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6 郭子仪扬威
    ,精彩小说免费!

    战斗打了大约二刻钟,郭子仪一抖战戟,大声吼道:“投降者不杀。”

    “所有人双手抱头,趴在地上。”

    “扔下武器,趴在地上者不杀。”

    “不想死的趴在地上。”

    随着郭子仪一声令下,虎头队的士兵也大声跟着吼道,有人是用汉语叫,有人用吐蕃语叫,督促在场的吐蕃人投降。

    现在虎头队已经掌控了全局,吐蕃人没有任何反败为胜的希望,对郭子仪来说,考虑的是如何获得最大利益,一个吐蕃士兵就是一个能卖钱的青壮,多留一个就多一份收入。

    没必要跟钱银过不去,再说少一个反抗,也少一分危险。

    在大唐将士的恫吓下,最先趴在地上的,是队伍中的妇人,她们为了保护孩子,战战兢兢趴在地上,然后是老人和胆小的女子,现场很快就趴下了一大片。

    然而,郑鹏吃惊地发现,壶口谷内还有很多手执武器的吐蕃汉子,有的有武器没铠甲,有的只有铠甲没武器,有的还裸着上身拿着随手捡起的物体当武器,明知不敌还嗷嗷叫着冲上来,拼命攻击着虎头队的将士。

    前面是混乱,当妇孺都趴下投降后,打斗的人数少了,可现场打得更加激烈、血腥,好在虎头队早早掌控了全局,盾牌开路、弓箭掠阵,有如割麦子一样收割着负隅顽抗的吐蕃士兵。

    “这些吐蕃士兵真是顽强,都这种情况了还不投降,硬要白白送死。”看到下面血流成河的惨况,郑鹏突然有些感慨地说。

    喜欢跟郑鹏唱反调的兰朵,这次出奇的没有反驳郑鹏,而是一脸正色地说:“明知没有胜算,还能这样舍生忘死,这正是吐蕃的可怕之处,吐蕃人轻生重死,在吐蕃,累世战殁为甲门,败懦者垂狐尾于首示辱,不得列于人,对吐蕃将士来说,战死沙场是无上的光荣,也就是这种传统,吐蕃成了西域地区的一霸,周边诸国少有试其锋者。”

    郑鹏闻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代代都有人战死沙场,这就是吐蕃的甲等门第,享有很多荣光和权利,要是胆小落逃的人,就要戴着狐狸尾巴在身上,被人耻笑,抬不起头,在他们的思想中,战死会升登极乐,投入他们信奉神灵的怀中,每次上战场都抱着必死的信念。

    吐蕃物产不丰富,将士的装备也差,可没人敢小看他们。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吐蕃位处高原,地势很高,易守难攻,周围国家的士兵也很难习惯吐蕃的地理气候,吐蕃打不赢就缩回去,舔好伤口继续四出掠夺,让人无可奈何。

    有唐一代,大唐与吐蕃斗争了超过百年历史,论综合国力,唐朝绝大部分时间是占着压倒性的优势,可唐朝大部分时间处在守势,而贫穷落后的吐蕃反而处在主动的一方,大唐的军队多是在西域与吐蕃角力,从没深入过吐蕃腹地,而吐蕃的军队二次攻下长安(一次是入侵,一次是助剿)。

    “停手,你们大唐的将士吹嘘自己是多勇猛,有本事就跟我颂图夫单挑,有没有胆子?”就在郑鹏感慨历史时,谷内突然有人吼声如雷地叫道。

    郑鹏回过神,只见在火光的照耀下,虎头队的将士把一个手执大刀的蕃将团团围住,被围住的人,听他的话,应是负责这次秘密押运财货回吐蕃的千户长颂图夫。

    颂图夫身材高大,肤色有些黝黑,方脸,鼻子有点扁平,看起来有点丑陋,此刻他拿着大刀,瞪眼咬牙,显得面目狰狞,故意出声挑衅大唐的士兵。

    那把握得死紧的大刀,刀尖在滴着殷红的鲜血。

    是大唐士兵的鲜血。

    没想过投降,也没打算逃跑,颂图夫想的是怎么多拉大唐的士兵给自己垫背,多杀一个就多赚一个。

    “怎么,这么多人,没一个有血性的?要是怕,回家找你娘多喝几口奶再来,哈哈哈。”颂图夫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

    “我来”钱二宝一下子被激怒,一下子跳了出来。

    陆进一下子挡在钱二宝的面前,冷笑道:“一边去,这个人头是我的。

    阿军和库罗对视一眼,齐齐向前踏出一步。

    两人的意思很明显,都想跟颂图夫单挑。

    不是抢功劳,平日较量都是点到即止,想找一个好的对手、还是那么能全力以赴的对手不多,颂图夫是吐蕃千户,实力不用置疑,无疑是一块很好的试刀石。

    状态变得有些胶着的时候,郭子仪突然站出来,淡淡地说:“这个人交给我,我要替死在他刀下的兄弟报仇。”

    颂图夫最先发现情况,武艺也很高,在刚才交锋中连劈翻好几名大唐的将士,要不是阿军及时拖住他,虎头队的伤亡更重。

    郭子仪一出面,库罗、阿军、阿军等人纷纷后撤,把颂图夫留给郭子仪。

    颂图夫是吐蕃的最高军官,由郭子仪来对付,在战场上算是同级对待,这是表示给对手尊重,还有一点很重要,郭子仪在军中已确认自己的地位和威严。

    看到郭子仪出场,颂图夫看了郭子仪一眼,心中感叹:好一员虎将,身材魁梧,下盘沉稳,目光坚毅,壶口谷尸横遍野,妇孺的哭泣声、伤兵的哀号声、浓郁得让人想吐的血腥味还有那些残肢肉碎,让人仿佛置身于修罗地狱,心理素质差点的士兵看到都想晕,而郭子仪没有丝毫不适应。

    站在哪里,什么也不做,可颂图夫感受到郭子仪散发出来的风范与霸气。

    怎么遭到埋伏已经不重要,颂图夫也不再问这个没意义的问题,而是把刀一收,一脸正色地说:“我,吐蕃波窝千户颂图夫,这是我的武器精炼九纹大刀,你是何人?”

    作为尊重,颂图夫没有第一时间发动的攻击,先是介绍自己,然后询问郭子仪。

    这种决斗,不想到刀下有无名之鬼,也不死在无名小卒手下。

    “郑县郭子仪,这是我的武器战戟。”郭子仪一抖战戟,一脸正色地说。

    “看招!”颂图夫没有再废话,大声喝道。

    话音一落,颂图夫身形一动,只见他右脚一蹬,整个人凌空跃起,双手坚握着大刀有如饿虎扑羊般扑来,那把精炼九纹大刀高高举起,此刻天气已亮,旭日东升,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直照在大刀的刀刃处,折射一种血红色、诡异的光芒。

    这一刀是颂图夫蓄力而发,来势汹汹,算是颂图夫的成名绝技,精炼的九纹大刀非常锋利,加上他用尽全身气力,很多人在猝不及防下直接被劈断武器,让九纹大刀的余势劈到,一个照面就吃亏甚至丧命。

    不少趴在地下的吐蕃百姓偷偷地看着,当颂图夫使出他的成名绝招时,不时人眼里都露出希冀的光芒,心里暗暗打着小算盘:要是颂图夫千户顺利把大唐那位姓郭的将领拿下或控制,说不定能的觅得一线生机,要真是这样,自己站起来拼命,说不定能死里逃生。

    吐蕃历年四出掠夺,抢回来青壮男女,都是当牲口一样对待,抢回来的人口,通常不到一年死亡率超过一半,他们都知道,要是自己被大唐抓了,只怕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

    要是平日,郭子仪肯定会避其锋芒,可当着整支虎头队的士兵面前,只见他不退则进,把手中的战戟向前一挺,众人听到“当”一声,刀戟相撞,颂图夫那把九纹大刀劈在戟的横刃上,由于剧然碰撞,都溅出了火花。

    九纹大刀和战戟相持着,看似打个平手,可颂图夫瞳孔一缩,眼里现出凝重的神色。

    两人看似打个平手,可颂图夫先出去,那一刀带上了冲力和身体的重力,算是借助也外力,而郭子仪脚没动肩没抖,就是那么一举,把颂图夫震得虎口生痛、气血不稳,饶是这样,郭子仪半步也没后退,看他一脸从容的样子,明显还有余力。

    厉害,大唐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武将,自己没听过的?

    想归想,颂图夫的反应速度很快,知道自己力量比不上郭子仪,纠缠下去对自己不利,两脚一落地,马上发力想抽回大刀作下一轮攻击,没想到郭子仪的动作更快,只见他猛地一转戟柄,横刃部分好像一把锁一下子卡住了刀身,颂图夫一拉竟然没拉出来。

    郭子仪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就在颂图夫还在想着怎么破解时,他把战戟一拖,横刃部分好像打蛇随棍上一般,快如闪电顺着刀身犹如青蜓点水般“啪”的一声打在九纹大刀的刀格上,这一下速度太快了,颂图夫感到脑袋跟不上反应,反应跟不上眼睛,被战戟“点”一下,原来有点生痛的虎口被震得有些发麻。

    还没等颂图夫作出反应,郭子仪大喝一声“脱”,手里的战戟猛的一拨,颂图夫突然感到手里一空,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脑中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还没等他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喉咙处一寒,然后感到全身的气力一下子没了大半,最后双手捂着喉咙、瞪大满是不敢置信的眼神,一脸不甘地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