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6 一封机密情报
    ,精彩小说免费!

    “下面我给大家讲一下,西域的过去。”郭子仪环视了一下齐坐在营房内的将士,缓缓地开口道。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郭子仪练兵的时候很严肃,不荀言笑,可训练结束后,变得很随和,有空的时候,经常组织虎头队的将士,给他们讲故事,这点很受将士们的欢迎,对他们来说,圈子太小、知识面也不广,很多人知道的都不多,知道多点知识也是好事。

    大冷天,听故事是一个享受,再说郭子仪的口才很不错。

    示意众人静下来后,郭子仪继续说:“最早对西域的描绘,指周朝诸地,最早退记载有关西域的书是先秦的《国语》上有“西方之书”的内容;《诗经》有“西方之人”;《庄子·让王篇》载:“昔周之兴,有士二人处于孤竹,曰伯夷、叔齐。二人相谓曰:‘吾闻西方有人,似有道者,试往观焉。’”《楚辞·离骚》有“朝发轫於天津兮,夕余至於西极”;《楚辞·远游》有“凤皇翼其承旂兮,遇蓐收乎西皇,大唐建国时,就很重视西域.....”

    营房的郭子仪,娓娓而谈,多个角度分析,着重介绍西域与中原的渊源,还有西域对中原的重要性,下面的将士用心倾听,遇到听不明白的地方,还举手提问,说的用心,听的专心,看起来气氛很是融洽。

    郑鹏看到这种情形,对郭子仪又佩服多了几分。

    很多将领带兵,不是多训练就是想着怎么拉拢人心,把部下变成“自己人”,郭子仪训练很认真、很有针对性,降了严格训练,还和将士们谈心,从思想上改造他们,让将士们明白,打仗不仅是义务,也不只是赚军功、发财,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

    历史多次证明,一次有理想、有信仰的军队有多可怕。

    郭子仪能成为一代名将,是偶然,也是必然。

    有了这么靠谱的人,郑鹏可以彻底放开,每天就是看看军营、四处巡查一下军备情况,然后就是和各种大人物聚会、联谊,偶尔还喝一下花酒,日子过得悠然自得。

    本以为这份闲情可以维持到开春,没想到十一月下旬,距过年还有几天时,一份情报打破了这份宁静。

    这得益于吕休的情报共享。

    “三弟,这么急把我们叫来,有什么事?”库罗一进郑鹏的营房,一脸好奇地问道。

    郭子仪也开口说道:“对啊,催得也急了一点,发生什么大事。”

    两人正在考核时,郑鹏派人让二人放下手中的活,要商议大事,三人关上门商量的时候,阿军还在外面守着,显得郑重其事。

    郑鹏没说话,从怀中掏出一份绝密情报,递给一旁的郭子仪。

    郭子仪接过一看,眼睛一下子瞪大,打量了郑鹏一眼,转手把情报交给一旁的库罗。

    情报上说了,吐蕃和大食对拨汗那的行动中,缴获大量的财货,二者都想利用冬天和大唐欢庆新年的机会,提前把财货运回去。

    库罗看完后,把情报放桌面上一放,有些愤愤不平地说:“这些家伙,还真是狡猾,知道打不过我们唐军,还会提前转移财货了。”

    “天气这么冷,大唐对过年很重视,不得不说这个时机很好。”郭子仪表态道。

    抢到财货,也得运回家里才算安全,现在西域诸国都在盯着大唐的行动,所有人都知,大唐、吐蕃还有大食的一战不可避免。

    看到郑鹏一脸神秘的笑容,郭子仪心中一动,开口问道:“三弟,你看中这批财货了?”

    郑鹏嘿嘿一笑,毫不掩饰地说:“财帛动人心,说不动心是假的,二位兄弟,你们怎么看?”

    库罗点点头说:“吐蕃算是西域一霸,西域很多国家和部落,暗地里给它纳贡,算是花钱买平安,对了,我听族人说,年中吐蕃通过中间人,花钱从拨汗那购买了很多马匹和牲口,现在想想,实在太龌龊,肯定早就打定发兵的主意,到时运金银财宝比运牲口方便多了,只是,一个拨汗那的财福有限,情报上说吐蕃要运二百多箱金银细软回去,可能吗?”

    郭子仪分析道:“这次进攻拨汗那,吐蕃充当急行锋,最先攻进渴塞城的,就是吐蕃的军队,肯定是吐蕃抢掠得最多,大食联合吐蕃出兵,肯定也得给好处,再加上西域各国暗中孝敬的财货,完全有可能。”

    “厉害啊”库罗一脸佩服地说:“朝廷的情报工作做得太出色了,这种机密也搞到,就是有多少箱也收集到。”

    “大唐在西域经营一百多年,军部的绝密人员遍布整个西域,就是陛下亲率的不良人,也在西域插了一脚,要是小规模的行动,很难察觉,可一次运几百箱财货,动静想小都不行。”郭子仪应道。

    库罗搓着手,一脸兴奋地说:“这可是一块肥得不能再肥的肉,我们能吞得下吗?再说真要行动,只怕上面也不批吧?”

    郑鹏哈哈一笑,很快压低声音说:“我可是西域副监军,去哪里不需要跟任何人报备,再说虎头队是我护卫队,任务就是保护我的安全,调去不需要任何人同意。”

    说到这里,郑鹏故作神秘地说:“假如说,郑副监军率着卫队巡逻边境,监督都护所的训练情况,无意中偶遇到吐蕃秘密押运财宝的队伍...”

    “啪”的一声,库罗猛地一拍大腿,双眼放光地:“妙啊,这个理由,谁也不能说什么,就是传回朝廷,陛下也说三弟尽忠职守。”

    大冷天,不在营房喝酒烤火,跑到冰天雪地的野外,光是这份心意就难得。

    “我看也可行”郭子仪也表示同意:“既是秘密押运,附行的人员不会很多,就是不能一口吃下,就是咬上二,也肥得不行。”

    库罗拍着胸口说:“人手不用担心,有需要,我随时要借一二千人。”

    葛罗禄族是西域的地头蛇,实力中等偏上,要是有机会,库罗并不介意拉上自己的族人一起发个横财。

    “要是有葛罗禄族的帮助,我们的胜算更高。”郭子仪高兴地说。

    虎头队就是再精锐,只有一百多人,很难成大事,要是有葛罗禄族的帮助,成功率大幅提升。

    说到正兴起,库罗突然有些忧心地说:“对了,这个情报,吕都护使和张御史也知道的吧,有他们在,还轮得到我们吗?”

    郑鹏是虎头队的老大,可吕休和张孝嵩是西域的老大,要是他们出手,哪里还轮得到郑鹏。

    “这事张孝嵩表过态了”郑鹏解释道:“把情报交给我的时候,我问过张孝嵩,可他说这事要低调处理,他会加强边防,但不会为这个情报作出大规模的行动,也不知他要干什么。”

    郭子仪分析道:“张御史做得不错,像这种情报,肯定是埋伏得很深的细作才能弄来,要是大张旗鼓,容易暴露,害了他的性命,再说张御史的目光长远,以他的性格,肯定认为埋伏军队比埋伏财货更有意义。”

    战场上,动一发牵全身,站在张孝嵩的高度,不会在乎一时的得失,他在意的是整个大局。

    库罗一脸兴奋地说:“太好了,简直就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拼了。”

    “富贵险中求,眼前就有一笔富贵,此时不拼更待何时。”郭子仪的声音都有点激动。

    意见达成一致,郑鹏握紧拳头说:“既然意见一致,那干了。”

    郭子仪和库罗齐齐点头。

    成功了,不仅是一份可观的财富,更是一份沉甸甸的军功,山长水远到西域干什么,不就是为了赚取军功、光耀门楣吗?

    到这里后,寸功未获,为了尽快立信,一下子就洒了一千多贯出去,这笔钱也得收回。

    郑鹏有些苦恼地说:“现在最困难的,不是怎么截,而是吐蕃将会通过什么路线,把这笔财货运回去。”

    说到这个问题,库罗也有些头痛地说:“是啊,谁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出发,走什么路线,西域地广人稀,就凭我们这点人,别说拦截,就是找到人也不错了,吐蕃离拨汗那么远,竟然也能出兵,不知多少人对朝廷阳奉阴违。”

    吐蕃位于高原地带,拨汗那位于在锡尔河中游谷地,两者并没有接壤,可吐蕃依然发兵,可以肯定,路上肯定经过大唐的附属国,从这里可以看出,位于西域的大唐附属国,并不是铁板一块。

    这也是李隆基大为震怒的原因。

    要是吐蕃把手伸到拨汗那,西域属于大唐的版图少了一大块,也严重威胁到丝绸之路的安全。

    “大哥,你怎么看?”郑鹏开口问道。

    郭子仪同意干一票后,很少开口,一直在地图上寻思着。

    “是啊,大哥,有什么想法,说出来讨论一下,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库罗也附和道。

    “二弟,三弟,你们看”郭子仪指着地图说:“吐蕃要把掠夺的财货运回逻些城(吐蕃的京城),不可能从大食绕到天竺,再从天竺取道回去,路程太远,沿途的变数也太多。”

    “除了绕路,依我看只有二个可能性最大,一是从小勃律、大勃律借道回去;二是乌孜别里山口偷偷进入喝盘陀地区,翻过昆山脉进入吐蕃境内,二位兄弟怎么看?”

    郑鹏双手一摊,很干脆地说:“论战略眼光,我比不上大哥;论地形,更不是更比不上二哥,你们两人商量就行,我在一边旁听好了。”

    这里全是自己人,没必要不懂装懂。

    郭子仪呵呵一笑,也就不再理会郑鹏,转过头对库罗说:“二弟,这里你最熟悉,有什么看法?”

    库罗想了想,很快说道:“依我之见,吐蕃人从乌孜别里山口回去这条线可能性最大。”

    不用别人发问,库罗主动解释:“据我所知,吐蕃这次出兵,就是从大小勃律借道,虽说大小勃律向朝廷解释,说吐蕃来势汹汹,不敢正面试其锋,只能龟缩防守,这件事朝廷已下旨痛斥,想必大小勃律不敢再造次,监军御史张孝嵩也在商弥地区布下重兵,想必吐蕃人会放弃这条路,这样一来,就是翻过昆仑山脉这条机率最大。”

    郑鹏和郭子仪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郭子仪拍着手说:“没错,我也是这样想,三弟,不如把重心放在乌孜别里山口,伺机而动,成不成,就看天意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能这样了。”郑鹏有些感叹地说。

    手上只有一个队,全部加起来也就一百多人,本来人就少,要是分散,更不能成事,只能碰一下运气,要是自己手上有一万几千人,直接封锁与吐蕃接壤的昆仑山脉。

    此刻,郑鹏感觉自己就是守株待兔的农夫,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可以选择一棵最大机会捡到兔子的树。

    “反而是折腾,就当是练军”库罗无所谓地说:“最近还想把人拉到外面训练,不用天天呆在营房,正好趁这个机会拼一下,要是能咬上一口,那就赚了,就是没有得到好处,训练一下士兵也不吃亏。”

    “我也是这个意思,三弟,你有空跟吕都护说一下,说要到处察看一下,我跟二弟也准备干粮和行装。”郭子仪马上当出决定。

    一百多人马的吃喝,可不是一件小事,特别是这种天气在外面,后勤补给一点也不能马虎。

    郑鹏干脆地点点头说:“行,就听大哥的。”

    三人刚刚商议完毕,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阿军的声音:“郡主,不好意思,我家少爷在里面商量机密要事,请稍候片刻。”

    郡主?

    郑鹏、郭子仪和库罗相互看了一眼,三人脑海里都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果然,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什么机密事?肯定是躲在军营里喝酒,快让开,本郡主找你家少爷有事。”

    是兰朵的声音。

    兰朵跟郑鹏一行到了西域便径直回家,本以为她在家里享福,没想到又找上门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