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0 吐蕃人的远见
    ,精彩小说免费!

    阿了参在拨汗那经营已久,平日勤政爱民,深得民心,再说跟着阿了达,相当于跟大唐作对,那可是传说中的天唐啊,大食和大唐哪头轻哪头重,拨汗那的臣民还是分得很清楚。

    在吐蕃和大食的帮助下,阿了达虽说夺取了拨汗那的王位,控制了拨汗那绝大部分地区,因为阿了参需要到长安向大唐请救兵,又遇上冬季,本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去消化、整合,没想到原拨汗那宫廷大将军花里木和镇守拨汗那的唐朝大将黄冲坚持不撤退、不投降,就像打不死的老鼠,到处袭击、散布消息。

    一个难得整合消化的机会就这样白白错失,阿了达郁闷得想吐血。

    部落人口不多,人才更少,管理起国家,以前的人不敢用又不得不用,用的时候又提防,可一提防又难收心,以至不断恶性循环。

    不断有人叛逃,就在前天,一个投诚的将军突然去投奔花里木,走的时候,足足带了三百个人头以示诚意。

    没有施政基础,有人叛逃不奇怪,可那个投诚的将军是阿了达的表兄弟兼发小,也是阿了达认为绝不会背叛自己的人,可没想到,最信任的反而背叛自己。

    当这件事发生后,整个拨汗那震动,声望的损失比普能手下的损失。

    阿了达心里有些郁闷,不过他面上一点也不表现出来,反而云淡风轻地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太平盛世都是建立累累的白骨之上,有点伤亡很正常,等真正开战,伤亡的数目更大。”

    顿了一下,阿了达继续说:“当然,只要我们打败大唐的军队,那大唐将损失它在西域的大半精锐,到时不仅仅保住拨汗那,我们还能乘胜控制西域大片的土地,在西域站稳脚根,那大唐的西大门就被我们打开,诸位,想想大唐有看不尽的美人,数不尽的财货,那时你们会发现,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别人可以埋怨、沮丧,但阿了达绝对不能,现在骑虎难下,只能一个劲向前冲,有事阿了达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不仅不能露出负面情绪,还要鼓动同伙的士气。

    一想到能占领大唐的花花世界,有各种各样的美女和数不尽的财宝,古太白一下子振奋起来:“没错,拨汉汗王说得很对,只要我们能攻占大唐,一切的付出,都会得到难以想像的回报,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失去勇气,更不能被他们吓倒。”

    胡禄居部落的阙啜丹拜有些疑惑地说:“要说拿下西域,我还能相信,说到攻占大唐,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

    阿了达哈哈一笑,扭头对吐蕃的墨脱千户毕而斤说:“千户,你对大唐的情况最清楚,不如交给你来解释一下。”

    毕而斤也不拒绝,干咳一声,等众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这才开始说道:“大唐对西域,统而不治,镇守在西域的唐军不多,多是靠依附的少数民族来维持,可以说,西域是大唐最大变数、也最好夺取的一块土地,只要我们打败大唐的南北两路兵,那西域指日可待。”

    “就是西域不能尽数吃下,能保住拨汗那,也是胜利,到时拨汗那与吐蕃成犄角状,相互照应,假以时日,可能以慢慢图之。”

    “至于攻占大唐的问题,还真不是异想天开”毕尔斤一脸神秘地说:“大唐的兵力布置,呈现出内轻外重的迹像,他们特别注重边陲防卫,而中原内部兵力空虚,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这样一来将领的权力过大,很容易出乱子,可以坦白地说,现在大唐国运昌隆,能扰不能攻,需要某一个时机,例如天灾**什么的,那我们就有机会大干一场,就是攻破长安也不是梦想,不管怎么说,我们先站稳脚跟,用足够的耐性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吧。”

    丹拜哈哈一笑道:“说得太好了,好,让我们齐心,一起对付大唐。”

    “就是,好虎群不住群狼,大唐就是再能打,也敌不过我们这么多人。”

    “怕什么,上了战场就是玩命,我们不是发了很多悬赏出去吗?”

    “吃下西域,我们的实力马上巨增。”

    “成大业者有得有失,这点损失怕什么,以后多加防范就是。”

    众人被毕尔斤说动,开始相互打起气来,不过说得最多,就是怎么把大唐从西域的版图驱逐出去,而毕尔斤所说攻破长安这类话,听听好了,没人相信能攻占长安的都城长安,因为大唐实在太强大了。

    要是郑鹏在这里,肯定被毕尔斤的话吓倒: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吐蕃把大唐看得太透切了,一言点出大唐潜在的最大弊端,有唐一代,长安被外族攻破过二次,一次是安禄山作乱,后来唐军借回纥军队收复了长安,长安被回纥军队攻破一次。

    严格来说,也不算外族攻破,因为这是在大唐皇室和朝野的协助下攻破的。

    公元763年10月,吐蕃攻入关中,由于宦官程元振阻挠,吐蕃攻占大震关这样的军情皇帝都未及时知晓,直到吐蕃攻占邠州,唐代宗才知道真实军情,防御军队还没有调集起来,土蕃军已过咸阳附近的西渭桥,代宗不得已仓皇逃往陕州,吐蕃军队随后进入长安大肆剽掠。

    也就是说,吐蕃是唯一正面攻破过长安的外族。

    吐蕃能攻破长安,那是他们早看出大唐可能出现的破绽,并早早制定相关计划,这才能攻破长安,大肆剽掠。

    毕尔斤看到众人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不过他也不生气,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很多端起酒和众人一起喝酒。

    气氛终于缓和,看到几个人士气高涨,阿了达抓紧机会问道:“诸位,大唐的军队,不到三天就会到底我拨汗那领地,是攻是守,我们还得商量一个一方案。”

    大唐的军队,快到拨汗那时,开始把速度放慢下来,并不急着前进,一边给阿了达等人施加压力,一边养精蓄锐,让将士们从长途涉中调整过来。

    “进攻,趁大唐立足未稳,杀他一个措手不及。”毕尔斤冷笑着说:“勇士们手中的刀,早就寂寞难耐了。”

    “防守,大唐劳师远征,战线拉得长,补给也困难,我们可以趁机劫他的粮车。”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一部分支持防守,一部分支持进攻,一时意见难以统一。

    也不是第一次讨论这个问题,差不多每次聚会,都商量怎么对付大唐,可是没一次能统一意见。

    阿了达看了看争得不亦乐乎的众人,再看看一旁的古太白,找了一个机会,开口说道:“古将军,大唐的军队就要到了,以你之见,应怎么去对付他们?”

    像胡塞、丹拜、葛多拉这些人,兵少将少,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没有一话事权,虽说阿了达是国王,可是以实力来说,大食的军力最强,按照惯例,实力最强的人有最终的决定权。

    阿了达的话音一落,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所有人把目光放在古太白身上。

    要是没有大食,在场的哪个都玩不转,再说在场的势力,都得到过大食的援助,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怎么也得给古太白一个面子。

    古太白点点头,一边敲着桌面,一边说道:“一个字,拖,无论是攻还是守,都要围绕着一个[拖]字,大唐那么多兵马,每天消耗的粮草难以计算,只要我们断了他们的后勤,嘿嘿,看他们还怎么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