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3 没必要跟钱过不去
    ,精彩小说免费!

    “程胜,你以最快速度赶回集合点,把情报送回去,我跟孙义武在这里盯着,要是有半点闪失,唯你是问。”白振华强忍内心的激动,马上作出指示。

    程胜心中一凛,很快一脸正色地说:“领命!”

    没有多余的话语,三人分成二拨,程胜跑回去汇报,不放心的白振华留下来,和孙义武跟在后面,防止他们跑掉。

    情报一层层上报,很快就汇报到郑鹏处。

    “砰”的一声,郑鹏一拳击在桌面上,一脸激动地说:“哈哈,哈哈哈,总算让我等到了。”

    这次行动,可以说是孤注一掷,带着护卫队跑到于阗镇,餐风宿露,为了激励士气,还自掏腰包给执行任务的将士备了很多补充体力的糕点,酒水也没少分配,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还有半个月就开春,本以为希望落空,都打算放弃了,没想到突然传来一个好消息,郑鹏一时间有种被幸福击晕的感觉。

    有舍才有得,富贵险中求,为了这批财货,郑鹏放弃优越的生活,跑到这里吃苦,就是最重要的过年也就让伙房加两菜,千辛万苦,等的就是这一刻。

    兰朵看了情报,有些洋洋得意地说:“信了吧,当时雀奴说有发现,你还不信,幸好本郡主坚持,要不然真是错过了,没想到吐蕃人那么狡猾,把老人孩子都捎上,假扮转移营地的小部落。”

    郑鹏不信,那是白雀奴提供了不少错误的消息,冬季西域的活动少,不代表没有活动,像各军事重镇会定期巡边,于是产生很多徒劳无功的行动,以至郑鹏听到有情况也没多大反应。

    也不能怪雀奴,主要有用的情报太少,只能抱着“有杀错没放过”的原则。

    “不奇怪”郑鹏说道:“西域各民族相处这么多年,彼此有很多纠葛,据说拨汗那跟吐蕃通过婚,境内有不少吐蕃人居住,这次把财货运回吐蕃,就地征收集一些吐蕃人后裔协助不难,相信那些后裔也乐于回归。”

    兰朵点点头,表示认同。

    郑鹏想询问郭子仪的意见时,只见郭子仪已经摊开地图,开始在地图上找着什么。

    “大哥,怎么样?”郑鹏走过去问道。

    郭子仪在地图上观看了一会,很快说道:“从情报上看,这些人是偷偷进于阗镇后,沿着叶尔羌河往南走,要是猜得不错,他们会在班公错的地区进入吐蕃境内。

    就在郭子仪作出分析时,行走荒野外的吐蕃秘密部队,一个赶羊打扮的士兵,向一个赶车的中年人走近,边递过马奶酒边讨好地说地说:“图夫千户,还是你这招高明,我们这一行畅通无阻,要是小的没猜错,我们是从班公错回家吧?”

    这次担负重要任务,为了保密起见,回去的路线只有千户长颂图夫知道,众人只按他的指示行进,去哪里、从哪里进入吐蕃境内一概不知,说话的巴桑也是靠猜测。

    颂图夫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开口问道:“巴桑,你对这一带熟悉?”

    “小的是羌塘人,从小就在这里放羊,对这一带很熟。”

    “来到这里,也不用隐瞒,没错,计划是从班公错回去,巴桑,这里你熟悉,一会多看着点,只要顺利回去,我在赞普面前给你请功。”颂图夫嘱咐道。

    “领命”巴桑说完,有些犹豫地说:“百户长,有句话,小的不知该不该说。”

    颂图夫干脆地说:“说!”

    “百户长,这里是于阗镇,大唐的军事重镇,镇守使唐宽是大唐的名将,我们不宜在这里久留,要是不带上些妇孺牛羊,我们的动作起码快上一倍,小的认为,把他们抛弃,轻车上路,免得节外生枝。”巴桑小心翼翼地说。

    带上这群人,主要是为了迷惑沿途的斥候,一路上碰过几个斥候都顺利过关,多亏那些妇孺,现在快到边境,妇孺利用价值大减,没必要带着这么多负累前进。

    “这些人要是俘虏,我早就把他们都结束了,问题是这些都是我们吐蕃的子民,不能轻易抛弃他们,要不然回去肯定被处罚,大唐有句古话叫灯下黑,所有人都以为我们不敢走于阗镇,我们偏偏就来了,不怕,要是有动静,会有人通知我们的。”颂图夫一脸轻松地说。

    大唐在西域诸国安插了细作,吐蕃也不例外,与吐蕃接攘的于阗镇有吐蕃的人,只要唐宽一有大动作,就会有人示警,当然,这些秘辛不用跟手下说。

    要不然,不用巴桑提醒,颂图夫早就把那些妇孺抛弃了。

    顺利把搜刮的财货运回吐蕃,是一件功劳,把这些散落在外的吐蕃子民带回去,又是一件功劳,眼看成功在望,颂图夫哪肯这个时候放弃?

    “百户长考虑周详,巴桑佩服。”

    “好了,加快速度,让大伙都打起精神,不要出什么岔子。”颂图夫大手一挥,眼里现出一种希冀的光芒。

    众人低声应了一声,提起精神继续赶路,没人注意到高空中一飞而过的金鹫,更没人想到,自己的命运已经被人左右。

    准确来说,是被郑鹏、郭子仪和兰朵左右。

    郭子仪综合相关情报后,指着地图说:“这里,壶口谷,内宽外窄,就像一个口袋,只要把人赶到这里,一把火就能把他们一锅端,三国时有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今有我郭子仪火烧吐蕃奴,哈哈哈。”

    说到后面,郭子仪有些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兰朵皱着眉头说:“那些吐蕃人,未必走壶口谷吧?”

    “简单,现在我们的优势是敌明我暗,只要设计一下,不怕让他们不就范。”郭子仪一脸自信地说。

    “我相信,郭伙长有这个能力,但是”兰朵犹豫了一下,很快说道:“队伍中有老弱和妇孺,把他们全烧死,是不是有点...太残忍?”

    毕竟是女子,听到队伍中有很多老弱妇孺,兰朵一时心生不忍。

    郑鹏楞了一下,有些意外地看了兰朵一眼,没想到大咧咧的兰朵,也有温情的一面。

    郭子仪面无表情地说:“义不掌财,慈不掌兵,对某来说,用最小的代价谋取最大的胜利,不仅是对自己所处的位置负责,也是对军中袍泽负责,不能因一时的仁慈而拿他们的性命去赌,因为每一个士兵的后面,都有他的亲人和家庭。”

    顿了一下,郭子仪面无表情地说:“无论他们平日是什么身份,上了战场,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敌人,他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要自己的选择承受后果,吐蕃历年四出打草谷,不知从大唐掳了多少大唐的百姓,他们把掳去的百姓视如牛羊、百般虐待,所犯的罪行罄竹难书,郡主还要同情这些人吗?”

    吐蕃地理环境相对恶劣,地势高,地里的出产有限,耕种水平又差,对自然灾害的防御能力很低,稍有一点灾难就得饿着肚子过冬,自己种不了,就去抢,“打草谷”就是吐蕃四处掠夺的戏称的,抢钱、抢粮、抢青壮、抢女人、抢牲口,所过之处惨不忍睹,所作所为人神共愤。

    “也不是...其实我们突骑施很多族人也被的吐蕃所害,刚才的话也就是我随口说说,郭伙长就当没听到。”兰朵有些悻悻地说。

    虽说是郡主,可关系到作战的事,兰朵也不好发表过多的意见,因为参加战斗的是大唐的士兵,她早就明白,名义上郑鹏是一把手,说到具体部署,是郭子仪说了算。

    相识这么久,彼此都知根知底,郭子仪虽说还没有证明自己,但他已经显露在他军事方面的天赋。

    看到兰朵吃憋,气氛也有点尴尬,郑鹏忽然开口道:“大哥,我不是很赞同你的作战方案。”

    “哦,三弟有何见解?”郭子仪开口问道。

    郑鹏一脸轻松地说:“为了避人耳目,吐蕃的队伍人数不会多,事实也是如此,人数约在四百人,其中一半是用作伪装的老弱病残,也就是说,我们要对付的,也就二百人,对我们虎头队来说,轻而易举,用偷袭的方法可以达成。”

    “偷袭的方法,也许伤亡比大哥的计划大一点,转过来想想,那些女人、孩子可以充当奴隶,这里可是一大笔钱,放火的话,要损毁很多财货,太不划算,要是仅仅为了二百个人头,不值得我们虎头队这样劳师动众。”

    兰朵眼前一亮,马上附和说:“没错,高温下,金银有没有熔化不说,玉石肯定会烧裂,珍贵的毛皮也会烧掉,我们这次不仅仅是立功,而是那笔财货,别的不说,光是那几百匹战马,就是一大笔财富,总不能一把火就见财化水吧。”

    郭子仪闻言,犹豫了一下,很快点头说:“三弟说得对,我只顾着怎么打仗,忘了财货的事,差点误了大事,火烧壶口谷的法子不能用,就用袭击的方法。”

    上好的战马,少说也要三五十贯一匹,四百匹战马价值远远超过十万贯,还有牛羊等,一把火烧下,那不是烧人,而是烧钱。

    没必要跟钱财过不去,郭子仪从谏如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