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4 铁血花里木
    ,精彩小说免费!

    连城,位于拨汗那的西北部,这是一座建在悬崖上的城市。

    望天峰,是拨汗那最高的山峰,远远看去,就像一把指身天际的利剑,建在望山峰上的连城,三面都是悬崖,只有一条陡峭的路进城,位置险要,易守难攻。

    很多人不知道,连城其实由三座城组成,分别是建在望天峰山脚的望城、建在半山腰的天城和建在最高处的峰城,三个城守护相护,形成一个防御性极强的防御体系,由于三座城三位一体,这才有了连城的名字。

    阿了达、吐蕃和大食的残军,被大唐联军打得落花流水后,就盘踞在连城在最后的挣扎。

    大唐南北两路大军,把望天峰团团围住,郑鹏和张孝嵩也在望天峰下碰面。

    “张监军,别来无恙吧。”看到张孝嵩,郑鹏笑着上去打招呼。

    礼多人不怪,张孝嵩是顶头上司,郑鹏也端正自己的态度。

    “有劳郑监军挂念,某很好,倒是郑监军消减清瘦了。”说到这里,张孝嵩扭头笑着对一旁的阿史那献:“大总管,这可是你照料不周,让郑监军受苦,回头本监军要罚你三杯。”

    阿史那献马上行礼:“张监军教训的是,末将知罪,以后一定好好照顾郑监军。”

    郑鹏表面带着笑意,心中却把张孝嵩恨得直咬牙:自己来这里,是参战,并投入过战斗中,可不是跑到这里吃饱养胖,说消减清瘦是什么意思,这两个词是形容女子的,现在放在自己身上,不是变相讽刺吗?

    要是其他武将说也就算了,他们大多粗鄙,有可能说错话也不知道,张孝嵩是进士出身,不会犯这种错误。

    很多想法,人不会直接说出来,但人会不经意“表现”出来。

    骨子就是透着对郑鹏的轻视与不屑。

    进士出身的张孝嵩,对野路子出身的郑鹏并没多大好感,每次站面郑鹏面前,他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优越感,这一点,郑鹏早就心知肚明,只是双方都没挑明。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个群分就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就是到了后世也没能改变这种陋习,以思想单纯的学生为例,重点学校的学生看不起普通学校的学生,尖子班的学生看不起普通班的学生,学习好的学生看不起学习差的学生等等。

    就当郑鹏不知说什么时,安禄可汗走过来,用手拍了拍郑鹏的肩膀,满意地说:“不错,郑监军,你从长安到西域,虽说黑了,瘦了,可比以前更精壮,这才像个男子汉。”

    郑鹏有苦笑着说:“可汗谬赞了,某愧不敢当。”

    听不出安禄可汗的话是真情还是假意,不过他拍肩膀的动作,再加上他看人的眼神,好像挑牲口的样子,这让郑鹏感到郁闷。

    这时阿史那献也让来相见,张孝嵩看到阿史那献,显得很热情,像兄弟般拥抱后,又手拖着手说话,至于安禄可汗和阿史那史之间的互动很少,连拥抱都没有,只是简单地寒碜几句。

    两人既是宿敌也是竞争对手,经历多年的纠缠和大唐的“挑拨”,早就势成水火,要是大唐放任,两股势力肯定开战。

    众人相互问候了几句,张孝嵩拍拍郑鹏的肩膀说:“郑副监,你出力出钱,反悬赏敌酋之事,真是没话说,不仅将士们对你表示由衷的敬佩,就是朝廷,也对郑副监大加赞赏。”

    听到郑鹏出钱反悬赏,张孝嵩初次听到这个消息很吃惊,他猜郑鹏仗着陛下的宠爱,到这里捞功名、赚钱,要知打仗对将领来说是一件很容易捞钱的事情,没想到,郑鹏不仅没在各势力或将士哪里拿到什么好处,还自掏腰包善待手下,在于阗镇立了大功,接着又出巨资悬赏。

    虽说悬赏的那点人不算什么,但对极大挫伤敌人的士气,最重要的是,这不是官府的悬赏,而是郑鹏通过个人捐款和辞筹款得来,极为难得。

    “也就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跟那些浴血奋战的将士相比,做得还很少。”郑鹏谦虚地说。

    “郑副监,那悬赏令停了吧?”

    “停了大约有半个月了,主要是集中精力打仗。”

    西域乱成一团粥,各种大大小小的势力加起来有几十个之多,每天光战报都看得让人头痛,郑鹏实在没时间再打理悬赏的事,再说也发现有些将士勾结当地土著弄虚作假,把军队伏击的人头偷偷拿去拿悬赏,看到目的也达到,郑鹏也就停了。

    总不能因一点点钱,追究那些拿命去拼的将士吧?

    张孝嵩小声说:“哦,发了多少赏钱出去?”

    “不多,也就七万余贯。”郑鹏轻描淡定地说。

    张孝嵩点点头,轻轻拍了一下郑鹏的肩膀,表示赞赏。

    闲话谈完,众人开始把目光投向这座建立在望天峰上城池:连城。

    西域大小势力不下百股,经常因各种原因起纷争,能在这一片土地立足的势力,都有过人之处,要么势大、要么善变、要么擅长跑路,拨汗那能长期存在,连城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一有危机,拨汗那的重要人物和军队就会撤到连城死守,敌人攻不下,而大唐也不会坐视不理,最后只能撤去,连城最少助拨汗那躲过三次灭顶之灾,这次不是婆罗叛变,攻了拨汗那王室一个措手不及,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得逞。

    今天的天气一般,山间多云雾,从山下向上看去,有半截山隐在云雾中,看起来似人间仙境。

    看到巍然屹立的望天峰,张孝嵩忍不住感叹道:“真如人间仙境,可惜,这仙境之下,不知隐藏了多少危机。”

    阿史那献看了一下,也感叹地说:“连城本来就峻而险、牢而固,好像这几个月再次加固,攻下这座城池,不知要赔上多少将士的性命。”

    连城历经多代君主经营,早就稳若金汤,阿了达谋得拨汗那之位后,马上派人加固,就是防止有天战败,有个地方可以跟大唐抗衡。

    望天峰盛产石头,古代很多城墙用夯土修筑,用到砖石都算很奢侈,而连城的城墙全是由一块块几百斤的巨石修筑而成,稳若金汤,上面还修了很多箭垛、弓弩等守城器械,远远看去,连城犹如一头隐藏在云雾中的远古巨兽。

    像这种易守难攻的城池,只能用人命去填,真要攻陷,不知要赔上多少将士的性命。

    阿了达倒找了一个好地方。

    “咦,你们看,白兀鹫,从连城飞出来的白兀鹫。”人群中,不知谁叫了一声。

    郑鹏抬头一看,没错,只见一只大鸟从连城的上空飞去,只见它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一直向西面的方向飞去。

    苏禄可汗有些郁闷地说:“阿了达麾下有擅养鸟类的人才,大食也有很多这方面的奇人异士,就是我们把连城围住,只怕也不能阻止他们和外界沟通。”

    “阻止不了”张孝嵩有些头痛地说:“这些白兀鹫飞得很高,超出弓箭的射程,再说就是射下来作用也不大,阿了达他们肯定在四周留下人,他们可以通过打旗号或放烽烟的方式和外界联系,要是没记错,连城里起码有五座烽火台。”

    看到众人都发表意见,郑鹏犹豫一下,小声地说:“连城太难啃了,我们能不能把它围起来,等到他粮草告急,自然能不战而胜。”

    “这是一个办法”苏禄可汗点点头,不过他很快又说道:“我们能想到的,阿了达他们肯定也能想得到,只怕不容易。”

    “怕什么,我们人多势众,就是付了一点代价,攻下连城又有何难。”宣威将军张锐有些骄傲地说。

    回纥族渡忠主动请缨:“张监军,我愿率回纥打先锋,给乱臣贼子一个教训。”

    看到有人请求打先锋,在场的各个势力也抢着表态。

    早晚都要上,不如留个好印象,现在不少“有罪”的势力,需要为前面左右摇摆赎罪呢。

    大唐的号召力、影响力还有战斗力摆在哪里,别的不说,光是大唐悉力培养阿史那献和苏禄可汗这二股势力,不用大唐从关内调兵,也足够荡平整个西域。

    张孝嵩在一旁说道:“诸位不要着急,我们先请熟悉这里的花里木将军说说连城的情况,然后再作定夺。”

    语音刚落,一个五大三粗,身上缠着很多止血的白布、一只手还用夹板吊在胸前的汉子一拐一拐走过来,虽说他浑身是伤,虽说他腿脚不便,虽说他脸色发白,可他的目光很坚定,走得很稳。

    走的每一步,好像是他迈过每一个险关;

    身上每一个伤疤,代表着他的每一个荣誉;

    炯炯有神的目光,流露出军人的坚守和骄傲。

    郑鹏看到这个人,不由崇然起敬,这个人仅仅带了三百多人,在大食、阿了达和吐蕃等多个势力合力剿杀下还坚持战斗,向拨汗那臣民、向西域诸多势力宣布拨汗那还没亡的事实,他就是拨汗那的宫廷大将军:花里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