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9 张孝嵩的愤怒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以为吐蕃参战,是给大食壮胆,还有给大唐添乱,没想到当中还有这样的交易。

    证明一句话:只要好处到位,就没有谈不成的买卖。

    不得不说,吐蕃还真有做“搞屎棍”的能力。

    吐蕃位处于高原,除了有足够的纵深、易守难攻,更重要的是,不习惯吐蕃环境的人会有高原反应,古代人不明白这些,以为吐蕃有诅咒,因为外面的人进去,很容易出现生病、头晕、没身没力气等症状,别说打仗,能正常活动都不错。

    外人认为是有诅咒,吐蕃人却觉得自己所在的地方是神佑之地,高原就像一个厚实的乌龟壳,只要吐蕃人一回到高原,其他人只能望山兴叹,于是造成吐蕃国力弱而军事强的原因之一。

    想起那么吐蕃士兵誓死不降,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情形,郑鹏有一种心悸的感觉,要知道,伤亡到百分之二十,士气开始下落;伤亡达到百份之三十,军心可能动摇;伤亡过半时,将士的内心很可能会崩溃,大面积逃离战场,然而,吐蕃士兵战斗到最后,没一个人逃跑,也没一个人求饶。

    正在说说间,许山笑嘻嘻跟上来:“郑监军,郭伙长。”

    “许什长,有事?”郭子仪笑着问道。

    虎头队的将士毛病不少,可很好用,军事素养很高,像这次战斗,所有人都坚决执行郭子仪的指令,由始至终没人后退半步。

    许山左右打量了一下,特地瞄了一眼跑在后面帮忙押运俘虏的兰朵,这才小声地说:“郭伙长,那些废铁...不对,是镔铁有四大袋,为了省事,属下只让人抬了两袋,后面那两袋郡主并不知情。”

    郭子仪楞了一下,很快说道:“行啊,挺机灵的,给你记一功。”

    “谢郭伙长,属下告退。”许山一脸恭敬地退了下去。

    郑鹏和郭子仪这才想起一件事:这次缴获,需要分一份给兰朵的。

    普通的财货,给兰朵分一份,没关系,可珍贵的镔铁,还真是舍不得。

    钱财给了可以再赚,可镔铁给了,有钱都难买,因为打造镔铁需要一种特别的矿石,这种矿石产自原波斯地区,经过多年的挖掘,旧的矿脉已经枯竭,新的矿脉还没有找到,大唐多次要求大食进贡这种镔铁,可一直推说没有。

    这里一下子出现这么多,应是以前的存货,为了东扩,大食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三弟,这些财货,回去怎么分?”郭子仪小声问道。

    郑鹏想了想,然后说道:“这件事大哥不用管,交给我处理吧,一直安排得妥妥当当。”

    “好!”郭子仪答得很干脆,他知郑鹏鬼主意多,这种与战斗无关的事,由郑鹏处理最好不过。

    一行人还没回到有营地,消息已经传回到于阗镇镇守使唐宽的耳中:

    “什么,你再说一次,郑监军押着大批俘虏还有牲口回来?看清楚了吗?”唐宽一脸吃惊地问道。

    听到手下斥候禀报,说郑鹏亲率护卫队押送着一批吐蕃俘虏回营,唐宽惊讶得眼珠子快掉到地上。

    不是找个僻静的地方,跟突骑施那个小郡主卿卿我我吗?怎么去打仗了,还押运大批俘虏,唐宽本想问为什么没经过自己同意就擅自行动,可话到嘴边,想起郑鹏是监军,只对陛下负责,只有郑鹏监督、节制自己,而自己无权力对郑鹏指手画脚。

    硬生生把说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看清楚了”于阗镇的斥候队长一脸肯定地说:“其实几天前郑监军就率队出营,小的以为他们去打猎,也不敢过问,有兄弟发现壶口谷发生战斗,下属派人去看才知是郑监军,谷内发现大量打斗痕迹,对了,死了很多人,都让虎头队的人给埋了。”

    唐宽皱着眉头说:“确认是敌人?”

    杀良冒功,鱼肉百姓,历朝历代没少发生这种事,特别是在地广人稀的西域地区,就是灭了一个小部落,只要做得干净也没人知道,唐宽最怕郑鹏趁着这种天气通过杀人越货敛财。

    “确认了,全是吐蕃人。”斥候队长恭恭敬敬地回答。

    “缴获了什么?”

    “回镇守使的话,不是很清楚,目测那些人穿着朴素,也没什么财货,牛羊马最多,然后是一些皮货类。”

    唐宽站起来,来回踱着步,好像在想着什么,嘴边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时候,没人放牧,吐蕃百姓不会在这个时候放牧,也不敢到我于阗镇的势力范围放牧,很大可能是从拨汉那撤回来的,倒是让他捡了一个便宜。”

    以唐宽的级别,接触不到太多机密情报,以为郑鹏是去狩猎途中碰到小股吐蕃人,然后战斗得手,听到报告也不以为然,挥挥手让下属退下,继续办公。

    唐宽做到平淡面对,而在北庭巡视军务的张孝嵩则是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大声吼道:“你说什么?大食给吐蕃那批镔铁已经运出拨汗那多日?”

    “是的,张监军。”

    张孝嵩砰的一声,一拳击在桌面上,咬关牙问道:“这么重要的情报,为什么不早点送回来?”

    吐蕃人第一次运送财货被截下,张孝嵩知道吐蕃是在试探,不过他也不以为然,拨那汗有多少家当张孝嵩知道,一些普通的财货不值得劳师动众,扰乱前面的部署,再说张孝嵩也不想打草惊蛇,没想到,运回的是大唐梦寐以求的镔铁。

    战场上,武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要是知道运回这批是镔铁,张孝嵩绝不介意把四大都护府的兵力投入到截杀中。

    部属小心翼翼地说:“不知什么原因,有一个重要的细作曝露身份被杀,以至重要消息没能传出来,等情报传来时,波窝千户早已率领乔装打扮的部下出发。”

    “现在拦截,还来得及吗?”张孝嵩开口问道。

    “算算时间,此时很有可能进入吐蕃境内,就是不进吐蕃境内,也非常接近了。”

    张孝嵩咬咬牙,斩钉截铁地说:“传我命令,就说有一队可疑人马出现在大唐与吐蕃边境,很有可能是吐蕃的细作,要求与吐蕃接壤的各军、各镇派精兵强将巡视,不得有误。”

    做一些事总比什么也不做强,做不一定成功,但不做肯定没有机会。

    “得令!”

    花开二朵,各表一枝,张孝嵩为没能及时收到重要情报大发雷霆时,远在于阗镇城外的虎头队营地里,西域副监军郑鹏、突骑施郡主兰朵、虎头队伙长郭子仪、库罗、阿军、什长曹奉、陆进、许山、钱二宝等人济济一堂,聚在一起的目的,是总结这次行动的情况。

    郑鹏打量了在场众人一眼,这才开口道:“我们的伤亡情况,在场的都知道,也就不说了,现在就公布这次行动的战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