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 血染壶口谷
    ,精彩小说免费!

    首先要对付的,站在高处的两名哨兵。

    库罗和陆进背上弓箭,嘴里各咬着一把匕首,蹑手蹑脚靠近,靠近后,发现两位哨兵所处的地势高,经过一夜的飞雪,路显得湿滑,要安全爬上去要借用工具,可一用到工具就会弄出响声,二人用手语交流了一下,很快,两人把匕首插里靴筒,陆进把背上的长弩拿出,而库罗也拿起了他的强弓。

    郑鹏隐约听到两声弦响,很快看到一名放哨的吐蕃士兵中弓箭倒地,在地上抽搐几下就没了动静,而另一位所在的位置靠在大石的边上,中了陆进的弩箭后挣扎了一下,随即从二丈多高的石头上摔下来。

    一百多斤的重量,要是摔着了,很有可能会惊醒吐蕃的其它人。

    说时慢那时快,库罗快步几步,双手一伸,稳稳接住那具尸,然后轻轻把他扔在厚厚的积雪上。

    库罗的弓箭直中脑门,而陆进的弩箭则射中敌人心脏位置,看到库罗替自己收拾残局,陆进对库罗抱抱手表示感谢,而库罗只是淡然一笑,收起弓箭,继续前进。

    这边刚解决了二名高处的哨兵,黑暗中传来二下令人毛骨悚然的骨折声,阿军和曹奉用干脆利索的手法,拧断了两个守在壶口哨兵的脖子。

    阿军、库罗、陆进和曹奉就像地狱的死神一般,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把吐蕃人的明岗暗哨全部拨掉,吐蕃人还不知道什么回事,就有八名士兵外加一位轮值的军官丢掉了小命。

    颂图夫很小心,设立双重明岗,还设了两个隐敝的暗哨,可都是在虎头军的眼皮底下设立,曹奉等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所有的“钉子”拨掉。

    郊野风大,呼呼的风声给虎头队最好的掩护,阿军、曹奉、陆进和库罗一路开路,直扑壶口谷,郭子仪带着大部队紧随其后。

    郑鹏和兰朵被严禁参与战斗,在护卫的保护下,早早就站在壶口谷的高处,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整个的战场。

    一行人摸进谷内,此时,那些吐蕃人,不分男女老少,全躲在温暧的帐蓬内,一个个都在沉睡中,也不知是不是梦中衣锦还乡般回到了吐蕃,他们不知道,大唐的精锐部队已经对他们亮起了屠刀。

    陆进把强弩背在身后,手里执着一把横刀,在暗淡的星光下,可以看到那把精练的横刀闪得寒光,刀身还在微微颤动着,那是刀的主人激动所致。

    每逢战斗,陆进就感到莫名兴奋,全身热血都要沸腾一般。

    用他的话来说,他是为战斗而生。

    近了,近了,看到密密的帐蓬就在前面不到十丈远的地方,陆进感到,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一样。

    踏进山谷后,蹑手蹑脚走了十多步,走在最前面的陆进感到好像有什么绊了自己一下,心里一个激灵,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叮铃铃”,耳边突然响起清脆的铜铃声。

    陆进的瞳孔一缩,他有吃惊地发现,靴子被一根和雪颜色差不多细银线绊着,在银线的两头,系着一串铜铃.....

    颂图夫出身平凡,原是吐蕃一个贫农的儿子,能当上千户之位,硬是用军功一步步爬升,没有人脉背景的他,每前进一步,都要比军中权贵子弟付出更多,上位后颂图夫很珍惜来之不易的成就,做事小心翼翼,昨晚巡逻到二更天才睡,他在临睡前,习惯把一串用于警报的铃铛悄悄埋在谷内。

    清脆的铜铃极具穿透力,特别是在寂静的凌晨时分,刚睡下不久的颂图夫,一听到铜铃声马上条件反射般从温暧的狼皮上弹起来,随手一掀帐蓬的帘子,瞳孔猛地一缩:在暗淡的星光下,密密麻麻全是目露凶光的大唐士兵,犹如一个个索命的鬼魂;那一把把闪着寒光的武器,好像一根根夺命的绳索。

    久历沙场的颂图夫,隐隐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他明白,自己被大唐士兵袭击了。

    “敌袭!”虽说不明白放哨的人手下为什么没一点反应,可颂图夫还是用尽全身的力气,第一时间大声示警。

    “进攻!”与此同时,发现行踪暴露的郭子仪,毫不犹豫地发动攻击的命。

    就在下命令的同时,四周突然亮起了火把,在火把的照耀下,虎头队的队员杀声震天地冲了上去:

    “杀啊”

    “把这些吐蕃狗全宰了。”

    “看看老子的厉害。”

    “挑拿武器的先杀。”

    一众将士好像化作一群饿狼,狞笑着扑向一群没有防备的羊群中大开杀戒,站在山顶上的郑鹏看得清楚:

    一个穿着牧民装束的吐蕃汉子,提着一把刀站来想防备,可还没等他看清来敌,只见阿军猛的一挥手里那把横刀。快如闪电的一刀,在火光下好像一泓秋水,当一泓秋水消失的瞬间,一颗头颅飞起,鲜血犹如喷泉般喷出,犹如一朵血花,在火光下有一种诡异的美丽;

    两名赤着上身的吐蕃汉子,一人拿着刀,一人提着一张马扎,嘴里叫嚷着冲过来,只见库罗从两人身边一闪而过,很快,赤着上身的吐蕃汉子好像被定住一样,先是手中的武器跌落,很快双双用手捂着喉咙倒下;

    曹奉站在一块大石上,快速打量一下,猛地拉弓搭箭,手一松,很快,一支利箭正中一名正欲射箭的吐蕃汉子的面门,一击毙命;

    陆进一刀劈开一个大帐蓬,然后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钱二宝和二名士兵也跟着进去,很快,那个白色的帐蓬被鲜血溅得满是鲜血;

    最显眼就是郭子仪,别人拿的不是弓弩就是横刀,郭子仪拿的是一把战戟,那把巨大战戟在他手使得虎虎生风,出击时犹如白蛇吐信,防守时水泼不进,把家传的七十二路无尘点拨戟法用得出神入化,所过之处,吐蕃人尸横遍野,很多吐蕃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照面就郭子仪被杀,无人是他的一招之敌。

    这才是真正的虎入羊群。

    在进攻前,郭子仪就和虎头队的将士达成共识,只杀拿起武器的人,像妇孺留着不杀,留下俘虏作为奴隶赚取一笔钱财。

    安西都护府的士兵是西域最能打的士兵,而虎头队的将士又是精锐中的精锐,以逸待劳又攻其无备,这队吐蕃人长途行军,早就劳累不堪,一下子被打个措手不及,以至战况一开始就呈压倒性,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死在虎头队手下的吐蕃士兵就多达上百人。

    一时间壶口谷血流成河,士兵的喊杀声、兵器相撞的撞击声、妇孺的哭喊声、马牛羊的嘶叫声交汇成一片,远远看去,整个壶口谷犹如人间炼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