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1 绝望
    ,精彩小说免费!

    猜细作?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谁也不开口,气氛尴尬得来的又有些凝重。

    细作就是古代的间谍,张孝嵩在这种场合说起这个问题,其中深意,引人深思。

    在场的势力,不是大唐的附属国就是向大唐称臣,按理说跟大唐一条心才对,可吐蕃在西域的影响力巨大,夹在大唐和吐蕃中间的那些弱小势力,为了生存,很多人选择左右逢源、两头讨好。

    本来问题不大,可现在是战争期,大食联合吐蕃还有西突厥余孽,发动对拨汗那的战争,也就是正式向大唐宣战,这个时候再两头逢源大唐肯定不乐意。

    能坐在这里会餐的,都不是普通人,张孝嵩的话一出,在场的人就知道,这宴没好宴,也不知张孝嵩弄这一出,是逼众人站立场还是清旧帐。

    尉头族族力艾力卡拉看到气氛太凝重,忍不住打个哈哈道:“张御史真会开玩笑。”

    张孝嵩一脸认真地说:“虽说是一个小游戏,但是,某可以保证,这不是玩笑。”

    话音一落,现在不少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没人注意到,正在给羊涂调料的呼缦提,那手明显抖了一下,眼里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或者说是惊恐。

    鄯善国王金桑硬着头皮说:“张御史,抓细作不能只靠猜,需要真凭实据。”

    “对,对,对”玛乌族族长格布附和着说:“细作的身份太敏感,事关重大,得有真凭实据,要是冤枉了别人就不好了。”

    剩下的人纷纷点头称是,说要谨慎。

    也就是出自张孝嵩之口,换作其它人说这种话,肯定会收到一大波白眼和讽刺。

    张孝嵩点点头说:“捉贼要拿赃,对,抓细作不能靠猜,需要真凭实据,这样吧,我们就不猜了,在场的各位,有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指明哪个是细作呢?”

    这是要相互揭发?

    “没有,还真没什么证据。”伊循国国王伊力汗连忙说。

    “就是”西夜国国王乌尔玛也跟着说:“要是真凭实据,早就把他们清理掉了。”

    两人开口后,在场的人纷纷表态,大都是一个意思,没有什么好揭发的。

    在场的,谁都不能做得完美,谁也不知自己有多少秘密让别人知道,要是相互揭发,那就是相互残杀,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打压别人。

    没人时偷偷说,或许还有胆量,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真说不出。

    背后捅刀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现在张孝嵩的意思是当着本人的脸揭发,总得要点脸面吧?

    等众人静下,张孝嵩突然扭头道:“呼族长,刚才你一直没表态,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呼缦提楞了一下,一边把刷完调味的羊放在中间火堆上,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意见,我就只会放牛放羊,这些大事我可不懂。”

    众人纷纷大笑起来,与呼缦提交系的不好的,趁机嘲笑他几句。

    只有一个人没笑,就是坐在正中的张孝嵩。

    西夜国王乌尔玛看到,有些好奇地问道:“张御史,看你心事重重的,不要紧吧?”

    张孝嵩摇摇头说:“某在想刚才呼族长的话,有些不太明白。”

    乌尔玛给张孝嵩一个很好的台阶:“什么话,让像张御史这般学识渊博的人也不明白?”

    呼缦提大吃吃惊,一脸恭敬地说:“我这个人嘴笨,不会说话,要是哪里说得不好,还请张御史多多见谅。”

    直到现在,呼缦提感到自己像是做梦一样,一个小小的部落,从没来过这么多客人,还是尊贵的客人,传出来脸面有光,可不知为什么,当张孝嵩开口后,前面还满脸高兴的呼缦提,感到自己的压力越来大,总觉得有不祥预感。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那么这将是一个恶梦。

    隐隐觉得,这个西域的无冕之王,一开台就在针对着自己。

    张孝嵩若无其事地说:“呼族人刚才说放羊放牛,可一直没说马,这是为什么?”

    “这个,这个...”呼缦提脸色一白,很快勉强地说:“刚才一时口误,马也要放,马也要放。”

    “是吗?”张孝嵩一手把玩在手中的酒杯,随口说道:“哦,是吗?听说呼族长找到了一个大客户,一下子就了三千多匹好马,价钱还不错的呢,你说对吗?”

    “这个...是一时运气好。”呼缦提用手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有点不利索地说。

    张孝嵩饶有兴趣地说:“呼族长好像很大汗,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烤羊时靠火堆近一些,谢张御史关心。”

    “砰“的一声,张孝嵩一拍桌面,冷冷地质问道:“那三千多匹马,现在成了大食叛贼的坐骑,呼缦提,你有何解释?”

    呼缦提吓得脸色都白了,连忙解释说:“张御史,此事我真不知情,本以为是一个大客户,没想到背后的真正买家是大食。”

    张孝嵩冷哼一声,继续说道:“是吗?这条就当你说得通,你在过年前,偷运了一批武器消失不见,结果这批武器出现在叛贼丹拜的手里,呼缦提族长,这事你也不知道吗?”

    “此事真不知情,真不知情,当时又是有个中间商人负责,也就不问了。”

    “去年九月十八日,大食秘密派使者到贵族三天,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呼缦提:.....

    “去年八月初三,吐蕃让使者假扮商贩,到贵族与你密谋,密谋些什么?

    “今天正月初八,你派人给大食军队送羊送肉,这是为什么?”

    张孝嵩越问语气越凌厉,一时间全场皆静,只有烧柴火的啪啪声,间中还有烤羊时滴下油在火堆上的滋滋声。

    呼缦提的脸一会青一会红,有些不高兴地说:“你一直在监视我?”

    否认是没用的,张孝嵩连日期都说得丝毫不错,手中肯定有证据,呼缦掉本以为自己的行动一直很隐秘,没想到一举一动都在大唐的监视之下。

    一瞬间,呼缦提的神色变得慌张起来:弄不好,今天就是康罗一族的末日。

    张孝嵩经过这里,答应自己的邀请,还率整队人到康罗族吃饭,看似有些巧合,可细思极恐慌,显然是当时就有教训自己的心思,“不要脸”带三千人蹭饭,名为蹭饭,实则是借机在康罗一族没有防备的基础上,包围这里。

    也就是说,张孝嵩来之前,已经想好要清理这里。

    事实上,要是些平日有大部队经过,呼缦提大多会躲开或派人封堵,可就是这一次出征拨汗那,呼缦提一时大意,一下子陷入绝境。

    “不是监视你,有句话听说过没有,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要不是你动作频频,背叛大唐,又岂能引起我们大唐的情报人员注意”说到这里,张孝嵩面无表情地说:“呼缦提,背叛大唐有什么后果,不知道你有没有清楚?”

    在西域问题上,大唐的做法是恩威并施,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必是重手。

    呼缦提的眼睛闪过一丝绝望和不甘,接着又莫名愤怒起来:凭什么自己做什么都要受制于人,西域很多势力都与吐蕃、大食暗中来往,为什么只要自己康罗一族被惩罚?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越想越气,越想越绝望,呼缦提眼中寒光一闪,随手拿起切羊肉的小银刀,猛地扑向身边张孝嵩:“姓张的,我跟你拼了。”

    花这么多心思,调动这么多人马,还请来这么多“观众”,呼缦提就是猜都猜到张孝嵩要杀自己立威,经典的杀鸡给猴看,再想想自己背叛大唐的事证据确凿,这个槛肯定过不了,反正都要死,还不如拼一把。

    张孝嵩是一个文人,地位高武力差,要是顺利,趁机控制张孝嵩,让唐军投鼠忌器,这样还能找到一丝生机,只要往荒漠深处一钻,看大唐还怎么惩罚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