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 这一仗,是大仗!
    ,精彩小说免费!

    乌尔玛率先表态:“张御史放心,西夜国的勇士,绝对服从安排。”

    “我会告诉鄯善的勇士,让他们努力杀敌立功”金桑当场承诺:“除此之外,鄯善国愿再出一千精骑,助大唐征讨拨汗那。”鄯善国王金桑不甘落后地说。

    “我伊循国愿再出八百精骑,助大唐平敌。”

    “伊循国已派出全部精锐,我愿意向大军提供粮草。”

    “张御史,我们距离拨汗那近,尉头一族会医术的不少,但凡有受伤将士,可送到尉头族的营地抢救和休养。”

    众人争先恐后为征讨作“贡献”,张孝嵩表面不动声色,可嘴角那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已经出卖了他。

    很多人以为张孝嵩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拨汗那,以最快速度镇压企图挑战大唐权威的人,谁也没想到,张孝嵩的西征之路,竟然是在灭康罗族开始。

    一边杀鸡儆猴,一边恩威并施,把西域的一众势力治得妥妥当当。

    经过这次立威,相信没人敢再在后面阳奉阴违,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去跟大食和吐蕃分个高下,还多了一批精锐,可以说一举二得。

    “厉害!”正在行军中的郑鹏,听到张孝嵩举手间把康罗一族灭族,强行让西域一众势力划清界线,不由发出一声赞叹。

    大唐对西域是统而不治,扶植代理人等方针,为了防止一方坐大,有意识把地盘分而治之,山高皇帝远,不少势力跟吐蕃和大食关系暧昧不清,张孝嵩这一出,正好断了某些人的念想。

    库罗语气中带着些畏惧:“张孝嵩是进士出身,看起来风度翩翩,没想到一出手就灭了族,康罗族也算倒霉透顶。”

    文人不好欺啊,谁也没想到,张孝嵩惩罚得这么血腥。

    “这一招的确厉害”郭子仪感叹地说:“大唐没赶在入冬前快速开赴拨汗那,就知朝廷要下一盘大棋,西域的局势这般微妙,作为这次带军出征的主帅,肯定有所动作,只是没想到,他的行动这般果断、有效。”

    西域幅圆辽阔,掌管这么大一片地方,没点手腕和决断是不行的。

    都说“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作为一个监察御史,张孝嵩一句话,就从西域的版图上把康罗一族彻底抹去,手段之狠辣,气魄之强大,郑鹏听到只能仰望。

    郑鹏跟着附和道:“是啊,一个文人有这样的气魄,真是让人侧目。”

    郭子仪呵呵一笑,有些意味深长地说:“俗话说否极泰来,其实泰极也能否来,张孝嵩的权力太大,未必是好事。”

    三人正在有说有笑时,突然有传令兵策马跑到郑鹏身侧,大声叫道:“报!”

    “有什么事?”郑鹏开口问道。

    传令兵大声说道:“大总管有令,今晚要在乌蒙山扎营,请郑监军部尽快赶路。”

    “知道了。”

    等退令兵退下,郑鹏有些无趣地说:“这个那史那献,很会保持距离啊。”

    除了开会和基本的日常交流,那史那献和郑鹏一直保持着距离,明明在同一个队伍,可他就是喜欢通过传令兵来完成交流。

    主将不和郑鹏走近,那些部属也刻意跟郑鹏保持距离,以至郑鹏和手下的护卫队,好像自成一军。

    郭子仪点点头说:“不奇怪,阿史那献跟苏禄可汗是死对头,三弟和兰朵郡主走得那么近,很自然就成了他敌对的一面,没下手整你已经万幸。”

    安禄可汗和阿史那献是大唐在西域挑选的二个代言人,二人为了争夺资源,没少擦枪走火,像这次征讨拨汗那,张孝嵩故意分成南北二路,就是让二人来个竞争。

    一路上,根本不用郑鹏催着前进,阿史那献率着军队,起早赶黑地往拨汗的方向进军。

    从庭州出发,途经鹰娑都督府、挚山都督府、循州都督府、东休镇,经过十二天的急行军,终于在三月初二时,郑鹏所在的北路军顺利抵达康居都督府。

    西域最大的行政单位是都护府,都督府可以看成是西域的县,大唐统治下的西域各地通常有二套系统,一套是各个附属国、部落的头领,另一套是大唐设立的机构。

    一路急行军到达康居都督府时,急着行军的阿史那献终于停下急匆匆的脚步。

    这里距离拨汗只有二天的路程,经过长时候的急行军,正好休整一下,补充体力和粮草,为出击作准备。

    最重要是让马休息。

    郑鹏是副监军,李隆基派出的代表,地位超然,一到康居的地界,就被当地的官员接到都督府休息,各位好酒好菜侍候不提。

    一连休整了三天。

    三天后,精神抖擞的大军再次出发。

    再次出发时,行军速度较前面慢了很多。

    庭州到康居都督府,处在大唐强而有力的监控上,安全方面没有问题,过了康居都督府,不安定因素的增多,随时都有可能遭到袭击,众将士换下轻便的棉甲,穿上皮甲或铠甲,出行也要斥候开道,速度自然慢了起来。

    队伍的气氛也变得严肃起来,前面行军时交头接耳,神情轻松,现在变得认真多了。

    让郑鹏感到惊讶地说,将士们变得认真谨慎,眼看随时就要发出战斗,可将士们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害怕的表情,相反,一个个斗志昂扬,特别是那眼神,狼一样的眼神,在他们眼中,看的不是风景,而是在寻找猎物。

    从康居都督府出发了二天,还是风平浪静,郑鹏有些惊讶地说:“人呢?吐蕃、大食还有西突厥余孽呢,怎么没一点动静?他们不会逃了吧?”

    大唐这样大张旗鼓,二路大军浩浩荡荡,他们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就这让任由大军顺利去跟他们决战?

    有点不同寻常。

    库罗摇摇头说:“不可能,前天还收到情报,说拨汗那里的敌兵正在集密调动,那会这么容易放弃,估计憋着劲跟大唐干一场。”

    郭子仪也点点头说:“吐蕃还好说,那是一条饿狼,有什么行动都不足为奇,大食不可能这么容易退走,他们劳师远征,还给了吐蕃那么多镔铁,那些价值连城的镔铁,比一个小小的拨汗那重要多了,他们按兵不动,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大哥,什么问题?”

    “诱敌深入,拉长唐军的补给线,这样可以增加他们的胜算,所以说,这一仗,是大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