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8 发财了
    ,精彩小说免费!

    “什么,破铁也要?这些吐蕃人,穷疯了?”兰朵在一旁嘲笑道。

    对这场行动,兰朵已没抱希望。

    好在投入不大,也不缺这点钱,少分一点就少分一点,就当是无聊时找事消磨时间算了。

    吐蕃物资贫瘠,很多吐蕃士兵看到什么就拿什么,值点钱的都不放过,打草谷时,没有值钱的财货,烧菜的铁锅也要揭走,在兰朵眼里,这些穿着很朴素的吐蕃人,跟要饭的差不多。

    库罗在一旁附和:“真是穷疯了,吐蕃不产铁,估计是拿回去补锅吧。”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郑鹏没笑,而是对许山说:“许什长,那些破铁在哪,拿过来看看。”

    许山应了一声,很快就指挥几个人抬着二大袋东西,放在郑鹏的面前。

    的确是一块块的破铁,有的方形,有的椭圆形、有的不规则形,一块块堆在哪里,显得有些凌乱,一眼望去有些灰不溜秋的样子,看着很不起眼。

    钱二宝拿一块小的起来,放到嘴里咬一下,很快扔在地上,一边吐口水一边说:“是铁,硬死了。”

    金银偏软,很多人喜欢用牙咬一下,确认是不是金银,钱二宝不相信吐蕃人那么辛苦带回一堆废铁,就咬一下测试。

    听到钱二宝这样说,在场的人兴趣更是索然,就当众人正想散去时,郭子仪从一旁的武器堆里随拣了一把大刀,又从袋子里随手挑出一块废铁,把刀高高举起,看样子想劈开那块废铁。

    陆进眼前一亮,马上说道:“还是郭伙长想得周到,说不定里面藏有东西。”

    “对,对,说不定吐蕃把金银财宝都藏在里面。”许山眼前一亮,一脸期待地说。

    郭子仪没有说话,而是用力一砍,只听到“砰”的一声,废铁没有被砍断,而那把精炼的大刀应声断成二截。

    好硬!

    现场发出一阵惊叹声,接着又是叹息,这样砍下去都砍不开,说明里面没藏有东西。

    库罗撇撇嘴说:“还以为里面有金银财宝呢,还真是废铁,把它扔了,看着心烦。”

    两个士兵闻言应了一下,正想搬动,没想到郭子仪开口阻止,等众人平静下来,顺手拿起一块废铁,举到眼前,放在阳光下,仔细地看起来。

    在朝阳的照射下,这才看得更清楚一点,那铁的表面有不少坑坑洼洼的地方,颜色有点特别,与普通黝黑的废铁不同,呈淡淡的黄铜色。

    郑鹏注意到,郭子仪的神色好像激动起来,只见他的手都有些颤抖,把那块废铁放在眼前,仔细观看大刀砍出来的口子,看完后,又在袋子里翻查着,一边翻一边激动地说:“发了,发了,这下发大财了。”

    认识郭子仪这么久,郑鹏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激动,连忙问道:“郭伙长,你没事吧?”

    库罗有些疑惑地说:“这些废铁里有金银?”

    郭子仪哈哈一笑,把那块废铁亲了一下,一脸兴奋地说:“它可比金银值钱多了。”

    兰朵有些疑惑地打量郭子仪,好奇地问道:“郭伙长,你...没事吧,这些废铁,怎么比黄金还值钱?“

    “是啊,这是什么?”

    “不就一块废铁吗,郭伙长怎么啦?”

    众人议论纷纷时,见多识广的曹奉若有所思地说:“难度是.....”

    这时郭子仪摆摆手,示意众人停下,然后神秘地笑了笑,故意卖个关子说:“郑监军,考一下你,听说过陌刀吗?”

    “听说过。”郑鹏毫不犹豫地说。

    陌刀在历名上可是赫赫有名,最初是出现在李靖的部队中,由于威力巨大,从而得到推广,就是现在,很多人都以拥有一把陌刀为荣。

    郭子仪继续问道:“知道为什么陌刀那么珍贵吗?”

    “非常锋利,削铁如泥,普通的铠甲一刀就能劈烂。”

    “那你知道为什么陌刀这样锋利吗?”

    郑鹏心里一个激灵,忙开口问道:“难道,跟这些铁有关?”

    “啪啪啪”郭子仪拍拍手说:“总算猜对了,没错,这些不起眼,大伙都没看上的废铁,其实就是产自大食的镔铁。”

    郭子仪生于官宦世家,见多识广,识出眼前这些铁是传说中的镔铁。

    郑鹏听到,当场呆住了。

    好东西啊,打造兵器时,掺入一点镔铁,即可大幅提升刀的锋利度,郑鹏看过相关的文献,镔铁有可见的旋螺花、芝麻雪花纹,用镔铁铸造的剑极其锋利,古人用“吹毛透风”来形容。

    明代的《明会典》记载了一组有趣的价格,目的是用来给朝贡国的贡品定价。其中,日本进贡的日本刀定价为每把刀宝钞三贯,而另有一把来自西域的镔铁大刀则定价为每把给绢五疋。按会典的折换比例,一疋绢可折宝钞一百贯,也就是说,一把西域进贡的镔铁大刀的价格为日本刀的167倍。

    日本对兵器有发自骨子里的热爱,锻造的工艺很高,可它用作贡品刀的价格仅是一把西域镔铁大刀的167分之1,巨大的价格比,不是工艺的差距,明显是由“镔铁”两个字造成的。

    人群中有个士兵小声地说:“伙长,镔铁真的那么珍贵吗?”

    郭子仪一脸郑重地说:“比你想像中还珍贵,举个例吧,陌刀中有镔铁,朝廷严禁死后用陌刀陪葬,就是怕浪费这些镔铁,像一些陌刀损毁也舍不得丢掉,回炉再造,打造成其它兵器,给某一把镔铁刀,就是十个美娇娘也不换。”

    这话有些幽默,一众大头兵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陆进笑嘻嘻地说:“别人不好说,郭伙长要镔铁剑要美娇娘,没有不可以,现在镔铁有了,刚刚又抓了几十个吐蕃美女,不用换也有。”

    “不好,兄弟们一起俘虏的,不能某一个人独美。”郭子仪笑呵呵地说。

    打了一个大胜仗,还缴获了这么多镔铁,郭子仪心情极好,和下属说起笑来。

    曹奉大声喊道:“兄弟们,郭伙长先挑十个美女享用,大伙有意见吗?”

    “没有!”所有人都笑着喊道。

    “看吧,大伙都没意见,郭伙长,你想今晚一起洞房,还是未来一旬,夜夜当新郎?”陆进笑容可掬地问道。

    郭子仪忍不住踢了他一脚:“贫嘴,好了,都别傻站着,加快打扫战场,把东西全运回去再说,打扫干净一点,特别是你们嘴里的废铁,收拾干净点,捡漏一块或弄丢一块,看我不把你们的屁股踹烂。”

    一众将士齐齐应了一声,然后高高兴兴地打扫战场。

    现场缴获大量的马匹和牲口,省了不少功夫,把战利品全部绑在马背上运回去,就是那些战俘也可以骑马或坐马车回去,大唐阵亡的三名士兵,用马车把尸体运回去处理,至于那些被杀死吐蕃士兵,郑鹏让人挖了一个大坑埋掉。

    现在是冬天,感觉没什么,要是开春,任由这么多尸首腐烂,容易引起瘟疫,郑鹏可不想大唐境内发生这样的事。

    回去的路上,郑鹏和郭子仪各骑一匹马,边骑边聊。

    郑鹏好奇地说:“大哥,你试了又试,一早就看出这些铁不同凡响?”

    要不是郭子仪,很有可能跟这批宝贝失之交臂。

    “那倒不是”郭子仪诚实地说:“一开始我也没看出,直到看到断口那些纹路才想起,要是一开始认出,就不浪费一把好刀去测试了。”

    “大哥什么时候发现它与众不同的?”

    郭子仪一脸自信地说:“有句话叫事出反常必有妖,波窝千户颂图夫,是吐蕃一员虎将,明知开春就要跟大唐较量,这个关键时刻还要回吐蕃,肯定不简单,再说废铁根本不值钱,他们就是多带几个青壮也比这些废铁值钱,于是我猜这些废铁不简单。”

    “也是,从吐蕃到拨汗那,这一路可不好走,好不容易捞上一笔,冒那么大的风险,就是带东西也挑好的带,哪里带这些废铁。”郑鹏开口附和。

    郭子仪哈哈一笑,然后一脸轻松地说:“这次斩获,倒是让我想明白了一个困惑很久的问题,算是意外的收获。”

    “什么问题?”

    “大食在陛下登基时,就表示出据傲,估计那时就有不臣之心,在河中经营多年,谁都看得出大食要东扩,攻打一个拨那汗,要说突厥余孽以复国的名义参加,还说得过去,吐蕃毅然参战,这让人很费解,因为两地相隔得太远,拨汗那是一个穷国,没什么油水,劳师远征风险太大,就是攻下也很难管理,还要面对大唐疯狂的报复。”

    “如果我是吐蕃高层,肯定坐山观虎斗,等大唐和大食打得两败俱伤再出来捡便宜,可它却派兵了,现在想明白,吐蕃不是心急,而是大食给了它无法拒绝诱惑,要是猜得不错,这一批镔铁就是吐蕃同意出兵的重要筹码。”

    战场上,有一把好的武器,简直是如虎添翼,吐蕃的国力贫乏,武器装备远远落后大唐,于是大食就给出这批可大幅提升武器品质的镔铁,急于提升装备的吐蕃拒绝不了这个诱惑,这才有出兵拨汗那的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