长,机会难得,还有哪位勇士挑战?”

    没人开口,当郑鹏用目光打量虎头队的人时,被郑鹏注视的人,一个个下意识低下头。

    想上位也得掂量自己什么份量,就是号称虎头队第一猛人的周权,也让人像抓小鸡一样抓紧扔出去,再去挑战那不光是傻,还是自取其辱。

    张平大声说:“回郑监军的话,我们都服了,不比了,三位伙长实至名归。”

    “我们输得心服口服。”周权也一脸磊落地说。

    众人也纷纷表态,表示对新任的三位伙长没有异议。

    郑鹏闻言,满意地点点头,吩咐新任的伙长、什长一起开会,其余人就地解散。

    召集开会的目的,就是把十五个什分开,郭子仪、库罗和阿军各带领五个什,这个不难分,直直接抽签就完成,最后一点是重点,就是有关训练、轮值的问题。

    有问题,解决就是,郑鹏很干脆,直接交给郭子仪安排处理,自己在一旁优闲地喝茶吃点心。

    郭子仪是那种为战场而生的天才,是凭一己之力延续一个王朝百多年的超级猛人,这一个小小队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大才小用。

    观察了几天,郑鹏完全放下心来,安心把虎头队交给郭子仪。

    郭子仪训练时,把恩威并重发挥到极致,以什为单位训练,采用连坐法,要罚就罚一个什,那些刺头生怕连累自己兄弟,不敢挑事,要是哪个方面做得不好,都不用郭子仪吩咐,同一什的兄弟会主动帮助他改善。

    要让这些刺头听说,郭子仪也不光用“威”,“恩”也有,就是把郑鹏拿出那笔钱,每天都购买很多肉食,谁想吃肉就拿训练的成绩说话,表现好大块吃肉,要求成绩不好的,别说肉,就是汤都喝不上。

    还别说,有了免费肉食的诱惑,虎头队的士兵一个个都卯足了气力,每天认真训练。

    战斗力不能短时间内提升,不过仅仅过了三天,虎头队的精神面貌就焕然一新,由前面的拖沓散漫,做到了令行禁止。

    训练的事交给郭子仪,郑鹏没有闲着,带着阿军和几名护卫,经常去拜访安西都护使吕休,有监军的便利,可以自由出入各大军营,可以多方面了解西域的情况,也可以拉拢一下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