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 兵发拨汗那
    ,精彩小说免费!

    站在点将台上,郑鹏感到自己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

    来的队伍太多、太杂了。

    一会东面来一队头上戴着羽毛的队伍,一会西面又来一群脸上戴着面罩的军队,还没惊讶完,很快又一队穿着整齐皮甲的马队前来报到,每来一队,就有人大声宣布:

    “报,利骨族乌玛率八百勇士前来报到!”

    “报,回纥族渡忠率二千勇士前来报到!”

    “报,也咥族金吉文率一百勇士前来报到!”

    “报,曷北悉族显真率二百勇士前来报到!”

    “报...”

    兴昔亡可汗兼定远道行军大总管阿史那献像根标枪一样笔直站在点将台上,那些前来报到的军队,都要到点将台前向阿史那献行礼,然后接受问话和清点,一旦清点完毕,领头的人会被领到一边等候,手下会到指定区域等候。

    出发前,领头人都要参加祭祀誓师仪式,还要喝祝胜酒。

    平日看各部落感觉差别不大,可真到亮家底时,哪个族强大、哪个族弱小,只是一眼就一目了然。

    像阿史那献麾下的咄陆五部,得到朝廷的扶持,镇守庭州还有税金收入,日子过得不错,除了人口高速增长外,装备都是大唐标准的骑兵装备:每人马槊1柄,横刀1把,软弓3把,弓矢150支,备用弓弦8根,障刀1把,解甲刀1把,圆盾1副,带有护心镜皮甲一套。

    除了上面的武器,其余的装备还有:三根皮条,以备抓俘虏用;马盂一个,皆以上好木料做成或者是以孰铁皮做成;小刀子、小错子、钳子、锁一把、药袋一个、盐袋一个、火石袋一个、解结锤一个、磨刀石一个;裤奴、抹额、六带、帽子、毡帽子各一件,能装三天干粮的粮食袋一个。

    除了作战的用马,大多还有备用和驮装备的马,有的甚至有二三匹之多。

    像曷北悉族这种小部落,只有二百人参战,有的穿着破旧的铠甲,有的穿着普通的羊皮袄,武器也五花八门,除了必不可少的弓箭,有人用横刀、有人用长枪、有人用大砍刀、有人用狼牙棒等等,和咄陆五部分为骑兵和步兵不同,清一色的轻骑,一看就像杂牌军。

    郑鹏只是记了一会,就感到脑袋有些乱了。

    来的军队多,来路也广,那些名字也难记,一些人的口音也怪,郑鹏根本听不明白,最后只好放弃。

    “大哥,这里交给你了,我的脑子有些乱,没想到这里打一仗这么复杂的。”郑鹏压低声音对郭子仪说。

    郭子仪有些感叹地说:“这就是中原文化与西域文化的差异,中原能有今天的境况,真要感谢始皇帝。”

    “秦始皇?”郑鹏有些吃惊地说。

    “六王毕,四海一,秦国灭六国一统天下,为了表彰自己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由王升为皇,号称始皇帝,自此以后,每一代的统治者都以为大一统为目标,一日没统一,就一日不称帝,这样一来中原很多时候,只有一个国家,一种命令。”

    顿了一下,郭子仪继续说:“西域不同,首先是他们只认血缘,没有中原百姓的包容性,马背上的民族,对礼义廉耻这类认知不高,很多人只顾着眼前利益,汉朝以为,西域这一片地区,就出现西域三十六国,一部分是游牧部落,另一部分是城郭之国,实力都不高,说是三十六国,加上那些不出名的小势力,过百都不止,地域就这么大,势力那么多,很容易就会产生矛盾,相互融合、撕杀一直存在。”

    “这交出征拨汗那,就是各部落的最好写照,西域地方的情况太复杂了,要是让我参军,肯定不选择这里。”最后郭子仪有些感叹地说。

    就是一同出发去征讨大食和吐蕃,坐着同一条船,不少前来集结的势力,见了面就怒目而视,有的还相互碰撞一下,火药味十足,好像随时都会擦枪走火的样子,郑鹏相信,要不是阿史那献严令相互间不能内讧,他麾下的咄陆五部携着武器虎视眈眈在两边压阵,说不定还没看到敌人,自己人先打一场。

    郑鹏有些头痛地说:“这么多士兵,很多都不属同一个阵营,怎么指挥?总不能一窝蜂去打吧?”

    郭子仪解释道:“不同的地方,就有不同的办法,阿史那献能成镇守庭州,也不是只靠那个兴昔亡可汗的名头,在统率方面他早有准备,把关系好的势力分在同一个序列,然后每个序列派一名令旗兵和一名监军,作战时以令旗为号,监军就是防止内讧或出工不出力,出征前,陛下封阿史那献为定远道行军大总管,就是给予他这样的权力。”

    原来是这样,郑鹏暗暗点了点头。

    想了想,郑鹏又有些担心地问:“这些人没有集训过,要是打仗时杂乱无章怎么办?”

    “呵呵,这些人和大唐的精锐相比,的确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的实力不高,可与他们的对手相匹配,要是他们有大唐军队那么强大,那这里也就没大唐什么事了。”郭子仪笑着解释。

    原来是这样,郑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参加集结的队伍,早在附近整装待命,集结的号令一响,迅速前来报到,人数虽说多,用了半天时间,全数集结完毕。

    集结完毕后,阿史那献走过来,对郑鹏拱拱手:“郑监军,现在人已集结完毕,要不,你来给他们训训话?”

    郑鹏不仅是监军,还是大唐皇帝李隆基派来的使者,阿史那献就是再看不起郑鹏,也不敢挑战大唐的权威,在出兵前,给郑鹏一个露脸的机会。

    “免了,此行某只是一个旁观者,不敢在可汗面前献丑。”郑鹏很坚决地摇了摇头。

    阿史那献也不勉强,开口说道:“那好,一会祭祀誓师仪式,还请郑监军出手。”

    “有需要某的地方,乐于效命。”郑鹏一口应允。

    作为西域副监军,有必要刷刷存在感,要不然那些部落势力不买自己的帐就不好了。

    阿史那献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训完话,马上把一众领头人进行祭天仪式,为这次出征拨汗那祈求上天的庇佑,仪式有些复杂,又是唱歌又是跳舞,还有一个祭师打扮的人用一笔朱笔在祭品上画着什么,郑鹏在阿史那献的请求下,把一把小银刀把一个鸡头斩下来。

    结束复杂地的祭祀仪式后,阿史那献猛地拨出代表权力的御赐金刀,大声吼道:“进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