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0 风纪委员兰朵
    ,精彩小说免费!

    全场针落可闻,所有人一脸期待地看着郑鹏。

    这次行动完满成功,缴获了一大堆战利品,前面付出了那么多,到了收获分享成果的时刻,自然格外喜庆。

    郑鹏没有吊在场人的胃口,拿起统计数据,开始读了起来:“经过清点和对俘虏的审讯,证明我们前面的猜测完全正确,这次我们截击的对象,确认是吐蕃转运财货的秘密运输队。”

    话音一落,在场人齐齐吹呼鼓掌。

    好事,听一次就高兴一次。

    等掌声停下,郑鹏继续说:“这次一共毙敌二百三十六人,俘获些三百一十二人,其中女子一百八十人,老人和孩子合共一百三十二人,缴获马匹合计八百六十二匹,牛三百二十头,羊九百三十七只,黄金八十六两,白银一百零二两,铜钱三百六十八贯零七十九文,上好皮货三百件,此外还有饰物、铠甲、武器一批。”

    顿了一下,郑鹏继续说:“最重要的是,在这次行动中,缴获一批价格难以估算的镔铁,不算上这批意义重大的镔铁,这次缴获超过十万贯。”

    “哗”全场忍不住惊叫起来。

    十万贯啊,这可是一大笔巨款,要知护卫队也就一百多号人,每人少说也能分过百贯,这一仗的收益,比以前几年加起来都高。

    西域很久没有大型的战争了,平日多是抓抓那些越境犯事的人,没有战争,也就没有缴获。

    这仅仅是缴获,还不算战功,杀死吐蕃的波窝千户还有他手下的精锐,这事上报后,朝廷的封赏肯定不会少,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捞个官职。

    再说价值堪比黄金的镔铁还没算在里面。

    “那批镔铁,价值超过万金,嘿嘿,这下要发大财了。”钱二宝搓着手,一脸兴奋地说。

    曹奉点点头说:“没错,光是那批镔铁,价值超过百万贯,这下兄弟们都变成有钱人啦。”

    在座的一个个眉开眼笑,好像看到一贯贯铜钱、一锭锭金元宝飞进自己的口袋,有了钱,回家买宅置地,没媳妇的挑个俊的媳妇,有媳妇的再纳个艳的妾侍,天天吃香喝辣,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一百万贯,按前面说好的分成,在场三名伙长、十五名什长再加兰朵可以分三成,也就三十万,十九人分三十万贯,怎么分,最少的也能分几千贯。

    简直就是一夜暴富。

    看到众人这么兴奋,郑鹏敲着桌面说:“大伙静一下,我有话要说。”

    等众人都安静下来,郑鹏缓缓开口说:“可能要让大伙失望,这一批镔铁价值巨大,价值在百万贯以上,还是有价无市,可惜这批镔铁不能分,也不能卖,因为它是朝廷急需的战备物资,不过我可以保证,一定替大伙争取多些封赏。”

    众人闻言,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不过很快又有些释然。

    曹奉率先表态:“郑监军说得对,这批镔铁落在敌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还是交给朝廷比较稳妥。”

    “那是,卖出去怕落入敌人手里,留在手里也没那手艺锻造,还不如交上去。”陆进也表示理解。

    “没错”许山也表示理解:“无规矩不成方圆,一下子缴获这么多财货,每个兄弟都能大赚一笔,这么珍贵的镔铁交上去,朝廷肯定不会亏待我们,说不定能升个几级,做人要知足。”

    众人纷纷表示理解,这与大唐的军制有关。

    大唐采取府兵制,打仗时,将士自备装备和粮草,朝廷给予补贴,战场的缴获归士兵所有,但有一点,那些紧缺的战备物资,只能卖给军部,或换取封赏和军功,当然,朝廷一向也很大方,这是将士们理解的原因。

    郑鹏扭头对一直没有发言的兰朵说:“郡主,你有什么高见?”

    刚开始兰朵的心情还不错,笑容满面,可慢慢笑容就不见了,有些心事重重地坐在哪里不说话,郑鹏知道她心里不爽,不过故作不知,有心看看她的意见。

    不用说,镔铁太珍贵了,兰朵是一个不差钱的人,一千几百贯对普通人来说,很满足了,可对兰朵来说,那点钱根本不算什么,拿镔铁的意义更大。

    要是能拿回一份镔铁,提升部落兵器的品质,突骑施的实力可以上一个台阶。

    兰朵勉强一笑:“大伙都同意了,本郡主也没有意见。”

    有意见也没用,突骑施向大唐称臣,听到大唐的调遣,兰朵也不敢违反大唐的律法,再说这里是郑鹏的地盘,少数服从多数,就是反对也没用。

    “这么好的东西,可惜了。”库罗有些遗憾地说。

    传说中的镔铁兵器就在眼前,唾手可得,却眼睁睁地看着失之交臂,库罗也很郁闷。

    拥有一把好兵器,是每一个武者的愿望。

    郑鹏笑着说:“库罗伙长,不用遗懒,我会向朝廷请求,打造出镔铁武器时,赐一把给你,赐一把给郡主。”

    “真的?那太好了。”库罗眼前一亮,马上表示感谢。

    兰朵有些意外地看了郑鹏一眼,很快嘴边有了笑容。

    不管怎样,这里少不了自己的一份功劳,朝廷论功行赏时,肯定也少了自己的封赏。

    终于安排达到了共识,郑鹏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次缴获,现钱不多,多以财货为主,库罗伙长对这里最熟悉,套现的事就交给你处理”说到这里,郑鹏扭头对曹奉、陆进说:“你们二个在一旁协助库罗伙长,不得有误。”

    缴获的东西,很少现钱,眼看开春在即,肯定不能带着那么多牲口上路,也不能带着那二百多俘虏上路,现在要想的,就是把这些东西套现。

    这么多财货要处理,肯定要找一个可靠的人,库罗是西域“土著”,族里也经营买卖,熟悉物价,也有渠道,把这件事交给他最合适不过。

    “得令!”库罗、曹奉和陆进连忙应下。

    看到郑鹏就要走,一旁的陆进有些犹豫地说:“那个,郑监军,有件事,不应该说不说。”

    “有话就讲,有屁...到外面放。”郑鹏没好气地说。

    众人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陆进有些不好意思看了郡主兰朵一眼,然后硬着头皮说:“郑监军,底下的兄弟,说在这里呆了那么久,有点闷,今晚...想找些乐子。”

    “无聊。”兰朵俏脸微微一红,小声骂道。

    郑鹏听出陆进的弦外之音,闻言想了想,径直开口说:“这事交给你们三个,你们三个商量着办就行,不用问我。”

    在这里呆了那么久,每天不是对着荒野就是雪,无聊是肯定的,现在说找些乐子,不用说,一下子抓了那么多吐蕃女子回来,路上很多人早就蠢蠢欲动了,现在忍不住了吧。

    战争太残酷了,冷武器时代的战斗,号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谁也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有些时候,不能对手下太苛刻。

    一只眼开,一只眼闭算了,那些落在吐蕃人手里的大唐百姓,又有几个有好下场?

    陆进闻言心中一动,很快一脸兴奋地说:“明白,属下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郑鹏点点头,然后径直回营房。

    在野外不能洗澡,好在现在是大冬天,少出汗,要是在炎夏,几天不洗澡,估计得逆风臭十丈。

    刚走出帐外,陆进就笑逐颜开地追上来,压低声音问道:“郑监军,现在漫天飞雪,夜寒帐冷,要不要给你加几个枕头?”

    识相啊,有好处,首先想到“领导”。

    郑鹏摆摆手说:“免了,这几天有些累,就不加啦。”

    十个男的有九个好色,郑鹏不是“不举”的那个,主要是刚才押送清点时,大致看了一遍,都是普通货色,吐蕃人的审美观不适合郑鹏,干脆不要。

    这叫宁缺毋滥。

    “郑监军高风亮节,属下佩服。”陆进笑呵呵地说。

    “算了”郑鹏摆摆手说:“去乐你的吧,记得早点套现,一开春,我们就要开拨了。”

    陆进应了一声,很快退了下去。

    “三弟”

    “三弟”

    刚把陆进打发走,郭子仪和库罗一起走了过来。

    “大哥,二哥。”郑鹏笑着应道。

    这里不是正式场合,也不用那么客气。

    库罗走过来,有些不解地说:“三弟,前面不是说好了,我们留一部分镔铁打造兵器,现在这算什么,不仅把难得一见的宝贝呈上去,还全部送了上去,没必要吧。”

    想了想,库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镔铁可是宝贝,我都梦都想要一把镔铁刀,这下好了,也不知三弟的提议有没有用。”

    许山很识趣,没有把所有镔铁全提出来,剩下的让心腹看管,中途还把大袋换成小袋,就是想分少一点给半路加入的兰朵,一切都安排好,没想到郑鹏最后决定全献上去。

    难道不知镔铁的珍贵之处?

    郑鹏摇摇头说:“二哥,你说的,我全都想过,问题是,这样做行不通。”

    “行不通?为什么?”库罗有些不解地说。

    “大食给吐蕃这么多镔铁,肯定逃不过大唐的耳目,朝廷很有可能知道这批镔铁的数量,再说运回来时,很多人看到了,二哥,我问你,虎头队一共有一百五十余人,你能保证每一个都能守口如瓶?你能保证虎头队中就没有张监军的耳目、陛下的耳目?要是我们敢瞒下这批重要战备物品,到时功变成过,赏变成罚,这个险你敢冒吗?”

    库罗越听脸色越白,听到后面,连连摇头说:“不敢,还是三弟想得周到,差点就误入歧途了。”

    虎头队的将士可不是自己的亲军,知人口面不知心,谁也不知哪个是神哪个是鬼,这些违法的事还是少做,免得有钱没命花。

    “哪里,是感觉大哥才对,要不是大哥提醒,我肯定要对这批镔铁下手。”郑鹏一脸应幸地说。

    郑鹏想好,高价请几个工匠,打造一批锋利的神兵利器,可在开会前,郭子仪把郑鹏拉到一边,把其中的利害关系说了一遍,在最后关头说服郑鹏。

    郭子仪呵呵一笑,眨眨眼说:“陛下一向英明大方,上交这批镔铁后,封赏少不了,运气好还能捞个爵位什么的,说不定打造出镔铁刀后,也赏我们一把,再说了,我们把四大袋交上去就行,这一路奔波劳碌,路上丢失一些也不奇怪。”

    有四大袋,拿一些也不容惹人注意,就是上面怀疑,也不好出口。

    郑鹏、郭子仪还有库罗,三人面面相觑,很快就哈哈大笑起来。

    三兄弟又聊了一会,很快,郭子仪回去沐浴,库罗要去清点财货,还要联系那些店铺,争取早日把战利品套现。

    几天没洗澡,对喜欢干净的郑鹏来说,非常难受,有时间第一件事就是好好洗一次。

    刚洗好,阿军就在外面禀报,兰朵有事找自己。

    这小妞,体力还真好,郑鹏这些天都累得不轻,兰朵作为一个女孩子,到现在还是活蹦乱跳,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

    “郡主,你有什么...你在找什么?”郑鹏有些不解地说。

    兰朵推门进来后,没有跟郑鹏说话,而是左看右看,还跑到屏风后面张望,好像在找什么,弄得郑鹏都有些糊涂了。

    “咦,还真是一个人?”兰朵找了一遍,最后自言自语地说:“跟陆进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还以为是在作戏呢,没想到还真没人,郑鹏,你不会有断袖之癖吧?”

    陆进讨好地想挑几个美女给郑鹏享用时,兰朵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有些不以为然,特地借故跑到查房。

    郑鹏头上冒了黑线,有些无奈地说:“郡主,这里有多少人,是某的自由,好像轮不到你管吧?”

    什么意思,这个兰朵什么时候自封为风纪委员?

    跑到西域副监军的房内找女人,也就兰朵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兰朵一下子站直,一脸正色地说:“郑鹏,你这次做得可不公平啊。”

    话题转得真快,刚刚还在找人,现在找自己麻烦了,郑鹏有些不解地说:“郡主,你这话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