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9 站稳了脚跟
    ,精彩小说免费!

    西域,拨那汗国属地,一马平川的平坦,一望无垠的空旷,天是那么蓝,草是那么绿,水是那么清,站在天地之间,有一种心旷神怡、无限接近大自的感觉。

    现在春光明媚,风吹草长,正是放牧的好时光,往年这个时候,遍地都是在吃草的牛羊,然而,此时四周一片空旷,没人策马狂奔,也没人在放牧,原因很简单,这片难得的静土,被一股杀戳之气笼罩着。

    唐朝的大军越来越近,双方的侦察兵不时出现,兵荒马乱之际,谁也不敢在这时候出现在危险区域。

    就是一阵风吹来,空气中都夹着肃杀之气。

    空旷显得安静,安静得让人感到可怕,偶尔有一队队全副武装士兵在巡查。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别人可以躲,可巡视的士兵不能,他们肩负着守土的责任。

    “笃...”“笃笃...”

    一队头戴尖头圆盔、身穿皮甲的士兵挥舞着鞭、策着马,从远处奔来,从衣着打扮来看,是阿了达麾下的骑兵。

    空旷的城郊,最适合骑马,可领头的队长不敢怠慢,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大声吩咐:“跟上,只要再巡完这一带,我们就可以回营休息。”

    “无惊无险,回去耍钱。”后面一个士兵在后面笑嘻嘻地说。

    完成了巡逻,剩下的时间就可以自由,最近压力太大,很多将士喜欢赌二把来缓解压力,上面的人看到,也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

    这次面对的对手是唐军,西域的霸主,兵多将广、装备精良,上面的人都很有压力,更别说底层的士兵,说得难听一点,只要将士不临阵逃跑就不错了。

    “就知道耍钱玩女人”队长笑着训斥:“最近不太平,大伙都小....”

    本想说小心一点,“心”字还没说完,“嗖”的一声,一支劲箭破空而至,正中队长面门,猝不及防的队长被一箭射倒,摔倒在地。

    “敌袭!”巡逻队中有人高声叫了起来。

    话音刚落,突然响声一片利箭破空的声音,一波箭雨直奔还没发应过来的巡逻队士兵,身上的皮甲不能有效抵抗利箭,十人的巡逻队一下子倒了大半。

    “杀,一个不留。”

    一声令下,好像变戏法法,地上突然冒出几个穿着普通衣服的壮汉,只见他们骑着的马,一手捉缰绳,一手挥动着弯刀,吼叫着扑向巡逻队的士兵。

    这些人早早在巡逻队的必经之路埋伏好,就是马也卧倒在草丛里,等到巡逻队一出现,马上发动突袭,给巡逻队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最后一个企图策马想逃离的士兵被利箭放倒,宣告着整支巡逻队的覆灭,也宣告战斗结束。

    整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用了不到一刻钟。

    “快,收拾战利品,然后到大唐军营拿赏金。”人群中领头的中年汉子从马上一跃而下,大声吩咐道。

    说话间,他已掏出短刀,麻利地割下一个士兵的耳朵,扯下他脖间用作确认身份的牌子,做完这一切,这才熟练地搜刮其余战利品。

    业城内,两名头戴皮白色羊皮帽、身穿鱼鳞甲、肩上缠着一条白色围巾的士兵正在街上行走,二人手上提着不少肉食,一边说笑一边若无旁人地走着,路人看到他们都下意识避开,原因很简单,这二人是大食的士兵。

    阿了达所控制的地域内,来自大食的士兵地位最高。

    吐蕃人收了大食的好处,阿了达需要大食士兵保护刚抢回来的基业,这么多势力又以大食的兵力最多,所有人都对大食礼让三分。

    当二名大食士兵走到街角转弯处时,有二个穿着破烂的乞丐在讨饭,看到有人走近,乞丐低头哈腰地走近,嘴里说着一些二名大食士兵听不懂的话。

    “滚开,你们这些讨厌的老鼠。”大食士兵手里提着东西,就用脚去踹这二人,生怕这二人弄脏自己的铠甲一样。

    慑于大食士兵的凶威,两名乞丐挨了一脚后,有些畏缩地退到一边。

    正当两名大食士兵得意洋洋想离开时,突然间,二名乞丐突然暴起,闪电般捂着二名大食士兵的嘴,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已经插在后面那名大食士兵的心口。

    另一名身材高大的“乞丐”更省事,一手捂嘴,一手托着另一名大食士兵的后胸勺,猛地发力一扭,“卡嚓”的一声,干脆地把敌人的喉咙扭断。

    得手后,街边紧闭的门突然打开,出来二个汉子,协助二名“乞丐”把尸体和物品拿进房子,然后“吱”的一声把门关上。

    地上空空如也,就是鲜血都没来得及滴下,人就被抬到房子内。

    整个行动快而狠,除了颈骨折断的一声轻响,还有大食士兵手里东西掉地的轻响外,就没有其它的意外,没多久,有几个骑着马的百姓有说有笑地经过,经过二名大食士兵遇袭的地方时,一点也没发觉异样。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阿了达控制的地区,不时发生遇袭、消失人员事件,而在大唐的军营外,前来兑换赏金的人络绎不绝,少的只兑换一二个,最多的一笔,是一下子带来了一百二十人的耳朵和令牌,原来是一个依附大唐的的少数民族,伏击了吐蕃整整一个队的人,全歼后带到军营领赏。

    普通士兵、军官还有武器、马匹等,足足兑换了五千七百贯,阿史那献大手一挥,多赏三百贯凑够六千,还说要向朝廷替他们抢功,当场把前来领功的人兴奋得跳起来。

    也许有同伙阵亡的缘故,有个前来领赏的小伙子暗自垂泪,需要身边人安慰,可当他看到一贯贯黄澄澄的铜钱时,眼里又露出了凶狠的眼神,拳头也忍不住握了起来。

    有人遇袭,有人领赏,一场制约和反制约的赏金行动在拨汗那兴起,每天都有人欢笑,每天都有人悔恨,也每天都有人遇袭,主导反悬赏的郑鹏,日子倒是过得逍遥自在。

    “郑监军好。”

    “这羊肉烤得不错,郑监军要不要来点?”

    “锅里有刚刚出的炊饼,郑监军尝一下?”

    “郑监军,末将和几个兄弟立了个小功,大总管特批可以小酌几杯,不知郑监军能不能赏面喝几杯?”

    最近郑鹏在军中的威望和受欢迎程度不断提高,以前很多将士看到郑鹏,表面礼节到位,可是眼里却流露着一种不屑,骨子里带着一股蔑视,有一种无形的距离感,可是现在变了,郑鹏变成受到所有将士喜欢的对象。

    于阗镇一役,扭转了“绣花枕头”的形象,而出巨资反悬赏敌人的人头,给一众将士报仇,提升士大气,更是赢得军中上下的好感,再加上郑鹏出手大方、做人随和没架子,在北路军越发受到欢迎。

    钱银方面也得到解决,有了郭可棠的授意,郭府设在西域的店铺非常支持,很快就给郑鹏筹集了三千两黄金,余下的继续筹备。

    除了三千两黄金,还有近六千贯的现钱,其中有一千贯是郭府设在弓月城兵器铺的大掌柜捐赠的,他是郭家人,有一定的话事权,声明这仅是郭氏开设在西域几间店铺的心意,相信郭可棠还会出钱出力,剩下的四千多贯,是大掌柜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号召各商业行会、乡绅土豪捐赠所得。

    收到这笔巨款,郑鹏心头大石完全放下,不怕悬赏令的赏金不能兑现,对郭府办事效率感慨时,也对郭府的实力有了更深一层了解。

    西域是边陲,战事多,商业还不发达,郭府因地制宜,开设了铁匠铺、兵器店、车马行、药材铺、当铺等买卖,据说很多将士在战场有缴获,大多卖给郭氏在当地开设的店铺,完了又可以直接托郭氏车马行把钱带回家。

    郭府能在西域渗透得这么深,特别是与打仗有关的买卖,做得红红火火,很有可能是郭元振担任兵部尚书时的布置。

    不管怎样,郑鹏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算是在军队站稳了脚跟。

    有人欢喜有人忧,连城一座宫殿内,几个人正在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坐在左上首的古太白看到众人都不说话,猛地一拍桌子说:“真是可恶,不到半个月,我大食勇士就损失过百人,可是连敌人的面还没见到,简直就是笑话,天大的笑话。”

    胡塞寒着脸说:“古将军,你们大食将士还算好了,负责城内守卫工作,人数伤亡有限,我族中勇士负责巡逻事宜,可以说天天遇袭,伤亡是古将军的五倍之多。”

    “有什么好说的”坐在胡塞旁边的葛多拉也拉长脸说:“我的人跟胡长老的人一起巡逻,伤亡比起来,有多没少。”

    过时坐在右上首的吐蕃墨脱千户毕而斤冷笑地说:“一百二十人,我吐蕃精锐一百二十人全军覆没,这事又怎么说?”

    大战还没有开始,各方损兵折将,各自指责起来,指责其他人收兵不动。

    古太白瞄了一眼坐在上位的阿了达一眼,开口道:“伟大的拨汗那之王,你不表现一下意见吗?”

    虽说在座的人都叫惨,可真正惨的,是一言不发的阿了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