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3 会师连城
    ,精彩小说免费!

    战争是残酷的,冷兵器的战争,更是残酷得让人发指。

    一千五百人的联队,攻打风城不足半个时辰,事后统计,阵亡二百三十二人,伤四百三十七人,其中有一百零二人是重伤,伤亡率近一半。

    进攻前军容整齐,士气如虹;回来时伤兵满营,血流如注,而这次进攻,仅仅是一次试探。

    撤退后,阿史那献去伤兵营转了一圈,然后就召集一众将领到中军大帐商议下一步的行动,郑鹏旁听,多是商议怎么攻打,大约分为二种意见,一种是调运大型攻城器械,一种是分多路强攻,把风城荑为平地。

    郑鹏在一旁听了一会,悄然退场,跑到伤兵营去看望那些士兵。

    一个小小的风城,拿下它只是时间问题,郑鹏对此一点也不担心,反正最后有什么决议,阿史那献都要以文书的形式告知自己。

    第二天一早,阿史那献再次集结部队,轮番冲击风城的防御体系,这次不再是试探,三支部队分三个方向同时进攻,除了常规武器外,第一天没有投用的攻城云梯、投石机也派上用场。

    有了云梯和投石机的帮忙,大唐占据了优势,眼看就要攻入风城,在最紧要的头心,古太白亲率军队友前来接应,拼命保护风城。

    双方都不肯退让,在风城连续多日激战。

    不得不说,有了投石机,唐军的攻击力得到质的提升,像火球、石头等物不断投到风城内,昼夜不息,前面三天都是大唐在攻、大食联军在守,三天后古太白不得不派兵出城,攻击大唐的投石机阵地,想摧毁那些威力强大的投石机。

    风城内的军民,被从天而隆的石头、火球砸怕了,谁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掉几块石头,有时睡着睡着,一块大石砸过来,人说没就没了,有时在街上行走,突然被巨石砸中,前一刻还谈笑风生,后一刻就变得血肉模糊。

    古太白也差点被大石砸中,要不是手下舍命相救,不死也重伤,所以他对大唐的攻城器械很畏惧。

    中原从商朝时就有大规模的作战,城池越修越坚固,攻城器械也不断改良,由于运送不便,运来的投石机是简单版的,可拨汗那的城池连中原普通的小城也比不上,古太白本想龟宿在城内防守,最后硬是抗不住,趁着夜色派兵出城,偷袭唐军的投石阵地。

    阿史那献久经沙场,早就做了预防措施,古太白许下重金组织的几次突击在留下大批尸体后,每一次都是铩羽而归,有二次还让大唐杀个全军覆没,到了后面都不敢出城了。

    由于伤亡过大,古太白在风城仅仅抵挡了八天,八天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在阿了达部援军的帮助下,逃出风城。

    古太白走了,留下给大唐的,是一个满目苍荑、破败不堪的风城。

    就在阿史那献顺利夺得风城的同时,郑鹏收到消息,就在二天前,张孝嵩破了拨汗那的许城,把守在许城的吐蕃军队打得落荒而逃,从攻城到破城,仅仅用了二天时间。

    许城是拨汗那的南大门,打下许城,相当于打开拨汗那的大门。

    连接两场大捷,唐军应该很高兴才是,然而,郑鹏看到阿史那献的神色有些凝重。

    郑鹏和阿史那献的关系早已破冰,主动安慰他说:“大总管是在为破城的速度烦恼吗?其实大不必如此,大食国多城池,士兵善攻守,有丰富的守城经验,而吐蕃位于高原,不擅长守城,就是速度比张监军慢一点,也在情理之中。”

    阿史那献攻下一座风城,用了八天时间,阵亡八百余人,伤更是过千,而张孝嵩攻下许城,仅用了二天时间,阵亡还不到三百,郑鹏以为阿史那献因为速度的问题麻恼,主动替他开解。

    有一句郑鹏没说,安西兵比庭州兵更加训练有素、更精锐,毕竟安西得到朝廷的援助最多。

    阿史那献摇摇头说:“郑监军多虑了,某不会拿将士们的性命做游戏,只有一天还在战场,就一天存在着变数,一时的胜负无伤大雅,哪能因这些小事苦闷呢,其实,我是为风城而烦恼。”

    郑鹏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大总管,你是为风城的百姓烦恼,对吧?”

    古太白的军事的才华有多好,郑鹏还没有真正见识,不过对他的无耻手段,还真要说一个服字。

    撤退前,古太白采用很没风度的坚壁清野战术,把井全部填上,能带走的粮食财货全部带走,就是不能事走的,全部烧光毁掉,留给阿史那献的,二千多老弱病残和一座没有一点生机的城市。

    所有的牲口都全部杀死,不夸张地说,只要大唐的军队一撤开,这些老弱病残大半会死去。

    大多攻破城池会有斩获,然而,阿史那献费了那么多心血攻下一座城池,没有什么战利品,反而多出一大堆负累,换哪个都会郁闷。

    “没错”阿史那献语带愤怒地说:“这些大食人,简直毫无道义人性,要是落在我手里,肯定要他们生不如死。”

    古太白强迫风城的百姓替他们搬运粮草、修筑城墙,有危险时又强行逐赶百姓,用血肉这躯挡住唐军前进的路线,现在有危险故意抛弃这些风城的百姓,阿史那献最看不过这种人。

    郑鹏点点头:“做法确实没有军人的的气度。”

    阿史那献也不隐瞒,开口道:“不少将士建议任由这些百姓自生自灭,哪果照顾这些百姓,势必会扰乱原先的节奏,不知郑监军怎么看?”

    南路在张孝嵩的带领下,势如破竹,有心在朝廷前表现自己的阿史那献有些犹豫,生怕自己让张孝嵩拉得太远。

    郑鹏有些意外,没想到阿史那献会跟自己商讨这种问题,想了想,很快说道:“太宗皇帝说过,以人为本,这些拨汗那的百姓,本来就是大唐的子民,只是他们被敌军强迫参与守城,救助他们是理所当然,就是陛下知道,也会支持大总管的做法。”

    顿了一下,郑鹏继续说道:“至于这次西征之行,大总管没必要计较一时之得失,大唐出动如此规模的军队,绝不仅仅着眼于一个小小的拨汗那,对吧?”

    阿史那献点点头,整个人明显放松多了。

    攻下风城后,阿史那献派遣先锋出发后,自己留在风城休整了二天,除了安排伤亡将士的后继事宜、处理粮草供应外,还花很多精力投在安抚、稳定风城百姓。

    直至攻下风城的第三天,阿史那献再一次踏上征途。

    跟着阿史那献一起上路的,还有郑鹏,按惯例,监军多是跟随主将在一起,监军监军,监的“军”就是将军。

    西域本来就是地广人稀,经历阿了达谋反后,百姓四处逃亡,更显得冷落、萧条,然而,地形复杂、人口稀少的因素,让这里成为各个势力最好的战场,大唐正规军、各依附部落、大食、吐蕃、西突厥余孽等势力把整个地区变成一个巨大的、危机四伏的战场。

    夜袭、伏击、骚扰粮道、攻城、对垒,整个拨汗那地区乱成一窝粥,今天南路取得重大进展,明日又传来北路有军队遇到伏击,一时唐军烧了吐蕃军队的粮仓,一会又传来刚刚夺得的城池被大食夺回,战况满天飞,郑鹏每天光是读各种战报就头大。

    遭遇敌人,写一份战报;打一仗,写一份战报;打下一座城镇,写一份战报;丢失一个地方,写一份战报;打仗时战功分配不均,又写一份战报;哪个部落救援不及时,或冲锋在后撤退在前,写一份战报;哪两个势力闹矛盾等等,事无巨细,都以战报形式写下。

    最多的一天,郑鹏读了三百多分战报,整个人都看得有些头晕脑涨。

    一个小小的监军,也有这么多工作,郑鹏终于明白三国智商近乎妖的诸葛亮,为什么英年早逝,还真是累死的。

    刚开始时,郑鹏会被战场的残酷震憾,为将士伤亡伤感,为战斗胜负担忧,慢慢地,开始对各种状况习以为常,对战报上的伤亡数目,也变得麻木起来。

    西征之战,刚开始时呈胶着状态,双方各有胜负,甚至一个重要位置会在短时间内几经易手,慢慢地,胜利的天秤开始偏向大唐。

    战争除了比军队数量的多少,训练的好坏,将士的勇猛外,打到最后,就是综合国力的比拼,慢慢地,大唐国富民强的优势开始体现出来。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张孝嵩用恩威并威的方法,让西域诸多部落、势力站队,然后鼓励和严令他们杀敌立功,这些将士在战场上悍不畏死,作战非常勇敢。

    古太白等人,本想通过拉长战线,让大唐后勤跟不上来对付唐军,可他没想到,大唐的粮草源源不断输送过来,西域的各个势力为了讨好大唐,还主动给大唐送补养,最后阿了达、古太白等人粮草告急时,唐军在粮草方面游刃有余。

    以前通过购买、恫吓等手段,阿了达轻松从周围各个国家、部落势力购买到足够的粮草,没想到张孝嵩一出手,就断了绝大多数想做“墙头草”的势力,以至他们根本就不肯或不敢再卖粮草给阿了达联军。

    粮草告急,武器装甲方面的损耗也很大,例如箭支不足,储存的越来越少,生产根本赶不上消耗,刀断了没铁匠接、铠甲破了没匠师修理等等,再加上拨汗那百姓内心是向着大唐,不时主动给唐军提供情报。

    南北两路军经过苦战后,不断推进,而阿了达联军则是节节后退。

    经过近二个月的激战,五月九日,南路军和北路军终于在拨汗那的连城胜利会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