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3 老不要脸
    ,精彩小说免费!

    姚崇有些感概地说:“只能说,郑鹏是一员福将吧。”

    有点名望,可不是科班出身,放在普通人眼里,郑鹏是一个大才子,可在那些科举进士出身的人来说,跟路边卖艺的嘴把式差不多,登不了大雅之堂,特别是进了教坊,在姚崇眼中相当于打了一个下九流的标签。

    让人意外的是,郑鹏像个万金油,放在哪里都能做出成绩:在教坊时能作出那么好的歌,歌词就是姚崇也挑不出任何毛病,还在大唐失了颜面时替大唐挽回面子,郑鹏捣弄出来的脚踩车就是姚崇也觉得有趣;跑到西域当监军,姚崇是持反对意见,认为他是胡闹,可万万想不到,就是这么胡闹,竟然还让他立了一个大功。

    姚崇调查过郑鹏的背景,印象是一个运气比实力好的家伙,看到郑鹏立了一个如此大战功,实力是不用想了,因为郑鹏没有这种实力,只能用踩着狗屎运来形容,一个人能连连踩着狗屎运,只能用福将来形容。

    总不能皇帝说他好,自己跟皇帝唱反调吧。

    不管怎样,只能为大唐作出贡献,就是好样的,姚崇就是胸襟再小,也不至于跟一个微不足道的乐官计较。

    “福将?”李隆基闻言楞了一下,很快笑着说:“不错,的确是一员福将,对了,姚相,郑鹏缴获那么多镔铁,你说朕应如何赏赐?”

    大唐的士兵没有兵饷一说,将士要自备所有东西,就是粮草也不例外,殷实人家还好说,普通人家可是一个沉重的负担,特别是长时间服役的那种,为了激励将士,大唐制订一套完善奖罚制度,还规定将士在战场上的缴获的战利品归个人所有,不过重要的战略物资要优先卖给国家。

    郑鹏缴获了那么多镔铁,这固然是好事,可这些镔铁不是白上缴的,需要给相应的奖励。

    军功和荣誉少不了,经济方面的补偿也不能少,要是上缴给国家的东西没有相应的回报,有损朝廷的的威信。

    姚崇想了想,很快恭恭敬敬地说:“陛下,很早之前,一镔铁十黄金,就是这么高的价格也是有价无市,郑鹏缴获的镔铁价值不下百万贯,这仅是镔铁的价值,要是算上军功的赏励,这笔赏赐可不少,臣以为升官加赏田地的方式更好。”

    “朕也是这样想,算了,此事容后再议”李隆基看了看枝头上萌发的绿芽,突然话题一转:“姚相,西域此战,你觉得谁胜谁负?”

    姚崇信心满满地说:“大唐必胜!”

    大食联合吐蕃攻打大唐的附属国拨汗那,拨汗那国王跑到长安求援,西域的情况早就传遍了长安,而大唐准备出兵教训大食和吐蕃的消息,在长安早就不是秘密,不时有最新消息传出。

    郑鹏截取吐蕃运输队的事,很快由消息灵通的人传了出来,并很快就流传开来。

    郭可棠就是消息灵通的人之一。

    由于郭元振的关系,郭可棠在军方很吃得开,也容易获得最新的消息战报,得知郑鹏立了大功后,马上去郑家准备跟林薰儿分享。

    郑鹏不是很喜欢写信,林薰儿很担心郑鹏,又怕打扰郑鹏,不敢主动写信,经常找消息灵通的郭可棠打探郑鹏的消息,知道林薰儿担心,所以一有消息就来告诉林薰儿。

    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一阵吵闹声:

    “放肆,你们两个下人,哪里轮到你们说话!”

    “我的亲侄儿不在,奴大欺主是不?要不要老夫报官?”

    “一个青楼出来的女人,竟敢让我们吃闭门羹,太大胆了,就是郑鹏在这里,也不敢这样做,你给我出来。”

    “砰砰”“砰砰砰...”

    “两位郎君,这个月,你们已是第三次来要钱了...”

    “啪”的一声脆响,然后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响起:“什么要钱?当我们是讨饭的是不是?告诉你,这叫孝敬,郑鹏是我的亲侄儿,我是郑鹏的亲二叔,侄儿孝敬长辈,不是天经地义吗?”

    郭可棠一听,原来高高兴兴的脸,一下子变得像吃了个苍蝇一样郁闷。

    都不用看,一听就知是郑鹏两个长辈,郑元兴和郑家树又来讨要钱了。

    郑鹏不在这里,林薰儿不想郑鹏难做,也不想家里的事让郑鹏分心,也就没提郑元兴和郑家树来的事,每个月就给二人十贯钱,本以为两人很快就走,不想到郑元兴和郑家树二人看到能不劳而获,还就赖着不走。

    看到林薰儿好说话,抓住林薰儿怕郑鹏被人非议的软肋,慢慢变得有持无恐,变着花样来要钱,一时说衣裳破了没钱换,一时说钱丢了,吃不起饭,一时又说病了,要钱看郎中等等,反正理由多多。

    林薰儿念着这两人是郑鹏的长辈,以后回归宗族要面对这二个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把钱给他,郑元兴和郑家树觉得钱来得容易,于是胃口越来越大,精明的林薰儿看到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国,坚持拒绝,于是有了郑元兴和郑家树气羞成怒的一幕。

    都说拿人手短、吃人嘴欠,这两个老货,真是脸皮都不要,活到狗身上去了。

    看到郭可棠要下马车,跟在身边的随从郭二劝道:“小姐,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你就不要掺和,免得吃力不讨好。”

    “本小姐不是清官,也懒得理别人的家务事,就看不惯两个老货欺负一个弱女子。”郭可棠说完,一跃下了马车。

    一下马车,郭可棠就说道:“咦,今天什么日子,这么热闹。”

    “郭小姐,你来啦。”阿福看到郭可棠来了,眼前一亮,好像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连忙上前打招呼。

    郑元兴正想用脚踢门,看到郭可棠来了,楞了一下,悻悻收回脚,勉强一笑:“郭小姐,有些日子不见,别来无恙。”

    “客气,咦,两位,这是在干嘛?”

    郑元兴愤愤不平地说:“郭小姐,你来得正好,你给评评理,我们两个做长辈的,到自家侄儿的家还要吃闭门羹,你来评评理。”

    “就是,目无尊长,简直可恨。”郑家树在一旁帮腔道。

    阿福在一旁小声地说:“郭小姐,他们不是来拜访,而是来要钱,这个月已经第三次了。”

    “放肆,这里轮到你这个贱奴说话,有你说话的地方吗?”郑元兴瞪大眼睛,用手指着阿福怒道。

    “郭小姐来了,怒小女子有失远迎。”这时关着的门后,传来林薰儿脆生生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