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1 兵临城下
    ,精彩小说免费!

    “进军!”阿史那献大手一挥,一队队排列整齐的士兵,有序地向前进发,直奔拨汗那。

    和前几天相比,进军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原因有二个,一是休整完毕,二是前面敲击西域那些“墙头草”的张孝嵩已经到达预定位置,南北二路大军同时出击,让对方首尾不相相顾。

    从情报来看,张孝嵩面对的敌人,是以吐蕃军为主的联军,而阿史那献的对手,是以大食军队为主的联军。

    经过二天的行军,北路军在一个名为望风坡的地方扎营,这次扎营和前几次有点不同,防御严了,人数也少了。

    原来分前军和中军,现在分成前军、中军、左军、右军和后军五个部分,郑鹏到达望风坡时,军营的气氛明显严肃很多,营地不仅架设了哨岗,四周还挖了拒马沟、摆放了鹿角,将士们全员穿上了结实的铠甲,有说有笑的情形没了,一个个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就在望风坡向西三十里处,就是拨汗那的风城。

    从庭州出发已经十天了,郑鹏是第一次看到拨汗那的城池,说是城池,其实和大唐那些偏远的小城差不多,城池不大,城墙不高也不厚,从高处看过去,从房屋的规模来看,是一个人口只有几千人的小城池。

    还是一个很破的小县城。

    其实西域的城市都很破,跟大唐没得比,主要是西域的少数民族还没从游牧的天性中转变过来,动手能力和创造能力远远不能和大唐的百姓相比,不夸张地说,很多基本的生活品都不能自给自足。

    让阿史那献这么重视的原因,敌人在风城布下了重兵。

    南路军什么情况郑鹏不是很清楚,不过郑鹏知道,北路军的第一个大型战场,就是风城。

    站在望风坡的高处,可以看到站在城墙上守卫的士兵。

    看了一会,郑鹏主动开口道:“兵临城下,风城里面的人还般沉得住气。”

    郭子仪接过话头:“没错,最近敌人的斥候的活动明显减少,前来领赏金的人越来越少,估计他们在收缩防守,先避我们的锋芒,想办法拖累后勤线。”

    郑鹏指着城墙上的士兵说:“那些人,应是大食国的士兵吧?”

    墙头上站着一排排装束怪异的士兵,白色圆顶头盔,头盔有一条白色的丝巾,蒙住口鼻,还在颈间缠了一圈,身穿鱼鳞甲,拿着长长的长矛,身上还带着一个小圆盾。

    和大唐的盾区别很大,大唐的盾以防御为主,盾面通常是雕着各式花纹,例如各种兽面图案等,而那些人的盾很很特别,上面镶着一根又长又尖的刺,攻防兼备。

    阿史那献点点头说:“没错,那些正是大食士兵,也是这次祸乱的根源,郑监军你看清一点,那些人的面巾是白色的,要是没猜错,这次我们的对手,是号称大漠凶虎的古太白。”

    郑鹏点点头说:“原来是他,想不到这么快就跟他对上。”

    据情报所知,这次大食国王阿卜杜勒了.麦立克任命大将军伊本为东方最高的领导者,全权负责有东扩事宜,伊本手下有两名大将,分别是穆罕默德和古太白。

    穆罕默德绰号叫大漠狡狼,大漠凶虎是古太白的绰号,两人各领一军,竞赛式推进,大食国有自己的信仰,但信仰中又分有不同的派别,古太白部下的围巾是白色,而穆罕默德部下围巾采用黑灰色,从他们的打扮就能分清是哪一个部的人。

    郭子仪有些鄙视地说:“什么大漠凶虎,现在看来,最多就是一个窝里横的病猫,不准备欢迎我们呢。”

    拒马沟、护城河、陷阱、鹿角等等,把整个风城改成一座巨大的堡垒,唐军从出发到兵临城下,都没经历有规模的战斗,很明显,敌人并不想速战速决,准备把拨汗那有变成一座泥潭,让唐军泥足深陷,然后通过漫长的补给线拖挎大唐。

    这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阿史那献一脸认真地说:“战场上胜者为王,这个古太白,常年在河中征战,也算是百战将军,肯定不会犯低级错误,换作是某,这个时候也会避其锋芒,嘿嘿,有点意思。”

    说到后面,阿史那献眼里流露出一种好战的的眼色。

    不光阿史那献斗志昂扬,跟在他身边的将领,一个个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杀敌一样。

    郑鹏注意到一件事:吐蕃和大食联手,出兵拨汗那,挑衅大唐的霸主地位,长安城内那是人心忡忡,朝廷担心会让西域陷入混乱,然而,到了西域后,看到大多将士,从他们脸上看不到忧心和害怕,相反,很多人都流露出期盼的神色。

    官场上想更进一步,文官熬资历,武将靠战绩,要是天下太平,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哪来战功?说不定飞鸟尽,长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现在西域出事,将士们的重要性一下子提高起来。

    “大总管,我愿带队出战,看看大食人的底细。”

    “给我三千精骑,末将把小小的风城夷为平地。”

    “末将愿领本部兵马,一探风城虚实。”

    “大总管,我鸠乌族的勇士,愿打先锋。”

    看到敌人,一些好战的将士有些忍不住,纷纷请示出战。

    阿史那献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大声说:“今天累了一天,不宜出战,传令下去,众将士早些休息,养精蓄锐,明日一早马踏风城。”

    “得令!”

    传令下去后,阿史那献对郑鹏拱拱手说:“郑监军,两军对垒,刀枪无眼、暗箭无情,请郑监军不要乱走动,最好不要离开大营。”

    这里这么多人,阿史那献最担心就是郑鹏的安危,要知道郑鹏是皇帝的使者,千万不能出事。

    “大总管放心,我会注意的。”郑鹏一脸郑重地应下。

    事实上,郑鹏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没有上场杀敌的打算。

    阿史那献扭头看了郭子仪、曹奉、许山等人一眼,一脸警告地说:“若是郑监军有半点闪失,本总管唯尔等是问,绝不轻饶。”

    年轻人,气血旺盛易冲动,最怕脑子一热就奋不顾身,阿史那献不想以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得令!”郭子仪等人神色一紧,马上恭恭敬敬地应道。

    阿史那献不仅嘴上关心郑鹏的安危,还体现在行动上,第二天一早,护卫队中多了几名阿史那献的亲兵,郑鹏去到哪他们就跟到哪,明显是得到阿史那献的授意。

    郑鹏知道是阿史那献的一番心意,也没抗距,就跟在阿史那献的身边,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看大唐与大食军队的第一次较量。

    终于到了两军对驿的时刻。

    临时搭建的中军大营内,阿史那献环顾了一下麾下的大将,开口说道:“谁人敢去城门叫阵?”

    “末将愿往。”

    话音刚落,名为孙宽的偏将马上站出来,大声叫道。

    孙宽是庭州折冲校尉,擅使九环大刀,是阿史那献麾下的一员虎将。

    “准!”阿史那献大声应道。

    孙宽应了一声,走出中军大营后翻身上马,一扬鞭,直奔风城的正门。

    麾下将士出战,阿史那献没有在中军大营内干等,而是出了大帐,登上用木头搭建的云梯观战。

    云梯高约二丈五尺,站在上面可以看清前面交战的情况,有什么变化,阿史那献可以通过号令兵,用打令旗、吹号角或鸣金的方式临阵指挥。

    郑鹏也跟着登上云梯,这样可以看清前面的战况。

    孙宽很精明,前面策马狂奔,好像悍不畏死的样子,当他距城门大约一箭之地时停下,大声叫道:“某是大唐折冲校尉孙宽,尔等谁敢与我一战?”

    叫阵在商朝时就出现,主要是一方对自己的武力很自信,想通过阵前斩杀敌将来提升士气,名气最大的就是三国时期关云长,他武力超群,叫阵的胜率极高,温酒斩华雄就是他叫阵中的经典。

    看到孙宽这么勇敢,唐军发出一阵欢呼声,既是给孙宽加油助威,也给对方施加压力,迫使他们派人出来应战。

    郑鹏略带兴奋地看着城门的方向,眼里流露着期待: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叫阵,看到两员大将在阵前的厮杀,绝对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本以为,有心东扩的大食人会派人应战,郑鹏知道,在河中地区,叫阵的习惯也有,大食人来到西域,肯定有翻译在,他们为了立威,会派人应战,没想到回应孙宽的,是一阵箭雨。

    前面预留了足够的距离,那些箭大多飞行一段距离后,无力落地,偶尔有几支劲道大的,也被孙宽拨开或躲掉,回阵时还用盾牌护着,毫发无损地退回到阵地。

    叫阵算是失败,敌人根本就不回应,也许他们不屑,也许他们根本就听不明白。

    唐军一下子爆发一阵讽刺声,站在前面的士兵,纷纷对站在城墙上的大食士兵做出拇指向下的嘲笑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