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8 一笑泯恩仇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也不理阿史那献的反应,亲自回营,把护卫队的人全部召集起来,让他们把随身携带的钱先借给自己。

    听到郑鹏说要用钱,护卫队的人二话不说,纷纷把钱掏出来借给郑鹏,郑鹏让人把每一个人的钱记下,等晚点把钱调过来再还给他们,本以能筹个一二千贯就不错了,没想到最后一统计,竟然有一万二千多贯。

    加上自己的三百两黄金,一下子筹集了超过一万五千贯。

    “这么多现钱,真是出乎意料。”郑鹏看着那一大堆钱,有些吃惊地说。

    上战场,谁也不知自己能不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将士们除了基本的生活所需,剩下的钱都会托人寄回家里,带太多钱在身上,说不定哪天就便宜了别人,现在能筹到这么多现钱,让人意外。

    郭子仪解释道:“不奇怪,于阗镇的伏击战,每个人都分了一大笔,按理说这钱是寄回老家,可护卫队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安全,不用亲自上战场,安全性大大提高,于是他们就把钱带在身上,有合适的机会,还可以做些买卖什么的。”

    说到这里,郭子仪有些敬佩地说:“三弟一开口,想着发财的兄弟纷纷把钱拿出来,说明三弟已经将整支护卫队收心,真是可喜可贺。”

    虎营的虎头队,向来桀骜不驯,郑鹏短时间能把他们收服,除了出手大方外,其人格魅力也必不可少,壶口谷一役是郑鹏确立威信的重要一环。

    跟着郑鹏,吃好睡好有前途,能立功还能大把赚钱,还不怕郑鹏喝兵血、贪没功劳,有这种好上级,将士们不拥护一才怪。

    库罗深以为然地说:“别的不说,能在这个时刻,三弟出钱应对敌人的悬赏令,光是这一点就让人敬佩。”

    “二位兄长就不要给我戴高帽了,只是看不惯阿了达的嚣张气焰,没人说我沽名钓誉就心满意足了。”郑鹏谦虚地说。

    郭子仪冷笑地说:“哪个说风谅话,也让他拿几万贯出来试试?”

    “就是”库罗附和道:“要是让我听到他们说这种话,当面赏他二巴。”

    “谢谢二位兄弟,至于二位的钱,我会尽快奉还。”

    库罗沉下脸说:“还什么还,那一千五百贯就当我的一点小心意,晚点我还要多捐点,再提还钱就是不认我这个兄弟了。”

    “我的那份也是。”郭子仪淡淡地说。

    二人跟着郑鹏,赚得盘满钵满,哪会在意这点小钱?

    郑鹏有些感动地说:“好兄弟,以后我们三人,有福共享,有难同当。”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郭子仪和库罗齐声说道。

    三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阿史那献对郑鹏的话有些半信半疑,当郑鹏再次进来时,带了十多个沉重的箱子。

    当着所有人的面,郑鹏逐一把箱子打开。

    当箱子打开时,在场人感到眼前一亮,整个中军帐蓬被一层黄色的光芒充斥着:钱,全是钱,小箱子装的是一锭锭金元宝,然后是大大小小的金豆子、碎金块,少说也有七八百两之多,剩下的,全是一贯贯黄通通的铜钱,黄金和铜钱放在一起,让人看起来格外赏心悦目。

    “这里是七百五十两黄金,外加七千五百贯钱,是悬赏令的第一笔赏金,劳烦大总管清点一下。”郑鹏面带笑容地说。

    前面说前期只有三千贯,现在一下了筹备了一万五千贯,显得更有诚意。

    阿史那献呆了一下,很快哈哈一笑道:“还信不过郑监军吗?来人,这里是一万六千贯,抬下去存放好,把文房四宝拿来,某要给郑监军开收据。”

    敢说一个人承担六万贯的郑鹏,肯定不屑在数量上做手脚,再说阿史那献有眼力,目测差不多也有这个数,干脆大方一点,也显得自己有气量。

    郑鹏纠正道:“大总管听错了,这里只有一万五千贯,而不是一万六千贯。”

    “没错”阿史那献一脸认真地说:“某也出一千贯,也算是尽一份小小的心意,郑监军,你不是嫌少吧?”

    “不会,不会,难得大总管这样有心,哪能嫌弃呢。”郑鹏马上说道。

    两人相视一笑,气氛一下融洽了很多。

    “大总管和郑监军这般仗义,我比不上二位的豪气,就捐个一百贯吧。”

    “这是好事,我也捐一百贯。”

    “我捐三十贯。”

    “要是不嫌少,我捐十贯。”

    在郑鹏和阿史那献的感染下,在场的人纷纷出慷慨解囊,特别是那些中层军官最积极,为悬赏令出一分力。

    顺便也在上司上刷下存在感。

    郑鹏连连摆手道:“停,暂停,诸位容我先说几句。”

    等众人静下后,郑鹏大声地说:“将士们的心意我领了,诸位沙场杀敌,干的是拼命的活,挣的是血汗的钱,所以,这笔钱不该你们出,所以,不接受有有军籍的人的捐款,包括大总管的一千贯。”

    阿史那献皱着眉头说:“怎么,郑监军瞧不起人?想专美不成?”

    “非也,非也”郑鹏连忙否认道:“大总管的钱,拿去赏给将士们,提升他们的士气吧,不仅大总管的不收,我部下也说要捐,都一概拒绝了。”

    郭子仪和库罗闻言,不仅没有一言反感,眼里反而多了几份感动:郑鹏收下二人的钱,就是把自己当兄弟看待。

    顿了一下,郑鹏马上说:“我有信心,这个筹备金绝对有多无少,多余的部分,将会用作改善将士们的生活、奖励、抚恤等等。”

    “领教了,郑监军,某为先前的无礼,在这里向你道歉。”阿史那献突然恭恭敬敬地说。

    能有这样的胸襟和情怀,让饱经人间冷暧的阿史那献非常感动,在感动之余,阿史那献为先前的想法和行为羞愧,很坦荡地向郑鹏承认错误。

    其实一路相处,阿史那献表面高冷,心中对郑鹏有好感,最重要的一点,作为监军,郑鹏从不干涉自己的行动,更没有不懂装懂乱指挥。

    郑鹏马上扶起阿史那献说:“哪的话,像我只是一个小乐官,没有从军经验,资历也不够,陛下派来这里,就是让我多看多听少说,长长见识,大总管不嫌我累赘就好了,说真的,要是我处在大总管的位置,都想着怎么赶跑对方了。”

    “哪里,我们武将和文官不同,文官论资谈辈,而我们武将只看能力和军功,郑监军初到西域,麾下只有区区一个护卫队,在于阗镇大发神威,立下奇功,光是这一役就足以证明你的实力,郑监军就不要过谦了。”阿史那献一脸认真地说。

    看了郑鹏在于阗镇与吐蕃边境夜袭吐蕃秘密运输队的战报告,阿史那献对此役的评价是“完美”,对郑鹏的印象转好,这也是郑鹏到庭州监军时,两者相安无事的原因之一。

    武将没那么多讲究,哪个有能力、够打胜仗就值得尊重。

    说到底,整个西域的将士都应该感激郑鹏,原因很简单,要是那批镔铁顺利运回吐蕃,那吐蕃的军事实力要长一截,对西域的将士来说,绝对是一个坏消息,现在那批镔铁留在西域,也就是说西域唐军的实力要长,此消彼长,以后唐军的优势更加明显。

    郭子仪笑着说:“我看大总管和郑监军就不必再谦虚了,以后精诚合作就好。”

    “那是一定。”阿史那献斩钉截铁地说。

    郑鹏也笑着说:“能跟在大总管身后学习,这是我的荣幸。”

    阿史那献高兴地说:“难得这么高兴,某让人备个席,跟郑监军好好喝几杯,不知郑监军赏不赏面?”

    “得到大总管诚邀,不胜荣幸,我可不会客气的。”郑鹏笑着说。

    “那某也不跟郑监军客气,上次你们弄的那个什么...对了,铁板烧好像很美味,郑监军可不能藏私,你不知道吧,背后某可是咽了不少口水。”

    武将就是爽快,为人做事异常干脆,两人消除隔阂后,阿史那献也变得不客气。

    当然,阿史那献也不仅仅是为了郑鹏那点钱,其实他也想跟陛下亲派的监军搞好关系,这样有利于自己仕途,现在正好顺着台阶下。

    “哪能呢,放心,今晚一定让大总管吃个痛快。”郑鹏大方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