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8 悲摧的阿了达
    ,精彩小说免费!

    一声令下,各部兵马按提前些计划好的路线,声势浩荡地直扑拨汗那。

    “大哥,二哥,你们说这点人,够吗,我们要面对的是吐蕃、大食和西突厥余孽的联军,实力强大,不是要多调一点兵力吗?”行军途中,郑鹏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

    这次西征,分成南北二路出战,看似浩浩荡荡,实则以安西军为主的南路,人数只有三万;以北庭军为主的北路,人数在二万,对外号称十五万铁骑,实则满打没算,人数只有五万。

    库罗开口说:“按规划,安西四镇的兵力是二万四千人,北府都护府的兵力只有二万人,能派出五万人不错了,无论是安西还是北庭,都需要人留守,以免被人乘趁而入,能抽入这么多兵力,除了从其它都护府抽调外,多亏有西域诸族的协助。”

    “兵贵在精,不贵在多”郭子仪一脸沉着说道:“当年董卓进京,麾下不过区区三千弓骑,为了震慑他人,晚上偷偷出城,白天大张旗鼓进城,一边多日都是这样虚张声势,让人误以为他兵多将广,实力雄厚,可他以区区三千西凉铁骑就入主京城;太宗皇帝麾下的黑甲精骑不足三千人,攻无不克,所向披靡,这五万将士,可以说是西域的大半精锐,足矣。”

    一旁的库罗补充道:“前年吐蕃出兵攻打大勃律,形势很危急,监军御史张孝嵩认为大勃律是大唐在西域的南大门,不容有失,派于阗镇镇守使唐宽率四千精骑,与大勃律将士内应外合,一举把吐蕃人打跑,五万,足矣。”

    郭子仪目眺着远方,一脸笃定地说:“陛下出动这么多精锐,呵呵,可不止把大食、吐蕃联军赶出拨流那么简单。”

    ......

    “某的目标,就是重新整顿西域的秩序,让那些包藏祸心的人付出代价,让那些左右摇摆的墙头草得到教训,更要让那些有狼子野心的人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在一辆宽敞的马车上,监军御史张孝嵩,正一脸严肃地对心腹手下说。

    阿史那献率军出发的同时,远在龟兹的张孝嵩差不多同时率队前进。

    和郑鹏不同,张孝嵩一名心腹手下觉得这次行动有些大张旗鼓,最多动员一万精锐就能解拨汗那之危,而张孝嵩一共调集了五万人之巨,有点小题大作,对心腹手下,张孝嵩说出一番深味深长的话。

    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大唐的剑要么不出鞘,一出鞘就得血雨腥风。

    “张御史,你的意思是,这次要整顿西域的秩序?”宣威将军许文定有些惊讶地问道。

    张孝嵩马上更正:“不是某是意思,是朝廷的意思,大唐对西域采取统而不治的方针,经过这么多些年的放任,很多人都忘了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大唐。”

    几个心腹闻言连连称是,许文定无意中捕捉到,张孝嵩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残忍的微笑。

    还没入冬就开始准备,几万铁骑一齐出动,所过之处,地动山摇,得知唐军正式出动的消息,整个西域都震动了。

    最高兴的,莫过于在拨汗那坚守的黄冲和花里木。

    “这些杀千刀的强盗,真想把他们一个个送下地狱。”在荒郊野外一个隐敝的山洞内,花里木一边给伤口上药,一边愤怒地诅咒道。

    为了显示存在感,为了让拨汗那的百姓知道“王”没有抛弃他们,花里木和黄冲一边躲避阿了达和几个势力的联合剿杀,一边找机会袭击那些入侵者。

    不夸张地说,每一天都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玩命。

    黄冲一边帮花里木包扎伤口,一边安抚他说:“花将军放心,他们蹦达了不少多久,说一个好消息吧,据可靠密报,大唐已经出兵。”

    “真的?”花里木浑身一个激灵,眼里露出欣喜若狂的光芒,有些不敢相信地说。

    虽知大唐不会坐视不理,但听到大唐真派大军来,花里木还是有一种喜极欲泣的感觉。

    拨汗那国,复国在望。

    “确切!”黄冲一脸正色地说。

    “太好了,太好了。”花里木都激动得坐不住,站起来,一边搓着手一边问道:“黄将军,不知这次派了多少人马?”

    “不计后勤,五万精骑,号称十五大军。”黄冲也不隐瞒,把刚得到的消息告诉花里木。

    花里木大吃一惊,然后一脸激动地说:“太好了,大唐皇帝陛下,这下是动真格的,阿了达的好日子到头了,难怪最近没追捕得那么凶,还把兵力收拢,原来是大唐有了新动作。”

    五万精骑,可以说把西域的大半兵力都派来了。

    附合大唐的风格,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必是狠手。

    阿了达的确没空理会化整为零的花里木,每次搜捕都是几千人去搜几十号人,感觉像是派几千到荒漠中找一群老鼠一样,劳兵伤财,与大唐比起来,花里木根本微不足道。

    “尊敬的王,请你加强对你对领土的管理,不能让那些可恶的老鼠再打扰我大食将士的睡眠。”大食将军古太白在会议上抗议道。

    “是,是,古太白将军,请你放心,本王一会吩咐下去,加强你营地的防范工作,不让那些老鼠再打扰你和你将士的好梦。”阿了达强颜欢笑地说。

    刚刚安抚完古太白,一旁的吐蕃墨脱千户毕而斤大咧咧地说:“国王陛下,你贵人多忘事,答应我的好处,怎么还没有送来,亏我吐蕃勇士在你的领地上为你浴血奋战呢。”

    阿了达擦了擦额上的汗滴,赔笑地说:“千户将军言重了,你的事一直没忘,没忘,你放心,不出三天,一定让你满意。”

    这些吐蕃人,好像穷怕了似的,什么都要,大食答应给自己的那批镔铁,都让他变相勒索去了,这个毕尔斤好财更好色,多次跟自己索要美女,不漂亮的还不收货,阿了达感到自己不像是国王,而是像一个拉皮条的龟公。

    这是国王过的目子?

    “嘿嘿,那就好,吐蕃与拨汗那是盟友,我们一起相互照应,共抗外敌。”毕尔斤满意地说。

    “是,是,是,以后还要将军在赞普面前多多美言。”阿了达陪笑地说。

    阿了达嘴上说得好听,心时却骂开了:这个该死吐蕃色鬼,嘴上说得好听,什么盟友相互照应,怎么照应?两者相隔着那么多部落和地区,还要经过大唐的军事重镇,现在说得好听,要是形势不利,他肯定跑得比兔子还快。

    这不,还没正式开战,毕尔斤已经派人把这里搜刮的大笔财富偷运回吐蕃,还没正式开打就替自己找好后路。

    一想财货,阿了达就气得不轻,吐蕃人打仗在后面,抢战利品却跑得飞快,什么都不嫌,什么都要拿,冲进皇宫时,大食人知趣没有进去抢掠,给阿了达留一块遮羞布,可吐蕃人不会,穷疯似的,看到有用的都拿,事后有宫殿的待女说,吐蕃士兵连用过的胭脂水粉都要拿走。

    阿了达虽说称王,接管拨汗那的一切,国王是到手了,可到手的是一个烂摊子。

    拨汗那本来就是穷国,经大食和吐蕃军队搜刮一遍后,简直就是一穷二白,阿了达要封赏麾下的将士,还要掏自己的腰包。

    好好一个动员大会,先是被人当成下人使唤,接着又要扮演拉皮条的角色,阿了达感到脸面有些过不去,把目光放在丹拜身上,笑着说:“丹拜兄弟,怎么不说话,这次大唐来势汹汹,你有什么见解?”

    丹拜是胡禄居部落阙啜,跟阿了达交情不错,可他闻言头也不抬,有些懒洋洋地说:“没力气说。”

    “没力气?丹拜兄弟是不是不舒服,我让人给你找个郎中?”阿了达马上关心地说。

    “不用”丹拜摆摆手:“不是病,是饿的,我说阿了达兄弟,你都当上了国王,可不能言而无信,我们的勇士拼死为你夺下江山,答应的粮草现在还没给齐,饿得二眼发黑,没气力,要是唐军来了,不知该项怎么办呢?”

    阿了达的老脸抽了抽,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