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7 雀奴
    ,精彩小说免费!

    兰朵和阿军对峙起来。

    一个坚决要进,一个坚持不让进。

    “本郡主就不相信,这小小的营地,还有我兰朵进不了的地方。”兰朵愤然怒道。

    阿军有些为难地说:“郡主,里面真的在谈要紧的事,你就不要为难小的了。”

    要是其他人硬闯,阿军二话不说就把他放倒,可对象是兰朵,只能用身体避住,不敢对兰朵动粗。

    一来兰朵是女性,对女性下手不光彩,二来兰朵的身份特殊,既是郡主也是郑鹏的朋友,真动手,不是替自家少爷解决问题,而是招惹麻烦。

    越是不让进,兰朵就越来劲,以为郑鹏在里面有什么不见得人的勾当,眼看强闯不入,怒了,大手一挥,大声喝道:“来人,把这人给我拉开。”

    话音刚落,“唰”“唰”“唰”的几声,几名跟着兰朵的亲卫抽出弯刀,凶神恶煞地向阿军包围,阿军面无惧手,两眼像饿狼一样盯着前方,右手不自觉搭在刀柄上。

    要是兰朵的亲卫敢有异动,阿军会毫不犹豫采取行动。

    眼看一场恶战快要一触即发,突然有人大声说:“停手,都停手,这是干什么?”

    率先冲出来的是库罗,一看到双方快到要拼命的边缘,吓了一跳,连忙大声喝停。

    这时郑鹏也出来了,看到兰朵,不由眼前一亮,笑呵呵地说:“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郡主来了,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一段时间不见,兰朵还是那样魅力无限,只见她穿着几重厚的墨绿袄裙,围着一条白色的狐裘,再配上一件挡风雪的红色绸布披风,显得俏丽又英气,有如画龙点睛般在腰间配着一根白色的腰带,就是在寒冷的冬季也把身材显露出来。

    特别是带着异域风情的脸庞,在冰天雪地下,一下子把她的气质再次提升了一个层次。

    兰朵的一个眼睛,好像人的魂儿勾走;一个微笑,好像把人的心儿都融化。

    郑鹏和兰朵相处时间不短,对她都很熟悉了,可隔了一段时间没见,再次见面时,仍然有砰然心动的感觉。

    “终于看到郑监军了,还以为今天见不到郑监军的大驾呢。”兰朵有些不满地说。

    到了西域,兰朵和郑鹏各奔西东,先回家看看,短暂的停留后,再次来寻找郑鹏。

    目的还没有达到,兰朵不肯轻易罢休,再过几天就是过年,就以送礼的名义赶来,反正对突骑施的节日和中原不同,对郑鹏来说是节日,但对兰朵来说只是平常的一天,没必要陪家人。

    就是苏禄可汗也很支持兰朵的做法。

    “一场误会”郑鹏拍拍阿军说:“郡主也不是外人,真是失礼,快,给郡主赔个不是。”

    阿军倒也干脆,郑鹏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闻言给兰朵赔礼道歉。

    兰朵不是小气的人,大度地表示既往不究。

    “对了,郡主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兰朵指了指身后的那辆马车,有些骄傲地说:“快要过年了,给郑监军送点年礼,免得某人老说本郡主只会占便宜。”

    原来是送礼,郑鹏连忙表示感谢。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是送礼的人。

    兰朵站在门口,看看郑鹏和库罗,又看看两人身后面带微笑的郭子仪,忍不住问道:“大白天,你们三个大男人躲在一起干嘛,还让阿军守住门口那么秘密,要做坏事?”

    “没有的事”郑鹏笑呵呵地说:“就是商量一下,怎么练兵,哪有...”

    话刚说到一半,库罗抢过话题:“对啊,准备做一件大坏事,兰朵,你有没有兴趣?”

    “二弟,慎言。”郭子仪生怕库罗说出去,马上提醒道。

    郑鹏大吃一惊:“二哥,你...”

    吐蕃暗中押运财货的事,是军中机密,郑鹏准备大捞一笔,只是在筹划中,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个库罗,不会和兰朵关系好,把她拉上吧?

    多只香炉多只鬼,要是兰朵把情报透露给苏禄可汗,影响大了去。

    库罗对郑鹏和郭子仪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二人稍安勿燥。

    兰朵听到要做一件大坏事,眼前一亮,马上说道:“好啊,要做什么坏事,我正闷得慌,库罗阿哈,快说来听听。”

    说到这里,有些不满地盯着郑鹏说:“郑鹏,你别嚷嚷,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有好玩的事不带上我,哼,你会后悔的。”

    郑鹏摊摊手,感觉有些无奈。

    自己是一个副监军,就是吕休看到自己,也得客气三分,可在兰朵面前,感觉没什么作用。

    库罗让兰朵先把亲卫屏退,然后一脸认真地说:“兰朵,这事不是一件小事,你要先保证,无论参不参与,你都不能泄露给任何人,包括你的阿爸。”

    “可以,保证不说。”兰朵犹豫了一下,很快给了保证。

    “郡主,稍等一下,我找二哥商量一下。”郑鹏丢下一句话,然后一手把库罗拉到屋内。

    突然拉上兰朵,这件事没跟自己还有郭子仪商量,就是兄弟,怎么也得给自己一个交待吧。

    郭子仪走过来,皱着眉头说:“二弟,怎么拉上兰朵?这不是分好处,能不能找到押运的队伍还不好说,就是找到,凭我们这点人能不能捞到好处也料不准,中途有太多变数和危险,要是郡主出什么事,我们三个可抗不起啊。”

    “就是,到时有好处,分她一份也没关系,可没必要拉她冒险,出了事怎么办?”郑鹏也一脸担心地说。

    “二位兄弟,不要急”库罗一脸淡定地说:“听我分析说,再说对不对。”

    “二哥,这里没外人,你是怎么想的,你说,我听。”

    库罗没有直接说原恩,而是开口问道:“三弟,我问你,这次行动最困难是什么?”

    “找到押运队伍吧”郑鹏想了一下,继续说道:“西域那么大,我们不知他们什么时候、什么路线出发,别说我们只有一百多号人,就是把整个虎营都派出去,也封锁不了这么漫长的边境线。”

    库罗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很快说道:“这是我邀请兰朵的原因,她有办法找到押运队伍。”

    郭子仪好奇地问:“哦,郡主有这方面的情报?”

    “没有。”

    “是不是她有内应在吐蕃?”

    “非也。”

    郑鹏吃惊地问:“那她为什么能找到,未卜先知?”

    “雀奴。”库罗一脸郑重说出二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