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9 突如其来的变故
    ,精彩小说免费!

    “有趣,这金鹫怎么养的?”郑鹏一边说,一边伸手想摸一下金鹫的脑袋。

    手伸伸到一半,“啪”的一声脆响,被兰朵一手拍落:“不想手被啄一个血洞,最好别碰他,小白只认白雀奴一个。”

    郑鹏看看金鹫锋利的嘴钩和利爪,决定放弃摸它的想法。

    库罗在一旁解释道:“金鹫可是宝贝,怕有人对它不利,从小就训练它防备陌生人,不吃陌生人的投食,要知道像金鹫这类猛禽,很难捕捉,就是捕捉后,能不能顺利驯化也是一个问题,就是雀奴一族,能拿得出的禽类,也就二三只。”

    说是一族,其实就是世代以驯鸟为生的一家人,一代代传下来。

    郭子仪上下打量了一下金鹫,饶有兴趣地说:“在河北道,听说有人善养海冬青,没想到西域也有人擅长此道,对了,能展示一下吗?”

    郑鹏也来了兴趣,开口道:“对啊,是马是驴子,溜一溜就知道了。”

    兰朵直接无视郑鹏的声音,转头对郭子仪:“你想怎么展示?”

    “要不,放只兔子,看金鹫能不能抓回来。”郭子仪提议道。

    “太简单了,我的小白又不是猎狗。”兰朵有些无奈地说。

    郑鹏开口道:“对,这可是金鹫,又不是猎狗,大哥你的主意太差了。”

    “那你有什么好的提议?”郭子仪反问道。

    “郡主这么有心给我们送过年的礼物,给郡主接风洗尘很应该,不如就金鹫抓点野兽来,现在什么都不缺,要是能弄点狼肉,那就太好了。”郑鹏在一旁说道。

    鹰类能捕获猎物,那是它的本能,没什么值得夸耀,要是想什么就让它去抓什么,不仅能看它的抓捕能力,还能看它的灵性。

    兰朵倒也爽快,闻言也没讨价还价,转身对白雀奴说了几句,很快,白雀奴对金鹫又是摸头又是吹口哨,然后一声口哨,绰号为小白的金鹫振翼一飞,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听说金鹫去抓狼后,虎头队的人纷纷站到营地,一个个翘首以望,就看传说中的金鹫是不是真的那么神,有些将士还打起赌来了。

    外面有点冷,郑鹏把兰朵先邀请进营房,让她坐着等。

    “郡主,你的小白,真的这么厉害?”安顿后,郑鹏忍不住地问道。

    兰朵一边喝茶,一边从容地说:“郑监军要是不信,可以打个赌啊。”

    “好啊,赌什么?”

    “输的人,就背着一只羊围着营地跑一圈。”

    钱财两人都不看重,还不如找点乐点。

    “成交!”

    郑鹏一口答应,最近正有点无聊,有人陪自己玩玩也不错,赢了就当看好戏,输了就当锻炼身体,怎么也不吃亏。

    库罗和郭子仪听到,两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就装着没听到。

    不知为什么,两人一走近,总是很难和平相处,好像把斗嘴当成乐趣,由长安到西域,这两人就争执了一路,现在又是,见面没一会,这么快又卯上了。

    郭子仪看到两人没说话,开口问:“好了,现在人齐,不如来商量一下怎么拦截吧。”

    “对,时间紧急,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库罗一边说,一边在桌上打开地图。

    铺开地图后,郑鹏径直说道:“郡主,你对这里很熟悉,假如你是吐蕃的将军,你会怎么走?”

    说到正事,兰朵也变得信真起来,想了一会,然后开口说道:“吐蕃与大唐、天竺接壤,绕道天竺的机率很低,就是天竺给它面子,那么大的一笔财货,难免有人动心,要是我是吐蕃的决策者,也不会舍近求远。”

    “要走近,肯定要经过大唐的领土,起码是大唐名义上的领土,大小勃律应该不会,因为张监军已严令告诫大小勃律的国王,并在的商弥团囤了重兵,要是偷运财货,不会冒那么大的危险,依我看”兰朵用手指着地图的一角,继续分析道:

    “西域地广人稀,几千人进入茫茫沙漠中,很难找到他们的踪迹,要是猜得不错,吐蕃人偷偷通过乌孜别里山口后,进入安西都护府的范围,利用龟兹以南那片荒无人烟的沙漠,翻过昆仑山脉进入吐蕃境内。”

    郑鹏、郭子仪还有库罗相互看了一眼,眼里都有敬佩的神色,兰朵分析的,和三人分析的差不多一致。

    郭子仪拍拍手说:“厉害,没想到郡主考验得这么周到,那郡主觉得,我们应该在哪里设伏呢?”

    兰朵的手在地图上指:“于阗镇!”

    于阗镇是唐朝安西四镇之一,显庆三年(658年)与龟兹镇、焉耆镇同置,几经废复,是安西都护府的南大门,是大唐又一个军事重镇。

    郑鹏看到,心里暗暗点点头。

    和自己想的一样。

    四人正想商量怎么出兵时,外面突然传来禀报声:“报,吕都护使送来最新的情报,请郑监军亲自验收。”

    又有新情报来了。

    张孝嵩会做人,不是很重要的情报,他都让人给同为监军的郑鹏抄写一份,免得被郑鹏找到理攻击自己独揽大权,情报大约是一旬一次,遇上突发重大事件,随时传来。

    今天不是送情报的日子,可有情报送过来,不用说,西域发生了大事。

    情报的重要性很重要,每次有情报,都是要郑鹏亲手验手,绝不假于他人之手。

    检验火漆封口无误,郑鹏签收后,又让护卫打赏信使,然后带他下去喝碗热汤茶、吃点东西什么的,这么冷的天跑来送情报,不容易。

    郑鹏出营房接收情报,很快就返回营房。

    人是回来了,可脸色却有点耐人寻味。

    兰朵看到郑鹏哭笑不得的脸庞,奇怪地说:“郑监军,发生什么事?怎么出去一会儿,回来就这种脸色?”

    “三弟,发生什么事?”郭子仪也忍不住问道。

    郑鹏是个乐观、豁达的人,可他脸上的表情,有点耐人寻味。

    “是好事也是坏事。”郑鹏苦笑地说。

    这次没把情报给在场的人看,因为兰朵在这里,她不属于虎头队的人,对待这些军事机密,要注意影响。

    “到底是什么事,快说呀。”兰朵有些不耐烦了。

    郑鹏径直说:“刚刚来了一封加急情报,或者说是捷报,张孝嵩联同小勃律的军队,在商弥与小勃律交界的地方,截获一支吐蕃的运输队,经过激战,大获全胜。”

    什么?让张孝嵩抢先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下子都傻了眼。

    刚刚打算发一笔横财,就是把有雀奴的兰朵也拉进来,大大提升监察能力,没想到还没商议妥当,张孝嵩那边就截获。

    还没出师,就先听到恶耗。

    难怪郑鹏说是好事也是坏事:截获吐蕃的财货,大获全胜,无论是对大唐还是对张孝嵩,是一件好事,可对想发横财的郑鹏等人来说,是坏消息。

    正说到兴头上,都想发财后怎么花,没想到这封情报像一盘冷水泼下来。

    透心凉,心悲凉。

    兰朵有些不解地说:“这不是真的吧,不是说郑鹏刚接到吐蕃要运财货回去的情报吗,这么快就被缴获?送上门也没这么快吧?”

    库罗在一旁分析道:“说怪也不怪,细作得到情报是一回事,能不能及时送出又是一回事,就是送出后,也不是直接送到三弟手里,还得经过张孝嵩,任何一个环节耽误一下,十天半个月很正常。”

    兰朵闻言,点点头,情绪有些失望,也不再说话。

    郭子仪脸上也露出失望的神色,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开口问道:“像这种有大捷,肯定是清点过才发报,张御史缴获了多少财货?”

    这一点郑鹏没看清,闻言从怀中拿出来看,很快说道:“情报上说,缴获骏马三十七匹、毙敌三十二名,缴获财货三十箱,价值超过三千贯。”

    “张御史出动多少人,上面有写吗?”郭子仪追问道。

    “有,出动步骑合计一千五百人。”

    郭子仪问一句郑鹏答一问,答到最后,郑鹏心中一动,突然开口道:“不对,这可能是吐薰人诡计。”

    兰朵疑惑地说:“诡计?郑鹏,你的意思是,吐蕃是不是准备明修栈路,暗...暗那个什么?”

    想起一句谚语,可说到一半,怎么也想不起最后那一半。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郑鹏接过话头,替她补充完整。

    “对”郭子仪分析道:“洗劫一个国家,沿途不掠夺了那么多,三千贯听起来不少了,可三十多匹马都值上千贯,三十箱财货才值二千贯,也就是说一箱财货的价值只有几十贯?也太不值钱了。”

    顿了一下,郭子仪继续分析说:“步骑一千五百人,才毙敌三十多个,太少了,要么就大唐的兵马素养太差,要么就是吐蕃方面早有准备。”

    郑鹏接过说头:“我们想到的事,吐蕃肯定也想到,明知张孝嵩在商弥驻有重兵,还一头扎上去,吐蕃那些将领不会那么笨吧?应是故意扰乱大唐注意力,顺便给小勃律送一个顺水人情。”

    大小勃律被朝廷严斥,要是让它立了功,算是一个表态,到时再借路时,估计上面也不好再说什么。

    只是,死亡的人数和损失的财物,也太少了。

    “三弟说得很对”郭子仪有些赞赏地说:“大唐在西域经营多年,吐蕃也知大唐在情报方面的能力,这次所谓的大胜,应是吐蕃故意掩人耳目的,从而达到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目的。”

    就是做戏,也得做得好一点,估计是穷疯了,舍不得丢弃太多的财货,也不忍心让太多吐蕃士兵死亡,于是在伤亡和损失上,显得特别“小家子气”。

    郑鹏一拍桌面说:“不管了,我打算还是按照愿计划行动,三位怎么看?”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拼这么一把。

    “对,就拼一把。”

    “没什么损失,那就走走,就当是欣赏西域的风光了。”

    看到郭子仪和库罗表态,兰朵毫不犹豫地说:“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就陪你们一起,就当散散心好了。”

    “太好了”郑鹏一锤定音地说:“就这样定了,无论吐蕃的运输队还来不来,明天一早就拨营,目标就是干阗镇!”

    郭子仪都说很可疑,郑鹏对他很信任,决定继续行动。

    自己是西域的副监军,理应要多个地方转转,检查一下训练情况和防守情况,去哪里都方便,要是来了,就躲在军营不走,传回长安也不好听。

    “你们看,回来了。”

    “是啊,那只金鹫飞回来了。”

    “速度还真快,咦,你们看,好像它的脚还抓住什么。”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哗然声,很多人都大声地叫着,听动静是兰朵的那只小白回来了,郑鹏一听,马上走出营房。

    抬头一看,果然,在纷纷扬扬的小雪中,一个黑点由远而近,一个黑灰的金鹫在白雪中显得很惹人注目,特别是那两只长度超过三米的长翼更是显眼,在它的脚下,明显还着用利爪抓着猎物。

    出去到回来,还不到一个时辰,这也太厉害了吧。

    金鹫在营地的上空盘旋了一小会,很快降临虎头队营房的上空,郑鹏看清小白全貌的时候,不由惊讶得把嘴巴都张大了:小白奋力的振着翅膀,在它脚下,是它抓死的狼,准确来说是四分之一的狼,只有狼头和一个前肢。

    “澎”的一声闷响,猎物被扔在白雀奴面前,小白放下猎物后,先飞到白雀奴的皮手套上,再放到白雀奴的肩膀上。

    一张嘴,又吃到白雀奴从小包给它准备的奖励。

    兰朵看了看目瞪口呆的郑鹏,面带得意地说:“怎么样,郑监军,你要的狼肉来了,愿赌服输吧?”

    郑鹏点点头说:“厉害,你这只小白,简直就是神鹰,我输了,对了,怎么只有这么点?不是瞎猫碰到死老鼠,在哪里捡的吧?”

    兰朵还没说话,一旁的郭子仪摇摇头说:“血水还没凝固,是刚猎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