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6 集结
    ,精彩小说免费!

    虽说有些曲折,郑鹏吃完饭后,还是顺利见到镇守庭州兴昔亡可汗兼定远道行军大总管阿史那献。

    “郑监军,公事繁忙,有失远迎,请见谅。”看到郑鹏,阿史那献主动打起招呼。

    可汗就是可汗,级别高很多,别人说的多是“恕罪”,到了阿史那献嘴里,直接说成“见谅”,看得出,阿史那献对郑鹏的到来并没表现出多大的热情。

    真欢迎的话,就是不在,也不至于吃闭门羹。

    郑鹏笑呵呵地说:“可汗言重了,一切以公务为重。”

    “有学问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阿史那献难得说了句好话,可很快又面带遗憾地说:“郑监军远道而来,我这个做主人家的应设宴给你接风洗尘,可实在不巧,因计划有些变化,我要到回鹘部商议一下出兵之事,只能由副都护阿史那忠接待郑监军,顺便就征讨一事交换意见。”

    都准备了一个冬天,什么都准备好了吧,再说就是商量,也是别人到都护府,哪里需要阿史那献亲自去?实在不行,派个人送信也行啊。

    也不知是下马威还是保持距离。

    主人家都这样说了,郑鹏一肚子郁闷也没办法,只好客套了几句,然后目送阿史那献离开。

    阿史那献拍拍屁股走了,郑鹏觉得有些无聊,婉拒阿史那忠的邀请,直接到他安排的驿馆休息,把沟通和商议的事交给郭子仪,反正郭子仪是这方面的人才,交给他肯定没问题。

    在交接上,算是对等,阿史那献派副都护、也是他的儿子阿史那忠作代表,郑鹏派副手郭子仪作代表,刚好平级。

    作为皇帝的使者,总不能一开始就低他半级。

    去驿馆的路上,库罗跟郑鹏招个招呼,说很久没回去了,利用这个机会回去看一下,他会尽快赶回来,郑鹏倒不急,反正不用上战场,让库罗多陪家人几天再回也行。

    二人回到驿馆后,兰朵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郑鹏说:“应该是我原因,才让你受累,阿史那一族,一直对我们突骑施有偏见,郑鹏,这次连累你了,要不,我还是走吧。”

    早就该走了,在于阗镇尝到甜头后,兰朵就成了一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郑鹏暗示了几次,可她就是不走,振振有词说怕郑鹏把朝廷的奖赏都拿走,没想到阿史那献一个下马威,兰朵主动提出要走。

    要是游山玩水,带上兰朵在身边养眼倒不错,可战场上瞬息万变,要是在战场上出了事,那不仅是兰朵有事,自己也得受到牵连。

    “郡主是要离走,不过不是因为阿史那献,而是这次出征是公事,要是郡主跟队,只怕其他人有异议,最怕就是对苏禄可汗不利,至于兴昔亡可汗的做法,并不是郡主的原因,依我看,那是他太小心了。”郑鹏一脸认真地说。

    因酷吏来俊臣的诬杀,那阿史那献的老子史那元庆被杀,阿史那献被发配到崖州长达十一年之久,崖州位于海南,在唐代是落后、偏僻、贫穷的代名词,也是罪犯的流放地,昔日的经历让阿史那献办事变得小心谨慎。

    面对强权,要么反抗,要么屈服,阿史那献体会到唐朝的强大,就是父亲被杀、自己被流放,可大唐一旨令下,他马上站出来替大唐鞍前马后,终其一生都对大唐忠心耿耿。

    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儿子还取名为一个忠字。

    兰朵闻言深以为然地说:“是有点小心,很多部落联欢,无论怎么邀请,阿史那献多半会缺席,可能害怕朝廷说他拉帮结派。”

    “不管怎么样”郑鹏伸了个懒腰说:“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好,我也不是什么大将军,来西域也就是感受一下战斗的气息。”

    “这话说得在理,到了庭州,离家也不远了,有点想像家人,郑鹏,我一会就起程回家,你要保重身体,祝你旗开得胜,屡立战功。”

    郑鹏楞了一下,有点意外地说:“郡主,怎么说走就走?”

    “本是给你送年货,没想到一送就送到现在,现在年都过了那么久,还没回家,我阿爹派人催了好多次,是时候回去了,郑鹏,要是有机会,欢迎你到弓月城作客。”

    “一定。”

    ......

    郭子仪回来后,感觉少了什么,想了想才想起没看到库罗和兰朵,不由好奇地问:“三弟,兰朵呢?去逛街了吗?二弟也不见人。”

    “都回家了。”

    “都回家了?”

    郑鹏摆摆手说:“兰朵来送过年的礼物,一送就是近二个月,分了那么多钱,也是时候回家,我可不敢带她上战场,有什么闪失,苏禄可汗还不撕了我?至于二哥,这里离他老家近,说回去看看就回来。”

    “也是,二弟都回到家门口,肯定要回去看看,郡主回去也好,战场上刀枪无眼,有事我们负担不起,”说到这里,郭子仪有些意味深长地说:“三弟,兰朵郡主对你,可有些与众不同哦。”

    郑鹏一下有些语塞,不过很快说道:“这件事,还是水中月、镜中花,顺自其然吧,对了,大哥,你跟阿史那忠商议了什么,怎么,他没给你留饭吗?”

    美女嘛,那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郑鹏也不是什么卫道士,只是身份太悬殊,现在说这些太早,郑鹏不喜欢别人说自己的感情事,说到后面故意岔开话题。

    郭子仪自顾坐下,有些平淡地说:“出兵征讨的事,早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敌人、目标都已明确,双方都是拨刀见血,也没太多的事商量,那个阿史那忠很精明,只是把大体战略说一下,一说到具体就打哈哈。”

    “算了,我是监军,不是将军,都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他们喜欢保密,就让他们保密好了,不过我看阿史那献可汗挺是挺积极,那些士兵的士气高涨,准备也很充分。”郑鹏一脸轻松地说。

    郭子仪一脸睿智地说:“对大唐、吐蕃和大食来说,此战关系西域的格局,可对安禄可汗和兴昔亡可汗来说,此战关乎到双方实力、荣誉和长远发展,就是不用动员,他们都会全力以赴,这就是良性竞争的好处。”

    对大唐来说,西域是价值不高的荒芜之地,放弃成本较高的直接统治,改用成本相差低的方法,让他们自治,然后通过封赏、打压、挑起矛盾培养对手等手段,以最小的代价统治西域,突骑施和咄陆五部是其中两股最大的势力,这次出征拨汗那,兵分两路,一路是以突骑施为主的安西兵,由龟兹出发;一路是以咄陆五部为主力的北庭兵,由庭州出发。

    这一战,将会表朝廷表明,谁更有扶植的价值。

    郑鹏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本以为是大食眼红富饶的大唐,通过东扩来达到它的目的,郑鹏来之前,以为几个势力角逐,可来到西域后,发现不仅吐蕃和大食的关系错综复杂,就是大唐这边各部落之间的关系也很乱,不夸张地说,光是看那些氏族相互之间的恩怨情仇都头痛。

    真佩服张孝嵩,把西域治理得井井有条。

    日子一天天过去,冬去春回,冰雪开始融化,一年之计在于春,对准备了一整个冬天的大唐将士来说,早就蠢蠢欲动,二月中旬,天气还很寒冷,路上的冰雪还没完全融化,就有部队陆陆续续在庭州城外的军营集结,没多久,军营就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军队填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