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2 血战风城
    ,精彩小说免费!

    “大将军,大唐人太嚣张了,为什么不让部下去会一会他,看是大唐的人勇猛,还是我们大食国的将士更强。”墙头上,一个长得满脸横肉的将士,一脸不忿地身边的大将军古太白抱怨。

    泥人尚有三分性,更别说血气方刚的军人,孙宽在城门叫阵,很多大食将士想出城迎战,可古太白严令禁止,有不少人对此表示不理解,主动请缨的卓玛尔就是其中之一。

    “是啊,大将军,我们大食的勇士,不比大唐差。”

    “怯而不战,助长了敌人的威风。”

    “大唐那个叫阵的人瘦得像猴子,我一锤就能让他的脑袋敲碎。”

    “叫阵不应战,只怕会打击士兵们的士气。”

    看到卓玛尔开口,一些希望出战的人,纷纷附和。

    古太白摆摆手,示意众人静下,等众人静下后,这才不紧不慢地说:“大唐来势汹汹,没必要拭其锋,劳师远征向来是兵家大忌,一只聪明的老虎,不会一开始就对猎物下狠手,而是耐心地等到最佳的机会,全力发出最致命的一击。”

    “对我们来说,唐军就是一只送上门的牛犊子,要是把握得好,那是非常美味的一顿肉食,要是把握不好,这头牛犊子会把你撞伤,像这次叫阵,输了,会打击士气,赢了,我们也不会出战,因为我们尽可能把唐军拖入西域这个泥潭,让漫长的补给线不断削减唐军的实力,所以说输赢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也就是说,没必要跟他们单挑。”

    卓玛尔还想说些什么,这时突然传来低亢有力的战鼓声,“隆隆,隆隆,隆隆...”,声音是大唐军队方阵中传过来,一众大食将士面色突色:这是大唐敲响战鼓的声音。

    要来的,终于来了。

    古太白面上露出一丝波动,不过他很快一脸轻松地说:“此事容后再议,现在唐军在攻城,所有将士各归其位,让曾经不可一世的唐军,也见识我们大食勇士的厉害。”

    在场的几名偏将齐齐应了一声,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指挥位置。

    此时,大唐的第一队士兵已经缓缓向城门靠近。

    这一队士兵是由刀盾兵与步兵组成的步兵团,将士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前面由盾牌开路,盾牌兵后面是弓箭兵和步兵,还有抬着云梯准备攻城的士兵。

    郑鹏看得仔细,扭头小声问道:“大总管,打头阵的,是贵部兵马吧?”

    西域以轻骑兵为主,一匹马、一套皮甲和一把弓就行,有的士兵就是平日打猎的装备,显得很简朴,感觉去打仗就是换个地方打猎,只是猎物变成人罢了,步兵需要的装备较多,像铠甲、弓箭、佩刀等等。

    能养成重步兵的部落不多,贵为庭州都护使的阿史那献就是其中之一。

    “没错,让儿郎们试探一下风城的防御再作打算。”阿史那献一脸平淡地说。

    郑鹏闻言没说话,心里暗暗敬佩。

    作为北路主帅,怎么统帅由多种势力组合的联军是一个大问题,当权者需要很高领导才华和管理智慧,阿史那献平日让自己部族的人多承担值班、巡逻任务,作战时又让本部族的人打先锋,以身作则,这样一来,差遣别人时,其他人也无话可说。

    就在二人说话时,风城攻坚战已经一触而发了。

    当打先锋的唐军进入弓箭的射程时,墙头上一名大食偏将大叫一声,一时间箭如飞雨,直扑唐军,还没等箭飞到,唐军早已变阵,盾牌兵挡在前面,形成一道临时的防护墙,其余士兵纷纷举起随身携带的圆盾,层层架起,形成一个保护层,那些利箭绝大部分被盾牌格档掉,偶尔只极少箭支从缝隙中射入,对唐军造成轻微的损伤。

    这时平日的训练就派上用场,千余人犹如一个整体,挡着大食士兵的利箭的同时,还有一边大声叫着“杀杀...杀杀杀”,一边向前推进。

    喊杀声之大,就是远在云梯观战的郑鹏,也听得热血沸腾。

    以前看过这些士兵训练,郑鹏在郭子仪的提点后,终于明白那些喊杀声的作用:一来可以给自己壮胆,二来通过喊杀声来指挥军队。

    摆成防御阵后,那么多人挤在一起,人挨着人,肩并着肩,很多人都看不到前方,特别是在盾牌的遮挡下,怎么整齐如一地行动成为问题,因为一乱,防御就会出现漏洞,于是通过喊口号的方式来下一步的行动,通常是在前面的带队校尉叫一声,将士们就跟着喊一声,通过不同的语言、频率来指挥。

    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半点谦让,从进攻的那一刻开始,就呈现出白热化:大唐的将士,接近城池后,开始射箭、撞城门、架云梯,一个个奋勇争先,舍生忘死,而守城的大食军用尽一切方法阻止唐军攻城,用弓箭射、用滚石擂木砸、用火油烧、用长矛捅等。

    前一刻,双方将士军容整齐、衣甲鲜明,这些都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可一经交战,原来表现得很文明的士兵,一下子化身上不畏生死、相互厮咬的野兽般,用尽一切手段来攻击对方。

    郑鹏亲眼目睹,一名大唐士兵刚爬上长梯,一块大石从天而降,一下子把他砸倒在地,凶多吉少;一名大食士兵刚探身想攻击大唐士兵,突然间一支利箭正中喉咙,从城墙掉下,刚掉到在地生死未卜时,几把横刀及时补上,彻底要了他性命;一名奋身爬上墙头的大唐士兵被几个大食士兵围攻,在寡不敌众时抱着一名大食士兵从城墙跳下,来个同归于尽。

    由于距离远,听不到将士的惨叫声,也看不到受伤战士的惨状,饶是如此,郑鹏还是有一种莫名的震撼和一丝心悸。

    于阗镇一役,是单方面的屠杀,战斗不激烈,结束时间也快,一切都在郑鹏的控制之中,没起到多少波澜,郑鹏也没多少感觉,可攻打风城的第一场战斗,就给郑鹏极大的震撼。

    无论是规模还是惨烈,和这里比起来,于阗镇那一役算是小孩子过家家。

    战争绝对是人类最惨烈的一种危险游戏,也是最致命的一种游戏,两军正面开战,不到二刻钟,目测已经有几百人的伤亡。

    一阵风吹来,郑鹏感到风中不仅有血腥味,还有亡魂的呐喊。

    有种不寒而粟的感觉。

    “大总管,是时候让他们撤下来了。”跟在阿史那献身边的一名参将有些心痛地建议道。

    说话的人叫杜热西提,是咄陆五部中处木昆部的一名偏将,打先锋的正是咄陆五部的士兵,当中有杜热西提的亲弟弟,看到前面久攻不下,伤亡不断扩大,杜热西提有些焦急地说道。

    阿史那献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然后目无表情地继续目视前方。

    郑鹏犹豫一下,开口道:“大总管,敌人准备很充分,强攻下去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不如先撤下来,再作打算。”

    论资历来说,郑鹏和阿史那献没得比,按理说没资格说教阿史那献,不过作为监军,有必要提出自己的意见,总不能看着一千多条人命,就这样白白死掉。

    冲在最前面的,都是阿史那献的部属,建议他撤下,算是卖阿史那献一个面子。

    “郑监军,不急,再给将士们一些时间。”阿史那献转过头,一脸镇定地说。

    别人可以不理,郑鹏是监军,有权过问军事行动,无论阿史那献内心怎么想,还得规规矩矩地回应。

    说到这里,阿史那献大声地说:“传我命令,擂鼓!”

    一声令下,原来低沉有力的鼓声马上变得高亢有力起来,节奏和频率明显加快,这是催促士兵加强进攻的号令。

    果然,听到鼓声,那些攻城的士兵加快了攻击的速度,郑鹏看到,一些穿着军官铠甲的人,率先冲在最前面。

    然而,大食在风城经营了几个月之久,早就把整座风城打造得像个铁桶,就是咄陆五部的精兵加强进攻,始终攻打不下

    眼看伤亡进一步扩大时,其余将领再也坐不住了:

    “大总管,敌人太顽固了,强攻不利,不如先的撤吧。”首先发话的,是回纥族渡忠。

    曷北悉族显真附和道:“大食人准备得太充分,一时攻不下也属正常,大总管不如先把人撤下,我们再从长计议。”

    “一队人肯定攻不下的,大总管,要是不宜撤退,请大总管批评我率队支援。”也咥族金吉文主动请缨。

    剩下的人纷纷开腔,都是让阿献那献把人先撤回来。

    众人也不是笨蛋,猜得出阿史那献是以身作则的意思,不希望轮到自己本部人马出动时也遇到这种情况,于于替打先锋的人求情。

    阿史那献看看身边那些幕僚和大人物,还用眼角的余光瞄了郑鹏一眼,然后大声地说:“鸣金收兵!”

    鸣的意思是“敲打”,“金”是古代乐器“钲”,呜金收用敲钲等发出信号撤兵回营,比喻战斗暂时结束,经过多人的“求情”,阿史那献终于松口,把伤亡很大的本部兵马召回。

    随着鸣金声响起,正在攻城的士兵马上有序地撤回,盾牌兵第一时间集结成阵,好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把一个个将士保护在厚实的盾牌后面,携着伤、扶着残,慢慢退出战场。

    郑鹏突然有些同情起那些士兵来。

    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军营也是一个特殊的江湖,进了军营,更是身不由己,就以这次试探进攻为例,以少攻多,中途也没有援军加入,所有人都舍命向前冲,在鸣金前,没人敢后退一步。

    原因很简单,穿着红色披风的督战队,虎视眈眈地跟在将士身后,哪个敢擅擅自后退或逃跑,他们会毫不犹豫当场正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